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蛮荒候_九星霸体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蛮荒候


  
<p>镇远侯府前,数百精兵,将整个府邸围得水泄不通,一名身穿银甲的中年人坐在马上,面容倨傲地看着龙夫人。</p>
<p>龙夫人面色苍白地正对着那人说着什么,在龙夫人的身后,宝儿等一众家眷,看着甲胄鲜明的众人,一脸的惊恐之色。</p>
<p>当龙尘出现的时候,那人眼睛一亮,一声冷喝:“龙尘,你无缘无故重伤周耀阳世子,本将奉命前来将你拿下,还不束手就擒?”</p>
<p>“呛”</p>
<p>上百把长刀出窍,发出一声轰鸣,整个场面充满了肃杀之气,压得人呼吸不畅。</p>
<p>这些人全部都是精兵,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之气,龙夫人哪曾见过这样肃杀的场景,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摇摇欲坠,不是宝儿扶着,站都站不稳。</p>
<p>龙尘面对眼前明晃晃的长刀视而不见,走到母亲面前,见到母亲双目之中的惊恐之色,龙尘心中一痛。</p>
<p>“娘,没事的,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睡醒了一切都消失了”龙尘拉着母亲的手,轻声道。</p>
<p>伴随着龙尘的声音,一股柔和的灵魂之力传来,龙夫人两只眼皮立刻重逾千斤,闭上眼睛昏睡过去。</p>
<p>“宝儿,张妈,你们扶我娘进去”</p>
<p>龙尘不忍心母亲担惊受怕,用灵魂之力催眠了她,否则受到这样的惊吓,母亲一个凡人,很难承受,非常容易生病。</p>
<p>宝儿得到龙尘的命令,和张妈一起,将龙夫人扶了进去,龙尘让众人把大门关上。</p>
<p>看着那个坐在马上的人,感受着他身上淡淡的血气,龙尘嘴角浮现一抹嘲讽:</p>
<p>“不过是一个半步凝血而已”</p>
<p>那人见龙尘做完这些,丝毫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反而大大咧咧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眼睛一眯。</p>
<p>“龙尘,如今你已经犯下了弥天大罪,谁也保不了你,难道你在等本将亲自动手吗?”那人冷喝道。</p>
<p>“将?你特么的不过是一个裨将而已,说白了就是一条狗,也敢自称将?你想笑死我吗?”龙尘指着那人的鼻子不禁骂道。</p>
<p>裨将,是凤鸣帝国中,将军级别里最垃圾的一个官职,既无功勋,也无实权,说白了不过是一个小队长。</p>
<p>可是这个家伙,刚刚晋升为裨将时,兴奋的不得了,张口闭口本将本将,已经习惯了。</p>
<p>如今龙尘的话,就像一支支毒箭,射在那人的心中,瞬间让那人脸色极为难看。</p>
<p>他是草根出身,在军营之中苦苦熬了十几年,如今终于有机会快要突破凝血境,才被破格提升成为一名裨将。</p>
<p>如今把他认为最大的荣耀,被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让他犹然生出了浓浓的杀意。</p>
<p>“龙尘,不要逼本将杀你”那人咬牙切齿,手按向腰间的佩刀。</p>
<p>“你要是敢长刀出鞘,我就让你人头落地”</p>
<p>龙尘负手而立,看着那人,非常认真的道,声音不大,更没有带一丝火气,却带着强大无匹的自信。</p>
<p>“找死”</p>
<p>那人怒喝一声,伸手在马背上一按,整个人如同苍鹰一般,扑向龙尘,一拳轰落。</p>
<p>周身血气运行,一股淡淡的血气浮现,显然那人动用了一丝凝血境的实力。</p>
<p>龙尘双目如电,面色一冷,一步跨出,也是一拳击出。</p>
<p>“轰”</p>
<p>两拳相交,劲风四射,一声爆响传来,两人都被对方的力量震退数步的距离。</p>
