第二章 隐姓埋名_秦时明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隐姓埋名





        夜已经深沉,散落在阡陌之间的农家们早已睡去。黑暗之中,朔风袭来,稻海翻腾,穗波滚地,一名身穿青衫绣裙的女子沿着碎石子路迤逦走来。
        「哎哟」青衣女子停下脚步,口中抱怨道,「什么东西,害得姑娘脚疼。」
        低头看去,原来是一个人横躺在路旁。这人胸膛并无起伏,口微张,双眼圆瞪,身体倒是尚未僵硬,看来才死去不久。
        这青衣女子在浓浓黑夜中碰到尸体,非但不害怕反而蹲下身去,伸手抚摸尸首。一口吴侬软语细数道:「一、二、三胸口开了九个一样大小的洞。哼真是的,既是一样,开一个洞不就够了吗」这横尸路旁之人正是中了卫庄「草长莺飞」一命呜呼的夏侯央,那女子双眉一蹙显感乏味,失望地道:「唉,太无聊了。」
        她站起身来正要离开,走没几步,又是「哎哟」一声停了下来,这下不怒反嘻嘻一笑道:「好啊又来了个死人今天本姑娘的运气真是好。」她开心地又蹲下身子,再度检查起来,只见卫庄的右胸口上,仅有一道扁平、毫不出奇的伤口。青衣女子气愤之下破口大骂:「这是谁下的手这种伤随便谁拿把刀不是都能切出来吗杀人用这么无聊的伤口,真是缺德」
        「去」青衣女子边骂边踢,恶狠狠地踹了卫庄两脚,血从尸体的胸口处喷了出来,沾上了她的脚,小腿间感到一阵温热,她不禁一愣,心想:「难不成这人还活着」
        她秀眉一挑,伸手就朝卫庄鼻下探,仅是一息尚存。「可惜呀,可惜,谁叫你引不起本姑娘的兴致,看来你是活不到天亮了。」说完起身,两手拍拍,显然就是要走,却又忽然「咦」了一声。
        她饶有兴致、深情款款望向了卫庄的头。
        卫庄的头上,一只刻有紫藤花的木花头簪,破脑而入。
        青衣女子这下喜形于色,掏出火折点亮,凑近细看。瞧了半天,越看越感觉兴奋,有时仰头望天,喃喃自语,一下子说:「可以可以,对啦,可以这样」一下子又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想来是行不通」
        她忍不住再低头端详,站起身又蹲下去,站起身又蹲下去,如此反复,似乎在思索着一件极为复杂的事情。女子解开自己身上的包袱,取出一颗馒头,一边大口大口地咬着,一面推敲,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馒头,转头瞧见了夏侯央的尸体,这才面露喜色,笑逐颜开,说道:「对啦何不废物利用」
        当下青衣女子提起卫庄走向旁边的一所小房子,敲了半天的门,都无人回应,她心想:「原来是一间空屋,姑娘我今天真是太走运了。」
        小心翼翼地将卫庄摆上床后,又是对着头上的伤口一阵凝视,这才依依不舍地转身到屋外,将夏侯央的尸体七脚八脚踢进屋来。
        这行为诡谲的青衣女子,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端木容。
        端木蓉一生醉心于医术,对于男女情爱、江湖争斗全都视而不见,什么仁义礼智、奸恶狠毒,她也毫无感觉,如今年近三十,仍是孤身一人,随性所至、四处巡游,只盼能碰见一些疑难杂症,难一难自己的巧手。
        她将裙摆撒开成一条条绷带,缠上自己双手,又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在火上烤红,在屋里找到一只破碗,又出门东挑西捡,选了一个约莫巴掌大的鹅卵石回来,左顾右盼之后,终于在柴堆上找到一把拨火钳,端木蓉将这些东西放在摇摇欲坠的小桌上,自顾自地说道:「看到也只好将就着用了。」
