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三一章 烈潮(中) 1/2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星光稀疏的夜空之下,骑士的剪影奔跑过黑暗的山脊。

    穿过林野,绕过湖泊,奔跑过坑坑洼洼的烂泥地,前方有巡逻的火光时,他便往更暗处去,避开哨卡。骑士一路不停。

    午夜的林端有乌鸦在飞,转眼间,也被甩远了。骑士策马奔下山坡,碎石在马蹄下飞溅,奔跑到一半时,马蹄陡然一软,奔马的身躯带着骑士朝山脚下滚落。

    月如眉黛,马的剪影、人的剪影,骨碌碌地滚下去了,午夜下的山沟,视野里安静下来,只有远远的村落,似乎亮着一点灯光,乌鸦在树梢上振翅。

    如此过了许久。

    人的身影,摇摇摆摆地从山沟里晃起来,他回头查看了跌落在黑暗里的马儿,随后擦拭了头上的鲜血,在附近的石头上坐下来,摸索着身上的东西。

    他检查了几样物品,随后给自己做了简单的止血和包扎,他没有马了,在黑暗中,人的剪影朝远处奔跑而去。

    夜空中只有弯月如眉,在静静地朝西走。人的剪影则一路朝东,他穿过林野、绕过湖泊,奔跑过坑坑洼洼的烂泥地,前方有巡逻的火光时,便往更暗处去。有时候他在野地里摔倒,随后又爬起来,跌跌撞撞,但依旧朝东方奔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的颜色,在最初的漫长时间里,几乎一成不变,逐渐的,连悉数的星月都变得有些暗淡。夜深到最暗的一刻,东方的天际泛起奇异的鱼肚白来,奔跑的人摔倒在地上,但仍旧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奔行,一小片村庄,已经出现在前方。

    村落萧条,鸡鸣狗吠皆不见有——便是有,在过去的时日里也被吃掉了——他趁着最后的暗色入了村,摸到第三处土屋院落,艰难地翻进了土墙,随后轻轻地按照规律敲响房门。

    有人在里头看了一眼,随后,里头的男人打开了们,扶住了摇摇晃晃的来人。那男人将他扶进房间,让他坐在椅子上,然后给他倒来茶水,他的脸上是大片的擦伤,身上一片狼藉,手臂和嘴唇都在颤抖,一边抖,一边拿出了腰带里卷得极小的一张纸,说了一句什么话。

    开门的男人将水杯放到他嘴边,他伸手接住了,那男人才接过纸去,迅速打开,对照了上头的文字与印信。

    “我得进城。”开门的男人说了一句,然后走向里屋,“我先给你拿伤药。”

    他迅速拿了伤药出来,传讯的人坐在椅子上,双手捧着杯子,似乎是累极了,没有动弹。男人便靠过去,轻轻地晃了晃他,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

    他微微愣了愣,随后将传讯人扶到里间,将他放到床上,盖好了被子,然后伸手抹上了对方的眼睛,他之后后换了一身书生的衣裳,迅速地出门。

    天才蒙蒙亮,中年书生沿着小路,也是一路奔跑,不一会儿上了官道,前方便是城池不高的小县城,城门还未开,但城楼上的卫兵已经来了,他在城门处等了一会儿,城门开时便想进去,守门的卫兵见他来的急,便有意刁难,他便废了几文大钱,方才顺利入城。

    小小的县城,去年才遭了兵祸,城西的菜市一片狼藉,书生去到菜市最里端的一条巷子,敲开了一扇门。开门的男人脸上带着刀疤,目光凶狠,并非善类,但看见来人,还是将他放了进去,书生与刀疤在门口说了两句,旋又出门,去菜市中段敲开了另一处房门。

    这是一处肉铺,开门的是个身形稍胖的屠夫。三人聚首,书生拿出了传来的讯息:“……那对儿女,已经被发现了……金狗就在路上……”

    “……忠良之后,还等什么……”

    “我这边有人……”

    “切记要可靠的……”

    “……那便这样,分头行事……”

