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同窗共砚_秦时明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 同窗共砚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木桐书院中伏念双眼轻闭,缓声吟哦,正在教授弟子。说也奇怪,这伏念平时说起话来风趣幽默,真个是谁不爱听,但是一教起书来却是言讲之间枯燥乏味了无生趣,书院中十来个年纪差不多的小朋友在伏念的念书声中,早已睡的睡、倒的倒。
        课堂里除了伏念之外,还醒着的只有两人,一个是班长刘毕,他个性乖巧最喜读书,先生念一句他就低声背诵一句;另外就是荆天明,因为他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窗外。
        屋檐下一个满脸污垢瘦兮兮的小乞丐,穿着一身快散开的破衣站在那里。荆天明早就留意到这小乞丐每天必到,总是站在窗外,盯着他们上课。小朋友们嫌他脏,怕有跳蚤,谁也不愿上前跟他说一句话。
        「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为大同。」伏念轻咳一声,说道:「大家都懂了吗」从孩童虽皆睡眼惺忪,却齐声答道:「懂了」伏笑微笑说道:「那好,今天就上到这儿。」话音一落,孩子们登时精神大振,个个生龙活虎,收拾书包,互相攀谈,准备回家,只有刘毕还依依不舍地拼命追着伏念问问题。
        忽然一个孩子看着外面院子喊道:「哇好神气」众孩童一听,大伙纷纷好奇地趴到窗边抢着观看,只见一个浓眉大眼的孩子,端着架子,在八个衣着华贵长随的簇拥之下走来。
        这新来的孩子名叫项籍,家中世代皆在楚国为将,他叔父听得名儒伏念于淮阴城中教席,项家虽远在下相,却愿大费周章在淮阴城中买下宅邸供侄子居住,以便项籍到木桐书院中学习。
        众孩童指指点点钦羡不已。荆天明瞧见这男孩的长随之中四人腰间佩着刀,戒护在旁,想来是他的伴当,另外四人则抬着拜师礼,到处张罗打点,将携来的糖果糕点发给众孩,另有四色礼物呈送伏念。
        荆天明心中似乎吃了一记,自己眼中明明看的是项籍,却又觉得看见的其实是以前身在咸阳宫中的自己。如果当初韩申与伏念没有带自己出宫,如今自己岂不是仍旧过着这前呼后拥的生活。来后淮阴之后,盖聂、盖兰虽处处对自己好,又哪比得上父王对自己的万一
        项籍在指点之下,跪下叩头行拜师之礼,待得礼成,伏念说道:「好好好,你一个小孩子在外独自居住,万事宜谨,若有需要可随时告知为师。」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到这里话头一变又道:「不过我看你仆从如云,看来只有为师的找你,没有你找为师的份。哈哈哈。」项籍看着伏念心中想道:「这糟老头,真的就是叔叔口中的儒学大师伏念不会是冒充的吧「
        「嗯,你姓项,名籍,可有字」伏念问道。
        「学生未及弱冠,尚无字号。」项籍有礼貌地答道。
        「你乃楚国世家之子,不用拘束此礼。」伏念说道,「既是如此,为师便为你取一字。这样吧,但愿你日后志向宏大,抟扶摇而直上。羽者,翼也,何不以此字助你日后行事图志」
        项籍心中虽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恭身一揖说道:「弟子自此称作项羽便是。」
        当下吩咐从人准备酒菜设宴于庭院之中酬谢伏念,看着几个长随忙进忙出摆桌布菜,项羽大方地环视在自己四周的孩童说:「今天我请大家吃饭,大家别急着走。」众孩童听说自己可以坐上酒席,吃一些别说尝过、连见都没见过的菜肴,都是欢欣鼓舞拍手叫好,纷纷开心地跑到项羽身边与他说话。
        项羽则朝着在众孩后头,低头看书的刘毕大喊了一声:「刘毕」
