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逆战伐天(四)_叶辰仙武帝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逆战伐天(四)


七煞,降临了。

        所有的屏障,皆荡然无存,时隔一个纪元,诸天、厄魔域、天魔域、圣魔域,都再无阻隔,残破的宇宙,彻底成一体,沐浴着末日雷电,演出了无数乾坤。

        “蝼蚁,颤抖吧!”

        厄魔荒帝狞笑,一语枯寂,携七煞一步踏向诸天。

        只一步,便可震灭众生。

        可惜,他这一步未落在诸天,却踏入了一个永恒梦境,或者说,在那一瞬叶辰以永恒筑梦,将其拖入。

        “小小梦境,也敢困吾?”

        厄魔荒帝一声冷哼,瞬身出梦。

        然,他所在依旧非诸天,乃太上天之上。

        这,便是叶辰所寻的战场。

        屠了天魔荒帝。

        融了一代圣魔。

        如今,是逆战伐天的第三战。

        “真小看你了。”

        厄魔荒帝幽笑,一语跌落,一片魔土被无限撑开,其内尸骨堆积成山,鲜血淌流成河,厉鬼呜嚎如魔咒,除此,便是七轮乌黑的太阳,映照着末日。

        那是七煞,由他承载。

        叶辰不语,一剑永恒纵横千万里,成一道璀璨的银河,演尽了不朽,也划破了无边黑暗,斩开了魔土。

        “汝,赢不了。”

        厄魔荒帝冷笑道,七煞齐颤,扫出一抹天道之光,成一把灭世的神刀,斩的叶辰横翻虚无,险生劈圣体。

        他,很强。

        承载了七煞,便是承载了天道,强过天魔与圣魔荒帝,叶辰能剥离天魔与圣魔的天道,却奈何不得七煞,这一刀,连永恒血继,都难愈合被劈开的圣躯。

        “忤逆上苍,永世不得超生。”

        厄魔荒帝淡道,又席卷了无穷的魔煞。

        “来。”

        叶辰一喝震寰宇,强撑永恒,第二次攻入魔土。

        轰!砰!轰!

        第三场荒帝与荒帝的大战,拉开帷幕。

        太上之上,顿成毁灭。

        仰天去看,望不见两人身影,只见一幅幅的异象,有永恒演万物,亦有七煞断轮回,星辰、骄阳、山川、草木、尸山、血海,一切的一切,都映着末日光,无乾坤可言,任何规则,哪怕轮回、时空、时间,在此都成一个摆设,同为荒帝级,法则便是虚妄。

        杀!

        荒帝开战,下方也开战了,一域的厄魔已攻入了诸天,如一片片乌黑的海洋,自九幽而来,淹没了星空,吞灭了大陆,无边的黑暗,又一次遮了世间光明,黑暗掩映的深处,是一张张狰狞面庞,暴虐嗜血、煞气滔天,宛若杀神,要屠尽人间的一切生灵。

        轰!

        女帝一步踏碎凌霄,一剑劈开了黑暗。

        上个纪元的苍生统帅,这个纪元该是苍生第一大将。

        战!

        芸芸众生迎击而上,奋力抗争。

        噗!噗!

        两片汪.洋相撞,成片的血花,绽满寰宇,每一片星空,每一片星域,每一片残破大陆,都燃起了战火。

        人命如草芥。

        纵然是帝,也一尊尊的倒在血泊中。

        噗!噗!

        叶辰一次次喋血,屠了两荒帝,却是战不过厄魔荒帝,对方承载七煞,无法隔绝天道之力,自一开始便落了下风,永恒的圣躯,已满是血壑,血骨淋漓。

        “众生,皆蝼蚁。”

        厄魔荒帝狞笑,祭了七轮乌黑太阳,每一轮都有魔光普照,是天道之力,也是灭世之光,照灭了叶辰血继,也燃灭了叶辰永恒,璨璨的圣躯,一寸寸斑驳,本是不朽,却是被七煞化作了腐朽,圣体在溃败,元神在崩灭,若圣体一脉也是一个文明,那这个文明,此刻便在消亡,任他不朽不竭,也难逆转。

