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一八章 振兴二年 夏季(中)_赘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〇一八章 振兴二年 夏季(中)


  黄河岸边,名叫昆余的镇子,衰败与破旧混杂在一起。

  原本范围广阔的城镇,如今半数的房屋早已坍塌,有的地方遭遇了大火,灰黑的梁柱经历了风吹雨打,还立在一片废墟当中。自女真第一次南下后的十余年间,战火、流寇、山匪、难民、饥荒、瘟疫、贪官……一轮一轮的在这里留下了痕迹。

  当年前的昆余到得如今只剩下小半的居住区域,由于所处的地方偏僻,它在整个中原十室九空的景状里,却还算是保留住了一些元气的好地方。出入的道路虽然年久失修,但却还能通得了大车,镇子虽缩水了大半,但在核心区域,客栈、酒楼甚至经营皮肉买卖的妓院都还有开门。

  在过去,黄河岸边众多大渡口为女真人、伪齐势力把控,昆余附近水流稍缓,一度成为黄河岸边走私的黑渡之一。几艘小船,几位不怕死的船夫,撑起了这座小镇后续的繁华。

  这期间,也几度发生过黑道的火拼,遭受过军队的驱逐、山匪的劫掠,但无论如何,小小的镇子还是在这样的循环中渐渐的过来。镇子上的居民战乱时少些,环境稍好时,慢慢的又多些。

  振兴二年的夏天,光景还算太平,但由于天下的局势稍缓,黄河岸边的大渡口不再戒严,昆余的私渡便也受到了影响,生意比去年淡了许多。

  五月正值汛期,从这边过江的人更少了。初三这天,镇上的酒楼中客人并不多,附近的熟客在大堂里坐了两桌,最近呆在这边的说书人整理桌椅说着过去一段时间天下间的大事,由于人少,这中年的说书人说得也有些没精打采。

  临近午时,有两道身影沿着镇中央的道路朝这边走来,目的地显然便是这边酒楼的大门。这两道身影一大一小、一胖一瘦,却是穿着破旧僧衣的两个和尚。胖和尚身材高大、形如弥勒,看来有些年纪,背上背有一只包裹;瘦小的和尚却只是一名看来十二三岁的小沙弥。

  眼见这样的组合,小二的脸上便显出了几分烦躁的神色。出家人吃十方,可这等兵荒马乱的年月,谁家又能有余粮做善事?他仔细瞧瞧那胖和尚的背后并无兵器,下意识地站在了门口。

  “两位师父……”

  略有些冲的语气才刚刚出口,迎面走来的胖和尚望着酒楼的大堂,笑着道:“我们不化缘。”

  “我们有钱。”小沙弥手中拿出一吊铜钱举了举。

  小二当即换了脸色:“……两位大师里面请。”

  两名和尚举步而入,随后那小沙弥问:“楼上可以坐吗?”

  “当然可以。”小二笑道,“不过咱们掌柜的最近从北边重金请来了一位说书的师傅,下面的大堂可能听得清楚些,当然楼上也行,毕竟今儿个人不多。”

  昆余有走私的业务,往日里生意好,这边的客人也多,而且走私商人饮酒作乐出手大方,这酒楼大堂的二楼便也有一排桌椅,靠着栏杆,供客人们居高临下的听书看戏。小沙弥显是对那高处的位置感兴趣,此时开了口,那胖和尚就也道:“便去楼上吧。”小二自然不再多说,笑吟吟的陪了两人朝楼上走。

  落座之后,胖和尚开口询问今日的菜单,随后竟然大大方方的点了几份鱼肉荤腥之物,小二多少有点意外,但自然不会拒绝。待到东西点完,又叮嘱他拿三副碗筷过来,看来还有同伴要来这里。

  点单完毕,小二下去了,坐在大堂里的说书人考虑到来了客人,声音稍稍大了些,说的是去年发生在西南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事情。小和尚趴在楼上栏杆边饶有兴致地听。

  如此大约过了一刻钟,又有一道身影从外头过来,这一次是一名特征明显、身材魁梧的江湖人,他面有疤痕、一头乱发披散,尽管风尘仆仆,但一眼看上去便显得极不好惹。这汉子方才进门,楼上的小光头便用力地挥了手,他径自上楼,小和尚向他行礼,唤道:“师叔。”他也朝胖和尚道:“师兄。”

  出现在这里的三人,自然便是天下第一的林宗吾、他的师弟“疯虎”王难陀,以及小和尚平安了。

  这段时日以来,晋地在女真人去后渐渐变得平静,林宗吾带着弟子平安隐居了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牢固平安身上的武艺基础——实战固然能训练应变能力,但平日里的基本功也同样重要。他带着平安从隐居之处出来后,感到晋地渐渐的已没有太多的意思,倒是南方风起云涌,隐约要出大事,最是适合历练,便干脆带了他一路朝黄河岸边过来。

  他这些年对于摩尼教教务已不太多管,私下里知道他行程的,也只有疯虎王难陀一人。得知师兄与师侄准备南下,王难陀便写来书信,约好在昆余这边见面。

  三人坐下,小二也已经陆续上菜,楼下的说书人还在说着有趣的西南故事,林宗吾与王难陀寒暄几句,方才问道:“南边如何了?”

