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使命与抉择》的文化视角_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79章 《使命与抉择》的文化视角


  路知遥非常无语。

  《使命与抉择》的剧本,本来就是分段给的,朱小策导演美其名曰让路知遥“好好揣摩每一段的剧情,不要因为提前知道结局而对当前的表演产生影响”。

  朱小策导演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路知遥演每段剧情的时候,确实都是把自己带入到了秦义队长的角色里,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演起来更接近剧中秦义的真实状态。

  但由此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路知遥被断得欲仙欲死。

  每次给剧本都只给一小段,偏偏剧情发展还特别曲折,每次路知遥想知道下一段剧情的时候,不好意思,断了。

  现在好不容易拿到电影结尾的剧本了,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断掉的状态,后边的剧情还是没有!

  这就让路知遥非常崩溃而且绝望了。

  当然,他心里也明白,仅仅就目前的这些内容来看,其实整个故事已经完整了,起承转合都有,作为一部电影的内容已经是绰绰有余。

  后边的剧情估计连黄思博和朱小策导演两个人也都没有想好,单纯是留了这么一个尾巴,为下一部系列作品留好悬念。

  但就算路知遥非常清楚这个道理,也难免还是要骂两句“断章狗”。

  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路知遥开始重新审视这最后一段剧情。

  之前,他的演技已经经过全方位无死角的考验,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身经百战、无所畏惧了。

  但看到最后的这段剧本,路知遥才意识到,原来真正有难度的在最后啊!

  最后的结局依旧有多次反转,秦义的情绪先是绝望到崩溃,然后是在绝望中找到了一线生机,再然后就是通过慷慨激昂的演讲振奋所有战士的士气,成功地让人类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如果剧本在这里结束,那么这就是一个标准的爆米花片子、非常正统的热血结局。

  但是在秦义即将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剧情又急转直下。

  昏迷后的秦义发现自己具备了虫巢意识,虫巢意识让他天然地站在虫族的立场去思考问题,对虫族有了同理心。秦义意识到,其实是人类首先开始对虫族的进攻,严格来说虫族才是被入侵的一方才对。

  在苏醒之后,秦义向所有士兵下达了停火的指令,让人类与虫族已经白热化的战争强行停了下来。

  如果剧本在这里结束,人类和虫族握手言和、共建美好宇宙,那就是一个标准的西方政治正确结局。

  但秦义却并不是要跟虫族握手言和,而是一边欺骗虫族,一边通过虫巢意识找到了虫族女皇和所有次级女皇所在的位置,并继续执行斩首行动。

  秦义为了人类而欺骗了虫族,但他自己也被欺骗、被放弃,最后,因为所有虫族女皇和次级女皇被全灭,秦义又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所有虫族的首脑,被利维坦巨兽承载着飘向无尽的宇宙空间。

  在这一段的剧情中,秦义的情绪依旧有着非常剧烈的变化。

  有振奋人心的热血,有得知真相的惊讶,有欺骗虫族的冷血,有被背叛的狂怒……

  尤其是最后一个镜头,当秦义在利维坦巨兽体内的孵化池中醒来时,会有一个近距离的特写,路知遥必须用一个眼神表现出秦义的各种复杂情绪。

  显然,这段剧情对于路知遥来说,表演难度比之前的剧本又高出了一个档次!

  而且就像路之遥一开始就知道的,秦义这个角色之所以考验演技、难以演绎,就是因为他的角色设定是一名铁血军人。

  秦义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感情的,即使有,也是非常含蓄、非常内敛的。

  但在这个剧本中,秦义的命运实在太过曲折,总是面临着极致的绝望或极致的痛苦这种情绪,这就让路知遥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

  用力稍微猛一点,秦义的人设就容易崩,一个铁血战士暴跳如雷或者精神崩溃,这都不符合人设;而力道不足的话,又会让观众觉得路知遥没有演技,对情绪的表达不到位。

  相较而言,年轻角色是比较好演的,因为这一类的角色情绪往往非常简单,喜就是喜,怒就是怒,没有那么复杂,这其中的度也非常宽松。

  反而是秦义队长这种有强大意志的人,想要把他的情绪演出来,才最难。

  路知遥轻轻叹了口气,看起来接下来这段时间,又有的忙了。

  他要继续宅在酒店的房间里,对着镜子好好揣摩剧情、调整自己的演技和表情,把最后这段剧情给完美地表现出来。

  不过在此之前,路知遥先把目前为止的所有剧本全都拿到一起,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用自己的视角分析了一下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给路知遥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它的“文化角度”。