        此时的卫庄已是气若游丝,端木蓉却置之不理,反而是先拿起匕首,刷地一声,剁下了夏侯央的右手。端木蓉将断手放在桌上,自己舒舒服服地坐下,仔细地用匕首将那手上的肌肉跟皮肤慢慢剔除,只见她一边割,还一面自得其乐地唱着:「秋兰兮蘼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端木蓉搞了好一会儿,方拿起那只只剩下白骨的手臂,靠近烛光观察,赞赏说:「嗯,这是一只很好的手嘛」她踢了踢倒在桌下少了一只手的尸体,轻松地说道:「看来你生前,吃得可真不错,你说是不是」
        啪哒地一声响,她用拨火钳将白骨击碎,然后挑选了一块碎片放进破碗,用鹅卵石将其碾碎成粉;又选了一块宽一点的白骨,削平打薄变成一个小圆片。
        「很好」她自言自语地说道,「现在开始好玩的要来了。」
        「哎哟」端木蓉猛然想起,这人的胸口还有一道无聊至极的伤口,「唉,这菜虽讨厌,不吃又是不成。」这种伤口在神医端木蓉眼中,简直就像小孩儿顽皮跌破了膝盖,做母亲的只要吐点口水上去,就算是医治过了,只见她三下五去二,就将伤口整理妥当。
        「哈哈」处理完毕,就听得端木蓉对着卫庄一阵欢呼,说道,「这位哥哥,猛的来啦,你可躺好了。」此时卫庄伤势沉重,意识早已不清,别说根本听不到端木蓉言语,就算听到了,也是哪都不能动,自然是乖乖躺好的命。
        端木蓉走到床边,手腕一拨,将卫庄头上伤口附近的头发一一削去。那根发簪在端木蓉眼里,现在看起来可清楚得多,只见她一手稳住发簪末梢,另一只手则以匕首轻轻地沿着发簪四周挖下了卫庄些许头骨,刚开始鲜血像流水一般涌出,溽湿了她的衣襟,不过端木蓉完全没有发现,此刻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奇形的伤口之上。
        伤口附近已经净空,端木蓉退开一边。
        卫庄当时实是立意自戕,下手不容情,这发簪虽是木造的,质地颇为松软,但在卫庄的内力相逼之下,竟也破开头骨。幸得骨头坚硬挡住大部分来势,不过这发簪的尖端处毕竟还是戳入了脑中。
        端木蓉眼望这发簪竖立于伤口之上屹立不摇,心知应是有一部分戳进了这个人的脑中。若是使硬将它取出,恐怕一发不可收拾,端木蓉沉吟一声,低声说道:「看来只有如此。」
        她五指一挥,削下发簪外露的部分,至于陷入脑中的那一小截,竟然视若无睹,发簪一旦取出,便直接将准备好的圆形小骨再度截合,,盖住伤口,又取骨粉布满其上将洞填满。端木蓉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这才取出金针,引线将伤口缝合,如此一来,这发簪的前端是永远留在卫庄头中了。
        曙光乍现,现在唯有等待而已。虽然端木蓉并不在乎这人到底是生是死,不过万一他活转过来,自己怎能错过这骄傲的一刻
        虽然忙了一夜,此时端木蓉脸上却不显疲态,卫庄的呼吸声从床上传出,听起来比前半夜更加深沉,端木蓉左顾右盼,瞄见夏侯央的尸体,心想:「何不就用这个人来打发一点时间呢」
        黯然离开蕲城的盖聂,带着女儿、伏念跟荆天明一行人默默地往东北走。「父王不会杀我的我不信」在秦国的追兵面前,荆天明所喊出的这句话,在盖聂心底挥之不去。
        究竟该如何让一个十岁的孩子明白一切他并没有做错什么,是不可阻的洪流冲散了他的过去,将他推到此刻尚看不见未来的位置上。盖聂苦恼了多日,这一晚终于把天明叫到跟前,想开口,却又词穷,只听得自己说道:「天明,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您是盖聂,大家都说您是天下第一剑。」
        「那么你是谁」
