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三十二章 光明正大埋暗线! 1/2  我是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

    猫吞吞化身的狐族圣尊一派凛然气派,意态昂然的步入某小城的一家酒馆之中。

    这是早就敲定好的联络点,闹中取静,反而不引人注意。

    然而猫吞吞这边才刚刚进门,心神剧烈震动,已然想要火速往后退,但她却明白得很,已经来不及。

    纵使酒馆中只得一名对立之人,但已经足够彻底掣肘,桎梏,镇压自己。

    自己不会有任何机会,甚至连自曝,只求一个自尽的机会,都希望渺茫微乎其微!

    酒馆中人乃是一个看起来丰神如玉,满面悠然的中年人,此际正一派蔼然地举着酒杯,向自己遥遥致意。

    狐皇!

    猫吞吞心中的震惊,差点令到她当场僵硬。

    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甚至自曝……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动作,就已经失去了机会,在对面人的面前,自己的生死已经不由自己掌握了!

    然而猫吞吞始终是猫族有数强者,强行镇定了一下心神,迈步走了进去,声音透着难言的复杂,道:“竟是狐皇陛下当面,真是好久不见了。”

    狐皇满身蔼然丝毫未改,淡淡一笑:“当真是好久不见了,猫妃请坐。”

    此际外表仍旧是一名昂藏大汉的猫吞吞强笑一下,随即款款前行,坐了下来的瞬间,身子一晃,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淡淡的道:“妾身见过陛下,祝陛下万福金安。”

    她自知死关临门,绝无幸理,索性将一切顾虑尽数放开,反而重归从容,嫣然道:“本宫犹记当年,狐皇陛下与我家陛下无数次把酒长谈,对坐畅饮,尽道故友情谊,生死轻抛,今日故人再见,真是恍若隔世。”

    狐皇从容不迫的面容上掠过一丝复杂神色,道:“猫妃所言不错,的确是恍如隔世。”

    猫吞吞嘿然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狐皇依旧,吾猫族却已妖事全非,朝不保夕,吾皇更是身陷囹圄,也不知残命还存否……嗯,狐皇虽然依旧,但妾身怎么听说您的儿子,不在了呢?”

    猫吞吞这句话说的,端的是恶毒至极,直揭狐皇伤疤,骨子里的真意却是希望狐皇能够动怒,直接出手杀了自己最好,再不然,只要狐皇心态稍有不稳,不复万全状态,自己就有强行挣脱,发动自曝同归的余地!

    狐皇脸上不出意外的掠过一丝痛苦表情,却迅速平复了下来,仿佛丝毫不以为忤的注目于猫吞吞,道:“吾固依旧,猫妃岂非也是依旧,口舌之犀利,亦是不减当年。”

    猫吞吞淡淡道:“当初妖皇为了儿子之死,一怒屠戮我猫族亿万生灵,端的是皇者一怒,猫族浩劫,霸气万端到了举世侧目……却不意狐皇陛下此际,似是完全没有妖皇一般的霸气。”

    狐皇再度皱了皱眉,随即淡淡道:“妖言尽道,猫族获罪,妖界举步皆敌,而在本皇看来,妖族的许多皇者之中,不乏有你的老朋友存在啊!”

    妖界智者以凤皇为首,此乃是妖族公认,向来无人置喙,然而在凤皇之下的,便是狐皇,此际与猫吞吞交谈不过片刻,似乎便已经被他就感觉到了许多异常。

    猫吞吞心中一凛。

    狐太子身受致死创伤,于狐族几乎无妖不知,但狐族上下还知道狐太子倾危之刻,得凤皇以凤族秘术收聚散离的神魂,更承诺会与妖皇联手救治。

    是故九成九知道狐太子之事者,都以为狐太子虽然危殆,但有双皇联手,总能转危为安,唯有皇者一级之妖,才知道双皇救治狐太子失利,更令狐太子恢复彻底无望!

    而猫吞吞直言狐太子不在了,显然是从某位皇者那边得到了相关情报!

    猫吞吞丝毫不在意狐皇看破了自己的暗牌,笑得愈发温柔,只是眼神却是讽刺到了极点,淡淡道:“狐皇陛下,奉劝您一句,莫以己心度妖心,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看重义气,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血性妖族。并非每一个都是那种口口声声兄弟,关键时刻却一言不发的卑鄙小妖。”

    狐皇淡漠道:“真的么?若是猫族尚有此强助为援,为何你家陛下现在还被困于妖魂狱之中?”