        刘毕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也是一声大叫:「项籍」
        「臭小子只会看书,我来了你都不知道。」项羽说道,「先生刚才为我取了一字,你以后要叫我顶羽了。」
        「这是说,你以后要来一起读书了」刘毕笑嘻嘻地说。
        「废话你还是这么呆。」项羽扮了个鬼脸说道,「刘毕刘毕流鼻涕」众孩童听得项羽这么叫班长刘毕,也开心的齐声大喊:「刘毕刘毕流鼻涕刘毕刘毕流鼻涕」刘毕急得满脸通红,项羽笑不可抑:「刘鼻涕走吧,到院子里一块吃饭。」说完,手搭上刘毕肩头,两人叙话不已。
        原来项、刘两家素来交好,两家在楚国一个从政、一户经商,项羽跟刘毕两人可说是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彼此认识了。
        项羽率着众孩童入席,孩子们兴奋地各找位置坐下,唯独荆天明站在树底下动也不愿动一下。项羽看过去,只见这身量颇高,举止雍容的俊秀男孩紧抿着双唇独自站在树下,便豪气地对他招呼道:「喂你,过来一块坐呀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吧」
        荆天明眼中虽看着项羽,口中却一言不发,只是站着。
        项羽吃了个没趣,耸了耸肩,问刘毕道:「这谁啊呀」
        刘毕答道:「他叫荆天明。书念得还不错,不过很少讲话。我们大家都跟他不太熟。」项羽一听,当下释然,吩咐长随到后院请出先生入席喝酒。
        众孩童看着桌上的山珍海味,正心痒难耐地等待伏念到来,忽然听见一阵巨大的饥鸣声咕噜咕噜地响起,众孩童大笑,东张西望了老半天,才发现那个老是站在窗外的小乞丐竟然还在原处,饥肠辘辘地瞧着他们。
        「哪来的小要饭这么脏。」项羽指点笑道。话才说完,就见那小乞丐拾起一坨烂泥向自己脸上掷来,项羽连忙一闪,噗嗒一声,烂泥已着在自己肩头华服之上,发出阵阵腥味。
        「臭要饭」项羽气呼呼站起,破口大骂阻止道:「你不要跑」那小乞丐见打中了项羽,笑笑转头早已跑出门外去了。
        「哼可恶。」项羽气愤不已,但想今日初来乍到,众孩童均在身边看着自己,加之先生不知何时就会出来,只好压着性子又坐下来。哪知自己方才就座,众孩童脸色一变纷纷站起东躲西藏,只有坐在旁边的刘毕扯着项羽的衣服,惊慌的道:「项羽快跑快」
        项羽一阵莫名其妙,正想问自己为何要跑,那小乞丐已然折返,手中抓着满满的狗屎,对准项羽就是一扔。
        原来班上有好几个孩童都曾嘲笑过这个小乞丐,当然也无一幸免地都被他赏过狗屎。项羽毫无防备之下沾了一身,不免暴怒说道:「还不给我拿下」
        站在桌旁布菜的长随一愣,这才会意到小主子是要修理这个乞丐,几人快步向前伸手就抓,眼看一个随从就要逮到那小乞丐,斗然间却有一个人挡在他身前,荆天明对那人喝到:「大人怎么可以欺负小孩子」
        荆天明抓住那人手腕一拧,右脚往后一步,身子微侧手肘带出,那长随还来不及反应,已被一个擒拿手摔倒在地。
        荆天明居然会这一手,不只项羽,连项羽身后的四个武师都顿时眼睛一亮,留神起这个孩子来。项羽叫道:「好家伙,原来你会武」荆天明自从跟盖聂学武至今,这还是第一次与人动手,没想到一出手便将一个大人摔倒,自己也吓了一跳。「会又怎么样」荆天明答道。
        小乞丐见有人相帮,更是顺杆子往上爬,做了个鬼脸讥刺那几个随从说道:「大人欺负小孩子,不要脸不要脸」又朝项羽喊道:「要打人自己却不动手喔,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个子虽大,力气倒小,怪不得先生要给你取一个小鸟名字哈哈哈项小鸟,像小鸟」一面说还一边拍手,一边拍手一边拍手还不忘一面躲到荆天明背后。
