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都有一个大秘密(求订阅)_万族之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99章 都有一个大秘密(求订阅)


    是的,监天侯!

  或者说,通过这个“录”字,苏宇看到了猎天榜,从而间接看到了监天侯。

  “嗯?”

  苏宇意外,这是现在监控,还是过去的影像?

  若是如此……监天侯是不是也可以看到自己?

  那多宝他们,岂不是一直在监控监天侯?

  苏宇脑海中瞬间浮现出无数疑惑!

  没时间去多想,苏宇朝“录”字碎片中看去,此刻的监天侯,好像正在哪个大殿中,可能就在猎天阁中。

  隐隐约约地,能看到监天侯的样子,不是太清晰。

  苏宇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存在的影像。

  过去某一日记录下来的?

  奇怪!

  他正想着,忽然有些恍惚,隐约间听到声音:“天岳有消息了吗?”

  “阁主,还没有!”

  “他消失了……可我觉得他还没死,你说,他会背叛我吗?”

  “属下不知。”

  “罢了!去召集那些长老,所有长老,都要来猎天阁总部,参与十日后的长老宴!”

  “诺!”

  “……”

  那外人的声音,很快消失,而此刻,苏宇隐约间感受到,监天侯可能是在抚摸猎天榜,他有点感受。

  “快了……很快你便是我的了!苏宇……苏宇被天渊诅咒居然没死,意志海中必有重宝,文王大人,是你的传承,还是……时光师呢?”

  喃喃呓语声响起,片刻后,苏宇忽然清醒了,自动退出了刚刚那幅影像中,意志力消耗过度,满头汗水,脸色惨白。

  而面前的“录”字碎片,也从刚刚的微微发光,再次恢复了黯淡。

  好像刚刚被激活了,现在又沉眠了。

  一旁,天灭奇怪道:“你刚刚干嘛了?这玩意在我手上,几乎没变化,怎么一到你手上,就发光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大人刚刚看到了吗?”

  “啥?”

  我看到啥了?

  天灭一脸茫然,苏宇了然,这么说,真的只有自己看到了。

  刚刚那一刻,自己好像把这玩意激活了,看到的其实不是监天侯,而是猎天榜,因为他们本身是一体的,顺带着看看监天侯罢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没去说,没去想,很快,拿起碎片摩挲起来。

  这是神文吗?

  若是神文的话……这应该是一枚永恒神文了吧?

  他从未见过永恒神文!

  这算吗?

  可这若是神文的话,好像被镶嵌在了碎片中,可能无法打开,否则破碎了来修炼……

  好吧,这个念头刚诞生,那“录”字神文好像有些颤动。

  这是神文有灵性了吗?

  感受到了我的心思?

  “不知道这是神文,还是文王自己书写的?”

  苏宇看向天灭,“大人,您觉得呢?”

  天灭不以为意道:“到了文王那个地步,哪怕只是写出来的,他自己的东西,写的肯定相当认真,那这玩意,不是神文,也比寻常神文要强!”

  目录,未必一定是神文,但是肯定很强,这一点确实。

  苏宇微微点头,这倒也是。

  “大人可以粉碎这东西吗?”

  “你确定?”

  天灭嘿嘿笑道:“你确定让我试试,能不能粉碎?”

  苏宇点头,“试试看!也许可以把外围的东西弄掉,露出里面的字,不管是不是神文,弄出来看看!”

  “你这家伙……”

  天灭也是无语,胆子真大。

  行啊,那我试试看!

  他也不多说,握住了碎片,低吼一声,那也是极其用力,轰隆一声,碎片嘎吱作响,却是没有破碎,倒是天灭的手掌,被戳破了一些,露出了一些血迹。

  天灭一抖手,将东西丢出,龇牙道:“好宝贝,还很坚固!这玩意,当初怎么被打碎的?起码要合道实力才够!”

  “大人弄不碎?”