<p>“就这两下子,也敢张狂”龙尘一声冷笑。</p>
<p>那人脸色一变,被一个称谓废物的少年嘲讽,让他气得肺都要炸了。</p>
<p>“去死”</p>
<p>“呛”</p>
<p>长刀出窍,一刀寒光对着龙尘当头斩落,呼啸的劲风,刺痛着人们的鼓膜,让人心生寒意。</p>
<p>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龙尘一点地,如同鬼魅一般爆退一丈,避开了那人的一击。</p>
<p>他这一退,用上了新学的追风步,虽然是初学,但是龙尘融合丹帝记忆,对于人体经络运行路线无比精通,火候之老到,跟经营数十年没什么区别。</p>
<p>一步跨出直接来到了一个士兵面前,一拳对着那个士兵砸来,那士兵不禁心中大骇,急忙举刀抵挡。</p>
<p>不过陡然间手掌一震,手中的长刀已经消失,在看龙尘时,已经手持长刀对着那名裨将狠狠斩去。</p>
<p>“嗤”</p>
<p>那名裨将,刚刚一刀斩空,还没等调整过来,龙尘已经后退、夺刀、斩击,一气呵成,呼啸的劲风划破了空间,让他不禁心中大骇,急忙运力抵挡。</p>
<p>“轰”</p>
<p>轰鸣过后,那名裨将但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传来,整个人应刀而飞,滚出数丈的距离。</p>
<p>刚刚稳住身形,陡然间腰间一寒,凭借着多年出生入死的经验,想也不想,长刀挥出。</p>
<p>又是一声爆响,火星四溅,一道寒光应声而飞,直飞出几十丈的距离,插在一株老树之上。</p>
<p>刚才那名裨将凭借着惊人的直觉挡住了龙尘的一刀,但是无法抵抗龙尘那恐怖的力量,虎口被震裂,长刀被震飞。</p>
<p>此时的那名裨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飞扬拨扈,一脸的惊骇欲绝,因为他看见了一道寒光已经到了眼前,如死神之刃。</p>
<p>“不”</p>
<p>“噗”</p>
<p>那个恐惧的声音还在空中回荡,却见那裨将的人头已经高高飞起,满脸的惊骇和不甘。</p>
<p>他在灵魂陷入黑暗之前,忽然间想起了龙尘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你要是敢长刀出窍,我就让你人头落地”</p>
<p>他现在终于相信了,龙尘并没有吓唬他,他说的是事实,可惜他明悟的太晚了。</p>
<p>“噗通”</p>
<p>无头尸体倒在地上,那颗人头在空中连续翻滚了好久,才掉落在地上,滚出老远。</p>
<p>一时间那些兵役们,全部都傻眼了,自己的头头都被横尸街头,所有人手中的兵器,都有些拿捏不稳。</p>
<p>他们也是见过血腥的人,但是没见过今天这种血腥,龙尘从开始到结束,始终面色平静,连眼皮都不曾撩拨一下,比之咬牙切齿,更加让人恐惧。</p>
<p>“龙尘,你敢杀我爱将,信不信我灭了你镇远侯府?”</p>
<p>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怒喝,一个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带着数十位强者,向这边走来。</p>
<p>“终于肯出来了?”</p>
<p>龙尘心中一声冷笑,他刚来的时候,就用神识查探过四周,发现有人躲在远处观望。</p>
<p>“蛮荒侯,真不愧是蛮荒候,这份蛮不讲理的劲,还真是没封错你这个侯爷”</p>
<p>龙尘懒散地靠在自己家门前的石狮子上,懒洋洋的道。</p>
<p>“龙尘,今日你在文学殿,冒犯七皇子,重伤我儿,如今更是杀我爱将,哼,今天就算你口舌生花,也休想逃脱罪行,我看有谁能来救你”蛮荒侯怒喝道。</p>
<p>看着这个曾经跟自己父亲齐名的侯爷,龙尘嘴角浮现一抹嘲讽,就你那点垃圾手段,也能够与我父亲齐名?我呸!</p>
<p>“周成青,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我龙尘还需要别人救吗?真是白痴”</p>
