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洞房花烛_叶辰仙武帝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洞房花烛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

        叶辰背着那白衣女子来到妖兽森林深处,找了一处极其隐秘的山洞。

        漆黑的山洞中,燃着微弱的篝火。

        白衣女子斜躺在洞壁上,还在昏迷状态,神色苍白如纸,还有痛苦之色,她乃是货真价实的空冥境修士,但此刻更像是一个柔弱的女子,惹人爱怜。

        旁边,叶辰正在静静的为那她输送真气,时而也还会偷偷看一眼白衣女子。

        他笃定,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没有之一。

        看的有些痴醉,叶辰俨然未曾发觉,自己的脸已经红了。

        “热,好热。”轻轻的呢喃从白衣女子口中吐出,打断了叶辰痴醉的恍惚。

        蓦然间,白衣女子睫毛颤动,缓缓睁开了双眼,美眸似水,朦胧迷离,她娇躯扭动了一下,洁白玉手在自己身体上滑来滑去,撕扯着自己的外衣。

        “前辈,你醒…唔..。”一句话没说完,叶辰的嘴巴就被迎面香唇堵上了。

        顿时,叶辰愣住了,她的唇柔滑细嫩,带着沁人的香气,让他浑身如同触电一般酥麻。

        “前辈。”一瞬的清醒,让叶辰轻轻推开了白衣女子。

        “热,好热。”白女女子再次呢喃,柔软的身体直接贴了上来,玉臂环绕,抱住了他的脖子,莹润的香唇再次凑到了叶辰嘴边,时而轻轻咬磨,是由有伸出香舌在他唇上舔食着。

        一旁,叶辰已经一手握住了白衣女子的玉臂,手指在她脉搏上点动了一下。

        “合欢散。”眉头一皱,叶辰算是明白她为何如此会露出如此妖媚姿态,也更加明白那合欢散是怎样的存在,无论男女,一旦中招,必须男女交欢,否则会筋脉尽断而亡。

        “手段也真够下作的。”叶辰想到了追杀白衣女子的三个人,不用说就是他们下的毒。

        啊..啊哦..!

        白衣女子呢喃,浑身发烫,似是再也无法压制合欢散的毒性,脸颊上片片潮红浮现,娇躯肆意的摩擦着叶辰的身体,香舌更是掠夺性的侵入,在叶辰口中搅动着。

        此刻,饶是叶辰的定力都有些心猿意马了。

        白衣女子容颜绝世,如此妖媚姿态,让叶辰口干舌燥,鲜血随之加速了流动,迎面一股股香气扑来,口中香甜之味让他迷醉,下腹一股邪火猛然滋生。

        刺啦!

        白衣女子撕开了自己衣衫,露出了洁白柔嫩胴体,每一寸肌肤,都闪着迷人的光泽,她似是已经神智不清,美眸中含着水雾,合欢散的毒性,激发了她最原始的欲望,此刻想要的,就是眼前的叶辰。

        “给我,给我。”清凉柔滑的玉手扒开了叶辰的衣衫,葱葱玉指在那厚实的胸膛上轻拂。

        此刻,恐怕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抵御这种诱惑。

        再看叶辰,脸上已是通红一片,浑身鲜血似火燃烧,浴火蹭蹭攀升,下身一个小帐篷随之撑起。

        “这是考验我吗?”叶辰甩了甩脑袋,希望可以恢复一些清醒,但他终究还是难逃缠绵爱河。

        四周漆黑,篝火摇曳。

        一夜难眠,这幽暗的洞中,注定了一场风雨。

        ………。

        此刻,远在恒岳宗的小灵园,又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老东西,把那小子交出来。”领头的竟然还是张涛,他的脸庞,在夜里已经狰狞的像恶魔一般,伤还没好,就领着一帮弟子来寻仇了。

        “还有那天灵咒,都交出来。”

        “他已经走了,我也没有什么天灵咒。”张丰年已经遍体鳞伤,说话都有气无力的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给我吊起来。”小灵园中很是嘈杂,满是张涛变态的咆哮声,“还有那小兔崽子和那只杂毛鸟儿,都给老子吊起来。”

        ………。

        “我杀了你。”漆黑幽寂的妖兽森林,被一道女音所打破,这声音虽然美妙,但却蕴含了冰冷杀机。

        山洞中,白衣女子幻化晶莹玉手,掐着叶辰的脖子,生生将其举在了半空中。

        看来她体内的合欢散的毒已经解了,但脸颊之上,依旧有残存的片片潮霞,醒来的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裙底几朵桃红刺眼,满身狼藉的她,连衣衫都顾不得整理,便遏制不住杀机了,誓要将夺走她贞洁的叶辰杀死。