        「我是天明,我娘是丽姬。」孩子答道。
        「那你爹呢」盖聂再问。这次荆天明却抿着嘴,没有回答。盖聂暗暗叹气,正色对孩子说道:「你爹叫荆轲,一位英雄。」
        天明撇着头只是望向窗外,盖兰见父亲无话,接着说:「天明,这一路来,你也亲眼瞧见了,外面有很多坏人要杀我们。那些坏人都是秦王的手下,你记住,以后不管对什么人,都千万不要再提起过去的事,你知道了吗」
        荆天明僵硬地站着,也不点头,也不说话,小小的脸蛋上没有什么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盖兰见他如此,知道再多说也没用,叹息道:「过去的事情,就把它忘了吧。」
        盖聂则道:「过几天等我们找到地方,安顿下来,我就开始教你练武。」说到这里又顿了下来,盖兰再度接口道:「天明,你想不想学百步飞剑啊」
        荆天明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盖聂微笑,问道,「知不知道为什么要练武」
        荆天明望着盖聂和盖兰,心想:「要是我会武功,就不怕坏人了;要是我会武功,就不用跟你们在一起,也能回到爹身边了。」口中却答道:「我要练武功好保护自己。」
        「好,有志气,」盖聂点点头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便收你为徒。」盖兰笑着鼓励道:「还不快叫师父」
        「师父。」荆天明恭恭敬敬地跪下,给盖聂磕了三个头,盖聂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头,连声说道:「好,好,好孩子。」
        小屋内,夏侯央的尸体搁在桌上,早已被开膛破肚,端木蓉两手在尸体的五脏六腑之间掏来挖去,神情专注。空气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药味和微微的腐臭,端木蓉为了延缓尸体腐烂,早已将尸身以药水浸泡过,饶是如此,几天下来,尸体也已经开始有些腐烂的迹象了。
        端木蓉知道时间不多,她得早点看完。
        卫庄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他连自己究竟是否活着,都无法确定。当他迷迷糊糊张开双眼,只觉脑中昏沉,浑身疲软,想要开口发出声音,却没半分力气。
        「我是死了,还是活着」他想。
        朦胧中卫庄瞥见身旁人形晃动。卫庄勉力睁眼,想看得更清楚,赫然瞧见夏侯央躺在桌上,圆眼瞪向自己,身体从脖子以下却被一字剖开,内脏悬挂在外。一个女人背对着自己,拿着小刀,割下心脏捧在手中,陶醉不已地用刀猛戳,嘴里还愉快地哼着小曲。
        「看来我毕竟还是死了。」卫庄一阵惊骇,当场又昏迷过去。
        从淮阴城西走出不远,盖聂鉴于「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的说法,让盖兰到此处觅一间屋子,打算就此安顿下来教养荆天明。说也奇怪,这居处靠近淮阴大城自是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但左近屋舍中却住人不多,房舍虽是连绵相迭,却几乎全是空屋。
        盖兰因下订之时,房东仅仅只收了一钱三分银子的年资,料想所租房舍必是陈旧荒颓不堪,此时与父亲、天明、伏念同来此处,推开屋门却见竟是一套两进的木屋,中间以一个小院子隔开,屋顶梁木俱都完好,不禁喜出望外。荆天明毕竟年少,乍到新居便兴奋地穿进穿出,指着二进房后说道:「师父您瞧,好大一片竹林。」