    书生、疤脸、屠夫如此商议过后,各自出门,不多时,书生寻找到城内一处宅邸的所在,通报了消息后迅速赶来了马车,准备出城,屠夫则带了数名江湖人、一队镖师过来。一行三十余人,护着马车上的一队年轻男女,朝县城外一路而去,城门处的卫兵虽欲询问、阻拦,但那屠夫、镖师在当地皆有势力,未多盘问,便将他们放了出去。

    中午时分,一小股的金兵马队进入县城后,开始封城大索,到了下午,方才确定。大儒戴梦微的一对儿女,原本便被人偷偷地藏匿安置在这处县城内,今天早上,已经被人先一步护送离开了。

    追捕的文书和人马当即发出,与此同时,以书生、屠夫、镖头为首的数十人队伍正护送着两人迅速北上。

    西南的战事发生转折之后,三月里,大儒戴梦微、将领王斋南偷偷地为华夏军让开道路,令三千余华夏军长驱直进到樊城脚下。事情败露后天下皆知。

    戴梦微、王斋南两人先前归顺女真人,部分亲族也落入了女真人的掌控之中,一如守卫剑阁的司忠显、归顺女真的于谷生,战争之时,从无两全之法。戴梦微、王斋南选择虚与委蛇,实际上也选择了这些家人、亲族的死亡,但由于一开始就有所保留,两人的部分亲族在他们归降之前,便被秘密送去了其它地方,终有部分骨血,能得以保存。

    眼前被保护离开的年轻人,便是戴梦微偷偷保下的一对儿女。书生、屠夫、镖头护送他们一路北进,但事实上,暂时还没有多少的地方可以去。

    戴梦微、王斋南的反叛暴露之后,完颜希尹派弟子完颜庾赤直击西城县,同时周围的军队已经包抄向王斋南。屠山卫的兵锋并非戴、王二人所能抗衡,虽然市井、绿林乃至于部分汉军、乡勇都被戴、王二人的事迹鼓舞,起身呼应,但在眼下,真正安全的地方还并不多。

    临近傍晚,疤脸也带着人从后头追上来了,他带着的亦是六名样貌各异的怪人,其中甚至有一位老婆婆,一位小女孩。这几人手上各有鲜血,却是一路追来的途中,顺路解决了几名追兵,疤脸的手下,亦有一人死去。

    江湖上说,绿林间的和尚道士、女人小孩,大多难缠。只因这样的人物,多有自己独特的功夫,防不胜防。人群中有认识那疤脸的,说了几句,旁人便明白过来,这疤脸乃是附近几处城镇最大的“销账人”,手下养着的多是收钱取命的杀手。

    这十余年来天下混乱,各人都为自己挣命,尤其是这些收钱要命的,更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却想不到这次他们也加入到这队列里来了。

    一行四十余人往北而行,到得傍晚时分,才在附近的山间停下来,聚在一起商议该往哪里走。此时此刻,大多数地方都不太平,西城县方向固然还在戴梦微的手中,但迟早陷落,而且眼下过去,极有可能遭到女真人围堵,华夏军的主力远在千里之外,众人想要送过去,又得穿过大片的金兵控制区,至于往东往南,将这对儿女送去刘光世那边,也很难确定,这刘将军会对他们怎么样。

    如此一番议论,待到有人说起在北面有人听说了福禄前辈的消息,众人才决定先往北去与福禄前辈汇合,再做进一步的商量。

    这时候夕阳西下,一行人在山间休憩,那对戴家子女也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他们谢过了众人的拳拳之意。其中那戴梦微的女儿长得端方秀气,见到随行的众人当中还有老婆婆与小女孩,这才显得有些伤心,过去询问了一番,却发现那小女孩原来是一名身形长不大的侏儒,老婆婆则是擅长驱虫、使毒的哑巴,手中抓了一条毒蛇,阴测测地冲她笑。

