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一万年的雪_叶辰仙武帝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一万年的雪


“叶辰。”

        这个新的纪元,是伴着这声嘶吼开启的。

        那,是发自灵魂的呼喊。

        可惜,那个叫叶辰的人,那个坑蒙拐骗、琴棋书画都样样精通的大楚第十皇者,再没有回应万域苍生。

        他走了。

        这次是真的走了,永恒永世,再无叶辰。

        啊...!

        所有人都哭了。

        整个宇宙,都跟着哀鸣呜嚎。

        是为英魂送行。

        这一日,诸天下了雪,四海八荒都白花花一片。

        这一日,诸天也立起了无数雕像。

        自是大楚第十皇者的雕像,雕刻它者该是很用心,刻的栩栩如生,每一刀都是他的传说,也是他的神话。

        苍生的供奉,每日都有。

        然,足有一月,都不见雕像出灵。

        但,供奉不会断。

        有一世,便会供奉他一世,子子孙孙,都会为他祈祷,那一座座雕像,便是一个个象征,也为告诉后世,曾有那么一个人,用血与骨,换了人间的光明。

        “我,该是很庆幸。”

        一座雕像前,一道倩影翩然而立,喃喃自语。

        她,是齊婳,红颜的姐姐。

        没错,叶辰也复活了她,只为还她一段情缘。

        她是该荣幸。

        上个纪元,小姑子是苍生统帅。

        这个纪元,妹夫也是苍生统帅。

        她以为,世上再寻不出一个...比天庭女帝更惊艳的帝,但叶辰,却颠覆了她所有的认知,竟斗败了天。

        “小子,我等你归来。”

        神尊撒酒,天庭的战神,第一次这般佩服一个人。

        不远处,红颜静静伫立。

        雪中,她的倩影略显纤弱,一代准荒境荒古圣体,不再是威震寰宇的帝,而更像一个小女子,惹人疼惜,一次次拂手,一次次拂去雕像上落的一片片雪花。

        “叶辰,我们还没为你穿上嫁衣。”

        红颜在,南冥玉漱、姬凝霜、林诗画...她们也在,总会在夜深人静,将那一座座雕像,当做她们的叶辰,会趴在他胸前,只愿听一声他的心跳,日日夜夜,眸中总会有那么一抹水雾,映着月光凝结成了霜。

        “我的父亲,是盖世的战神。”

        叶凡握着扫帚,清扫着雕像下的雪,一次次轻喃。

        杨岚也在,也是轮回中一个。

        同样复活的,还有杨阁老和侠岚,相互扶携来看亲家,从未想过,当年的半仙,是一尊威震寰宇的神。

        “老爹。”

        叶灵抱着双膝,依偎着雕像,泪眼婆娑。

        “他,便是你的根。”

        还是那片桃花林,帝姬为六道梳发,面前有一尊雕像,便是叶辰,还了他们一世未了的情缘,他却走了,但她,会将这尊雕像,屹立到岁月的地老天荒。

        六道不语,只静静看着。

        他,还是那般木讷,双眸还是那般空洞,只在看雕像时,才会露出一丝迷茫,眼角会在不经意间湿润。

        “红尘的雪,为谁翩跹为谁舞。”

        如六道,红尘也是静静坐着的那一个,一看便是很久,浑噩中有情,湿润的眼角,自始至终都未干涸。

        “叶辰,谢谢你。”

        红尘雪与楚灵玉喃语,不知第几次插上麝香。

        “叶辰,谢谢你。”

        千殇月的一语感激,也是发自灵魂。

        身侧,立着浑噩的神玄烽。

        也如红尘六道,神玄烽的泪,也为叶辰而流。

        “你会回来,等你喝酒。”

        冥绝提酒而来,洒在了雕像之下,还有妻子青鸾,孩儿冥天,也都每日来拜祭,只愿唤醒叶辰的一丝灵。

        “兄长。”

        帝萱的一声呼唤,唤的非帝尊,而是叶辰。

        人世苍生,她愿称他一声哥哥。

        沐浴的悲凉的雪,她与第六神将的背影,成双成对。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该是大楚时空,寄托在轮回的一个夙愿。

        如今,这个夙愿,绽满了人间。

        抬眸去望,有太多雕像前,姻缘成一对:帝荒和月殇、魔渊与红莲、姜太虚与凤凰、牧流清与魑魅邪神、玄皇与焱妃、酒剑仙与瑶池仙母、剑非道与东凰太心、轩辕帝子与瑶心、玄古帝子与白芷、天虚帝子与忘川帝女、辰逸与帝九仙、龙劫与灵族神女、南帝与朱雀、洪荒麒麟与云霄子、羽化仙王与九天玄女、诸葛禹与茯苓、龙一与慕容妙心、龙五与东方玉灵、大楚皇嫣与宁采臣、叶星辰与星月圣女、柳逸与南宫月、周傲与月池薰、华云与瑶夕、熊二与唐如萱、谢云与穆婉清、司徒南与夜如雪、赵子云与南宫紫月、东周武王与无泪仙子、第五神将与无泪神女、秦雄与阴月王妃、昆仑神子与华山神女、殷阳与碧游仙子.....。

        他复活了所有人,赐了太多情缘。

        可他,唯独没有给玉女峰留下一个叶辰。

        临走前,连个拥抱都没有。

        苍生的统帅,盖世的战神,对得起整个天下,也对得起芸芸众生,却唯独对不起他的妻儿。

        哎!