        「什么小鸟名字是大鹏鸟的名字」伏念与后院听得众人吵闹不休,早已从屋中走出,只是众孩童争看招架,竟然谁也没注意到先生就在背后。
        孩童们这下见到先生,个个七嘴八舌忙着分辨自己没做坏事,说了个语无伦次。最后还是刘毕把经过告诉了伏念,伏念点头道:「原来如此。我看今天这饭是吃不成了,这样吧,你们一人带一盘桌上的菜回家吃去。」喊同门见先生非但不责骂,还可带着美味的菜肴回家,个个高高兴兴地离去,只留下荆天明、项羽和小乞丐三人在院中。伏念也不说谁是谁非,只是问荆天明:「刚才你动手打人是为别人出气呢,还是为自己出气呢」又规劝项羽:「你看一个人可不能看他身上穿的衣服,而是要看他的心,知道吗」
        伏念走到小乞丐身边蹲下,笑嘻嘻的说道:「阿月,你也真厉害,才这么一会儿就能找到那这么多狗屎。」
        荆天明心想,原来这天天都来旁听的小乞丐叫做阿月。又听伏念说道:「不过,阿月呀,你这脾气也该改一改了。我要你背的书会背了不会」
        小乞丐阿月伸手在脸上抹了抹鼻涕,抬脸背诵道:「老寡孤独残废者皆有所养,男有粪,女有钱。活恶于弃其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荆天明听得阿月朗声背诵,又好像是伏念借阿月之口提醒自己,一味执着于自己的问题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伏念呵呵一笑说:「看得出来阿月有用功,很好。不过难道男人个个而挑大粪、女子人人都有钱,就天下大同了吗是男有分、女有归,回去之后可要好好复习,明天上课再背给先生听。」项羽守责在旁已是满肚子不高兴,这时见到先生对这小乞丐说话和颜悦色,忿忿插口说道:「他又没有付钱,凭什么跟我一块儿上学」
        伏念暗吃一惊,看了项羽一眼,这才对他说道:「君子不器,有教无类。懂了吗」
        隔天,伏念便在课室内为阿月备下一副桌椅,从此阿月便正式成为木桐书院的一员。贵族子弟项羽和小乞丐阿月两人相处自是水火不能相容,上课斗下课吵,班长刘毕每每好心试图居中调停,不是被项羽破口大骂「流鼻涕没义气」就是被阿月嘲笑「流鼻涕没骨气」,两人轮番上阵说话激得刘毕忽然间「有了志气」请出伏念,往往落得个大家都被处罚的下场。
        荆天明那日在学校施展了武功之后,虽然赢得某一些孩童的敬佩与仰慕,但更多的人则是对他感到惧怕。荆天明依旧不喜与众人嬉笑,沉默寡言,独来独往,敢跟他说话的孩子也越来越少,荆天明毫不在乎,唯独对小乞丐阿月的好奇心是与日俱增,但除了阿月是个孤儿之外,其他细节也是一无所知。
        他每日天才朦胧亮便起床练武,之后到学堂上课,中午回家小憩片刻,直到傍晚时分在盖聂的指示下盘腿打坐,调息吐纳修息内功心法之后方才休息。往往一日也说不上几句话,每天过得虽然充实,时间长了却也渐感寂寞。
        这一日,荆天明看见阿月又如同以往,下了课后便一溜烟地悄悄跑走,心中一动,便尾随在阿月身后。
        阿月走过三条街,转过两个巷子,便来到淮阴城中最热闹的市集里,他选好地方站定之后便在左右张望,似乎怕被谁发现似的,荆天明连忙躲进喜来客栈檐下柱子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头去看。
        只见阿月散开头发,从怀里掏出一只巴掌大的破陶碗端着,专心地观察着街上的来往行人。忽然快步走向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大胖子前面,「嗯」地一声,朝对方递出自己的小破碗要钱。那大胖子皱了皱眉头,出手推开,便要继续往前走,阿月却不依不挠,又立刻挡住人家,毫不气馁,固执的抬头望着胖子。
        阿月发出更大的声音:「嗯」硬是将小破碗抵上了那人泽厚的胖肚子。