  天灭没好气道:“废话,我真要全力以赴,一棒子下去,什么都给我碎掉,可你确定要我这么做,非要把它打碎了?”

  苏宇想了想,算了,下次再说吧!

  这玩意,现在好像还有点用,起码有一点,可以监控一下监天侯,而监天侯好像还没发现。

  “和我脑袋中的金册有联系吗?”

  苏宇心中想着,那我可以放在脑袋中吗?

  就怕出问题,要是放进去了,忽然爆发,把我意志海击溃了,那我就完了。

  放到脑袋里面的东西,还是要三思的。

  “对,毛球……”

  苏宇想到了什么,迅速将毛球从脑袋中挤压了出来,看着迷迷糊糊的毛球,问道:“香不香?”

  这和图册是同源的宝物吗?

  若是,对毛球而言,吸引力应该也很大。

  毛球闻了闻,感受了一下,迟疑道:“有点香……”

  “只是有点?”

  “嗯!”

  “想吃吗?”

  “可以吃吗?”

  苏宇摸了摸下巴,“这个香味,和你平时闻到的香味一样吗?”

  “差不多吧!”

  “差不多?”

  小毛球迷糊道:“嗯呢,差不多。”

  “那你怎么不扑上来吃?”

  “没你香呀!”

  “……”

  一旁,天灭听的头大,什么香不香的!

  而苏宇,却是微微凝眉,再次看向天灭,问道:“大人,多宝当年是哪位麾下强者?他是哪一族的?”

  “多宝?”

  天灭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转移到了多宝身上,想了想开口道:“多宝……我想想,他是封号将军,他当年的职务是干啥来着……”

  他想了又想,半晌才道:“哦哦哦,掌控皇庭天宝司的!他上面,是天宝侯,主要就是管一些宝物分配的,算是后勤中的肥缺,比咱们这些人舒服的多!”

  “多宝是哪一族的来着……”

  天灭又想了一会,开口道:“通宝鼠一族,对,就是这一族!已经覆灭了,现在可能就这家伙一个了,这家伙喜欢收集财宝,跟我斗了一场,起码碎了上百件地兵,三四件天兵!”

  “挺有钱的!”

  苏宇笑了笑,说着,拿起那块碎片,迟疑一会道:“大人,你说这玩意,到底真的假的?”

  “什么?”

  天灭恍惚,什么意思。

  苏宇沉声道:“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不该是如此的!主要是,小毛球觉得香,但是没扑上来吃……”

  头顶上,小毛球茫然,没吃怎么了?

  最近不太饿!

  真奇怪!

  是挺香的啊!

  苏宇放下这个,又道:“大人,所谓的侯爷,到底有多强?人王呢?”

  天灭古怪道:“侯爷……踏入合道,功劳大点,大部分都可以封侯,再不济,也能混个封号将军,封侯,一般都代表合道了!”

  苏宇笑道:“这么说,有合道没封侯的?”

  “有一些……比如……咱老大!”

  天灭咧嘴笑道:“老大就没封侯,其实那时候已经踏入合道了,不过封侯的话,他得坐镇恭王府,老大不太愿意,就没接下那担子!其实就算不坐镇恭王府,那一次任务结束,老大也该封侯了,恭王已经在向人皇请命了,后来因为文王的事给耽误了,再后来……就没后来了!”

  苏宇微微点头,笑道:“天灭大人若是完成了任务,踏入了合道,大概也能封侯了吧?”

  天灭撇嘴,“差不多吧!那时候准备给我封号的,后来我想着老大还是封号,不如等老大先封侯了再说,哪知道没然后了!”

  “你问这些干嘛?”

  天灭奇怪道:“这些事,知道也没啥用,只是一些上古小八卦。”

  苏宇笑了笑,“随便问问,那监天侯是哪一族的?”

  “监天侯……”

  天灭挠头去想,“这个一般人大概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当年和文王的几个弟子玩的还行,偶尔倒是听人说过,监天侯好像是比较罕见的一族,甚至不算是一族,叫什么‘运灵’得道!”