    猫吞吞伶牙俐齿依旧:“那不过是因为……这个世上,口头朋友太多,真正兄弟太少。若是多上一个半个,吾皇何至于能到现如今这步天地!”

    狐皇叹了口气,良久不语,再过半晌才道:“虎皇果然义气。”

    猫吞吞道:“狐皇睿智依旧。”

    这句话,看似承认了。

    但骨子里的意思却是:随便你怎么猜,你说谁我都承认,你能拿我的这份口供,问罪任何一位皇者吗?!

    狐皇苦笑起来,片刻后沉声道:“猫妃,本皇今日前来,非是抱有恶意,而是有一事相求。”

    猫吞吞啊呀一声,诧然道:“难道你不是专程来抓我的?”

    狐皇淡淡道:“猫妃往昔虽然战绩赫赫,但还不够资格令到本皇专程前来!”

    猫吞吞面色登时一变,心念电转之间却知狐皇所言由衷,自己虽然是圣君强者,往昔更有不俗战绩,但论及真实战力,于狐皇不过只手倾覆,若说狐皇是专程为自己而来,委实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狐皇又道:“本皇此行有为而来,自有诚意,此刻,方圆五十里,只有我自己而已。”

    猫吞吞静下心来,神识探测,神色又是一变,自己刚才惶恐愤怒满心,居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敢问狐皇到底有什么事?”

    “朕想找到云扬,有事情,需要他帮我一个忙。”狐皇认真道。

    他这句话,充满了郑重的味道。

    他自己知道,吞天猫娘生性多疑,而且性情刚烈,说死就死绝非说笑,自己若是不能将自己的来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是绝对不会帮忙的。

    甚至,彼此交谈的奸细,当场自爆给自己看,那也是毫不稀奇的。

    “云扬?”猫吞吞诧异说道:“那是谁?”

    狐皇淡淡道:“猫妃,我若是没有几分把握,怎么会来此等你?难道你以为,这些年你藏得很是隐秘吗?至少在凤皇与本皇的眼中,你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你何妨回想,这偌久岁月以降,你所遭遇的许多麻烦,真的全都是凭你猫族区区余众能够解决应对的么……还是你以为,这么多年下来,你们剩下的同族始终顺风顺水,就算偶有困境,倾覆之刻也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巧合吗?”

    猫吞吞眼神犀利起来:“你什么意思?”

    狐皇语气始终平淡如水,平铺直叙道:“当年猫族变故方兴未艾;妖皇妖后恨火冲天,怒不可遏;我们安抚不下;及至九命被妖皇亲手擒拿,本欲当场处死;却被我们超过十位兄弟,苦苦哀求保下,转而镇压于妖魂狱,永世不得再出。”

    “这么多年以来,九命在妖魂狱,固然不见天日,却也并没有受到什么苦楚,甚至修为还在日渐精进,更甚往昔。”

    狐皇叹了口气:“本皇将这段公案道破,非是想在你面前邀功,但是……咱们这些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我们不能全然左右妖皇的意志,更不能出手救九命出妖魂狱,但是咱们想要做点别的什么,在这妖族之内,还是很容易的。”

    猫吞吞目光猛然亮了起来:“陛下无恙?”

    狐皇点点头:“自然无恙……我知现在空口白话,不足以取信于你,但你可回想当年,你们猫族在九绝渊遇袭,莫名化险为夷;在万丈峰,在极冰域,在清凌海……包括你自己,在金光龙域重伤,最终却得全身而退,岂是无因……”

    “原来是您援手?!”猫吞吞的目光完全变了。

    之前是仇视加上愤恨,但现在,却是亲切中带着一丝感激。

    狐皇所说的这些事情,对于仅存的猫族来说,都是攸关重要人物生死的大事件;而且这些事还真的全都是在一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下化险为夷的……

    这种事若只一次两次,一宗两宗,还可推诿说是偶然巧合,但那么多次,又岂会全是偶然巧合,既然不是偶然巧合,那就必然是有妖有心而为之!