    她是大家闺秀,何曾见过这等景象,当即被吓得倒退了几步,不敢再与这些看似寻常的杀手接近。

    这一夜周围状况尚算太平,第二日大伙儿继续启程,到得这日夜间,袭击便骤然而来了。杀过来的是一波同样收钱办事,渴望悬赏的降金绿林人,随着火雨袭来,这些人从营地周围骤然杀出,大约也是数十人的阵容,与营地中的人们陡然厮杀在一起。

    有人拼杀,有人护了马车转移,林地之中一匹被点了火把的疯牛在袭击者的驱赶下冲了出来,撞开人群,惊了马车。马声长嘶之中,车子朝路旁的坡地下方翻滚下去,一时间,护卫者、追杀者都沿着坡地疯狂冲下,一面冲、一面挥刀厮杀。

    戴氏兄妹从那马车车厢中狼狈地爬出来,在黑暗之中晕头转向,一时间还弄不清方向,戴家公子踉踉跄跄地乱走,武艺最高的疤脸持刀杀将过去,转眼间杀了一人、逼退一人,将那公子护在身后,那戴家姑娘却是一声呼救,被人扛了起来,朝一旁的林间跑去。

    “婆子!丫头!白夜——”疤脸放声大喊,召唤着最近处的几名手下,“救人——”

    有追杀者见抢到了戴家姑娘,当即朝着树林里跟随而去,护卫者们亦有数人冲了进去,其中便有那老婆婆、小女孩,另外还有一名手持短刀的年轻杀手,飞快地跟随而上。

    林间一阵追逐厮杀,不一会儿便死了几人。那老婆婆、侏儒女孩的杀人手段各有特点,但毕竟身体所限,追逐起来没有长力,被称作“白夜”的年轻杀手目力极好,正是能在夜间视物,才得了这一外号,他在林间一路奔行追杀,途中杀了两人,眼见周围同伴越来越少,他隐匿入黑暗之中,转眼间,也消失了脚步声。

    抢了戴家姑娘的数人一路杀杀逃逃,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子前方陡然出现了一道斜坡,扛着女子的那人停步不及,带着人朝着坡下翻滚下去。另外三人冲上去,又将女子扛起来,这才沿着山坡朝另一个方向奔去。

    此时追追逃逃已经走了相当远,三人又奔跑一阵,估摸着后方已然没了追兵,这才在林地间停下来,稍作休憩。那戴家姑娘被摔了两次,身上也有擦伤,甚至因为途中叫喊一度被打得晕厥过去,但此时倒醒了过来,被放在地上以后偷偷地想要逃走,一名劫持者发现了她,冲过来便给了她一耳光。

    “这骚娘,竟然还敢逃——”

    “得教训教训他!”

    几人的说话声中,又是一记耳光落了下来,戴家姑娘哭了出来,也就在此刻,黑暗中陡然有人影扑出,短刀从侧面插入一名男子的后背,林间便是一声惨叫,随后就是兵器交击的响声带着火花亮起来。

    “杀——”

    “我就知道有人——”

    “做了他——”

    “杀了小妞——”

    呼喊声急促得犹如暴雷,戴家姑娘的眼前人影交错,鲜血溅在了她的脸上,有人倒下,有一道身影挡在她的前方,似乎说了一声:“走。”由于语调不高,她还在怀疑是否幻觉,那边的声音更多的响起来:“是‘白夜’!”

    “都是收钱吃饭!你拼什么命——”

    “老八给你多少钱!这人头值一千两啊——”

    “钱对半分,女人给你先爽——”

    “我操你——”

    黑夜里溅起来的血光有劫持者的也有那杀手的,前方又是低沉的一声:“走!”戴家姑娘才反应过来,从地上爬起来朝前方黑暗中奔跑而去,回过头时,只见那边一道身影倒在地下,另外三道人影兀自厮杀不休。

    她朝着林间跑了一阵,片刻之后,又转了回去。先前厮杀的林地间尽是弥漫的血腥气,四道人影俱都倒在了地下,满地的鲜血。戴家姑娘哭了起来,声音一发出,地上一道人影陡然动了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