  “剑拔弩张。”王难陀笑着:“刘光世出了大价钱,得了西南那边的第一批军资,欲取黄河以南的心思已经变得明显,可能戴梦微也混在其中,要分一杯羹。汴梁陈时权、洛阳尹纵、伏牛山邹旭等人而今结成一伙,做好要打的准备了。”

  “陈时权、尹纵……应该打不过刘光世吧。”

  “刘光世兵强马壮,但汴梁这边,邹旭是个硬点子,他是宁立恒亲手培养出来的人,虽然说是叛了,但练兵用兵很有一手。洛阳、汴梁现在全力扶植他,整个黄河以南的东西就紧着邹旭手上的四万人……他们也是没办法了,过去尹纵算是老大,到得如今,邹旭不耍心眼不搞手段,就凭着手下的人,尹纵和陈时权都得叫他大哥。”

  林宗吾点了点头:“这四万人,哪怕有西南黑旗的一半厉害,我恐怕刘光世心里也要打鼓……”

  “得了西南援助之后,刘光世才没那么胆小。私下里听说,西南的那位也在怂恿刘光世打,好像还说,抓了邹旭,之前他跟西南的所有交易,返回两成。所以刘光世是想要邹旭人头的,不过真打起来,事情也不见得简单,戴梦微那老货,私下里跟刘光世勾结,欲取中原,但在邹旭的事情上,他又希望居中调停,劝说邹旭、尹纵、陈时权他们投降,各方结盟,共抗西南。所以啊,会打成什么样,现在也说不清楚。”

  王难陀顿了顿:“但不论如何,到了下半年,必然是要打起来了。”

  林宗吾点头,此后又说了两句,楼下的大堂又有人进来。这一批人共有八位,皆是扛着刀枪兵器、样貌嚣张的绿林人士,为首的那人衣着贵气光鲜,手握长刀,三角眼,面目阴鸷,看来当是昆余本地的黑道人物,与老板很是熟悉。

  呼呼喝喝的八人进来之后,环顾四周,先前的两桌皆是本地人,便挥手挑眉打了个招呼。随后才见到楼上的三人,其中两名扛刀的痞子朝楼上过来,大概是要检查这三个“外地人”是否有威胁,为首的那三角眼已经在距离说书人最近的一张方桌前坐下,口中道:“老夏,说点刺激的,有女人的,别老说什么劳什子的西南了。”

  “哎、哎……”那说书人连忙点头,开始说起某个有大侠、侠女的绿林故事来,三角眼便颇为高兴。楼上的小和尚倒是抿了抿嘴,有些委屈地靠回桌边吃起饭来。

  两名痞子走到这边方桌的旁边,打量着这边的三人,他们原本或许还想找点茬,但看见王难陀的一脸凶相,一时间没敢动手。见这三人也确实没有显眼的兵器,当下耀武扬威一番,做出“别闹事”的示意后,转身下去了。

  “江南怎么样?”林宗吾笑着向王难陀询问。

  “公平党声势浩大,如今一日千里,手下的兵将已超百万之众了。”王难陀说着,看看林宗吾,“其实……我这次过来,也是有关系到公平党的事情,想跟师兄你说一说。”

  “我就猜到你有什么事情。”林宗吾笑着,“你我之间不必避讳什么了,说吧。”

  “公平党的老大是何文,但何文虽然一开始打了西南的旗号,实际上却并非黑旗之人,这件事,师兄应该知道。”

  “听说过,他与宁毅的想法,实际上有出入,这件事他对外头也是这样说的。”

  “去年开始,何文打出公平党的旗号,说要分田地、均贫富,打掉地主豪绅,令人人平等。初时看来,有些狂悖,大伙儿想到的,顶多也就是当年方腊的永乐朝。但是何文在西南,确实学到了姓宁的不少本事,他将权力抓在手上,严肃了纪律,公平党每到一处,清点富户财物,公开审这些富人的罪行,却严禁滥杀,区区一年的时间,公平党席卷江南各地,从太湖周围,到江宁、到镇江,再一路往上几乎波及到徐州,兵强马壮。整个江南,如今已大半都是他的了。”

  林宗吾微微皱眉:“铁彦、吴启梅,就看着他们闹到如此境地?”