        盖聂望见一片青翠竹林,很是清雅,竹林中一座房舍伫立其中;竹林外一座大门挂着一块横匾,以篆书题到「琴韵别院」四字,显是有高人雅士居住其中。
        盖兰说道:「天明来帮忙烧火沏茶,给你两位师父。」天明点点头,随着盖兰走进厨房。盖聂见两人去了,对伏念一揖说道:「一路上多亏伏先生相助,如不嫌弃,何不一块儿同住」盖聂心知伏念视钱财如身外之物,出手最是大方,一路下来恐怕早已将财帛花尽,是以此时开口询问。
        伏念却说:「盖大侠,无庸为老朽担心。」伏念摸摸胡子,故做得意状地说:「老朽虽然不才,但初到淮阴,已与文友相会,城中木桐巷内还有一间学堂,等着老朽前去主持呢。」盖聂一听也不坚持,当下便道:「那太好啦,我还忧心天明的学业就此停摆,看来日后还是麻烦先生了。」
        「哪里哪里。为人师者得英才而育之,亦人生一大快事。」伏念口气一转,对盖聂挤眉弄眼又说,「何况老朽开班授课,却无学生,那岂不是要饿饭了吗」两人哈哈大笑,接过盖兰递过来的茶,畅谈一夜不提。
        蕲城东郊外茅草房中,待到卫庄真正醒来已是半月之后。其实,端木蓉医治卫庄的手法,当时闻所未闻,施展起来自是奇险,靠着卫庄练武数十载之功,体强身壮,方才熬了过来。
        卫庄清醒之后奋力于床上坐起,手搭自己脉门,感到一股股震动有力地从指尖传来,暗想道:「原来我还活着。」
        但记起自己当初昏迷时所见的景象,突然间又不那么确定了,正自猜疑时忽听得屋外脚步声响,来人脚步轻盈,定是女子无疑,卫庄心下一凛想到:「就算此女是人非鬼,会啖食人肉的女子又和女鬼有何差别」
        轧地一声,木门被人推开,行走江湖多年的卫庄此时也是一阵惊慌,心想:「这女魔长得不知有多恐怖」竟尔低下头去,撇眼不看。
        「吆你醒啦」传进耳中的女子声音倒是十分好听。
        语调柔软,带着一股甜味,入得耳中,真如娇春融冰,倒把个卫庄给愣住了,抬头一望更是讶异,但见这女子肤如凝脂面如玉,柳叶眉下一双丹凤眼,身形娇小,飘逸灵动,却哪里有半丝狰狞
        端木蓉见到卫庄的模样,皱起眉头抱怨道:「怎么有些傻愣愣的莫不是脑子烧坏了」说着便伸手去探卫庄的额头,卫庄本能地一让,端木蓉见状开口喝叱:「躲什么躲难不成吃了你」不知怎么地,被这么娇声一叱,卫庄也就乖乖地坐着不动。
        「嗯,伤口的状况还不错,」端木蓉伸手端住卫庄的下巴,温柔地道:「来,把嘴张开。」说完一张俏脸就往卫庄面前凑。
        「你你想干什么」卫庄连忙往后闪,啪脸颊上已被端木蓉拍了一记。
        「不要动难不成姑娘我还会亲你吗把嘴巴给我打开,我要看看舌头。」说完又伸手轻轻抬起卫庄脖子。卫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在端木蓉的命令之下,浑然忘记了自己是秦国首席护卫,就如同小孩一般听话任凭她摆弄。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卫庄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静养,偶尔下床走动,却也遵守端木蓉的命令,没踏出屋外一步。虽然那女子从未表明身份,卫庄却也已猜出,普天之下能够医治得了自己这么重的伤势,除了神医端木蓉之外再无二人。
        偶尔想起自己先前的女鬼吃人之说,不禁莞尔。再之又想起端木蓉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医术之高匪夷所思,但为了研究医学居然将夏侯央的尸体百般折腾,那白骨如今还高高挂在墙上供她参考,此举又令人惊愕。
