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三二章 烈潮(三) 1/2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风声鹤唳,海东青飞旋。

    下方的山谷之中,倒伏的尸体横七竖八,流淌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完颜庾赤骑着漆黑色的战马踏过一具具尸体,路边亦有满脸是血、却终于选择了投降求生的绿林人。

    他的目光扫过了这些人,奔上前方的山头。

    一如十余年前起就在不断重复的事情,当军队冲击而来,凭着一腔热血集结而成的绿林人士难以抵御住这样有组织的杀戮,防御的阵势往往在第一时间便被击破了,仅有少量绿林人对女真士兵造成了伤害。

    但由于戴晋诚的图谋被先一步发现,仍旧给聚义的绿林人们争取了片刻的逃亡机会。厮杀的痕迹一路沿着山脊朝东北方向蔓延,穿过山峰、树林,女真的骑兵也已经一路追逐过去。林子并不大,却恰到好处地克制了女真骑兵的冲击,甚至有部分士兵贸然进入时,被逃到这边的绿林人设下埋伏,造成了不少的伤亡。

    完颜庾赤越过山峰的那一刻,骑兵已经开始点起火把,准备放火烧林,部分骑兵则试图寻找道路绕过林子,在对面截杀逃亡的绿林人士。

    林地之中,半身染血的疤脸将一名女真骑士拖在地上挥刀斩杀了,随后夺取了对方的战马,但那战马并不驯服、嘶叫踢打,疤脸上了马背后又被那战马甩飞下来,战马欲跑时,他一个翻滚、飞扑狠狠地砍向了马脖子。

    马血又喷出来溅了他的一身,腥臭难言,他看了看周围,不远处,老妪打扮的女人正跑过来,他挥了挥手:“婆子!金狗一时间进不了林子,你布下蛇阵,咱们跟他们拼了!”

    “金狗要放火,不可久留!”老妪如此说了一句,疤脸愣了愣,随后道:“林子这般大,何时烧得完,出去也是一个死,咱们先去找其他人——”

    他转身欲走,一处树干后方刷的有刀光劈来,那刀光转眼间到了眼前,老妪扑过来,疤脸疾退,林地间三道身影交错,老妪的三根手指飞起在空中,疤脸的右边胸膛被刀锋掠过,衣服裂开了,血沁出来。

    方才杀出的却是一名身材干瘦的金兵斥候。女真亦是渔猎起家,斥候队中不少都是杀戮一生的猎手。这中年斥候手持长刀,目光阴鸷锐利,说不出的危险。若非疤脸反应敏捷,若非老妪以三根手指为代价挡了一下,他方才那一刀恐怕已经将疤脸整个人劈开,此时一刀不曾致命,疤脸挥刀欲攻,他步伐极其敏捷地拉开距离,往一旁游走,就要遁入树林的另一端。

    也在此时,一道身影呼啸而来,金人斥候眼见敌人众多,身形飞退,那身影一枪刺出,枪锋跟随金人斥候变化了数次,直刺入斥候的心坎,又拔了出来。这一杆大枪看似平平无奇,却转眼间越过数丈的距离,冲刺、收回,委实是大巧若拙、返璞归真的一击。疤脸与老妪一看,便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福禄前辈,你为何还在此地!”

    “我留下最好。”福禄看了两人一眼,“两位速走。”

    “我等留下!”疤脸说着,手上也拿出了伤药包,迅速为失了手指的老妪包扎与处理伤势,“福禄前辈,您是当今绿林的主心骨,您不能死,我等在这,尽量拖住金狗一时片刻,为大局计,你快些走。”

    “你们才该快些走。”福禄的目光严肃,“我等先前听说是完颜庾赤领兵攻打西城县,而今完颜庾赤来了这里,带的兵马也不多。大队去了哪里,由谁带领,若戴梦微真的心怀不轨,西城县如今是何等局面。老八兄弟,你素来明大局知进退,我留在这里,足可拖住完颜庾赤,也未必就死,这里逃出去的人越多,将来边越多一份希望。”

    “您是绿林的主心骨啊。”

    “西城县有成千上万英雄要死,区区绿林何足道。”福禄走向远处,“有骨头的人,没人吩咐也能站起来!”

