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一七章 振兴二年 夏季(上)_赘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〇一七章 振兴二年 夏季(上)


  武振兴二年,五月初,晋地。

  威胜城东门外,新的官道被开拓得很宽。

  这条晋地难得一见的宽敞道路从去年九月间开始建设,沿着城外的丘陵、山地朝东延绵十余里,随后在一处名叫梁家河的地方停下来,拓宽了原有的村落,依山傍河建起了新的城镇。

  仿佛是跟“西”“南”之类的字句有仇,由女相亲自监督建起的这座城镇被起名叫“东城”。

  五月初,这边的一切都显得紧张而忙乱。往来的车马、商队正在城市内外吞吐着大量的物资,从西侧入城,拱卫的城墙还不曾建好,但已经有了望楼与巡视的军队,城市之中被简单的道路分割开来,一处处的工地还在热火朝天的建设。间有棚屋聚起的小居民区,有看来杂乱的市场,小商贩们推着车辆挑着担子,到一处处工地边送饭或是送水……

  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关于西南大会的消息,逐渐席卷了整个天下。

  能够丰富说书人口中谈资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不过是这些信息中的细枝末节。华夏军几乎“全面开放”的举动在此后的时间里几乎波及到了江南、中原包括士农工商在内的所有人群。一个靠着格物之学击溃了女真的势力,竟然开始豁达地将他的成果朝外出售,触觉敏锐的人们便都能察觉到,一波巨大浪潮的冲击,即将到来。

  就如晋地,从去年九月开始,关于西南将向这边出售冶铁、制炮、琉璃、造纸等各项工艺的消息便已经在陆续放出。西南将派出使节团队传授晋地各项工艺,而女相欲建新城容纳众多行当的传闻在整个冬天的时间里不断发酵,到得开春之时,几乎所有的晋地大商都已经蠢蠢欲动,聚集往威胜想要尝试找到分一杯羹的机会。

  往日里晋地与西南相聚遥远,那边精美的器玩、玻璃、香水、书籍甚至是兵器等物传到这里,价值都已翻了数十倍有余。而一旦在晋地建起这样的一处地方,方圆数百里甚至上千里内做工做好的器物就会从这边输送出去,这中间的利益没有人不眼红。

  于是借着这一波风潮,东城尚未开工,楼舒婉便将其中的不少利益做了天价分配出去。除了军工方面并不出让以外,其余的玻璃、香水、织造、书籍、罐头等所有民生甚至奢侈品产业都慷慨地分割给所有人。首先由华夏军的老师教出第一批晋地的师傅,建成最重要的示范作坊,而后各家出人学习,随后再大规模的铺开各自的生意。

  这几乎等同于政府出面为各家各户引进技术,巨大的利益调动了所有人的积极性,城东道路建设的后期,晋地的各个大族、商家几乎就都已经参与了进来。他们自行组织了人员,调动了物资,源源不断地朝新建设的城镇这边输送着力量,这样大规模的人员调动与其中表现出来的积极性,甚至令得不少晋地官员都为之咋舌。

  而与此同时,楼舒婉这样的慷慨,也使得晋地绝大部分士绅、商贾势力形成了“合利”,关于女相的褒美之词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于晋地上下节节攀升,往日里因各种原因而导致的刺杀或是非议也随之减少大半。

  毕竟在私下里,关于晋地女相与西南宁魔头曾有一段私情的传闻从未停止过。而这一次的西南大会,亦有消息灵通人士偷偷对比过各个势力所获得的好处,至少在明面上,晋地所获得的利益与最为财大气粗的刘光世相比都不相上下、甚至犹有过之。在众人看来,若非女相与西南有这样深厚的交情在,晋地又岂能占到如此之多的便宜呢?

