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原住民联军_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56章 原住民联军


  一些逃跑的肖肖尼人怒不可遏,大东国背信弃义,不仅杀死了他们的领主,还侵占了他们的家园,让他们变得无家可归!

  愤怒的肖肖尼人停止了私下复仇的举动,他们拖家带口,扶老携幼各奔东西,分别向一些强大的部落游说。

  原本这些大部落是不打算出兵的,印第安的各个部落,在美洲有数百个,基本都是单独的文化圈子,互相不往来,只有抢地盘时才见面干架。

  然而,大东国的扩张太快了!

  不仅肖肖尼人受到了侵犯,其他各部落也被东军小股部队劫掠过。

  很快,这些部落达成了协议,联合在了一起,共同抗击大东国。

  印第安人不仅是为了保护家园,同时也看上了这群侵略者掌握的财富,以及手中的武器。

  如果他们的部落能通过这一战,拿到这种强大的武器,那么将来出去抢地盘,就舒服多了。

  在肖肖尼风河部落酋长的号召下,西肖肖尼人和祖尼人不断的汇聚,应邀而来的科曼切人也与风河部落碰了头。

  科曼切人是从肖肖尼风河部落中分离出去的,也是所有部落中战斗力最强的,现在他们的出现,让整个联盟的实力暴涨,所有人都信心大增。

  吃喝完事后,十几个大小部落的数万联军,浩浩荡荡的踏上西征的道路。

  东胜城,这座大东国临时搭建的国都,已经初具小城的规模。

  不过这里没有城池,只有林立的屋舍,在洪承畴的眼中,周围都是待宰的羔羊,何必把自己这头猛虎圈在城池里?

  东渡大军不仅带来了军队,还有不少医师、木匠、铁匠等各行各业的大清精英们,连风水大师都带来好几个。

  洪承畴也不傻,若是没了这些人,自己的军队火器怎么补给?

  现在大东国唯一缺少的就是给将士们传宗接代的女人,不过他不担心这个,土地和女人,英勇的将士们自然会主动去获取!

  简陋的“宫殿”中,洪承畴小心翼翼的品着家乡的铁观音,他不敢如往常那般奢侈。

  这玩意越喝越少,如果再找不到佛郎机人,只怕他洪某人这辈子只能喝这点库存茶了。

  洪承畴躺在太师椅上,心中默默想着:“姓朱的,朕此刻就在东胜神州落脚,看你还能奈我何!”

  这时,洪承畴的长子洪士铭风尘仆仆的赶来,一路焦急道:“父皇,不好了,当地土著杀过来了!”

  洪承畴皱着眉头道:“你是太子,慌什么!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何必如此大惊小怪,来了多少人?”

  洪士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大东国的“太子爷”啊,何必慌张?想当年天武帝当太子之时,那是何等张狂?(洪士铭比朱慈烺小两岁)

  洪太子回道:“回禀父皇,据儿臣的观察,约有三四万人的样子,武器装备不详,没有骑兵。”

  洪承畴笑了,一群羔羊来的好啊!

  朕的大东国初建,是时候通过一场大胜仗,彻底的在这片土地站稳脚了!

  而且,自己也想尝试一下那种碾压敌人的感觉,就像八旗军被大明的军队碾压那样。

  洪承畴意气风发地说道:“命靖南王留守营地,余者全部参战,朕要御驾亲征!”

  靖南王左光先是洪承畴的老部下,也是洪兵的老班底,是洪承畴最信任的人,有他在,不怕基地被偷!

  三日后,原住民联军向东胜城继续开进,走在前面的是两千名清扫道路的印第安人。

  他们身穿五颜六色的棋盘花纹衣服,一边行进一边捡起路边的石头和小草。

  紧接着,后面是三群身着不同颜色服装、载歌载舞的印第安人。

  再往后是大批的印第安武士,他们抬着巨大的金属盘子和金银制品,簇拥着各部落的酋长。

  这些酋长坐在用银皮包裹的木支架上,这种东西叫做肩舆,有点中国高级官员八抬大轿的意思。

  显然,这些酋长们很会享受,也注重面子,他们肩舆的四周插满了五颜六色的鹦鹉羽毛,并用金银饰品装饰,由数十名武士扛在肩上。

  酋长们的排场很大,然而,大东国皇帝洪承畴的排场更大!

  十六人抬的銮驾,上等料子绣成的旌旗多达几十面,如果不是刚刚东渡至此,条件不行,按照中国皇帝的标准,旗子起码得上百面!

  就是这样的仪仗,在印第安酋长们的眼中,也是极其奢华的。

  特别是那些全副武装的东国亲军们,他们穿着甲叶,持着武器,骑在战马上,更显威武。

  印第安人没有铠甲,也没见过这种穿在身上的金属,他们对金属的认识不多,大多只应用于艺术品和贵族的餐具上。

  还有东军的战马,印第安人从未见过马,他们将东国的骑兵看作是半人半马的怪物。

  历史上十六世纪西班牙人来到北美,才让印第安人认识到马匹,之前他们是没有马这种动物的,更别说饲养训马。

  直到四十年后,西班牙人涉足此地,科曼切人才开始训马,并组成了强大的骑兵,纵马驰骋和美国白人冲突,还产生了独特的马文化,被称为是马背上的民族。

  现在印第安联军中的科曼切人,看着敌人阵中的战马,一个个真面露惊奇与慌张。

  肖肖尼风河部落的酋长身穿锦衣绣服,头戴类似王冠的东西,脖子上套着用绿宝石穿成的巨大项链,稳稳的坐在肩舆中的装饰华丽的鞍型小凳子上。

  原住民联军唱着嘹亮的歌声,进入了辽阔的战船,似乎挤满了这片土地每一个角落,他们的人数比东军足足多了十倍!

  原住民酋长们的这身行头,让东军将士一个个眼睛发亮,都是值钱的金银啊!

  同样的,洪承畴的銮驾和东军将士的装束,也让原住民联军想入非非。

  双方都看上了对方的东西!

  交战之前,洪承畴秉承着奉天讨逆的老传统,派人于阵前宣读诏书。

  总而言之,概括成一句话:“顺者昌,逆者亡!老老实实跪过来当奴才,一切好说!”

  这些话是用印第安语说的(肖肖尼语,统称印第安语)。

  肖肖尼风河部落的大酋长闻言,立时大怒,感受到了无比的藐视,一拳打在肩舆上。

  他与其他原住民部落酋长相视一眼,大家都点头回应,意思很明白,干他们!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