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四二章 大决战(六) 1/2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世界丰富多彩。

    在极大的地方,时间如烈潮推移,一代一代的人出生、成长、老去,文明的呈现形式浩如烟海,一个个朝代席卷而去,一个民族振兴、衰亡,成百上千万人的生死,凝成历史书间的一个句读。

    而在小的地方,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场浩瀚的史诗。在这世上的每一秒,成千上万的人看似微渺地活着,但他们的心思、情绪,却都同样的真实而庞大,有人欢笑喜悦、有人悲伤哭泣、有人歇斯底里的愤怒、有人默不作声地伤感……这些情绪犹如一场场地飓风与海啸,驱动着平凡的身躯平凡地前行。

    我们这世间的每一秒,若用不同的视角,截取不同的切面,都会是一场又一场庞大而真实的叙事诗。无数人的命运延伸、因果交织,碰撞而又分开。一条断了的线,往往在不知名的额远方会带出奇特的果。这些交织的线条在多数的时候混乱却又均匀,但也在某些时刻,我们会看见无数的、庞大的线条朝着某个方向汇聚、碰撞过去。

    武振兴元年,四月二十三,汉中城外的夕阳,像是吸饱了硝烟的味道,在云霞中透出瘆人的灰黑色来。晚霞并不壮丽,那只是她平凡而又在这片天地间重复了无数次的普通面貌。

    将这片夕阳下的城池纳入视野范围时,麾下的军队正在迅速地往前集结。希尹骑在战马上,风声吹过猎猎锦旗,与人声混杂在一起,庞大的战场从混乱开始变得有序,空气中有马粪与呕吐物的味道。

    战场的气氛正一如既往地在他的眼前变得熟悉,数十年的征战,一次又一次的沙场点兵,林立的刀枪中,士兵的呼吸都显出肃杀而顽强的气息来。这是完颜希尹既感到熟悉却又已然开始陌生的战阵。

    士兵集结的速度、阵列中散发的精气神令得希尹能够很快地理解眼前这支部队的成色。女真的队伍在自己的麾下成熟而可怕,四十年来,这支队伍在养出这样的精气神后,便再未遭遇同等的对手。但随着这场战争的推移,他逐渐体会到的,是许多年前的心情:

    那时候的女真战士抱着有今天没明日的心情投入战场,他们凶狠而激烈,但在战场之上,还做不到今天这样的如臂使指。阿骨打、宗翰、娄室、宗望等人在战阵上歇斯底里,豁出一切,每一场战争都是关键的一战,他们知道女真的命运就在前方,但当时还不算成熟的他们,并不能清晰地看懂命运的走向,他们只能全力以赴,将剩余的结果,交给至高的天神。

    他们在战斗中学习、逐渐成熟,于那命运的走向,也看得愈发清楚起来,在灭辽之战的后期,他们对于军队的使用已经愈发熟练,命运被他们紧握在掌间——他们已经看清楚了世界的全貌,一度心慕南面汉学,对武朝保持尊敬的希尹等人,也渐渐地看清楚了儒家的利弊,那中间固然有值得尊敬的东西,但在战场上,武朝已无力反抗天下大势。

    时间走到今天,老人们已经在战火中淬炼成熟,军队也仍旧保持着锐利的锋芒,但在眼前的几战里,希尹似乎又看到了命运脱缰而走的痕迹,他固然可以全力以赴,但未知的东西横亘在前方。对于事情的结果,他已隐隐有了抓握不住的预感。

    唯有一点是肯定的:眼前的一战,将再度变为最关键的一战,女真的命运就在前方!

    “……华夏军的阵地,便在前方五里的……芦苇门附近……大帅的军队正自西面过来,如今城里……”

    下船之后的军队徐徐推进,被人自城内唤出的女真将领查剌正跟在希尹身边,尽量详细地与他报告着这几日以来的战况。希尹目光冰冷,安静地听着。

    几乎在得知汉中以西交战开始的第一时间,希尹便果断地放弃了西城县附近对齐新翰三千余人的围剿,率领万余部队迅速上船沿汉水西进。他心中明白,在决定女真未来的这场大战前,围剿区区三千人,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下船的第一刻,他便着人唤来此时汉中城内职衔最高的将领,了解事态的发展。但整个情况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宗翰率领九万人,在两万人的冲锋前,几乎被打成了哀兵。虽然乍看起来宗翰的战术声势浩荡,但希尹明白,若具备在正面战场上决胜的信心,宗翰何必使用这种消耗时间和精力的车轮战术。

    两人携手作战几近一生,他能够明白,宗翰是何等豪迈又何等睿智之人,往前冲若真有机会,他是不会后退的。换句话说,能够将战阵厮杀四十余年的宗翰逼到这种程度,华夏军的战力之强,可见一斑。

    嘉陵江畔杀浦查,在混乱的战局中将其麾下的猛安谋克等各个中下层将领几乎斩杀一空。

    当天夜晚以不足万人的兵力偷袭宗翰大营,在跌入陷阱的情况下竟然强行挣出,之后还将追兵杀得破胆。

    四天的时间,以几乎不到两万人的兵力对阵宗翰的车轮作战,到最后呈现败迹的是宗翰的队伍,部分溃兵朝着汉中聚集,对方居然能以区区几百人的规模抢夺汉中南门,这样的进攻欲望与小规模作战时的决策能力,又是何等的惊人?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战马前行之中,希尹终于开了口。

    “……啊?”