  流言是这样传,至于事情的真相,往往盘根错节得连当事人都有些说不清楚了。去年的西南大会上,安惜福所带领的队伍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而这巨大的成果,并不像刘光世使团那般付出了巨大的、结结实实的代价而来,真要说起来,他们在女相的授艺下是有些耍流氓的,基本是将过去两次帮助刘承宗、梁山华夏军的情分当成了无限使用的筹码,狮子大开口地这个也要,那个也要。

  宁毅最终还是哭笑不得地答应了大部分的要求。

  在他与旁人的认真交谈中,透露出来的正经原因有二:其一固然是看着对梁山队伍的情分,做出投桃报李的报恩行为;其二则是认为在天下各个势力当中,晋地是代表汉人反抗得最有精气神的一股力量,因此即便他们不提,许多东西宁毅原本也打算给过去。

  当然这第二个理由极为私人,由于保密的需要并未广泛传开。在晋地的女相对这类传言也笑盈盈的不做理会的背景下,后世对这段历史流传下来多是一些花边新闻的状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各家各户出力建设的东城,首先成型的是位于城市东侧的军营、住宅与示范工厂区。这并非是各家各户自己的地盘,但对于首先出人分工建设这边,并没有任何人发出怨言。在五月初的这一刻,最为要紧的冶铁厂区已经建起了两座实验性的高炉,就在最近几日已经点火开炉,黑色的烟柱往天空中升腾,不少过来学习的铁匠师傅们已经被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了。

  城镇东北面,靠着附近山丘、有一条小溪流过的区域,有与军营相连的居住、学习区。眼下住在这边的首先是从西南过来的三百余人的使节团,这中间包含了百余名的匠人,二十余位的老师,以及一个加强连的华夏军护送军队。使节团的团长名叫薛广城。

  除华夏军的众人外,大量从晋地挑选上来的匠人、以及思维灵活的年轻士子都已经聚集在了这边。作坊开工之前,这些匠人、士子都要受到一轮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在内的格物学知识的教导,这是为了将基本原理教给他们之后,希望他们可以举一反三,同时也尝试在这些匠人当中筛选出部分可以成为研究者的人才,令格物学的循环,能够不停前进。

  这类格物学的基础教导,华夏军开价不低,甚至于刘光世那边都没有购买,但对晋地,宁毅几乎是强买强卖的送过来了。

  这中间也包括分割军工之外各项技术的股份,与晋地豪族“共利”,吸引他们共建新工业区的大量配套计划,是除福建新朝廷外的各家无论如何都买不到的东西。楼舒婉在见到之后虽然也不屑的嘟囔着:“这家伙想要教我做事?”但随后也觉得双方的想法有不少不谋而合的地方,经过因地制宜的修改后,口中的话语变成了“这些地方想简单了”、“实在儿戏”之类的摇头叹息。

  下午时分,北面的学习区内人群聚集,十余间教室之中都坐满了人。东首第一间课堂外的窗户上挂起了帘子,卫兵在外驻守。教室内的女老师点起了蜡烛,正在讲课之中进行关于小孔成像的实验。

  “……最先做出这一实验的,其实是先圣墨子,他在《墨经》中对这样的事情就有描述,说‘景到,在午有端,与景长。说在端。’,其意思是……通过这些看起来平常的物理学、光学实验,我们可以得出一些有用的道理,最后就是因为这些道理,我们造出了在战场上用的千里镜,甚至在将来,我们可能可以早出几千里、甚至万里镜来……在西南,可以用来看月亮的大千里镜,其实就已经造出来了……”

  这女老师的样貌并不漂亮,只是话语温暖而清晰,听来分外有条理。而这一刻坐在下方最前端的,赫然便是一袭青色长裙、即便坐在那儿都显得气势凛然的女相楼舒婉,在史进与安惜福的陪同下,她饶有兴致的看完了这样的实验,甚至在做出了“月亮上有些什么,看见嫦娥了吗”这样的提问。

