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挖名山不祥_圣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48章 挖名山不祥


  武疯子逃了!

  这么一个强势的凶人,在史前时代就号称为武皇,居然在看到一个满身腐烂衣衫的小老头后转身就跑,这也太惊人了。

  一时间众人懵了,全部石化,而后惊悚,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武疯子是霸道的,凶悍的,无敌的,闻其名就会颤栗,这是一尊震古烁今的可怕生物。

  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满身衣服陈旧、很是矮小的老者是谁?他以来武皇就逃!

  楚风也懵了,什么状况?

  他等的人根本未出手呢,怎么就突然杀出三大强者来,尤其是其中一人简直比瘟神还慑人,还可怖,与魂河与地府中的最古怪物有的一拼,他出面就吓跑了武疯子?

  并不是狗皇,也不是腐尸,同时那也不是九道一,他们几个都没有现身呢,就直接来了另外三尊煞神。

  这太意外了,所以楚风发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同时,有人也回过神来,第一时间都是觉得头皮发麻,预感到出了大事件。

  更有人瞄向楚风那里,这个少年太不简单了,刚要动楚风而已,居然就有三大横压阳间的生灵出手!

  来的三大神圣,其中有两尊还算能够揣度一二,可猜根脚。

  尤其是楚风,对其中两人都有过接触。

  第一个驾驭神庙而来的的人,正是出自楚风当年初来阳间时的落脚地姬族栖居那里,后山的那位——神庙仙子。

  果然,隐约间,他看到了朦胧的神庙中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飘渺若仙,相当的出尘,不染人间尘火,正是那位仙子。

  现在的她,与以前完全不同了,彻底觉醒前世,开启了自身的地上神国、天国等,汲取无穷伟力,加持在身。

  楚风有印象,他从地球闯轮回来阳间时,在那终点的古殿,疑似曾看到过神庙仙子留下的印记。

  这是一个带着记忆、曾在轮回殿宇中留名的禁忌存在。

  事实上,神庙仙子觉醒的可不是简单的前世,而是彻底了悟过去所有,连追数世,明悟了轮回上所得。

  在神庙仙子的身边,还有一个很粗壮、阔口、膀大腰圆是人,其实也是一个女子,正是当年对楚风非常好、多有照料的冬青,那时他化名为姬大德。

  楚风恨不得当即就喊一声冬青姐,对她实在太亲切了。

  另外一大强者,拎着一块方印,从背后下黑手拍武疯子的人,都不用想,楚风就知道是那黎龘。

  哪怕此人神功盖世,天下无敌,有些习性也是改变不了的,比如喜欢从后面打人,可谓前科累累。

  尤其是对上武疯子时,所犯之“罪”真不是一两次了,他都快成为惯犯了。

  所以,武疯子被阻挡,被攻击后,面对神庙仙子时还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依旧相当的自负与冷漠呢。

  可是,当黎三龙现身后,武疯子直接炸毛了,彻底破功,再也不能平淡,而是转过身去就和他拼命,一副要死磕到底的架势。

  不过,楚风有些诧异,黎黑手怎么来了?又没喊他,尤其是这家伙与他楚风明面上没什么交集。

  “完了,我这是白费力气了,在心中祈祷,不断观想黎大黑,甚至都骂他了,说我要死了,才将他请来过来,刚要对武疯子下手,结果,有人半路横插一手,这不是浪费了我投入的情绪吗?下次再喊他没这么容易了!”

  老古在那里甩手加咕哝,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各方听到后全都瞠目结舌,是他喊来的?

  所有人都很吃惊,也有点害怕,这个总是自称他大哥是黎龘的废材古尘海,居然真的可以随时请来大黑手?!

  一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顿时变了,这还真是什么样的祸胎便会与什么样的怪物走在一起,难怪他与楚风结交,这两人急眼后,都能引来恐怖存在,果然根脚深不可测。

  楚风有点无语,他多少有点理解老古的心情,就如同他骂狗,也如他硬着头皮认亲去忽悠一位老儿子一样,明明请了那两位出手,结果别人代劳了,他特别的不甘心。

  为何?楚风觉得,自己已经担负了莫大的风险,不是谁都能去骂狗的,到时候那只狗翻脸无情咬人,谁能挡住。

  他可是冒着被咬上几生几世的风险呢,且,被那只狗惦记上后,不死脱层皮是小事,多半多少辈子都不能消停了。

  武疯子逃了,而且是撒丫子,一脚就踹崩天地,洞穿虚空,驾驭时光长河跑路,完全是被那矮小的老头惊的。

  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急切慌张的武皇,这个强人的表现太不可想象了,惊掉一地下巴,让人害怕又震惊。

  这个矮小的老头到底是谁?所有人都想知道!

  出乎意料,就在众人都以为武皇消失,再也看不到时,时光河流紊乱,天地颠倒,白昼成为黑夜,地面所有的大河都向天而流,乾坤逆反,武疯子倒退着,又回来了!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他,将他强行拘禁回归,让他从破开的虚空中,倒退着走路,迅速而来。

  “我……去!”

  “这……简直吓死天神啊!”

  所有人都惊悚了,全都毛了,那是谁,可是威震千古的武疯子啊,他居然是这种状态!