  “什么玩意?”

  “这个我哪知道,只是听人一说,我难道还要追根究底去问?我对监天侯又没什么兴趣!他还算受重视,一直被文王赋予重任,也是文王府出来的,真要说起来,那位……”

  他指了指小毛球,“就是它家那位,和监天侯当年应该是认识的,关系可能还不错!它家那位,也是从文王府出来的。”

  小毛球茫然,是吗?

  “那我可以去猎天阁,吃东西不给钱吗?”

  小毛球问了一句,它很早之前就想打劫猎天阁了,可以去吃东西不给钱吗?

  天灭嘿嘿笑道:“你可以试试!”

  小毛球撇嘴,不敢去。

  怕被打死了!

  打死了就见不到香香的了。

  而苏宇,轻轻抚摸着“录”字碎片,一个个念头升起。

  作为造假大师的他,此刻在想一个问题,这东西,真的是真的吗?

  还是说,是有人造假的!

  造假的意义何在?

  最终目的呢?

  之所以产生这么一点怀疑,一方面本身就是造假起家的,天然带着一些怀疑,另一方面,苏宇观摩这个“录”字,居然没诞生天生神文!

  差评!

  正常情况下,感悟到一些东西,苏宇都能诞生神文的,老万当初书写东西,苏宇还诞生了文明神文呢。

  这文王的宝物,以我苏宇的天资去看,你居然不给我诞生神文?

  这什么意思!

  还有,轻易观摩到了监天侯……监天侯好像一无所知,监天侯这么轻易就被观摩到了?

  小毛球说香,但是完全没有对金色图册的那种迫切感,当初小毛球那么弱,闻到了味道,那可是第一时间朝金色图册飞的!

  今天倒是有些那种只闻到香味,却是没有吃的欲望了。

  深吸一口气,苏宇抓紧了那碎片。

  忽然觉得,我可能被人算计了。

  监天侯?

  多宝?

  买命钱……

  苏宇想着想着,问道:“大人,多宝这次受伤重吗?”

  “挺重的,我打爆了他的金身……金身你可能不了解,你就当三身之一被我打爆了就行!”

  “那他当时,你一直追杀下去,能杀了他吗?”

  天灭冷笑道:“你在小看我?”

  “没有!”

  苏宇笑道:“我当然相信大人的实力,我是说,多宝他知道大人的实力吗?他第一个出手拦截大人,出头的那么顺利,那个什么仙皇碑,对他用处很大吗?”

  “这个就不清楚了,这孙子大概还是知道我实力如何的,哼,他是在找死!搁在当年,一棍子敲死他!”

  “这么说,他当年就不如大人?不如当人当年的实力?”

  “那当然!”

  “那现在他实力进步了?”

  “没有吧……”

  天灭被他弄的有些糊涂,你问这么多到底有啥用,而苏宇又道:“那若是大人当时追杀他,他一直跑,大人杀不了他,还会继续追杀吗?”

  “肯定不行啊!”

  天灭咬牙道:“当时大战当头,他一直跑,跑到无尽虚空,杀他还是有难度的,那我追杀一阵,实在不行,我就去打别人了!”

  打跑了就行!

  苏宇点点头。

  “那这‘录’字碎片,对大人而言,算是宝物吗?”

  “那当然,至宝,这可是文王神兵碎片中的一块,若是和猎天榜结合起来,很强的!”

  虽然他送给了苏宇,但是他也知道,这玩意是宝物!

  苏宇再次点头,不是必死的局,花钱买命,东西给了天灭……

  正常来看,其实没什么问题。

  但是若是带着怀疑的观念来看,他就觉得存在问题了。

  远处,万天圣踏空而来,天灭瞥了他一眼,“你又来了!”

  万天圣笑了笑,微微躬身,“见过天灭镇守!”

