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逆战伐天(六)_叶辰仙武帝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逆战伐天(六)


啊...!

        混沌鼎炸裂,混沌火与混沌雷嘶吼声悲怆。

        多少年了。

        总喜咋呼它们的大块头,战死了。

        战!

        伴着嘶吼与咆哮,一火一雷瞬间融合,成一片雷火海洋,席卷永恒之光,掩盖天帝,凌天吞没了天道。

        “滚。”

        天道一声冷哼,一掌劈开,也是一掌毁灭。

        “老大,你要赢。”

        火与雷,也坠下了苍缈,也湮灭了光辉。

        噗!

        它们的死,并非无价值。

        叶辰一瞬间杀至,以永恒化万道,劈翻了天道。

        噗!

        这是他第一次重创天道,也是第一次让天道喋血,那一缕黑色的鲜血,化了一缕混沌幽雾,又重回天道。

        但,这掩盖不了天道受过重创的事实。

        便是这一抹伤痕,天道有缺,天道之力再次流逝,许是魂归了天地间,也许是被叶辰吸收,上苍是天道,圣体也属半个天道,圣体与上苍对战,也是天道与天道的争伐,这个残破宇宙,他们注定会倒下一个。

        “汝,该死。”

        天道一声怒嚎,自始至终都在变换的脸庞,终是定格,那是一张狰狞的脸,咬牙切齿,亦是扭曲不堪。

        世人眼中的上苍。

        此刻,终是露了它的本相,如一只地.狱里的恶鬼。

        轰!

        上苍震怒,整个寰宇都跟着晃动轰隆。

        所有的山河,都一瞬崩灭;

        所有的星辰,都一瞬炸毁。

        残破的宇宙,只剩一片混混沌沌的黑暗,无数的鬼脸演化其中,是曾经葬灭生灵,也是潜藏天道内心深处...最难以启齿的欲望和邪恶,狞笑、呜嚎、嘶吼,成了一道道魔咒,祸乱乾坤,也祸乱圣体心神。

        “永恒:万道归宗。”

        叶辰一声冷叱,以永恒演化道法,所悟之道齐出,每一种道都成一柄剑,劈开了一片片混沌,斩灭了一张张鬼脸,将欲望与邪恶,打回了九幽的深渊。

        噗!噗!噗!

        又一次,他在天道身上,撕开了一道道剑痕。

        为此,他也付出惨烈的代价。

        不知多少混沌剑光,撕裂宇宙,一道道斩在他圣躯上,破了不朽异象,也破了永恒的铠甲,一截截圣骨,染着一缕缕圣血,炸成了一片又一片金色海洋。

        杀!

        战!

        天道对天道,万道对主宰。

        毁天灭地。

        那是一副可怕的画面,黑暗中映出一片混沌大界,叶辰与天道,便于内攻伐,各种恐怖异象,各种演化,打出了尸山血海,战出了万物衰亡,有骄阳横空,便有漫天星辰炸灭,一次次复苏,一次次的崩毁。

        如此。

        形成了一个永无休止的轮回。

        轰!轰隆隆!

        崩天灭地的大战,险些让整个宇宙崩塌。

        无人观战。

        也无人知道,他们究竟战了多久。

        许是十年。

        许是百年。

        许是千年万年。

        或许,世间于他们而言,已无时间概念。

        噗!

        不知第几个轮回,天道喋血。

        上苍的血,炸满混沌,乾坤都为之哀鸣。

        噗!

        叶辰亦受创,圣躯千疮百孔。

        “给吾...灭。”

        天道一声怒吼,规则的一剑,逆着时空斩了回去。

        没错,是跨时空绝杀。

        这尊天道,被逼的发狂了,此时空奈何不得叶辰,欲以跨时空,诛灭过去时空的圣体,欲以此重创叶辰。

        叶辰巍然未动,任他跨时空。

        天道的一剑,未能伤他,准确说,被逝我挡下。

        逝我、本我、道我一体。

        三者宛若轮回,已被叶辰,在永恒中演化到极致。

        任何跨时空,对他都无用。

        所以说,历史轨迹变了,若按某个轨迹,与他助战的,便还有赵云,某个跨时空绝杀,便是赵云挡的。

        可惜,历史年轮偏离轨道。

        诸天逆战伐天的最后一战,有举世献祭,并无赵云。

        这些,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一定要赢,任何时候都能败,唯独这一战,他不能败,输给了天道,便是输了万域苍生。

        “给吾灭。”

        天道如发了癫狂,纵知无用,还在一剑剑的斩。

        “来。”

        叶辰一喝铿锵,踏永恒而来,以逝我对抗跨时空,天道一剑剑斩回去,逝我一剑剑挡下,也是一剑剑斩回来,天道未能伤他,却被逝我,一次又一次重创。

        轰!

        叶辰杀至,一脚踏灭混沌,劈翻了天道。

        杀!

        天道瞬身归回,一掌剖开了圣躯头颅,灭了叶辰元神,却是无用功,万域苍生是源头,圣体元神不灭。

        噗!

        挨了天道一掌,圣体还了其一剑。

        当场生劈。

        圣体元神不灭,天道也永恒常在,瞬间重塑。

        吼!

        曾经,演过不止一次的画面,如今又一次的上演,叶辰化身成龙,永恒之光笼暮,一块块龙甲铿锵而响,金辉璀璨的他,是这黑暗宇宙,最后的一抹光明。

        吼!

        天道亦成龙,乃一头擎天魔龙,通体乌黑,魔煞翻滚,于混沌掩映的深处,炸出了最邪恶最暴虐的光。

        吼!吼!