        大胖子呵斥着:「小叫化敢挡路你找死」一把就将还是孩子的阿月用力推倒在地,拍拍肚皮走了。阿月显然习以为常,只是立即站了起来,又专心的望着街上行人寻找下一个猎物。没多久又相中一位年轻少妇,那少妇嫌阿月浑身脏臭想要闪开,阿月硬是「嗯,嗯,嗯」地将破碗往少妇身上推去,急得那少妇连声说道:「别,别,别过来。」一面连忙掏出铜板往小破碗里头扔去。
        花了好大功夫,方才要到一个铜板,阿月摇晃破碗,让那枚铜板在碗里叮当作响。荆天明躲在柱子后面偷瞧着;心中好像有一大团东西堵住了自己的胸口、便转头飞奔回家。
        阿月继续站在街上乞讨,大半个时辰过去,小破碗里头才又多加了一枚铜板,阵阵菜肴的香气不断从喜来客栈飘出,阿月饿得要命却不愿意进去乞讨些饭菜。他搓了搓鼻子,深吸口气把肚皮在缩紧一点,看都不看喜来客栈一眼,只是将碗里的两个铜板摇得更响了。
        这种感觉,阿月已经很习惯了。
        荆天明从刚才跑走的方向又飞奔而来,手里抓着一个热腾腾的包子,满脸兴奋,一口气跑到阿月身后站定。原来他见阿月在路上乞讨,心中不忍,边冲回家跟盖兰要了包子想给阿月,他连气都还没缓过来,便伸手拍了拍阿月的肩膀。
        阿月一转头,忽然见到课堂里的同学,先是愣住,随即马上露出不悦的表情瞪着荆天明,立刻又像是万般无奈似的耸了耸肩,旋即轻松起来,诸多表情变化似乎在瞬间之间都在那张污脏的小脸上头了,荆天明瞧着只觉分外有趣。
        只听阿月毫不客气地问道:「荆天明,你在这干嘛」
        「这包子,」荆天明深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便觉没那么喘了,将包子递到阿月面前说道:「这包子给你。」
        阿月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这么胖、又白又香的热包子。他盯着包子,嘴巴不知不觉的打开好像口水随时都会滴出来似的,隔了半晌又忽然抬眼直视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荆天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要。」
        荆天明完全傻住了,隔了一会儿才问道:「不要为什么不要」
        阿月耸耸肩,骄傲说道:「你想得可美,我才不要人家施舍给我。」
        这人明明站在大街上跟人要钱,现在却又说什么不要别人施舍,荆天明听得莫名其妙,伸手指指小破碗里头的两个铜板,问道:「那这是什么」
        阿月毫不犹豫答道:「这是我要来的。」
        荆天明被搞得更糊涂,抓抓头问道:「那,那不是是一样的吗」
        「那太不一样了这铜板是我自己辛苦工作赚来的。」阿月理直气壮地对荆天明说、「更何况那些给我钱的人,没半个人是因为同情我才施舍的。懂了吗」最后这「懂了吗」三个字,阿月却是模仿着伏念的口吻说的,脸上也显出一副先生教导学生的样子,把荆天明训得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荆天明讷讷回道:「懂懂了」其实他还是没有搞清阿月那套歪理,只是觉得既然阿月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荆天明心想:「那这包子就没用了。」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包子,又望了望阿月,他那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大又圆,滴溜水亮,眼光中尽是肯定。荆天明只好说道:「那那我那那好吧。」说完有点失望地我、转过身就要走。
        阿月瞧荆天明平时在学堂里一副有问必答的聪明相,兼之行为又疏冷孤僻,总以为这小子自命清高,难以亲近,他心里头早已将荆天明曾帮过自己一把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这时见荆天明行为言语间竟显得有些笨拙,性子居然还颇为鲁直,倒也不禁觉得好玩了起来,突然开口喊道:「等一下。」