    疤脸胸口的伤势不重,给老妪包扎时,两人也迅速给胸口的伤势做了处理,眼见福禄的身影便要离去,老妪挥了挥手:“我受伤不轻,走不得了,福禄前辈,我在林中设伏,帮你些忙。”

    “谢谢了。”福禄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疤脸站在那儿怔了片刻,老妪推了推他:“走吧,去传讯。”

    他咬了咬牙,最终一拱手,放声道:“我老八对天发誓,今日不死,必杀戴梦微全族!”

    不知哪里有应和传过来:“我也是!”

    ……

    “我老八对天发誓,今日不死,必杀戴梦微全族……”

    呼喊的声音在林间鼓荡,已是满头白发的福禄在林间奔走,他一路上已经劝走了好几拨认为逃亡希望渺茫,决定留下来多杀金狗的绿林豪杰,中间有他已然认识的,如投奔了他,相处了一段时间的金成虎,如早先曾打过一些交道的老八,也有一位位他叫不出名字的英雄。

    这些人都不该死,能多活一位,天下或许便多一份的希望。

    他这一生,前面的大半段,是作为周侗家仆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他的性情平和,待人接物身段都相对柔软,便是随周侗习武、杀人,也是周侗说杀,他才动手,身边人中,便是妻子左文英的性情,比起他来,也更为果决、刚烈。

    周侗性情刚正凛冽,多数时候其实颇为严肃,说一不二。回想起来,前半生的福禄与周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身影。但周侗去世十余年来,这一年多的时间,福禄受宁毅相召,起来发动绿林人,共抗女真,不时要发号施令、不时要为众人想好退路。他不时的思考:若是主人仍在,他会怎样做呢?不知不觉间,他竟也变得越来越像当年的周侗了。

    树林边缘,有火光跃动,老人手持大枪,身体开始朝前方奔跑,那树林边缘的骑手举着火把正在放火,陡然间,有凛冽的枪风呼啸而来。

    那骑手还在马上,喉头噗的被刺穿,枪锋收了回来,不远处的另外两名骑兵也发现这边的动静,策马杀来,老人持枪前行,中平枪平稳如山,转眼间,血雨爆开在空中,失去骑手的战马与老人擦身而过。

    老人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山峰上的完颜庾赤,这一刻,骑在漆黑战马上的完颜庾赤也正将目光朝这边望过来,片刻,他下了命令。

    箭头上点起了火焰的弓箭手们将目光锁定了这边。老人手持大枪,退入树林。

    火箭的光点升上天空,朝着林子里降下来,老人持枪走向林子的深处,后方便有烟尘与火焰升起来了。

    林子不算太大,但真要烧光,也需要一段时间,此时在林地其余的几处,也有火焰烧起来,老人站在林地里,听着不远处隐隐的厮杀声与火焰的呼啸传来,耳中响起的,是十余年前刺杀完颜宗翰的战斗声、呼喊声、苍龙伏的低吟声……这场战斗在他的脑海里,从未平息过。

    文英哪……

    他想。

    或长或短,人总会死的。有的,不过早晚之分……

    天空之中,风声鹤唳,海东青飞旋。

    下方的林子里,他们正与十余年前的周侗、左文英正在同一场战争中,并肩作战……

    ……

    疤脸抢夺了一匹稍微温驯的战马,一路厮杀、奔逃。

    这一天已然临近傍晚,他才靠近了西城县附近,接近南面的山林时,他的心已经沉了下去,林子里有金兵侦骑的痕迹,天空中海东青在飞。

    他弃了战马,穿过林子小心翼翼地前进,但到得半途,终究还是被两名金兵斥候发现。他奋力杀了其中一人,另一名金人斥候要杀他时,林子里又有人杀出来,将他救下。

    来的也是一名风尘仆仆的武人:“在下金成虎,昨日聚义,见过八爷。”

    疤脸拱了拱手。

    两人皆是自那山谷中杀出,心中惦念着山谷中的状况,更多的还是在担心西城县的局面,当下也未有太多的寒暄,一道朝着林子的北端走去。树林越过了山脊,越是往前走,两人的心中越是冰凉,远远地,空气中正传来异常的躁动,偶尔透过树隙,似乎还能看见天空中的烟雾,直到他们走出树林边缘的那一刻,他们原本应该小心地躲藏起来,但扶着树干,筋疲力尽的疤脸难以抑制地跪倒在了地上……

    南方沦陷一年多的时间以后,随着西南战局的转机,戴梦微、王斋南的登高一呼,这才激励起数支汉家部队起义、反正,并且朝西城县方向聚集过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