  可以看到,他真的在倒着走路,而且速度无比的快,他是怎么逃离的,就又怎么退回来了。

  此时,不要说是别人,就是神庙仙子都无比的忌惮,她驾驭的神庙从云端极速远去,退到了天边,谨慎注视此地。

  而在场的堕落真仙,腐烂的大宇级生灵等,也都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逃,简直是如避数个纪元以来的最可怖的鬼神。

  就是黎龘,史前大黑手,也是略作犹豫后,拎着方印离开了原地。

  当然,他压根就没有现身,而是从无尽遥远的虚无间,探出来一条粗大的手臂,拎着黑印拍人的。

  这也是实力的代表与体现,真身未现,一只很粗的黑手就敢针对阳间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凶人——武皇。

  黎龘在临退前,其大黑手撤到老古那里,对着他的头轻轻摸了几下,而后……便是直接给了他三巴掌!

  老古觉得这叫一个冤,差点跳脚骂娘,你便是我亲大哥,可凭啥没事打我后脑勺几巴掌?老夫与你拼了!

  然而,那只大黑手又给他了一巴掌,并且很不满,告诫了他一番,现在是什么时代?天地都要覆灭了,纪元都哟啊终结了,他黎龘哪有闲工夫随便出手管闲事,正在冲关呢,没事别扰他!

  顿时,老古蔫了,白挨了几巴掌,却什么话都没法说出来。

  此时此地,称得上所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武疯子与小老头那里,一代武皇,居然被人如同提线木偶般拉回来,当真是震慑世间,吓坏了许多人。

  所有人都在盯着,尤其是谨慎地窥视那个身材矮小的老人。

  让人心神不宁的是,越是细看那个老者,越是令人感觉迷茫,仿佛他随时要随风而散,似乎不存世间。

  太古怪了,这个生物绝对的诡异,强大的离谱!

  他像是刚从坟中爬出来,身上的确还粘着土呢,整个人给人很古老的感觉,似乎根本不属于这一纪元。

  他身上的衣服很特殊,仔细看,都是举世难寻的材料编织在一起炼制成的,比如九转阴蚕吐的丝,还有从母金中抽出的金属丝线,编织成衣,可是现在却早已腐烂了,要破灭了。

  那绝对是古来罕有的战衣,竟腐烂到要消失了,这是经历了多么古远的岁月?

  他虽然很矮小,看起来如同自坟中复苏的生灵,甚至脸上还粘着土呢,模样不清,但依旧震慑了天上地下!

  同时,人们也注意到,在矮小老头的脚下,还有身边与周围,充溢着浓郁的时光粒子,岁月河流环绕。

  “当年,就是你近乎吵醒我吧,没事儿乱挖,拎个榔头乱刨,将我睡觉的矮山给凿穿了?”

  矮小的老人不紧不慢地开口,盯着武疯子。

  他说的古语很特别,所有人都没有听闻过,不知道属于什么时代,纵然是史前的生灵也不明晓,但是,一刹那所有人却都听懂了,因为有强大的神念蕴含当中,沟通不存障碍。

  就这么一瞬间,一些反应快的老怪物都惊住了,迅速醒悟过来,隐约间知道了他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当年,武疯子与黎龘大决战,厮杀多时,两人间动用了八百多种神通秘术,最终武皇不敌而退。

  他不甘心,自认为天赋无敌,只要有盖世功法给他学,便可以打遍古今无对手。

  因此,他去挖名山,寻找失传的妙术,要得到古往今来排在前三甲的无上法,修成不败身。

  然后,有传闻出现,他九死一生,真的从一座名山中挖到至高妙术——时光经。

  据说,武疯子当时,真的差点死掉,身体破破烂烂,满身是血,从几座名山间逃亡,终有所获。

  现在,这事儿对上了,正主上门,来捉武皇了!

  “我……去!”

  “天啊!”

  此际,莫要说是他人,就是堕落真仙,以及最古时代的老究极,也都是头大如斗,彻底的毛了。

  很难想象,这个矮小的老头到底是什么年代的生物,究竟属于哪个纪元,他居然是时光经的主人!

  挖名山不祥,可能会惹出禁忌生物!

  当年就早已有这种传说,远在史前时代就有这种说法,所以阳间名山虽不少,但是,却没有几个大教与门派敢去彻底占领。

  纵然是阳间十大道统,包括佛族、恒族等,也是先人付出流血的代价,才占据了自家现在的宝山。

  而在阳间,有些山虽然沉寂,没落无数个时代了,可是,却始终没有人去触碰,不敢登临,因为心中发怵。

  现在应言了,名山不祥,当真是不可挖,故老说的没错!

  “难怪有个说法,阳间是躺尸地,也是还阳之地,还真不是虚无的传说!”有老怪物惊悚,心中念叨,想到了这则传言。

  “我当初放在山腹石桌上的一卷还未写完,已近乎腐烂不全的手稿被你拿走了吧?盗取也就罢了,为何吵我小睡,扰我梦境。”

  老者轻语。

  但是,这听到众人耳中却如同炸雷般,那可是史前的旧事了,他却认为不过是小梦境片刻,持续到现在,而他到底睡了多久?!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