        荆天明闻声站住脚步,回头不解地望着阿月。
        阿月用下巴朝荆天明手中的包子点了点,问道:「说,你这包子哪来的」
        「我家是卖包子的。」荆天明答道。
        「呀哈」阿月怪叫了一声,吓了荆天明一大跳,但见阿月的眼睛贼兮兮骨碌碌地在自己脸上飘来飘去,又笑道:「呀哈我从来没见过卖包子的儿子,居然长得这么漂亮的」
        荆天明脸上微红,神色却忽然变得有点难看,不高兴地大声回道:「什么漂不漂亮我又不是女生。我家虽然是卖包子的,可我才不是卖包子的儿子。」
        阿月说道:「你干嘛这么凶呀」心里想的却是:「你是卖包子的儿子,还是卖便壶的儿子,关我屁事」接着咳嗽一声,表情严肃地说道:「那好,我跟你订五个包子。」
        荆天明一听登时满脸放光,阿月又道:「小爷我有言在先,小爷吃包子可不付钱。」听得荆天明想笑又不敢笑,连忙说道:「好,好,你在这儿等我。」说完转身便跑。
        阿月眼巴巴望着荆天明跑去,瞪大眼睛心下暗骂:「臭你个包子这小子居然跑得比我还快。」
        原来他向来以自己逃跑之快与掷狗屎之准,两大神技深以为傲。这时看见荆天明跑起来居然比自己更胜一筹,不免有些不悦,但随即又想那荆天明看上去比自己起码大了两三岁,比自己高,腿又比自己长,想来跑得比自己快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荆天明丢掷狗屎的准头铁定是会输给自己,说不定他更是个连狗屎都不敢抓的胆小鬼咧阿月如此自我安慰一番方才勉强释怀,却哪里知道荆天明懂得提气奔跑,虽说内功修为尚浅,但比之一般孩童却已是大不相同。
        阿月搔头抓耳等了一会儿,正开始怀疑那「臭你个包子」或许不来了,便瞧见荆天明远远地飞奔而来,一下子就跑到自己跟前。
        「臭你个包子」阿月笑嘻嘻地开心喊道。
        荆天明一愣,将抱在怀里的一个布包打开来,口中说道:「包子不臭,很香,我师我兰姑姑做的包子天下一流。」接着用两手捧着五个浑圆大胖的肉包子递给阿月。
        阿月笑眯眯地正要接过,却又忽然将手一缩,提醒道:「你可记住了,这包子是我要来的,不是你施舍的。」
        荆天明点点头,郑重说道:「我知道,这是凭你自己的本事要来的。」
        「很好很好。孺子可教也。」阿月又模仿伏念的口气说话,开开心心地接过五个大包子,却又大呼一声,连喊带叫地将包子塞回荆天明怀中,「臭你个包子好烫呀」
        荆天明吓了一跳,说道:「是是有点烫」说完便低头朝包子吹气。
        「算了算了。」阿月大方地摆摆手,说道,「这样吧,我也不打算白吃你的,你先帮我那着包子,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就算是两相抵消了。」说完搓搓鼻头,收起小破碗,一马当先地领着荆天明朝南边走。越过市集又穿出几条街,没多久便到了淮阴郊外,荆天明默默跟着阿月爬上一座小山,心里觉得既好奇又狐疑,但阿月不说他也就不多问,只觉得这一天是打从他离开咸阳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阿月自荆天明怀里抓起一个大包子就咬,又很大方地告诉荆天明小爷愿意分你一个,两人边吃边走,在树林间弯来拐去,阿月吃完包子后还将手指一根一根仔细地吸允个够,这才心满意足叹息道:「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一个包子。」说完将荆天明手中剩下的三个包子接过来,小心包好揣进怀里。
        两人穿出树林来至一个小山坡,山坡旁溪水斜映,白瀑淙淙而下,映入荆天明眼中的是一座荒废已久,木柱腐朽,屋顶瓦片早已不全的破烂小庙。