  “临安的人挡不住,出过三次兵,屡战屡败。外人都说,公平党的人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跟西南有得一比。”

  “那你想说的是……”

  “公平党声势浩大,主要是何文从西南找来的那套办法好用,他虽然打富户、分田地,诱之以利,但同时约束民众、不许人滥杀、军法严格,这些事情不留情面,倒是让手底下的军队在战场上愈发能打了。不过这事情闹到如此之大,公平党里也有各个势力,何文之下被外人称作‘五虎’之一的许昭南,过去曾经是咱们下头的一名分坛坛主。”

  “你想要我去帮他做事?”林宗吾脸色阴沉下来。

  “师兄,你听我说,许昭南如今手底下人马接近二十万,可他一直以摩尼教的身份为上,对于教中长老,一直礼敬有加。此人擅长练兵、用兵,有一段时间,他说起西南的事。当年的周侗曾经结合毕生所学,为宁毅留下了一套小队人马在战场上的合作、技击之法,后来宁毅结合此法改良,将斥候精锐编成所谓特种兵,在战场上专司刺杀首脑、斩首将领之事,屡建奇功。”

  王难陀道:“师兄,这所谓的特种兵,说白了便是那些武艺高强的绿林人士,只不过过去武艺高的人,往往也心高气傲,合作技击之法,恐怕只有至亲之人才时常训练。但如今不同了,大敌当前,许昭南召集了许多人,欲练出这等强兵。因此也跟我说起,当今之师,恐怕只有教主,才能相处堪与周宗师比拟的练兵办法来。他想要请你过去指点一二。”

  他说到这里,一旁早已吃完了饭的平安小和尚站了起来,说:“师父、师叔,我下去一下。”也不知是要做什么,端着饭碗朝楼下走去了。

  王难陀正在尝试说服林宗吾,继续道:“依我过去在江南所见,何文与西南宁毅之间,未必就有多对付,如今天下,西南黑旗算是一等一的厉害,中间声势浩大的是刘光世,东边的几拨人中,说起来,也只有公平党,而今一直发展,深不见底。我估计若有一日黑旗从西南跃出,说不定中原江南、都已经是公平党的地盘了,双方或有一战。”

  “往日师兄呆在晋地不出,我倒也不便说这个,但此次师兄既然想要带着平安游历天下,许昭南那边,我倒觉得,不妨去看一看……嗯?平安在干什么?”

  他话说到这里,随后才发现楼下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平安托着那饭碗靠近了正在听说书的三角眼,那地头蛇身边跟着的刀客站了起来,似乎很不耐烦地跟平安在说着话,由于是个小孩子,众人虽然不曾如临大敌,但气氛也绝不轻松。

  林宗吾笑了一笑:“昨日走到这边,遇上一个人在路边哭,那人被强徒占了家产,打杀了家里人,他也被打成重伤,奄奄一息,很是可怜,平安就跑上去询问……”

  话说到这里,楼下的平安在人的推推搡搡中踉跄一倒,鲜血刷的飚上天空,却是一块碎瓦片直接划过了三角眼的喉咙。之后推搡平安的那人大腿上也陡然飚出血光来,众人几乎还未反应过来,小和尚身形一矮,从下方直接冲过了两张方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抓住他——”

  “东家——”

  “杀了他杀了他——”

  下方的声音陡然爆开。

  “……后来问的结果,做下好事的,当然就是下面这一位了,说是昆余一霸,叫做耿秋,平时欺男霸女,杀的人不少。然后又打听到,他最近喜欢过来听说书,所以正好顺路。”

  大堂的景象一片混乱,小和尚籍着桌椅的掩护,顺手放倒了两人。有人搬起桌椅打砸,有人挥刀乱砍,一时间,房间里碎片乱飞、血腥味弥漫、眼花缭乱。

  王难陀笑着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平安将来会是个好侠客。”

  “是不是大侠,看他自己吧。”厮杀混乱,林宗吾叹了口气,“你看看这些人,还说昆余吃的是绿林饭,绿林最要提防的三种人,女人、老人、孩子,一点警惕心都没有……许昭南的为人,真的可靠?”

  “是个做事的人,虽有野心,但谅他不敢在我们面前乱来。”

  “也罢,这次南下,若是顺路,我便到他那边看一看。”

  王难陀笑起来:“师兄与平安这次出山,江湖要多事了。”

  “刘西瓜当年做过一首诗,”林宗吾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宏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我们已经老了,接下来的江湖,是平安他们这辈人的了……”

  “刘西瓜还会作诗?”