<p>龙尘从怀中一摸,将玉牌取出,对着他道:“睁开你的狗眼,还有你鼻子眼,外加上你的屁/股里的那只眼,给老子看清楚了,这是什么?”</p>
<p>蛮荒侯周成青,看着那枚雕刻着一枚丹炉图案的玉牌,不禁脸色全是震惊之色。</p>
<p>“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拥有丹徒铭牌?这一定是假的?”周成青怒喝道。</p>
<p>“白痴,看来你真的老了,四小一大五只眼,都看不清,爷就行行好,给你看个清楚”龙尘说完直接将那枚玉牌扔给周成青。</p>
<p>周长青伸手接过那枚玉牌,仔细辨认,最终脸色一片震骇之色,他身为一位侯爷,怎么可能连炼药师公会的身份铭牌认不出。</p>
<p>不过正因为认出了,他才脸色大变,那铭牌后边的签署人,赫然是——云奇,凤鸣帝国,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还会有人不认识那位大师吗?</p>
<p>就连历代皇帝,都要对炼药师公会会长毕恭毕敬,可见炼药师公会,在帝国那里是何等的崇高。</p>
<p>如果一个国家没有炼药师公会支撑,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帝国吞噬,可以说炼药师公会,就是帝国的供奉。</p>
<p>“周成青,这回看明白了没?可以把铭牌还给我了吗?”龙尘看着一脸失神的蛮荒候,冷笑道。</p>
<p>蛮荒候脸色一阵难看,他很想将玉牌捏碎,将龙尘拿下,但是他不敢。</p>
<p>虽然不知道龙尘是怎么获得铭牌的,但是有了铭牌,就证明龙尘是炼药师公会的人,那是凌驾帝国法律之上的人,他没有权利处理。</p>
<p>接过如同死了亲娘一般的蛮荒侯递来的玉佩,龙尘忽然脸色一板,冷喝道:“周成青,你府上裨将,包围一名丹徒府邸,持刀行凶,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明天就会向炼药师公会申请,对凤鸣帝国制裁”</p>
<p>周成青脸色不禁大变,炼药师公会的制裁是非常可怕的,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内,拒绝向帝国供应丹药,那等于是要帝国的命啊。</p>
<p>“这件事,我事先并不知情,完全是那个小子,自作主张,我这就回去查明缘由,很快就会给世子一个交代”如今龙尘身份特殊,蛮荒候不得不忍气吞声。</p>
<p>尼玛,这尼玛何等的不要脸啊,自己拉的一泡屎,还能面不改色的吃回去,龙尘第一次佩服了这位蛮荒候。</p>
<p>难怪十几年前就是凝血境强者,如今依旧是凝血境,感情这么多年,就练习怎么吃/屎去了。</p>
<p>“你怎么查是你的事情,我明天起床前,我家大门前,要干干净净,否则……你明白,后果有多严重”</p>
<p>龙尘冷哼一声,懒得再跟这个不要脸的老狐狸废话,放下一句话,直接返回府中,重重地关上了大门。</p>
<p>他今天实在是太恼火了,早上在文学殿,中午在落霞山,晚上在家门口,一天打三次,实在是腻歪人,不过中午的那场,还是比较香艳的。</p>
<p>龙尘消失后,蛮荒侯脸色铁青,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来预期的一点没达到,反而惹了一身麻烦。</p>
<p>“侯爷,我们该怎么做?”</p>
<p>“做?做你妹,赶紧把这里打扫干净,地上的血迹,就算是用舌头舔,也给我舔干净”</p>
<p>蛮荒后原本一肚火,没地方发,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破口大骂一顿后,扔下目瞪口呆的一堆众人,独自一人离去。</p>
<p>“玛德,小畜生怎么会成为炼药师公会的人,这下麻烦了”</p>
<p>蛮荒候心中嘀咕,沉吟了一下,见左右无人,便起身向皇宫方向走去。</p>
<p></p>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