  女老师随后结合“天圆地方说”谈起了大地是个球、月亮也是个球之类的新奇话语,一群匠人与士子听得啧啧称奇。楼舒婉在听到月亮上没有嫦娥与兔子后多少有些沮丧,之后问西南的千里镜是不是做得还不够好,看得还不够清楚,女老师也只好点头说是。

  “想来是这样了。”楼舒婉笑着说道。

  大致听完了这节课,楼舒婉、史进、安惜福等人从课堂里出去,方才参与听课的一些年轻官员也跟随了过来。楼舒婉与安惜福说起宁毅。

  “……我记得多年以前在杭州,圣公的军队还没打过去的时候,宁毅与他的妻子檀儿过来游玩,城里一户官家的小姐妹整日关在家中,郁郁寡欢,众人束手无策。苏檀儿过去探望,宁毅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送过去一盒蚕,过不多久,那小姐妹每日采桑叶,喂蚕宝宝,精神头竟就上来了……”

  她冷冷笑了笑:“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后来宁毅操纵人心,屡有建树,外人称他心魔,说他洞彻人心至理,可如今看来,格天地万物之理才是他想要的,何止于人心呢。”

  她在课堂之上笑得相对和善,此时离了那教室,脚下的步伐迅速,口中的话语也快,不怒而威。周围的年轻官员听着这种大人物口中说出来的往昔故事,一时间无人敢接话,众人走入不远处的一栋小楼,进了会客与议事的房间,楼舒婉才挥挥手,让众人坐下。

  “这位胡美兰老师,想法清楚,反应也快,她平素喜欢些什么。这边知道吗?”楼舒婉询问旁边的安惜福。

  安惜福点点头,将这位老师平素里的爱好说出来,包括喜欢吃什么样的饭菜,平日里喜欢画作,偶尔自己也动笔画画之类的讯息,大致罗列。楼舒婉望望房间里的官员们:“她的出身,有些什么背景,你们有谁能猜到一些吗?”

  “必是饱学之家出身……”

  “父辈必有大儒……”

  众官员相继说了些想法,楼舒婉朝安惜福挑挑眉,安惜福看看众人:“此女农户出身,但自小性情好,有耐心,华夏军到西南后,将她收进学堂当老师,唯一的任务便是教导学生,她不曾饱读诗书,画也画得不好,但传道授业,却做得很不错。”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众人面面相觑,楼舒婉笑着将手指在旁边的小桌子上敲打了几下,但随即收敛了笑容。

  “我们过去总以为这等才思敏捷之辈必定出身饱学,就如同读四书五经一般,先是死记硬背,待到人到中年,见得多了、想得多了,才学会每一处道理到底该如何去用,到能如此灵活地教学生,可能又要年长几分。可在西南,那位宁人屠的做法全不一样,他不逼人读四书五经,教授知识全凭实用,这位胡美兰老师,被教出来就是用来教书的,教出她的法子,用好了几年时间能教出几十个老师,几十个老师能再过几年能变成几百个……”

  “你们是第二批过来的官,你们还年轻,脑子好用,虽然有些人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有些之乎者也,但也是可以改过来的。我不是说旧法子有多坏,但这边有新办法,要靠你们弄清楚,学过来,所以把你们心里的圣贤之学先放一放,在这里的时间,先虚心把西南的法子都学清楚,这是给你们的一个任务。谁学得好,将来我会重用他。”

  楼舒婉环顾众人:“在这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你们都是咱们家最好的年轻人,饱读诗书,有想法,有些人会玩,会交朋友,你们又都有官身,就代表我们晋地的面子……这次从西南过来的师傅、老师,是我们的贵客,你们既然在这里,就要多跟他们交朋友。这边的人有时候会有疏忽的、做不到的,你们要多留意,他们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想办法满足他们,要让他们在这里吃好、住好、过好,宾至如归……”

  “这件事情最终,是希望他们能够在晋地留下来。但是要大方一点,可以殷勤,不要龌龊,不要把目的看得太重,跟华夏军的人交朋友,对你们往后也有不少的好处,他们要在这里待上一两年,他们也是人杰,你们学到的东西越多,往后的路也就越宽。所以别搞砸了……”

