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三九章 大决战(三) 1/2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太阳在西边的地平线上,只剩下最后一抹光点了。近处的山间、大地上,都已经开始暗了下去。

    马声嘶鸣,山岭与滩涂间能看到斑斑点点的火焰在燃烧,溃兵的声音在临近入夜的大地上,远远近近的,让人有些分不清距离。

    爆炸声响起在山脊上,火焰伴随着烟雾冲开了一瞬,在落入黑暗的大地上显得格外耀眼,半身鲜血、行走在这片阵地上的陈亥几乎被爆炸波及到,踉跄几步,被一具金兵的尸体绊了一下,摔在地上又按着尸体的头颅爬起来,满手都是黏糊糊的血。

    “耿长青!把我的炮看好了,点好数——”

    陈亥大声地喊着手下营长的名字,下了命令。

    原本是金兵铁炮阵地上的作战已近尾声。

    由华夏军制造、推广出来的铁炮是划时代的武器,对于密集的战场冲阵来说,它的威力无穷。但从铁炮、手榴弹等物的出现开始,华夏军实际上已经在淘汰密集的方阵冲击了,第七军固然也有走正步等方阵训练,但主要是为了增加军队的纪律性和整体性暗示,在实际的作战演练方面,用爆炸物将对方直接炸散,己方也以散兵冲锋,随时随地的小规模配合,才是第七军的作战重心。

    浦查的一万前锋,一共带了二十余门铁炮,若是面对一整块冲来的士兵,固然能够造成巨大的伤害,惊人的爆炸声,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种震慑。但这种震慑,对于华夏第七军中的老兵来说,基本没有效果。

    若是时间再发展一些,在相对现代的战场之上,往往也是新兵怕炮,老兵怕枪。二十余门大炮组成的阵地,若要齐射打死某个人固然没有太大问题,但谁也不会这样做。对单兵而言,二十多门大炮的意义,恐怕还比不上二十支箭矢,至少箭矢射出来,弓箭手可能还瞄准了某个人。而大炮是不会针对某一个人发射的。

    陈亥组织了麾下的士兵,以班为单位沿着侧面山麓轻装绕行,随后一波一波地发动了进攻,大炮并没有起到多少阻拦的作用,双方先是以手榴弹、火雷相互攻击,随后在铁炮阵地间厮杀成一片。华夏军开始进行斩首战术,而金兵亦组织起顽强的抵抗。

    作为一度横压天下三十年的部队,尽管在最近连遭失败、折损大将,但金军的士气并没有兵败如山倒,往日里的骄傲、眼前的困局叠加起来,固然有人胆怯逃跑,但也有不少金兵被激发起悍勇之气,至少在小规模的厮杀中,仍旧称得上可圈可点。

    以至于陈亥夺下这片阵地,费了不少的力气,而即便在战局几乎底定了的时刻,也有女真士兵持着火把发起了亡命的攻击,之前的爆炸,便是一名女真战士点燃了炮兵阵地上的一处弹药桶所致,爆炸波及,附近的两门大炮亦被掀飞,眼看着已不能用了。

    “救治伤员!”

    “构筑防线——”

    “试炮——”

    陈亥行走在阵地上,一道一道地发出命令,有人从远处过来,提着颗人头:“团长,杀了个猛安。”

    “扔了喂狗!”

    他如此说着,下方战场上溃兵还在逃散,远远的嘉陵江畔,主战场上的厮杀还在继续。视野东侧响起了动静,陈亥举起望远镜,一片火光出现在东面视野的尽头——远隔了烂泥滩遥遥相望的丘陵上,马队的火把连成一线。

    “撒八来了。大炮准备!”陈亥冷静地下令,“带了长枪的、工兵队的,下去支援侯旅长。”

    ……

    完颜撒八并未在第一时间投入战场。

    他率领的支援部队一共两万人,其中三千余人是骑兵。他的军队与浦查的队伍相隔不远,原本半日时间便能投入战场,骑兵队的速度当然更快——这个时间原本是充足的,但没有料到的是,略阳这边的战争变化情况,会激烈到这种程度。

    他在赶过来的途中,一共接到了五次战场的情报,前两次还算正常,随后一次比一次紧急,最后那次的士兵干脆就是在战场上溃败下来的。华夏军的攻势凌厉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程度,他率领骑兵现行,将战场纳入视野的第一刻,他让马队停了下来。

    视野前方正是一片混乱的溃败景象,眼见这边丘陵上的火把,部分逃散的金兵朝这边过来了,撒八命令亲卫将溃兵收拾起来,同时叫了人过来询问状况,不久之后,便有一项又一项的信息汇集过来了。

    浦查的一万前锋部队,已经濒临崩溃,大量的士兵被华夏军冲散,他带着本阵的亲卫转往嘉陵江畔,试图背靠江水以守,打出破釜沉舟的哀兵之势来。

    在士兵的说话中,浦查正在前方的嘉陵江畔等待着营救,而在视野前方,火炮的阵地就已经被华夏军拿下,金兵在这片夜幕中的溃散杂乱无序,而华夏军的作战队伍,分明结成了一股又一股的洪流,在如此混乱的作战中,他们都在下意识地汇集、抱团,这些集团都不大,但对于溃散的金兵而言,每一个集团都如同噬人的凶兽,正在吞噬视野间每一波还能反抗的力量。

    其中最大的一个集群明显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到来,正在有着炮阵的山腰下聚成一条长线,长枪集结成林,枪林前方一排士兵似乎正在疯狂地挖掘地面。

    这支步兵队伍也不过两三千人,他们在第一时间,准备跟骑兵打阵地战,阻拦住自己冲往嘉陵江救人的去路,但撒八自然明白,这样行动迅速而又坚决的队伍,是相当可怕的。

    还有更可怕的,蕴藏着浦查部队迅速崩溃原因的讯息,已经被他初步地组织出来,令他觉得牙根都有些泛酸。

    如果在十年前,他会毫不犹豫地将麾下的骑兵投入到战场上去。

    当然,眼下能够让他犹豫和等待的时间也并不多了。

    他迅速地下达了几个命令,其一是命令麾下亲卫收拢和再度组织起逃散的士兵,恢复战力,其二是让人迅速地冲往嘉陵江传讯,令浦查不可再犹豫,以最快速度朝东路突围,与己方汇合。同时,他叫来了身边最为倚重的一名亲兵,让他迅速返回后方大营,让其向宗翰转达这片战场的问题和发现。

    “速去,不可再迟了。”

    他如此说道。

    回首过来,山麓间、树林间、洼地间、滩涂间的战场上,稀稀疏疏的都是点点的光火,太阳已经彻底落下去,对于骑兵来说,当然不是最佳的冲阵时机。但不得不冲,不得不在运动中寻找对方的破绽。

    这是唯一的出路——

    ……

    天色入夜了。

    宗翰的大营在山地之间扎起了营帐,战马飞驰进出,将这个夜里渲染得热闹。

    战争已经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相对顺利地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