        偏偏端木蓉口中尽是些冷言冷语,行为之间却又百般照顾,弄得卫庄手足无措,对端木蓉又是敬佩又是惊恐,又是感激又是生气。
        这一日,因没按时辰服药,又被端木蓉赏了两个耳刮子。卫庄满肚子气,他虽伤重,但功力十成中倒也恢复了五成,若是出手阻止端木蓉打人,本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不知为什么,偏偏就任凭一只玉手拍上自己的脸。
        卫庄坐在床边,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只听得一阵悦耳歌声婉转而来,正是端木蓉百般无聊盯着白骨,口中又唱起这一个多月来卫庄经常听见的南方歌调:「秋兰兮蘼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有次端木蓉心情好,卫庄曾问到这歌曲的来由。端木蓉说这歌咏的是一位住在楚国巫山年轻貌美的女神,名叫少司命,她掌管着天下所有孩童的命运;卫庄又问:听你的语调,余音未绝,似尚有下文,为何不将全调唱完端木蓉只是笑而不答。
        这歌自己也不知听过多少遍了,但此时卫庄还是字字细听,他静静地望着端木蓉哼唱,声调似远又近、既敬且哀,不知不觉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来,卫庄下定决心要向端木蓉道谢,却见墙壁上几个大字写道:「一年过后,若得命在,淮阴寻我复诊。端木蓉留。」空荡荡的小屋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那歌声、那白骨都与那女子一起消失了踪影。
        盖聂既已下定决心隐姓埋名,在淮阴住下之后便不肯再外出,原本想写信给自己的徒弟公子敬、张磊等人的念头,在心中转上一转,毕竟还是放弃了。他将全副精神都放在如今年方十岁的荆天明身上,从早至晚,只是殷勤教授督促他学习武艺。
        不出两个月,盖聂已瞧出这孩子天资陪颖,是个练武的材料,加之天明认真学,勤恳练,盖聂也颇觉欣慰。
        荆天明之所以愿意苦练,其实想的是早一日学艺有成,便能早一日离开,这个念头他一直闷在心中不向任何人提起,自是谁也不知。
        这一老一少日夜不离,可苦了盖兰。盖聂不愿透露行踪,也不跟家中弟子联络,自然断去了所有经济来源,但三人除去房租还要吃要喝,这开销又该从哪来盖兰偷偷摸摸走过几次当铺,已将值钱东西当了个干净,眼见缸中的米所剩无几,盖兰没了办法,只得如实告知盖聂。
        盖聂几经思索,心生一计,当下叫盖兰上市场赊借面粉、猪肉等物,自己走过后院竹林,削竹劈篾做起蒸笼。
        隔日,盖兰推开大门,叠上蒸笼,卖起热腾腾的包子来了。
        原来号称「天下第一剑」的盖聂,自幼便喜烹调,能巧手生花,其厨艺之精实在不下于剑术。只是此时男尊女卑观念根深蒂固,下厨乃是女子持家本分,盖聂精于烹调一事若是搞到众人皆知,那恐怕除了「天下第一剑」,还会被加赠一个「天下第一厨」的封号。武艺名冠天下的盖聂,虽觉得「天下第一厨」听起来也不错,但未免少了些男子气概,所以除了盖兰之外,竟是谁也不知他烧得一手好菜。
        从此,盖聂在后院做包子,盖兰佯装是自个儿做的,拿去前院卖,不消多久,包子铺的名号居然在这淮阴城中越来越响,生活衣食自然也大为好转。
        这一日,端木蓉回到淮阴,正打算进家门,却闻到阵阵芳香扑鼻,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家旁边竟然开了一家包子店。在这世上哪还能有什么事,比这更能让端木蓉开心的当下她食指大动,笑眯眯地便走到盖兰面前,说道:「姑娘,包子有些什么口味」