        叶辰不语,难以跳脱。

        他便如一个被钉在死亡柱上的囚犯,正被一刀刀凌迟,已无时间概念,天晓得他被七煞毁灭了多少年。

        绝境之下,必有腐朽化神奇。

        他摒弃了杂念,明净心神,一瞬成万古,回望了自己的一生,每一步皆道的痕迹,他似望见了一道背影,从荒帝一步步走向准荒,从准荒一步步走向天帝,如逆着岁月长河而走,奔向了记忆最初的恒岳。

        那,是他道的起点。

        他收眸,又望向另一方,也有那么一道背影,沧桑古老,也沿着时光洪流,一步步的走向永恒的远方。

        七煞之中,那一幕变的颇诡异。

        有一个叶辰葬灭,便会有另一个叶辰重生。

        厄魔荒帝皱眉。

        这诡异之象,连他都难以理解,正因如此,他才愤怒,堂堂荒帝最巅峰,竟看不透一个初阶荒帝的道。

        “给吾...灭。”

        厄魔荒帝一声吼,七煞绽放魔光,淹没了圣体。

        “逝我。”

        “本我。”

        “道我。”

        叶辰无视七煞,只喃喃自语,早有这等顿悟,至今日,才得以证此道,道不分先后,纵迟来,却未晚。

        轰!

        他涅槃蜕变,逝我、本我、道我,交替轮转,便如三个自己,一个生在过去,逆岁月而行;一个坐于现在,成永恒本我;一个立于将来,道中造化不朽。

        一瞬万古。

        永恒一念。

        他豁的开眸,三我归一,永恒力量重新绽放光辉。

        七煞被震翻,魔光暗淡不少。

        厄魔荒帝也被震得后退,难以置信,明明是一个叶辰,但于他眼中,却宛若三个叶辰,是绝境涅槃吗?

        叶辰祭了仙海。

        蜕变后的永恒,竟能与天道之力隐隐对抗。

        “好,很好。”

        厄魔荒帝一声暴喝,一掌劈开了永恒。

        轰!

        叶辰腾空而上,一剑斩翻了厄魔荒帝。

        噗!

        未等其定身,永恒战矛便到,一矛将其钉在虚缈,永恒成一缕缕杀意,斩入厄魔体内,险些拆了他魔躯。

        灭!

        厄魔荒帝怒吼,以七煞震灭战矛。

        轰!

        叶辰着踏岁月而来,无逆天的禁法,只金拳一双,轰穿了浩宇,一拳打的厄魔荒帝喷血,一个叶辰在战,却是三个叶辰在攻伐,那一拳之威,足毁天灭地。

        啊...!

        厄魔荒帝怒嚎,融了七轮太阳。

        然,没啥个吊用。

        永恒涅槃后的叶辰,道已凌驾他之上,纵融七煞,也压不住圣体,任何神通任何禁法,都难敌叶辰金拳,堂堂一尊巅峰荒帝,竟是站都站不稳,不灭魔躯,被一次次打破,崩飞的血骨,成光雨坠落太上天。

        战!

        叶辰的逆天,让苍生战意,燃烧到了极致。

        厄魔荒帝溃败。

        厄魔大军也溃败,一域的魔军,竟是被诸天修士,硬生生的打回了厄魔域,即便一道道人影倒在血泊中,依旧前仆后继,跟随女帝,直杀的厄魔溃不成军。

        诸天,电闪雷鸣。

        灭世之意,染着湿淋淋的血,笼暮整个寰宇。

        所有人都在战。

        无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倒在岁月中。

        只为那个光明,能重洒人间。

        噗!

        太上之上,有一道绚丽的血花,炸成了一片无妄魔海,是厄魔荒帝喋血,被叶辰一拳,打灭了半个魔躯,每一滴魔血,都成滚滚魔雾,遮了人间的光明。

        封!

        叶辰一声冷哼,又演出永恒鼎,要炼化厄魔荒帝。

        “汝,赢不了。”

        厄魔荒帝狞笑,顿成一片混沌,纵永恒也难侵入半分,混混沌沌翻滚,硬生生撑爆了永恒鼎,有一层毁灭的光晕,无视乾坤,无视法则,也无视叶辰的道,自虚无,无限蔓延四海八荒,所过之处皆毁灭。

        噗!

        叶辰喷血,被一路撞翻出去,跌落了太上天。

        “圣体败了?”

