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二八章 转折点(五) 1/2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四月初三清晨,伴随着黄明县城里响起的轮番爆炸,华夏军自山口冲出,光复了剑阁山道上已成废墟的这个小节点。

    女真人撤走时引爆军资,残留的火焰与烟尘铺天盖地。排爆、灭火与清理地雷的工作持续了大半日,后方也有部队陆续赶来,临近傍晚时,宁毅抵达这里,在夜间做完排雷工作的野地上将庞六安等军中高层将领召集过来。

    “山路狭窄,女真人撤离的速度不快,据刚刚回来的侦查员报告,拔离速在三里外的路边山头上摆开了铁炮阵。依然是他亲自负责殿后,但设也马可能已被撒八带着往前走了……”由庞六安首先报告了前线的主要情况,“黄明县的清扫与排雷已经初步完成,我这边可以先带两个团的兵力跟上去。”

    “宗翰的撤退很有章法,虽然是惨败,但是在之前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将黄明县、雨水溪那头的山路大概都弄清楚了,我们的斥候队,很难再穿插过去。”庞六安之后是第四师的参谋长陈恬,他也是带着渠正言的意见过来的,“雨水溪、黄明县过去十里,交汇点是黄头岩,强攻黄头岩能够留下一部分人,但我们这边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其实已经不在后路的进攻……”

    众人就盘膝坐在地上,陈恬说着话:“毕竟如果不依赖火箭弹的射程,窄路设防女真人还是占便宜的。他们劳师远征,都想着回去,军心并未完全崩盘,我们如果要对其造成最大的杀伤,师长认为关键点在于以猛烈攻击拿下剑阁——毕竟,火箭弹的数量不多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火箭弹还有多少?”庞六安问道。

    一旁的林丘探了探头:“库存只有六十三了。”

    庞六安瞪眼:“这么少?”

    那边陈恬也瞪眼:“是谁用得多呢,我们师长早就说过,节约一点用,庞师长你没完没了地往上头递申请。我们第四师可是严令最关键的时候才用的。”

    “老陈,你们第四师打的是偷袭,我们是在后头杀,很多时候打的是正面作战。你看,拔离速鬼精鬼灵的,他在山上将大炮分散,全力封锁后路,女真人是败了,但他们都想回去,战意很顽强,我们不可能直接干吧。而且我们也是看见了机会,必须要用的时候才用一下,我们这边杀的人可多……”

    “不要局限在战术层面,你要看大的战略啊,老庞……我们渠师长说你是败家子。”陈恬说完,将目光转向一边。

    庞六安被气笑了:“行了行了,随便你们怎么说……我见到渠正言我让他当面说。”

    夕阳西下,黄明县的后方彤红的日光杀过来。宁毅也笑了起来,随后接过林丘递来的文件:“行了,我说一下总体的情况。”

    众人点头,将目光望过来。

    “从三月上旬开始发动进攻,到今天,作战之中歼敌数量接近一万一,黄明县、雨水溪封锁之后,后方山中俘虏的金兵是一万五千六百多,也有不愿意投降的,如今散在附近的荒山野岭里,初步估算应该也有三到五千人。”

    “从战略上来说,完颜宗翰他们这一次的南征,从北方出发的总兵力二十多万,如今就算真的能回去,满打满算也到不了十万人了,更别提老秦还在后面的路上等着……但我们也有自己的麻烦,不得不重视起来。”

    宁毅说着:“首先,望远桥俘虏两万人,狮岭秀口前线反正的汉军,现在要安置的还有三万多,这边山里又俘虏一万五,再加上前期在雨水溪等地方的俘虏……虽然后方的民兵、预备兵一直都在发动,对反正汉军的训练与约束也在做,但可以跟大家交个底,我们这边光是俘虏的看押问题,都快撑不住了。”

    说到撑不住时,宁毅倒是笑了笑,随即收敛:“另外还有落在山里那几千人的问题,都是北方杀过来的,现在回不去,也不愿意投降,有些会在山里饿死,有些人,会出来找麻烦。五十里山路巡逻需要人手,而且夏天要到了,他们在山里随便放一把火,虽然烧死自己,但对我们,也是个麻烦事。”

    “再者,之前的作战中,我们的减员本身就很大,三月里虽然顺利一点,但是歼敌一万、俘虏万五——这是一次次小规模的作战里啃下来的,庞师长刚才也说了,敌人还没有崩盘,我们的伤亡也已经接近五千,必须注意了。”

    “从战略上来说,三月开打之前我就跟大家聊过,有一点是要确定的,将这一拨敌人全部留在这里,不现实。我们的人手不够,最理想的状态或许是在一次大规模的作战里用火箭弹打哭他们,但如果一口一口慢慢磨,不管怎样的交换比,最后我们会被撑死,到时候只有武朝的那帮人笑哈哈。”

    “尽可能地在最实惠的交换比里撕掉女真人的肉,或者杀了宗翰,或者拔了他的牙,让他们回到北方去内乱,这是我们能追到的最理想的一个效果。所以虽然我也很喜欢‘剩勇追穷寇’的豪迈,但是过了黄明县之后,到剑阁这一段,女真人的确符合兵法上穷寇莫追的说法了。所以我同意渠正言的想法,不妨将战略眼光,放在剑阁这一道关卡上。”

    “毕竟以后我们还需要剑阁这道条路出山,而且出了剑阁之后,女真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到时候我们能更加从容地展开追击,也方便了跟老秦那边的配合。诸位觉得如何?”

    庞六安点头:“火箭弹的数量已经不够了,我同意将它投入到夺取剑阁这个战略目标里。不过对于女真部队的追击,应该还是得继续,要不然,女真人会把道路全都破坏掉的。”

    其余众人也都表示同意之后,宁毅也点头:“分出一批人手,继续追杀过去,给他们一点压力,但是不要被拉下水。陈恬,你通知渠正言,做好在女真部队初步撤出后,强夺剑阁的计划和准备。剑阁易守难攻,若是一轮进攻不行,接下来老秦的第七军会被隔绝在剑阁外孤军作战。所以这场战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陈恬点头之后,宁毅沉默了片刻,方才开口:“另外,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还是要重复一次,甚至重复几次,明天也会以明文向各个师部传达,关于虐俘的事情,叫停,不可以再有了。”

    他的目光严肃,手中分出几张纸来,递给庞六安:“这几天军纪处查出来的虐俘问题,这是你第二师的,你先看。触目惊心。另外,陈恬,你也有。”

    庞六安与陈恬接过那调查后的报告,细细看了。宁毅等了一会儿:“你们可能不会同意我说的触目惊心这样的评价,因为那是金狗,血债累累,死有余辜……”

    庞六安放下报告:“这些事情,我有过叮嘱,不过,说句实在话,我们师里的弟兄,牺牲的太多了,剩余的人,奋勇作战,想要为他们报仇,所以有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故意想要虐俘,没有杀掉那帮畜生,已经很克制了,这中间就好像,忘了给他们吃的、忘了上药……”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