  天灭懒得搭理他,万天圣也不在意,看向苏宇,“怎么了?”

  苏宇抛了一下那碎片,丢给了万天圣,“府长看看,输入一下意志力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万天圣输入了一些意志力,很快,摇头,“没什么发现,很玄奇的宝物,倒是隐约能看到一些人的影像,包括我的,这应该就是以前证道榜的雏形。”

  以前的诸天万宝楼,应该就是通过这个推出了证道榜,但是没结合后那么直观,所以排名比较乱。

  苏宇微微点头,想了想,忽然取出一样东西,万天圣微微凝眉,苏宇笑道:“府长拿着这个,再看看!”

  “文墓碑?”

  一旁,天灭奇怪道:“这玩意又到你手上了!”

  苏宇笑了笑,点点头。

  上次就听说,天灭知道这个,果然,他认识这个。

  而万天圣拿着文墓碑,再次输入一些意志力,查看了一下,很快将文墓碑丢给苏宇,摇头:“还是一些影像,没其他东西,你想让我看什么?”

  “看到监天侯了吗?”

  “没有。”

  万天圣意外道:“你看到了?”

  “嗯。”

  苏宇笑了笑,我看到了,和文墓碑无关。

  那这么说,真的和金色图册有些关系了。

  是我想多了?

  还是说,监天侯的目标,就是金色图册!

  他是不是知道,猎天榜其实也不完整?

  一个个阴谋诡计在苏宇脑海中形成,再次将那碎片拿在手中,苏宇想了想道:“我也许可以通过这个,知道一些极其重要的讯息!”

  苏宇笑道:“府长,你觉得,一个人在孤独了10万年的情况下,会自言自语说出一些心底深处的秘密吗?”

  万天圣摇头,“不知道,也许会吧!孤独太久了,也许喜欢一个人说几句。”

  “府长在修心阁多年,也喜欢自言自语吗?”

  “有点。”

  万天圣笑道:“怎么了,不妥吗?”

  “那说了十万年之后,还有精力再说吗?”

  “大概没有了吧,等我活过10万年再说。”

  苏宇吐气,“希望是我多心了!”

  若是我没多心的话,那岂不是说,一开始,监天侯就在算计我?

  也不对……多宝丢出这个保命,是在我把人引入了死灵界域,之后,有人挂了之后,我没死的那段期间,多宝败阵,丢出了宝物。

  可能一开始只是个预防措施,后来被正式施行了!

  “多宝、监天侯可能是一伙的!”

  苏宇心中想着,这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怀疑去推测的,怀疑不成立,推测就不成立。

  “他们的目标,未必单纯是我,也许……一开始是针对天渊半皇的?有这个可能,另外一个字,在天渊半皇那边!”

  “最渴望夺取此物的,其实一开始不是我,而是天渊半皇,多宝实力不如他,被夺走了也正常。”

  “只是后来,我这边坑杀了一大批人,然后天灭又很强大……东西便能落到我手中……”

  判断能落到自己手中,其实不算太难,天灭不在乎这个,苏宇知道了有这个,若是和文王有关,若是和时光师有关,无论如何,都会来看看的,若是发现了什么机密,拿到这东西不奇怪。

  不知道能不能反向侦查到我?

  应该不能!

  不然,容易让人警惕。

  苏宇笑了笑,抛了抛手中的宝物,行了,不管真假,先收着,后续我自然会判断的。

  “好了,那没事了,天灭大人,我们走了!”

  苏宇一边说着,一边想着。

  西阁阁主!

  我之前都没在意到这些,西阁阁主特意来提醒我一下,录字碎片在天灭这,这是怕我不知道这事?

  是我多心了吗?

  西阁阁主,可是帮了我很大的忙,没有他帮忙,这一次猎天阁出手,我危险还是很大的。

  古怪!

  是不是我太多疑了?