        两龙一黑一金,盘旋而上,是圣体与上苍的对决,亦是人道与天道的争锋,从东方苍穹,战到了西方苍缈;从西方苍缈,斗到了南方虚无,又从南方虚无,杀到了北方天宵,所过处,乾坤逆乱,规则颠覆,圣体喋血,天道亦喋血,每一滴血,都在坠落中,化作各种形态,或苍龙或白虎,继续攻伐。

        天道落了下风。

        它的乌黑色魔龙,在毁灭的大战中,渐显斑驳了,淌满了乌黑暴虐的血,每挨上一次重创,便会缩小一分。

        反观永恒神龙,越战越璀璨。

        圣体同样血骨横飞,可他,却在一次又一次涅槃,天道的混沌,再难掩盖他的光辉,照灭了宇宙的黑暗。

        噗!

        上苍败了,龙躯轰然炸毁,一缕血气横贯千万里,却再难回归天道,所谓天道之力,也被永恒打的溃散,世人眼中的天,坠落了浩渺虚无,一寸寸的崩灭。

        “吾不信。”

        天道的怒嚎,亦是哀嚎,整个宇宙都血雨倾盆。

        “无上的天,九幽便是汝之归宿。”

        叶辰一语枯寂,冰冷而威严,依旧是君临九霄的主宰,呈现演出大界,一拳握成不朽,凝练了永恒战矛。

        这一矛,出自圣体的手。

        这一矛,却也刻了万域苍生的印记。

        是众生举世献祭,助他与天斗。

        那便用众生之矛,钉死那可恶的上苍。

        天道无情,人间有情。

        嗡!

        那永恒的战矛,划过了无尽虚无,掠过万世沧桑,携毁天灭地之威,携无穷之威力,划过了无边的黑暗,成逆战伐天的最后一击,也是芸芸众生最强的一击。

        噗!

        天道的血光,成世间最绚丽的色彩。

        啊....!

        上苍的怒吼,成了最苍凉的哀嚎,九幽便是它之归宿,叶辰替苍生做到了,一矛将其钉在了血色大地上,不灭的天道,在人世间,一寸一寸的崩灭成灰。

        “吾以天道诅咒。”

        “汝叶辰,永生永世...万劫不复。”

        “哈哈哈....。”

        天道的哀嚎,又成狞笑,无限响彻宇宙,如魔咒,死死烙印在了叶辰灵魂中,诅咒那尊圣体,厄难不朽。

        可他,终是葬灭了。

        延续两个纪元的战火,也在此一瞬落幕。

        宇宙,终是散了黑暗。

        苍生统帅的光辉,普照了寰宇,光明洒满了人间。

        此宇宙,只剩叶辰一人。

        而他,也成了新的天道。

        终是来了这么一日,他活成了他最憎恨的模样。

        “永恒:天道轮回。”

        他踉踉跄跄,也摇摇晃晃,染血的一双手,竭力合十,施了天道级轮回,宇宙中新的上苍,是他成规则,是他造乾坤,也是他掌轮回,要复活芸芸众生。

        如今的他,做得到。

        如今的他,也只这一次机会做得到。

        代价,便是他叶辰。

        苍生葬歌,举世献祭,成就了一个苍生统帅。

        那他。

        也会用这个名号,还天道于苍生。

        嗡!

        绚丽的一幕,随之呈现,有漫天仙雨,凌天而下,每一滴都染着永恒,每一滴落地,都会化作一道人影,妻子、孩儿、女帝、神尊、天庭至尊、诸天众帝、红尘、六道...也包括已战死的神将、皇者、阎罗、帝子、至强巅峰....所有所有的英魂,都立地复活,连破败的诸天,也因这轮回,而重新焕发了生机。

        还是他记忆中的人儿。

        依是他记忆中的山河。

        新的纪元,便是新的开始,光明已洒满了人间。

        “我...我咋又活了。”

        “老道,踹老夫一脚,是不是做梦。”

        “你丫的,轻点儿。”

        天之下,满是惊异声,复活的苍生,一阵阵发愣。

        “天道轮回?”

        女帝喃喃,接了一滴仙雨,下意识仰了眸。

        入目,便见叶辰。

        他赢了,屹立宇宙最峰巅。

        可他,却在献祭。

        天道级轮回,献祭的便是天道,那个血色的人影,正一寸寸的消散,每有一片仙雨洒下,便有一寸化灭。

        “叶辰。”

        “父亲。”

        “圣体。”

        他家的妻儿、故友、师长、后辈...所有所有的人,都发了疯,一个个发了疯的逆天而上,各个热泪盈眶,泪流满面,大楚的第十皇者,的确未让苍生失望,赢了天道,也成了天道,却是在为苍生献祭。

        “累了。”

        叶辰疲惫一笑,声音沙哑不堪。

        “不....。”

        众生嘶喊,竭力冲天。

        可是,他们虽望得见叶辰,却是到不了那个高度,好似,他们之间隔着一道永恒的天堑,也摆着一条不朽的鸿沟,任何人,包括女帝、神尊,都无法逾越。

        那个距离,超越了生与死。

        重生的残酷,便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寸一寸的消散,却无能为力,任何的呼唤也嘶吟,都苍白无力。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叶辰微笑,残破的圣躯,已化灭至脖颈,璨璨的金发,一缕缕化作雪白,连淌流的每一滴血、每一滴眼泪,都化作了飞灰,他的葬灭,便是永恒的葬灭。

        苍生统帅,该是真的累了。

        最后的一瞬,连抬眼都显得那般的艰难。

        他,葬灭了。

        这一睡,便是永恒永世的归寂。

        世间,再无叶辰。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