        「到啦。」阿月说着便往破庙走了进去,随意地跟荆天明介绍,「这就是我家。别客气,你进来坐。」
        荆天明张口结舌,瞧了瞧供在神桌上的湘君神像,这才坐在阿月口中非常舒服的稻草堆上,他左顾右盼,虽然破庙中别无长物,但只觉得小孩子一个人住原来也是行得通的,心中大为羡慕,又哪管那倾斜的神桌、寸许厚的灰尘口中连连赞好。阿月见荆天明毫不嫌弃,心中也是大乐。
        「褂呱」竟有两只鸭子摆着屁股从荆天明坐的稻草堆中钻了出来。荆天明看着新鲜,伸手去逗弄这羽毛灰白的鸭子,一旁阿月却钻进斑驳倾斜的神桌下藏好包子,又小心翼翼地捧着另一团小布包爬了出来。荆天明好奇的、地弯头过去看,只见阿月郑重其事地打开了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荆天明指着布包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鸭蛋,我在孵鸭蛋。」
        「为什么不让母鸭子孵」
        「我的鸭蛋,我自己孵。」阿月谨慎地把那一颗黄黄的鸭蛋从领口放进自己怀中,一只手拦在肚子上轻轻捧着。荆天明点点头,说道:「我想小鸭子孵出来一定很可爱。」
        「小鸭子很可爱。」阿月抬起头,突地说道,「等到小鸭子孵出来,我就把他爸爸妈妈全给杀掉。」说完以挑战的眼神直视着荆天明,等待荆天明作出反应。这种事阿月其实已不是第一次做了,一年多前这庙虽以衰败,却仍有一老妪三不五时便来这庙中参拜,那老妪见阿月还是个孩子颇为怜惜,每次前来总是给阿月带上点残羹剩饭,没想到一次那老妪前来,目睹阿月在宰鸭子,她问清缘故,眼中顿时露出既憎恶又恐惧的眼神看着阿月,之后那老妪自然是再也没来过了。
        哪知荆天明听完,脸上却没事么表情,只是语调平静地说:「是呀,这么一来,小鸭子就也没有了爸爸妈妈,和你一样,你就不会觉得寂寞了。」阿月呆呆的瞪着荆天明,抱着鸭蛋的手忍不住籁籁发抖,眼眶也红了起来。
        荆天明解下身上腰带递给阿月看,说道:「我也没有爹,我娘死之前把这个缝在我衣服里头,我也是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的。你看」
        荆天明从腰带夹缝中取出一块折得好好的白布,布上头丽姬以端秀的字体写到:「远山重重,残月破云,今夕何夕天涯飘零。思之者众,得之者寡,此泪何泪终未能停。山水如初,万事不醒,归处何处静待天明。」这诗乃是丽姬自韩申处得知荆轲冒充燕国使者来刺嬴政之后,料想自己与爱子分别之日终将来到,于是将自己一生的命运爱恨、自己对孩子的无限期待都书写在这白布之上,悄悄缝进荆天明衣裳中。而荆天明却是在来到淮阴之后,在在自己身上发现了母亲的这首绝命诗,自是从不离身。
        「这上头写的是什么」阿月边看边迷惑的问。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是娘留给我唯一的一样东西。」荆天明捏着布,木然说道。
        「真好。」阿月坐回荆天明身边,动也不动地跟他一块儿发呆。
        两个孤儿坐在一起,荆天明看了看在两人身边走来走去的鸭子,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突然冲上心中,他突然用力刷地讲布一撕成二,满脸通红地站起对阿月说道:「来这个给你。这样从此以后,我们两个人就都有妈妈了。」
        阿月结果一块布,低头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激动地对荆天明说道:「臭你个包子我从来没有带别人来过我家,这是看在五个不四个臭包子的份上才让你瞧瞧,你可千万不准说出去。」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