    须知,狐皇所言的那些掌故,当事妖用的都是化身面貌,非是本来面目。

    这样子狐皇尤能了若指掌,实在太足以证明他说的,言下无虚,半点不假。

    因为,就凭他说出来的这些往事,便足以将一众残存猫族一网打尽,而且还是能做到太多太多次了。

    “我不可敢独吞这份贪天之功。”

    狐皇道:“当年事情发生,凤皇就找我等商量,让我和鹏皇来暗中护佑;由虎皇与豹皇来与你们正面接触……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九命猫一族在妖族彻底消失。”

    “不过你说的不全是兄弟,也是事实。当年参加这件事情的,就只有我们五个!其他的,都没敢让他们知道,毕竟妖多口杂,心思莫测。”

    狐皇叹了口气:“猫妃,你可还记得对你九命猫一族的那场最后伏击,也是凤皇暗中出手,才让你们其中的大多数有隐匿的余地,逃出生天……”

    猫吞吞一时间心潮起伏,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在抱怨,猫皇当年那么多所谓的兄弟,变故之余,居然没有一个出头说句公道话;想不到就是那些兄弟,一直在护卫着猫族的安全,尽力延续着猫族命脉存续!

    “看来猫妃不那么怨怼本皇了吗?我倒是希望猫妃不要就此对本皇生出感恩之心,因为……咱们虽然将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记在心里,怎地也会保下九命一条命,还有他之族群之存继,

    但若是想要咱们这些帮你救出九命,或者说直接造妖皇的反……却是不可能的。”

    狐皇眼见猫吞吞敌意尽去,却是直言不讳,直指关窍要害。

    “这一节我自然是明白的!”

    猫吞吞深深呼吸,苦涩一笑:“各位皇者能够做到这等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我们岂敢再奢求其他。”

    狐皇点点头道:“若是猫妃当真念及这点情分,本皇希望猫妃能够帮我一个忙,这个忙……

    就当是本皇不顾面皮,索讨人情吧!”

    他苦笑一声:“相信猫妃知道……我儿子现在情况堪虞,已近神魂俱灭,眼看回天乏术,唯有云扬才有起死回生之法。”

    猫吞吞眨了眨眼睛,诧然道:“狐皇口中所言的云扬,是否就是那个搅动了无边风云的狐族后生,此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短短时日间几已动摇妖界根基,不愧为狐族隽才……只是狐皇这一问,问得蹊跷了,吾族朝不保夕,何敢招惹这样的祸世灾殃!”

    狐皇面色一沉,森然道:“猫妃,本皇此行抱有莫大的诚意,甚至不惜透露往昔种种,就是要尽最大心力救回爱儿一命,实在无心听猫妃诡辩!”

    猫吞吞心下一跳,沉吟了一下,道:“我需要知道狐皇陛下凭什么以为,我能够联系那云扬?”

    狐皇慢吞吞的说道:“相信以你的情报网,该当知道本皇日前曾发动最极限最大规模的精神力探查,那就是为了云扬而动,真的不得不佩服云扬,他的独门秘术当真了得,即便本皇已经是竭尽所能,全力以赴,却仍是难得搜寻到他的下落,但是……本皇的搜寻却非是全无所获,本皇发现,自从皇城汇聚大批圣君高手,撒网搜寻云扬之后,云扬非但不思设法隐匿,反而一而再,再而三,三番五次的故意显露踪迹,制造混乱,而其制造混乱的轨迹,除了尽力回避圣君高手,还隐隐围绕某个方位而作,而那个方位……无巧不巧的存在有仅余不多的猫族余众,你让本皇如何不做联想?!”

    “以现如今的妖族混乱状态计,你们断断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云扬作为一个人类,在妖界这边,唯一能够利用,可以有一定程度信任的势力,也只有你们,所以,你们是唯一可能联络到云扬的妖族,本皇当然要做此次尝试,不知本皇的这个说法,猫妃认可否?!”

    猫吞吞低着头,沉吟半晌,道:“关于此事,我需要考虑。”

    狐皇知道,猫吞吞这么说,就已经与松口无异了,但事关重大,以合作者斟酌双方利益而言,她必须要再与云扬商量一下,才能有所定论。

    狐皇眼见事态再生转圜,不禁松下了一口气,道:“多谢。”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给大家一个福利,推荐一个诚信APP有兴趣的去下载吧,注册完善资料后有110的红包赠送哦!https://m.fuyou.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