  苏宇心中想着,可能真的是我疑心病太重了,西阁阁主,义无反顾地为人族出头,关键时刻,挡下了南楼楼主,怎么可能有问题。

  可要是有呢?

  当时猎天阁几位无敌,虽然是必杀之机,可是……那时候我还没开死灵通道!

  仙族的智王知道我能开,那监天侯呢?

  他肯定也知道!

  既然知道,他就该明白,这几位无敌,也没那么轻易能杀我!

  我死灵通道没开,代表我还有后手!

  这时候,西阁阁主反戈一击,当众杀出,回归人族,倒也不会引人怀疑,甚至会想着,西阁阁主起到的作用太大了,若不是他,那敌人就多出两位永恒七段了!

  而实际情况是,哪怕他不站出来,哪怕他一直在追杀自己……最后关头,可能是他和南楼楼主,都被苏宇给坑杀了!

  而现在,他和南楼楼主都活着!

  “西阁阁主……大义凛然……关键时刻回归人族,帮助人族,找到自己,然后还想救人,救下那些第十潮汐的人族!”

  “猎天阁,老古董人族有好几位,地部部长、天部部长、西阁阁主!天部部长那么强大,因为监天侯和文王的理念,都没能理顺,自己疯了!地部部长一条道走到黑,压根没想回归人族!唯独西阁阁主,很快就选择了最正确的一条道!”

  苏宇心中不断想着,看向万天圣,传音道:“府长,一代府长说,当年第九潮汐之变,老古董人族几乎都战死了?”

  “对。”

  “那天部部长和西阁阁主,这些人,怎么没在第九潮汐杀出来?”

  “你问我?”

  万天圣笑了,“要不有更重要的任务,更重要的使命,要不就是……觉得没必要!”

  “可是,天部部长的确自我冲突,导致三身分裂,自己把自己打没了,我觉得他在那个时候,应该也有这样的冲突,为何最后没有出战?”

  “可能有更重要的使命?或者不知道那一战?”

  万天圣也只能猜测,不是亲历者,哪知道这些情况。

  好吧,苏宇不再问了。

  万天圣传音道:“是发现什么问题了?”

  “有点怀疑!”

  苏宇传音道:“等过些日子,再告诉你!”

  万天圣也不再问这个,很快,一边护送着苏宇往星宏古城飞,一边问道:“回人族吗?一代的话,让我们缩小了很多目标,若是只查两位,我想,应该能查!”

  他其实想回去,但是他现在很难回去。

  而且他之前杀了那么多人,现在那些无敌未必会理会他,相信他。

  倒是苏宇……也许说话还可信一点。

  大秦王、大夏王这些人,可能都愿意听几句,万天圣的话,一个被称为人魔的家伙,大秦王相信了,其他无敌大概都得使绊子!

  而知情者,就他还有刘洪苏宇,刘洪不用说,完全没这个资格去查无敌。

  “嗯,迟早得去一趟!”

  苏宇点头,“不管如何,识海秘境我得拿过来才行!我有用,意志力得提升上去,迅速进入山海九重。”

  说着,又道:“至于叛徒的事……我也会想办法查出来的!真不行的话,我带着几十位镇守,去威逼人族!”

  “别乱来!”

  万天圣都被他弄的无语了,“你这么弄,那大秦王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支持你,不可能给你强行查验的机会!原本站在你这边的永恒,大概都会被你逼迫到了另一面!你哪怕是为了查叛徒,你带着镇守威逼……查出来了,大概大家心里都不愉快!这是种族的威严和尊严,你小子少给我乱来!”

  一些老一辈的开府无敌,很在意这些的。

  查叛徒可以,甚至苏宇自己有实力,打到他们服气也行,好歹也是人族。

  你带着一群非人族强者,去威逼,哪怕本质上是为了查叛徒,最终的结果,大概也不太理想。

  今日你苏宇能带着外人来随便查无敌,那明日再出个人族,带着神仙魔来打人族,是不是也得拱手相让?