        盖兰回道:「就只有肉馅包子。」
        「那好,给我五个。」端木蓉接过包子先闻过这才要咬,一咬之下,当真是心花怒放。
        这包子馅外实内松,一入口中肉汗四溢,鲜美之后还有一股甜咸味久久不散,显是用酿了五年以上的陈年酱油拌调而成,包子的雪白外皮则另弹别调,厚度既不多也不少,难得的是这面皮口感十足,一咬下去仿佛会弹牙似的,显得一臂力极大之人揉制而成。
        端木蓉狠咬上几口,满脸发光如枯木逢春,双眼迷离,摇头晃脑地说道:「根嗥棵呀。」
        盖兰一愣:「姑娘,你说什么」
        「火锅,根嗥棵呀。」端木蓉不及回答,又把第二个包子塞入口中,看盖兰一脸愕然,终于在咽下包子之后,柔声说道:「我说,真好吃呀。」又问:「这包子谁做的」盖兰哪里肯说实话,便答道:「是我做的。」
        「哦」端木蓉看了看盖兰的手,心想:「要是你的手臂骨比现在再粗上十倍,也许我会相信你能揉出有如此劲道的面团。」不过既然人家不说,当下也不追问。
        「这包子还有没有我还要三十个。」端木蓉吃完又问。
        「姑娘要带走吗小店今天的包子都卖完了。」盖兰说。
        端木蓉嗤之以鼻,道:「卖完了不会再做吗」说着便径直往屋内走去,盖兰连忙要拦:「姑娘,真是卖完了。」但被端木蓉轻轻的推便觉一股内劲涌来,盖兰这才发觉此人会武,想出手阻止,又握泄漏身份,犹豫之间端木蓉早已穿过小院,来到二进房中。
        端木蓉心中所想,那做包子的人不过是个臂力奇大的莽夫。此时见到盖聂,一双剑眉略显浓厚,目如朗星,不怒自威,丰磊伟岸,虽不识得,但一眼便瞧出此人身怀绝世武功,若换作是旁人早已大吃一惊,端木蓉却只是挑了挑眉毛。
        倒是盖聂见到一位貌美女子忽然闯进家来,吓了一跳,正要说话,却听得端木蓉轻声有礼地说道:「你好,我要买包子。」
        盖聂先是愣了一愣,接着报以微笑,道:「包子外头才有卖,这里是做包子的地方。」
        「外面卖完了,我还要三十个。谢谢。」端木蓉说。
        盖聂眼见端木蓉神情坚定,心想不卖她定然不走,于是答道:「姑娘稍等一刻钟的时间,包子就好。」说完将三十个包子分成五屉,放进蒸笼,别人家的包子一屉十个,但是盖聂做的包子料多实在,各个儿比一般包子大上快一倍,一屉只能放下六个。
        端木蓉心痒难耐地在一旁等着。在做包子的时候还好,一放进蒸笼之后,盖聂便无事可做了。在这狭小的屋内与这面貌姣好的女子独处,他顿觉尴尬起来,留下嘛孤男寡女的总不太好;要走嘛这儿明明是自己家。真个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没话找话问道:「姑娘住在这附近」
        端木蓉答道:「我就住在琴韵别院。」
        盖聂一听,方知这姑娘便是自家隔壁那片幽雅竹林的主人,心中暗暗想道:「这么灵秀的姑娘,果然与那雅致的住所极为相配。」
        端木蓉可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她一心一意盯着蒸笼瞧。待到包子蒸好,盖聂刚刚掀开蒸笼正要拿起包子,端木蓉客客气气地阻止了盖聂:「不用麻烦。」竟然从长发中抽出一又一尺有余的铁筷子,说道:「吃包子就是要趁热。」
        这一吃可是一口接着一口,快狠准兼备。筷子每伸出去一次,一个大包子就没了,三十个包子就这么消失在这秀美姑娘的樱桃小口之中,端木蓉吃完客客气气付了账,又款款有致地走了出去。
        盖聂看着这姑娘的背影,心想:「看人果然不能只看外表,谁能想到这么个娇小姑娘,吃起东西来竟然气吞山河呢」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