  路知遥作为一名演员,当然也看过很多电影,各个国家、各种题材的电影,他都看过。

  《使命与抉择》的这个故事,如果单独拆解开来,死抠某个小的情节,其实跟很多传统的科幻电影相比并无特殊之处。

  当然,这也很正常。

  毕竟“虫族”这个题材在科幻电影中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各种前辈们已经从各种角度、用各种方式阐述了许多种不同的观念,留给后人创新的地方其实不多了。

  有那么多经典作品珠玉在前,想要让故事中的每一个剧情都颠覆传统,那是不可能的。

  但在路知遥看来,《使命与抉择》最大的突破,其实是把华夏的文化视角和科幻题材给结合了起来,这是之前还从未有过的。

  在国内,科幻电影非常少见。因为科幻电影需要的投入太大,需要大量专业的道具、特效和工作人员,没有积累的话,很容易拍成四不像。

  所以,即使是在国内的电影市场,一谈到科幻电影,人们最先想到的往往也都是那些欧美的科幻巨制。

  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目前能看到的几乎所有热门科幻作品中,几乎都以西方的文化视角来阐释的。

  这就让很多国内观众对这些科幻电影中的价值观和价值导向,产生了质疑和割裂感。对西方人来说习以为常的事情,对国内观众来说却完全无法接受。

  《使命与抉择》这个故事的点子,其实早在1985年就有一位外国的著名科幻作家写过,还拿过雨果奖和星云奖,是永恒的科幻经典。

  但在那个故事中,指挥官是一个小孩子,他覆灭了虫族之后感到非常内疚,所以带着幼年的虫族女皇前往宇宙中寻找新的家园,希望能够为自己赎罪。

  这是标准的西方思维,就像西方动物保护组织中的很多人一样,呼吁人类要素食,要让动物享有跟人类同样的权利……

  对于生活在西方文化背景中的人来说,也许这是一种天然的政治正确和善良。

  但对于生活在华夏文化背景中的人来说,这却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愚蠢和伪善,是一种圣母心泛滥的表现。

  西方人高喊着政治正确的口号,甚至为动物争取权益,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富足、太安逸了,因为物资太过丰富,所以在挥霍浪费之余,还有余力去到处散播自己过剩的同情心。

  西方人生活富足、安逸的根源,是他们祖先在几百年前对整个世界展开的剥削、掠夺和血腥杀戮。

  西方人在高喊着“动物也有权利”的同时,却从不去回首看看被自己祖先屠杀殆尽的原住民;不去思考自己随便动动手脚就能获得如此丰厚的物质财富是因为自己的国家在掠夺和剥削世界上的其他国家。

  在这些西方人同情心泛滥地为动物征求权益的时候,他们的国家却在欺凌、压迫、剥削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在那里不断地散播战乱、饥荒和瘟疫,让那里的人类同胞生活在人间炼狱中。

  所以,站在华夏文化视角来看,人类同情虫族,是一种非常愚蠢而且伪善的行为。

  西方人拿出对动物同情心的一半来对待世界上的其他种族、其他国家的人民,这个世界都会变得美好很多。

  在设定上,虫族是宇宙中存在的一种对所有生命都有极端威胁的种族。它们有着强大的集体意识、信息的高效共享能力、强大的变异能力,这种种族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向宇宙中不断扩张、繁殖,将所有其他的种族消灭殆尽。

  哪怕这个虫族女皇真的有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想法,它们的种族在生命形态上也依旧是对人类生存的极度威胁。

  而人类同情虫族、放过虫族,其实就是在养虎遗患。如何判断虫族女皇没有骗人?如何判断虫族女皇未来的想法会不会发生改变?

  在这种情况下,把虫族彻底灭绝,才是人类最理性的决定。

  而同情虫族、保护虫族,就是让人类置身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使命与抉择》在这个主题上完全采用了华夏文化的视角。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