  苏宇一想,点头:“府长说的对,倒是我考虑的少了点!有时候,拳头太硬,也未必是好事。”

  “你明白就好!”

  万天圣也不多说什么了,两人很快落到了星宏古城,万天圣开口道:“这几日,我教你一些简单的规则运用之法,其他的我不多说,给你开个头,入个门,剩下的全靠自己领悟!”

  “还有,一切的宝物,一切的外在倚靠,都不如自身强大起来!”

  他看向苏宇,正色道:“你底子打的很好,好的可怕!可是,你进步太快,也没太多时间去积累消化,去感悟一些东西!单纯从肉身强度来说,你应该比得上一些永恒六七段了,你开了那所谓的元神窍,甚至比得上一些八九段了!这一切,你比我强……可说句难听点的,苏宇,你信不信,我和你生死搏杀……更大的可能,是你被我击杀!”

  苏宇点头,“再强的肉身,打不到府长也没用,钝刀子割肉,迟早把我割死!不过我若是跑到死灵界域,府长也奈何不得我。”

  万天圣无语,废话,这是肯定的。

  苏宇龇牙笑道:“而且府长就算强,一击也打不死我,不来个千儿八百剑的,杀不了我!”

  “呵!”

  万天圣冷笑,“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你肉身是强,意志力很强吗?寻常文明师是没办法对付你,你觉得我对付不了吗?你气血强大,我也有办法应付过去,避开气血,专杀意志力!”

  苏宇耸肩,行吧,不跟你辩。

  咱俩打嘴炮,打不出个胜负来。

  万天圣也没继续,心中却是骂了一声,不给面子,你这种人,不配有老师!

  ……

  很快,万天圣小课堂开始了。

  学生有几个,苏宇,小毛球,王老,白家老爷子,刘洪。

  是的,他们都到了。

  万天圣倒是没藏私,规则运用而已,而且他本质上,原本就是老师,他执掌文明学府,其实一开始也教书,后来才不教了。

  “基础的东西,我不多说了!”

  万天圣也干脆,直接道:“今天就说时光长河!”

  “所谓时光长河,你们觉得到底是什么?”

  苏宇直接道:“穿梭时间,空间的一条通道!”

  “扯淡!”

  万天圣沉声道:“大部分人,大概都是你这想法,可在我看来,这是错的!穿梭空间还有可能,穿梭时间,都是扯淡!”

  “嗯?”

  一群人意外,时光长河,本就可以穿梭时间。

  “所谓的穿梭时间……都是个笑话!”

  万天圣淡淡道:“你们见过谁从过去穿越而来,击杀谁吗?人皇强大吗?他从过去跨过时间,来到现在,谁人能敌?”

  “可是……”

  苏宇马上道:“我就见过,甚至和府长你一起来见过星宏大人,还有,毛球家那位,也曾跨越时间长河,托付星宏大人他们,这都是发生过的!”

  万天圣摇头,“这不叫穿梭时间!这只是一种意念的运用!比如我带着你,来到了星宏古城,其实只是你我的意念降临在了某一个时刻……而星宏前辈足够强大,他能捕捉到这一刻的意念固存,所以,他能接收到这些讯息!其实,正常人是无法接收到的!”

  万天圣笑道:“你见过弱者,说自己见到了时空长河中的强者吗?”

  “不知道。”

  苏宇摇头。

  万天圣也不多说,“也许是我自己没弄明白,但是我现在只教你们,我自己的一些领悟!也许以后,你们会有一些自己的感悟。”

  “在我看来,时光长河,其实就是一条单纯的空间通道!你踏上去,也许可以看到一些过去,那也只是你自己的一些记忆,你很难看到别人的过去,而你看到的未来,大概率也只是虚幻的未来,只是你自己想法中千万个未来中的一个……”

  “当然,时光回溯,也许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经历的过去,那也只是一些记忆的重现,其实是另外一种手法,灭蚕王擅长这个,我就不说这些了。”

  “今天主要说,如何运用这个来战斗,来加速,来逃跑,来应对别人不同维度的攻击!”

