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九十章 我太善良、太优柔寡断了 1/2  我是至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东方星辰却是充耳不闻,他此际已经被吓得失了魂,就只有往前逃命这一门心思,再也想不起来其他事情了!

    东方浩然怒吼一声,大手伸出,竟是直接抓破了空间,将数千丈之外正在亡命狂奔的东方星辰一把抓了回来!

    东方星辰被抓回来,仍是心思混沌,根本就没看是谁抓的他,昏头涨脑的落下地面,直接扑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饶命,不要杀我……我是卑鄙小人,我是畜生,我是乌龟王八蛋……”

    他已经彻底的吓破了胆子。

    天哪,西门寰宇,北宫无双,那都是跟自己身份一样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咔嚓咔嚓的就杀了……那血啊……咕嘟嘟的啊……

    东方浩然脸上肌肉一阵抽搐。

    西门翻覆脸上也是一阵扭曲。这一刻,看着东方浩然的眼神,居然有些同情。

    云扬神色冷淡。

    事情,已经做完了。

    人……就算全杀没了吧!

    两大宫主来了,那么,看你们后续怎么办吧!

    不管怎么办,我都接着。

    西门翻覆嘴角,犹有清晰的血迹残留,脸色灰白,早已不复当日初见之时的风采,而看向云扬的眼神,不断地变幻,有叹息,有无奈,偶尔还有浓浓的仇恨,一闪而过。

    他在半路上撕裂空间的时候,怀中的命魂玉佩就不断的破碎,神魂先后三度受创!不用来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一个儿子与两个徒弟都已经死了!

    而且还都是神魂俱灭的极端死法!

    这一刻,他虽然在看着云扬,眼神虽然复杂的厉害,但实际上,心里早已经是一片空白!

    不仅仅是他。

    东方浩然嘴角,何尝不是鲜血淋漓。

    他现在,看着正在疯狂磕头乞饶的儿子,脑海中尽是满满的空白!只感觉一阵阵的雷鸣,心头灵台,都几乎破碎!

    眼前一片片的星辰爆炸一般,忍不住一大口鲜血,就此喷涌而出。

    对东方浩然来说,他是宁愿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云扬直接战斗中击杀!

    虽然做错了,仍旧与云扬争锋致死!

    他宁愿看到儿子粉身碎骨神魂俱灭,却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就这么先出卖了同门师兄,然后再没有半点骨气的磕头求饶!

    尤其是……自己已经站在这里一会,自己这个已经吓破胆的儿子还没有醒来,还在磕头哀告!

    我是卑鄙小人,我是畜生,我是乌龟王八蛋!!!

    那你老子我又是谁,又是什么?!

    这一刻,东方浩然感觉自己丢人已经到了极致。

    哪怕是现在死了,都无颜见列祖列宗啊。

    一时间,三人尽皆静默无言,彼此对视半晌,云扬眼神光明正大,毫不避让,反而隐蕴逼视之意,锋芒直指东方西门两大天宫宫主。

    东方星辰终于察觉了异常,探头探脑地偷偷抬头,一眼看到东方浩然,突然放声大哭,跪爬几步来到了东方浩然身侧,一把抱住东方浩然大腿,满脸扭曲的嘶吼道:“爹!爹!是云扬……杀了他杀了他啊啊啊啊……他是个恶魔,他是个魔王啊爹……”

    “闭嘴!”

    东方浩然身子一震,径自将东方星辰震了出去,随即狠狠一巴掌打在其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极为用力!

    东方星辰的身子好似陀螺一般在空中转了十七八圈,一滩烂泥也似地瘫在地上,甚至连一声都来不及吭的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

    东方浩然看着云扬,眼神苦涩难言:“事情怎么就会……到了这等地步呢?”

    云扬耸耸肩,淡漠的说道:“怎么回事?眼前种种不都该在几位宫主大人的预计之中吗?怎么反过头来问我?令郎不就在跟前,等你儿子醒了,你直接问他便是,我现在没有心情浪费口舌。”

    他眼神中杀机半点不退:“放心,等你问完之后,我才会杀他!”

    “这么多人都死了,主谋者却还能活着,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云扬深吸一口气,迎着东方浩然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平平静静认认真真的说道。

    “云扬!”西门翻覆终于忍不住,嘶声道:“你的手段也太毒辣了吧!?”

    “这一役陨落了数十位圣君,等于是三大天宫半壁江山尽数倾覆在此,你……你……你怎么下得了手?”西门翻覆环视一圈战场之后,倍觉睚眦欲裂。

    圣君强者,乃是玄黄界的顶峰战力,任何一个也是弥足珍贵,可是这一役,竟然损失了这么多人,实在不得不说,这个损失实在太大了!

    云扬皮笑肉不笑的嘿然道:“西门宫主的关注点有所偏颇,你的儿子西门寰宇也是命丧我手。想要报仇的话,理由很多。无论是厌恶我的出手毒辣,毁去玄黄无数柱石,还是意欲为儿子报仇,这或公或私的由头都是现成,任由君择,公私两便!”

    他冷锐的看着西门寰宇,嘲讽的说道:“我知道你的心很痛,还知道你对我的很不满,但你的感受于我无关,尤其是你刚才道出的这个借口,让我结结实实地低看了你一眼。”

    云扬双手抱胸,冷淡的道:“是是非非岂不早就清楚明白,何必挖口心思的罗列罪状?想要报仇,想要找我麻烦的,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他哈哈一笑:“反正你们颠倒是非,也不是第一次,儿子如是,老子如果也如是,我云扬,全接着了就是!”

    西门翻覆气的两眼通红,森然道:“你竟敢跟我这么说话?!”

    云扬针锋相对,毫不相让的冷凛道:“敢问宫主大人,我应该怎么跟你说话,是该卑躬屈膝,跪地求饶,还是委曲求全,哀求饶命?只可惜云某这一世人,宁可被人打死,却也不会被人吓死!”

    西门翻覆暴跳如雷,连番受创的他,连心境渐渐不稳,失衡之相昭然。

    正义与仇恨,在他的心中不断激荡;虽然明知这个结果乃是早有预见,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朝成真之刻,现实竟会是如此的严重,这般的惨痛!

    全灭!

    无一生还!

    “大家都冷静一下!”东方浩然缓缓直起身子,他的心绪同样激荡,却勉强动用神功将躁动的一颗心生生地压了下来,但鲜血却仍是不要钱一般的汨汨而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