  “本座也觉得奇怪……”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楼下一片混乱,店小二跑到楼上避难,或许是想叫两人阻止这一切的,但最终没敢说话。林宗吾站起来,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轻轻点了点,随后与王难陀一道朝楼下过去。

  平安已经冲出酒楼后门,找不见了。

  那名叫耿秋的三角眼坐在座位上,早已死去,店内他的几名跟班都已受伤,也有不曾受伤的,看见这胖大的和尚与凶神恶煞的王难陀,有人狂呼着冲了过来。这大概是那耿秋心腹,林宗吾笑了笑:“有胆量。”伸手抓住他,下一刻那人已飞了出去,连同旁边的一堵灰墙,都被砸开一个洞,正在缓缓倒下。

  两人走出酒楼不远,平安不知又从哪里窜了出来,与他们一道朝码头方向走去。

  *************

  下午时分,他们已经坐上了颠簸的渡船,越过滚滚的黄河水,朝南边的天地过去。

  “平安啊。”林宗吾唤来有些兴奋的孩子:“行侠仗义,很开心?”

  “嗯嗯。”平安连连点头。

  “知不知道,那耿秋在昆余虽有恶迹,可也是因为有他在,昆余外头的一些人没有打进来。你今日杀了他,有没有想过,明日的昆余会怎么样?”

  “怎、怎么样啊……”

  “明天就要开始打架喽,你今天只是杀了耿秋,他带来店里的几个人,你都心慈手软,没有下真正的杀手。但接下来整个昆余,不知道要有多少次的火拼,不知道会死多少的人。我估计啊,几十个人肯定是要死的,还有住在昆余的百姓,说不定也要被扯进去。想到这件事情,你心里会不会难过啊?”

  “可……可我是做好事啊,我……我就是杀耿秋……”

  “你杀耿秋,是想做好事。可耿秋死了,接下来又死几十个人,甚至那些无辜的人,就好像今天酒楼的掌柜、小二,他们也可能出事,这还真的是好事吗,对谁好呢?”

  “那……怎么办啊?”平安站在船上,扭过头去已然远离的黄河河岸,“要不然回去……救他们……”

  “掉头回去昆余,有坏人来了,再杀掉他们,打跑他们,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得一直呆在那里,照顾昆余的这些人了,你想一辈子呆在这边吗?”

  “师父你到底想说什么啊,那我该怎么办啊……”平安望向林宗吾,过去的时候,这师父也总会说一些他难懂、难想的事情。此时林宗吾笑了笑。

  “耿秋死了,这边没有了老大,就要打起来,所有昨天晚上啊,为师就拜访了昆余这边势力第二的地头蛇,他叫做梁庆,为师告诉他,今天中午,耿秋就会死,让他快些接手耿秋的地盘,如此一来,昆余又有了老大,其他人动作慢了,这边就打不起来,不用死太多人了。顺便,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为师还收了他一点银两,当做报酬。这是你赚的,便算是咱们师徒南下的盘缠了。”

  他解下背后的包袱,扔给平安,小光头伸手抱住,有些错愕,随后笑道:“师父你都打算好了啊。”

  “觉得高兴吗?”

  “嗯。”

  “可是啊,再过两年你回来这里,可以看看,这边的老大还是不是那个叫做梁庆的,你会看到,他就跟耿秋一样,在这边,他会继续作威作福,他还是会欺男霸女让人家破人亡。就好像我们昨天看到的那个可怜人一样,这个可怜人是耿秋害的,以后的可怜人,就都是梁庆去害了。如果是这样,你还觉得高兴吗?”

  和尚看着孩子,平安满脸迷惘,随后变得委屈:“师父我想不通……”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林宗吾道,“平安,早晚有一天,你要想清楚,你想要什么?是想要杀了一个坏人,自己心里高兴就好了呢,还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得了好的结果,你才高兴。你年纪还小,现在你想要做好事,心里开心,你觉得自己的心里只有好的东西,就算这些年在晋地遭了那么多事情,你也觉得自己跟他们不一样。但将来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罪孽,你会发现自己的恶。”

  他将手指点在平安小小的胸口上:“就在这里,世人皆有罪孽,有好的,必有坏的,因善故生恶,因恶故生善。等到你看清楚自己罪孽的那一天,你就能慢慢知道,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的目光严肃,对着孩子,犹如一场喝问与审判,平安还想不懂这些话。但片刻之后,林宗吾笑了起来,摸摸他的头。

  “慢慢想,不着急。”他道,“未来的江湖啊,是你们的了。”

  大江东去,五月初的天地间,一片明媚的阳光。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