  这个苏宇感兴趣!

  什么去过去杀你,去未来杀你,苏宇没兴趣,他只对如何跑路感兴趣,如何打到对手感兴趣。

  “其实,还是意念的问题……”

  万天圣的核心,就是意念。

  什么是意念?

  他解释了一阵,苏宇听了一阵,微微凝眉,等万天圣说了一阵,苏宇开口道:“府长,你的意思是,无敌杀人,所谓的过去未来,其实都是一种幻象!或者说,真实幻境!”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万天圣笑道:“你笃信,我现在就在过去,我在过去杀你,对方也笃信,我在过去,我的过去被你杀了……人的意志,是可以杀死自己的!”

  苏宇凝眉,“那我百分百笃信,别人杀不了我的过去未来!难道只要自信就可以不死?”

  “那也要看实力,你不信,但是对方牵引你进入过去未来的某个场景,你会自然去相信,你死了就是死了……”

  “……”

  两人不断交谈,万天圣对规则的理解,有他自己的一套,他也不强求所有人都相信他,每个人对这些的理解可能都不同。

  他只是将他知道的,领悟到的,去传授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而苏宇这边,直接开启传承之火,连带着身边几位,都有些感悟,不得不说,苏宇这玩意效果还是很好的,让人精神亢奋,大脑活跃,一些遗忘的知识都被记起来了。

  万天圣也是失笑,继续说着自己的一些感悟。

  等到了最后,苏宇尝试着撕裂了一下时空长河,他居然也开辟了一道不算太大的时空长河,一些规则之力环绕在身。

  其他人,多少都有些领悟。

  而不远处,刘洪也在认真倾听,许久,刘洪忽然道:“其实神文,就是一种规则领悟的开始,府长,是吗?”

  万天圣不由看向他,刘洪干巴巴道:“我只是想到了苏宇的血字神文,带着一些幻境,又想到苏宇说的真实幻境……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文明师,更容易领悟一些规则……而神文,其实就是规则的简化!”

  刘洪又道:“所以,文明师证道,在我看来,比战者更难,原因便在于这一点!因为你领悟的神文,都是一种规则之力,你领悟的越多,可能越难证道!”

  “而苏宇之前说的神文合一,我觉得,可能是一种规则的圆满,将自己领悟的一些规则,统合起来,圆满,形成了所谓的天赋技……”

  之前,苏宇说话,他也在场,都是听到了的。

  此刻,他给出了他自己的见解。

  “而文明师证道难,我觉得可能是规则的一种制定,天花板太高!也许你文明师真的证道了,就达到了上古一些顶级强者的地步!”

  刘洪继续道:“现在,还有一些上古规则在,这些规则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可能是上古强者自己的规则附加,简单来说,当你文明师证道了,你也有这样的实力,可以在现有的规则大网上,加上属于你的那一道规则之力!”

  万天圣眼神雪亮,一旁,苏宇也是眼神微动。

  神文,规则,在规则之力上加上属于自己的一道规则!

  这就是规则的制定?

  所以,多神文系神文师证道,可以开启人族的禁制之力?

  因为触碰到了文王制定的规则!

  压制力,也是一种规则制定!

  这一刻,许多不了解的事,忽然有些通透起来。

  苏宇陡然看向刘洪,刘洪一脸讪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自己的一些领悟,几位别这么看我,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也容我发表一些我的看法啊,这是学术研讨,你们不会不给我发言的机会吧?”

  苏宇没理他,只是在想,这真的只是随意领悟的,而不是早就知晓的。

  不远处,万天圣则是陷入了沉思,许久,眼神发亮道:“也许……我对我未来的道,有些明悟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压下打死刘洪的欲望,算了,我不和你计较!

  这家伙,一定还有秘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