  “……当然,对于能够留在晋地的人,咱们这边不会吝于奖赏,官位名利应有尽有,我保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甚至于在西南有家人的,我会亲自跟宁人屠交涉,把他们的家人安全的接过来,让他们不用担心这些。而对于办成这件事的你们,也会有重赏,这些事在往后的时日里,安大人都会跟你们说清楚……”

  关于拉拢使节团的事情,在来之前实际上就已经有流言在传,一种年轻官员相互看看,相继点头,楼舒婉又叮嘱了几句,方才挥手让他们离开。这些官员离开房间里,安惜福才道:“薛广城近来将这些华夏军人看得很严,一时半会恐怕难有什么成果。”

  楼舒婉笑了笑点头:“时间还长,慢慢来吧,薛广城不简单的,当年直接在汴梁绑架了刘豫,送走刘豫之后还孤身折返汴梁,用什么小王爷完颜青珏当筹码,换了汴梁满城人的性命,最后自己还活下来了。这种人啊,不比展五好对付,现在他跟展五狼狈为奸,就更加嚣张了。你在这边,要看着点,最忌他们鲁莽行事,反倒惹人讨厌。”

  “那为何要此时跟他们点清楚这些事?”

  “这件事要大气,消息可以先传出去,没有关系。”楼舒婉道,“我们就是要把人留下来,许以高官厚禄,也要告诉他们,就算留下来,也不会与华夏军交恶。我会光明正大的与宁毅交涉,如此一来,他们也少许多忧虑。”

  “宁毅那边……会答应?”

  “他既然能把人送过来,那就一定有心理准备。他是个商人,喜欢做买卖,只要这些人自己点头,我确定西南那边一定可以谈。至于这边,可以多动动脑筋,美人计也可以使嘛,他们来这边几年的时间,身边无人照顾,谁家的女子知书达理的,可以见一见,你情我愿,不会辱没了谁……另外还有那位胡老师,她在西南有家人,但独自一人在这边要待这么长时间,说不定空闺寂寞……”

  楼舒婉说着话,安惜福原本还在点头,说到胡美兰时,倒是微微蹙了蹙眉。楼舒婉说到这里,随后也停了下来,过得片刻,摇头失笑:“算了,这种事情做起来缺德,太小气,对没有家室的人,可以用用,有家室的还是算了,顺其自然吧,可以安排几个知书达理的女子,与她交交朋友。”

  微风吹动房间里的窗帘,下午的阳光从窗口渗进来,楼舒婉说着这些事情,目光之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她的脑中想起多年前在杭州时候的自己,如今出口的,却只有那句太小气了。微微的,发丝抚动的唇畔便有着些许的叹息……

  下一刻,她眼中的复杂散去,目光又变得明净起来:“对了,刘光世对中原蠢蠢欲动,可能不久之后便要发兵北上,最终应该是要拿下汴梁以及黄河南边的所有地盘,这件事已经明朗了。”

  “去年在成都,许多人就已经看出来了。”安惜福道,“咱们这边首先接收的是使节团,他那边接收的是西南造出的第一批军械,如今兵强马壮,准备动手并不出奇。”

  楼舒婉一笑:“他要北上,尹纵、邹旭这些人就开始着急了,毕竟邹旭叛出华夏军,这次西南的买卖,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占到。宁毅也是狠,私下里跟刘光世表态,若能将邹旭打垮,人交到华夏军,过去付的钱可以返一到两成。这笔买卖不小,刘光世摩拳擦掌呢。”

  安惜福听到这里,微微蹙眉:“邹旭那边有反应?”

  “算你聪明。”楼舒婉道,“他想要跟我合作,买些东西回去应急,详细的事情,他愿意亲自来晋地跟我谈。”

  安惜福看着她,楼舒婉道:“我答应了。”

  “邹旭是个人物,他就不怕我们这边卖他回西南?”