    “你从战场上过来,对你的敌人,当有些想法,你觉得……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卑、卑职不知……华夏军作战悍勇,听说他们……皆是当年从西北退下来的,与我女真有深仇大恨,想是那心魔以妖法蛊惑了他们,令他们悍不畏死……”

    “……”希尹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又过了一阵,“城内铁炮、弹药等物尚存多少?”

    “卑职……只能估个大概……”

    “完颜庾赤。”希尹没有再等待汇报,直接叫了弟子的名字。

    一旁四十出头的中年将领靠了过来:“末将在。”

    “三件事,你代我去办。”

    “是。”

    “第一,你带一千人入城,协助城内官兵,加强汉中城防,华夏军正由芦苇门朝北进攻,你安排人手,守好各通道、城墙,如再有城们易手,你与查剌同罪。”

    “是。”

    “第二件,清点城内所有火炮、弹药、弓弩、战马,除防御汉中必须的人手外,我要你组织好人手,在明日日出前,将物资运到城外战场上,如果人手实在不够,你到这里来要。”

    “是。”

    “第三件……”战马上希尹顿了顿,但随后他的目光扫过这苍白的天与地,还是果断地开口道:“第三件,在人手充足的情况下,集合汉中城内居民、百姓,驱赶他们,朝南面芦苇门华夏军阵地聚集,若遇反抗,可以杀人、烧房。明日清晨,配合城外决战,冲击华夏军阵地。这件事,你处理好。”

    战马之上,完颜庾赤领命:“是。”他的目光倒是有些犹豫地转了转,但随即接受了这一事实。在宗翰大帅以九万兵力疲惫华夏军四日的情况下,希尹做出了正面厮杀的决定。这果断的决定,或许也是在应对那位人称心魔的华夏军首领杀出了剑门关的消息。

    ——若拖到几日之后,那心魔到来,事情会更加热闹,也更加麻烦。

    两人领命去了。

    前方城墙蔓延,夕阳下,有华夏军的黑旗被纳入这边的视野,城墙外的地面上斑斑点点的血迹、亦有尸体,显示出不久前还在这边爆发过的血战,这一刻,华夏军的战线正在收缩。与金人军队遥遥相望的那一端,有华夏军的战士正在地面上挖土,大部分的身影,都带着厮杀后的血迹,有的人身上缠着绷带。

    面对着完颜希尹的旗帜,他们大部分都朝这边望了一眼,透过望远镜看过去,那些身影的姿态里,没有畏惧,只有迎接作战的坦然。

    这天下间与女真人有血仇者,何止千万。但能以这样的姿态面对金军的队伍,以前不曾有过。

    他们已经经历四日的厮杀了,甚至于将宗翰率领的军队划得支离破碎。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他们尚有余力吗?

    希尹在脑海里思考着这一切。

    数十年来,他们从战场上走过,汲取经验,获得教训,将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纳入眼中、心中,每一次的战争、幸存,都令他们变得更加强大。这一刻,希尹会想起无数次战场上的烽烟,阿骨打已逝、吴乞买弥留,宗望、娄室、辞不失、银术可、拔离速……一位又一位的将领从他们的生命中走过去了,但这一刻的宗翰乃至希尹,在战场之上确实是属于他们的最强状态。

    时间走过数十年,这一刻,他仍旧只能全力以赴,将未知的命运,交给至高的天神。

    ***************

    汉中的城墙也并不壮丽巍峨,一片普通的土石城墙,城墙外的原野青黄参差,士兵的穿着以土色为主,兼有青绿的点缀,血腥的味道一如既往地让人觉得难闻。

    刘沐侠是在傍晚时分抵达汉中城外的,跟随着连队抵达之后,他便随着连队成员被安排了一处阵地,有人指着东面告诉大家:“完颜希尹来了。如果打起来,你们最好在前面挖点陷马坑。”

    “挖陷马坑就行了吗?”班长向连长请示。

    “你们今晚就负责挖坑,保留体力,注意休息。能不能睡要看对面的意思。”

    疲劳与痛楚正在身体内聚集,但在可以忍受的限度内,战友们说起第五军突破剑门关的时候,刘沐侠抬头看了看东面的金兵踪迹。纵然只是华夏第七军中的一名普通士兵,他也知道,决战即将到来了。

    于是吃过晚饭后,他便安静地开始挖坑。

    他并不畏惧完颜宗翰,也并不畏惧完颜希尹。

    他是西北人,西北的生活环境自来粗砺,也是因此,他自小便生活在一片充满了杀人犯、马匪、骗子的天地里。

    家人很早就去世了。他对于家人并没有太多的情感,类似的情况在西北也从来算不得稀罕。华夏军来到西北,面对西夏打出第一场胜仗之后,他去到小苍河,加入外界认为的穷凶极恶的黑旗军,“混一口饭吃”。

    华夏军的内部,是与外界猜想的完全不同的一种环境,他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被同化的,或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