        “你讲..讲不讲理,是你自己扑..扑过来的,你中了合欢散,是我救了你。”叶辰忍不住大骂,脸庞憋得通红,手脚挣扎着,却依旧难逃束缚。

        “这就是你夺我贞洁的理由?”白衣女子美眸中含满水雾,映着冰冷寒光。

        “你个疯..疯女人,早知道不救你了。”

        “你还说。”

        “我当然要说,做的时候都是你在上面,老子还没等翻身呢?就被你拎起来了。”

        “你……。”白衣女子气的胸脯剧烈起伏,不争气的脑海中,偏偏浮现出不久前香艳的场景,还真如叶辰所说,从头到尾都是她在上面呢?

        想到这里,白衣女子脸颊之上再添几片红霞,羞怒交加之下,握着叶辰脖子的玉手,下意识的加重了力道,这要是一指掐下去,叶辰必死无疑。

        然,就在此时,洞外虚空有强大气息急速的靠近。

        白衣女子豁然回首,似是能透过树枝遮掩的洞口看到三道身影划空而来。

        “霍都。”寒光一现,冰冷至极的声音从白衣女子口中吐出,绚丽的神华瞬间覆盖了她的身体,一股强大的气势震得山洞轰隆作响。

        玉臂一挥,叶辰被摔在了地上。

        “回来收拾你。”冷冷瞥了一眼叶辰,白衣女子如一道神虹飞了出去,其后还有一条发光的绳子飘进了山洞,刚刚起身的叶辰,当场就被那发光绳子给捆住了。

        “我靠。”忍不住的大骂,叶辰满脸黑线,在地上滚来滚去,竭尽全力,却依旧难以挣开那诡异的绳子。

        “要法想逃出去,不然那个疯女人回来,还会找我算账。”心里想着,叶辰是十分的着急,天晓得那白衣女子回来会不会对他下杀手。

        危急时刻,叶辰灵光一现,想到了丹海的真火。

        “快,帮帮我。”

        果然,那丹海的真火窜了出来,化成一丝丝,缠绕住了那发光的绳子。

        轰!轰隆隆!

        此刻,漆黑的夜空之上,已经展开了大战,隔着很远,叶辰还清晰的看到一座山峰,被人一掌压得轰然倒塌,这既是强者的对决,顷刻间推山掀海,稀松平常。

        “楚灵,还要做无谓的挣扎吗?”虚空上,三大空冥境前后夹攻,满眼尽是淫秽之光。

        “暗算我,是要付出代价的。”美妙声音异常冰冷,那叫楚灵的白衣女子双手结印,随即绚丽神霞呈现,自四方汇聚,幻化成一朵庞大的圣洁莲花。

        “自不量力。”那个白袍青年冷笑,刚要杀上前,却被那灰发老者伸手拦住了,“有很多强者靠近。”

        “是恒岳宗的人。”

        “退。”灰发老者当即下令。

        三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瞬便如三道神虹消失在夜的天际。

        噗!

        那叫楚灵的白衣女子,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踉跄,险些跌落虚空。

        “灵儿。”缥缈天籁之音由远及近,瞬间而至,搀扶住了那叫楚灵的白衣女子。

        来人也是一袭白衣飘摇,不然尘世纤尘,浑身光霞萦绕,像一个下凡的仙子,又像一朵绽开的雪莲,倾世的容颜,美的让人为之窒息。

        但,奇怪的是,这女子跟楚灵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她们是双胞胎,姐姐叫楚萱,妹妹叫楚灵。

        那么,那叫楚灵的白衣女子,不用说也是恒岳宗的人了,不晓得已经逃出山洞的叶辰得知,会不会当场吐血,也不晓得,日后在恒岳宗遇见,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兴许,他日在恒岳宗,叶辰先遇见姐姐楚萱也说不定。

        虚空神虹不断,恒岳宗的强者接连赶到,见楚灵气息萎靡,纷纷为其灌输精元。

        片刻之后,楚灵气息稳定下来。

        “众位师兄,你们先回宗,我还有些事。”匆匆甩下一句话,楚灵便如一道长虹,直奔那山洞而去。

        “灵儿,你的伤。”

        “无妨,你们都…都不许跟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