        诸天与厄魔的大战,停歇了。

        所有人都仰眸。

        入目便见叶辰,自太上天坠落下来的,坠落之中,通体的金辉,暗淡不堪,连永恒铠甲,都轰然炸碎了,如一颗染血的陨石,失了最后一抹光,堕落世间。

        “非他败了,是天道临世。”

        女帝轻喃,静静望着那片遮天的混沌。

        那,便是上苍。

        那,便是天道。

        它,无形无相,是规则,是乾坤,也是混沌。

        “好强的威压。”

        众帝神色凛然,纵是准荒帝,也掩不住心灵战栗。

        轰!轰隆隆!

        虚无上,呈现了一道漆黑的漩涡。

        厄魔荒帝被吞入。

        其后,一尊尊的厄魔也被吞入。

        这画面,叶辰曾见过。

        是天道要亲自出手,在原本时空,他亲眼见证过。

        世间没了光明。

        整个宇宙,都被天道掩成黑暗。

        轰!

        混混沌沌之中,降下一只遮天的手,按向了世间,宛若岁月尽头打来,掠过了宇宙洪荒,逆乱了天地浩荡,所过之处,啥个规则,啥个乾坤,都成了虚妄。

        那是灭世的手。

        要打灭世间一切生灵。

        战!

        叶辰逆天而上,开了永恒霸体,双手擎天。

        可他,挡不住。

        只一瞬,永恒异象便崩溃了。

        轰!

        天道一掌,毁天灭地,纵荒帝圣体,也被压的双腿弯曲,一寸寸跪了下去,染血的圣躯,也一寸寸崩灭,非他不够强大,是上苍太可怕,若他是荒帝初阶,那天道便是最巅峰,也或者,已半步超越荒帝。

        轰!砰!

        帝荒与红颜动了,拖着血淋淋圣躯,他摇摇晃晃,她踉踉跄跄,一步步扶摇直上,通体燃起了金色烈焰。

        “不....。”

        叶辰嘶吼,血泪纵横。

        “你要赢。”

        帝荒笑的温和,红颜笑的嫣然,一同献祭了己身,血色的身躯化了本源,刻入了叶辰体内,因他们的融入,叶辰的眉心,刻出了一道专属圣体至尊的圣纹。

        至此。

        荒古圣体一脉,只剩叶辰一人。

        而他。

        也会是诸天史上...最完整的一尊荒古圣体。

        可惜,他依旧不够看。

        “还有我们。”

        浑噩的红尘、浑噩的六道,一瞬清醒,踏天而来。

        他们非至尊。

        可他们映射的光,却比至尊更刺目。

        三个叶辰。

        三个时空的主角,时隔万年,再次归一。

        不够,还是不够。

        “这一日,等了一个纪元。”

        女帝与神尊一左一右,化作了永恒,献祭了己身。

        叶辰眉心圣纹,又多一道纹路。

        乃永恒的圣纹,他之修为,也自初阶,破入了中阶。

        奈何,依旧不够。

        “叶辰,我们来了。”

        “我的父亲,是盖世的战神。”

        “小子,你要赢。”

        昏暗天上,多了一片仙雨,每一滴都是一道人影,叶辰的妻儿、圣体的道身、皇者、神将、阎罗、帝子、谢云、小猿皇、夔牛...一道接着一道的冲入浩渺,也是一道接一道的毁身成魂,化作了最绚丽的光,留给叶辰的,只一抹抹的微笑,愿他...逆战伐天。

        这是一场冲锋。

        无人擂动战鼓,无人吹响号角。

        只众生葬歌。

        无数先辈、无数后辈,前仆后继,甘愿粉身碎骨。

        苍生的意志。

        真真正正的举世献祭。

        “不....。”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战。”

        叶辰嘶吼,苍生呐喊。

        轰!

        圣体的永恒,绽放了最璀璨的光辉。

        举世献祭。

        荒帝巅峰。

        天道吸收了魔,圣体却融了整个苍生。

        啊....!

        这声嘶吼,是发自灵魂的咆哮。

        战!

        圣体终是起身了,硬生生顶起了灭世的手,如一道光,洞穿了虚妄的混沌,杀入了这个宇宙的最峰巅。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