  “为什么要卖他,我跟宁毅又不是很熟。杀父之仇呢。”楼舒婉笑起来,“而且宁毅卖东西给刘光世,我也可以卖东西给邹旭嘛,他们俩在中原打,我们在两头卖,他们打得越久越好。总不可能只让西南占这种便宜。这个生意可以做,具体的谈判,我想你参与一下。”

  安惜福点头,随后又望望屋外学校的那边:“不过,如今我们毕竟在建这边,若是华夏军发出抗议……”

  楼舒婉洒然一笑。

  “那就让宁毅从西南写信来骂我咯。谁怕谁?”

  **************

  下午的日光渐斜,从窗口进来的阳光也变得愈发金黄了。楼舒婉将接下来的事情桩桩件件的安排好,安惜福也离开了,她才将史进从外头唤进来,让对方在一旁坐下,随后给这位跟随她数年,也保护了她数年安全的侠客泡了一杯茶。

  “史先生,近来看你有心事,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史进在她身边,这些年来不知道救了她多少次的性命,因此对这位大侠,楼舒婉一向尊重。史进微微蹙眉,随后看着她,笑了笑。

  “江湖上传来一些消息,这几日我确实有些在意。”

  “可以说给我听吗?”

  “我这几年一直在寻找林大哥的孩子,楼相是知道的,当年沃州遭了兵祸,孩子的去向难寻,再加上这些年晋地的情况,许多人是再也找不到了。不过最近我听说了一个消息,大和尚林宗吾最近在江湖上行走,身边跟着一个叫平安的小和尚,年纪十一二岁,但武艺高强。正巧我那林大哥的孩子,原本是起名叫穆安平,年纪也恰巧相当……”

  楼舒婉点点头:“史先生觉得他们可能是一个人?”

  “当年打探沃州的消息,我听人说起,就在林大哥出事的那段时间里,大和尚与一个疯子比武,那疯子乃是周宗师教出来的弟子,大和尚打的那一架,险些输了……若真是当时家破人亡的林大哥,那或许便是林宗吾后来找到了他的孩子。我不知道他存的是什么心思,或许是觉得颜面无光,绑架了孩子想要报复,可惜后来林大哥传讯死了,他便将孩子收做了徒弟。”

  “确实有这个可能。”楼舒婉轻声道,她看着史进,过得片刻:“史先生这些年护我周全,楼舒婉此生难以报答,眼下关系到那位林大侠的孩子,这是大事,我不能强留先生了。若是先生欲去寻找,舒婉只得放人,先生也不必在此事上犹豫,如今晋地事态初平,要来行刺者,毕竟已经少了许多了。只希望先生寻到孩子后能再回来,这边必定能给那孩子以最好的东西。”

  傍晚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划过房间,楼舒婉笑着说起这事,光明磊落。史进看着她,随后也磊落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边的事情更加要紧,孩子我已托人去找,只是这几日想起这事,难免心有所动罢了。我会在这里留下,不会走的。”

  楼舒婉站在那儿偏头看他,过了好一阵子,才终于长舒一口气,她弯弯膝盖,拍拍胸口,眼睛都笑得用力地眯了起来,道:“吓死我了,我刚才还以为自己可能要死了呢……史先生说不走,真太好了。”

  她极少在旁人面前露出这种俏皮的、依稀还带着少女印记的神色。过得片刻,他们从房间里出去,她便又恢复了不怒而威、气势凛然的晋地女相的风范。

  这是忙碌的一天,接下来她还有不少人要见,包括那位难缠的华夏军使团长薛广城。但此时的楼舒婉,即便是与西南的那位宁先生对峙,似乎都已不会落于下风。

  当然,他们也已有好久好久,不曾见过了……

  再见的那一刻,会怎样呢?

  她有时候也会想想这件事。

  或许……都快老了吧……

  但她,还是很期待的……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