        玄帝、鬼帝、冥帝皆一声叹,也来拜祭。

        帝道f4,缺了那么一个。

        帝尊,自也活着,不知跑哪去了。

        找他嘛!自也好找。

        找着那个叫梦魔的,便能找着帝尊。

        雕像前,梦魔静静伫立。

        看着昔日仇人雕像,难掩的是一抹复杂,被叶辰擒来,见证了何为苍生意志,也见证了何为腐朽神奇。

        她,也是举世献祭中的一个。

        自那一瞬,便是尘归尘土归土了,再无恩怨。

        哎!

        与之叹息的,还有自在天。

        曾经外宇宙的天道,从未真心诚服过一个人。

        而大楚第十皇,该是第一个。

        “你个贱人,走就走了,珍藏版留下啊!”

        玄荒南域,也有那么一座庞大雕像,擎天而立。

        夔牛、大地武熊、小猿皇、穿山甲、北冥鱼、仙王鹤,把兄弟七个,唯独缺了叶辰,说的是不正经的话,可偏偏眸中热泪盈眶,多少年未一同喝过酒了。

        哎!

        五禁区皆有叹息传出,五大天王、五大禁区帝子,天诛地灭...所有禁区的人,都屹立雕像前,诚心供奉,西尊、中皇、南帝、朱雀,也是供奉无限。

        “愿你逆天归来。”

        霸渊深吸了一口气,辰战、冥古等无一缺场。

        “愿你逆天归来。”

        玄荒一百三十帝、大楚九皇、帝尊九神将、冥府阎罗、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混沌体...也都在。

        “愿你逆天归来。”

        人王、龙爷、造化神王、天老地老、伏崖、周易、男永生体、欧阳王、刀皇、独孤傲、龙苍劫、楚苍宗、大楚列代诸王、皇者后裔、至强巅峰...默默供奉。

        “丹圣啊!”

        丹尊、丹辰、丹一、丹魔...也是回望光辉岁月。

        “大哥哥。”

        虎娃铁骨铮铮,也潸然泪下,还有小鹰、张丰年,恒岳最初的温存,该是他们与叶辰一段最包括的记忆。

        “孩子,恒岳在等你。”

        恒天上人、杨鼎天、徐福、庞大川、周大福、风无痕、李道通...太多太多的长老,都摆上了叶辰牌位。

        “大楚特产,没你没灵魂哪!”

        谢云、熊二、司徒南、霍腾、小灵娃..太多太多的同辈,说的虽是不正经的话,抹的却是心疼的眼泪。

        “前辈,诸天还有大好山河。”

        张子凡、太阴太阳、紫府仙体、九幽魔体、烈火战体...后世的人杰,也是后世的大帝,皆虔诚的祈祷。

        “多好的孩子啊!”

        天庭众至尊,也提了一壶酒,各自倾洒。

        未见女帝。

        她,该是在宇宙的某个角落,独自一人,默默的等候,不知是她在等,还是楚萱楚灵在等,泪眼朦胧。

        这场雪,好似很漫长。

        一年、两年、三年....。

        诸天的宇宙,还是一片白雪皑皑,能见苍生供奉,却不见叶辰出灵,一座座雕像,一座座还是那般冰冷,寻到一丝温度,只能去记忆中找寻。

        第三百年。

        女帝分出了楚萱楚灵,也分出了无泪。

        “叶辰。”

        撕心裂肺的嘶吟,响满宇宙,她们都哭成了泪人,多少个年了,平凡是她们最大的奢望,如今光明洒满人间,却丢了那个最爱的人,不知永恒中可还有他。

        哎!

        无泪一声叹息,无泪并非无情。

        第八百年,神尊逆天成荒帝,却怎么也拂不灭这场雪,更找不回叶辰,至高无上的神,并非无所不能。

        “无时间概念。”

        神尊曾不止一次推演,也不止一次窥看。

        他得了一个结论:雪中无岁月。

        看凡人,八百年不老不死,好似就活在永恒之中。

        或许,这是天道轮回的夙愿。

        那个叫叶辰的人,在赋予光明的同时,也赋予了不朽,要让世间所有生灵,在不死不灭中,得那永恒。

        第五千年,星空见异象。

        有那么一种道音,响彻人间九百年;有一种异象,也演了九百年,能见永恒惊鸿一现,亦见不朽成神华。

        可惜,不是他。

        第九千年,女帝再成荒帝,与神尊合力施展神通,欲将那尊荒古圣体,拉回人间,却遭了极可怕的反噬。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沧海成桑田。

        他的雕像,还只是雕像,永远也代表不了大楚第十皇,苍生的供奉,已成一片片汪.洋,却还是不出灵。

        一场雪,下了一万年。

        许是冥冥有悲悯,岁月有苍凉,要用一万年的雪,来祭奠那个英魂,哪怕天荒地老,他不来,雪不停。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