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二九章 转折点(六) 1/2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傍晚的红日,又化为漫天的星辰,复变作白日里翻腾的云霞。

    西南望远桥大胜,宗翰部队仓惶而逃的消息,到得四月间已经在江南、中原的各个地方陆续传开。

    称得上决定天下走势的一场战争,到如今呈现出与大部分人预期不符的走向,华夏军的战力与顽强,惊呆了许多人的目光。有人愕然、有人惶恐、有人从这样的战果之中感到振奋,也有人为之警惕。但无论是抱持怎样的态度和心情,只要是稍有资格在天下这片舞台上起舞之辈,没有人能对其无动于衷、漠然以对,却已是无从辩驳之事了。

    即便远隔数千里,梁山之上的两支部队也是一阵振奋,山野草寇四方来投,甚至于在祝彪、刘承宗领导的华夏军与王山月、薛长功带领的光武军之间,还因为这场大胜引起了两次小规模的摩擦与斗殴,令人哭笑不得。

    远在保定的完颜昌,则因为梁山上的蠢蠢欲动,加强了对中原一带的防御力量,提防着山东一带的这些人因被西南战况鼓舞,铤而走险搞出什么大事情来。

    更远的地方,在金国的内部,大规模的影响正在逐渐酝酿。在云中,第一轮消息传到之后,并未被人们公开,只在金国部分高门大户中悄然流传。在得知西路军的战败之后,部分大金的开国家族将家中的汉奴拉出来,杀了一批,随后很光棍地去衙门交了罚款。

    有关于西路军后撤时的惨痛消息,还要更多的时间,才会从数千里外的西南传回来,到那个时候,一番巨大的波澜,就要在金国内部出现了。

    晋地。

    马队穿过起伏的山岗,朝着山岭一侧的小盆地里转过去时,楼舒婉在中间的马车里掀开帘子,看到了下方隐约还有黑烟与余火。

    火焰肆虐了村庄与麦田,附近的军队已经过来,在一片狼藉的地方挽救着还能挽救的东西。马队越是接近,越能听见风中的哭声清晰可闻。

    “……畜生。”

    她握紧拳头,如此地咒骂了一句。

    这是三月里的一幕。

    如果不是这年春天开始发生的事情,楼舒婉或许能够从西南大战的情报中,受到更多的鼓舞。但这一刻,晋地正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所困扰,一时间焦头烂额。

    冬雪在农历二月间消融,楼舒婉一方与廖义仁一方所主导的晋地争夺战,便再度打响。这一次,廖义仁一方突然出现的异族援军以这样那样的手段拔除了楼舒婉一方的两座县镇,对方手段凶残、杀人不少,做了一番调查之后,这边才确认参与进攻的很可能是从西夏那边一路杀过来的草原人。

    这支新出现的异族佣兵作战手腕灵活,而且对战斗、屠杀的欲望强烈,他们两次破城,都是假扮商贾,与城中守军联络,得到许可后以少量精锐夺取城门,随后展开屠戮与烧杀。只从对方夺取城门的战斗上来看,便能确定这支部队确实是这个年月间不容小觑的作战精锐。

    二月间的夺城已经引起了楼舒婉、于玉麟一方的警惕,到得二月底,对方的作战受到了阻碍,在被识破了一次之后,三月初,这支军队又以偷袭巡逻队、传递假消息等手段先后袭击了两座小型县镇,与此同时,他们还对虎王辖地的平民百姓,展开了更为惨无人道的袭击。

    以战力灵活的小股马队、精锐猎手,往这边的村镇进行穿插,趁着夜色袭击村落,最重要的,是焚毁房屋,烧毁麦田。这样的战斗方略,在以往的战争里,即便是廖义仁也绝不敢使用,但在三月间,这边便先后遭遇了十余次这种丧心病狂的进攻。

    冬小麦往往是早一年的农历八九月间种下,到来年五月收割,对于楼舒婉来说,是复兴晋地的最为关键的一拨收成。廖义仁亦是本地大族,战场争夺你死我活,但总是指着打败了对方,能够过上好日子的,谁也不至于往百姓的麦田里放火,但草原人的到来,开启这样的先河。

    二三月间,于玉麟集结军队,又光复了两座城镇,但军队外围,靠近平原的地方也受到了草原人马队的袭扰。他们籍着齐射技艺精湛,袭击较为弱势的军队,一轮射击转身就跑,拉开距离后又是一轮射击,只捏软柿子,绝不强啃硬骨头,给于玉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

    作为领兵多年的将领,于玉麟与不少人都能看得出来,草原人的战斗力并不弱,他们只是习惯于采取这样的战法。或许因为晋地的存亡跟他们毫无关系,廖义仁请了他们过来,他们便照着所有人的软肋不断捅刀子。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相对光棍与轻松的作战,但对于于玉麟、楼舒婉等人而言,就只有愤懑不平的心情了。

    唯一能够安慰这边的是,由于失道寡助,廖义仁的势力在正面战场上的力量已经完全敌不过于玉麟的进攻。但对方采取的是守势,即便一切顺利,要击溃廖义仁,光复整个晋地,也需要近半年的时间。但谁也不知道半年的时间这拨草原人会做出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也很难完全确认,这帮家伙如果铁了心要在晋地展开进攻,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在双方接触之后的摩擦与调查里,西南的战况一条条地传了过来。负责这边事务的展五一度提醒楼舒婉,虽然在西北杀成白地之后,对于西夏等地的情况便没有太多人关注,但宁先生在来晋地之前,一度带人去西夏,探查过有关这拨草原人的动静。

    会让宁毅暗中关注的势力,这本身就是一种信号与暗示。楼舒婉也因此更为重视起来,她询问展五宁毅对这帮人的看法,有没有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给大家一个福利,推荐一个诚信APP有兴趣的去下载吧,注册完善资料后有110的红包赠送哦!https://m.fuyou.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