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执念破云_逆天邪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770章 执念破云


火破云一身火焰般的红衣。他并非一人到来,身后,是曾经雄霸炎神界,又一起将火破云推为炎神界王的炎神三宗主:

朱雀宗主焱万苍、凤凰宗主炎绝海、金乌宗主火如烈。

炎神界最强四人全部到来,为这片雪域带来一股狂躁的灼气。

沐涣之早已等候在外,他立刻向前,迅速扫了一眼四人的神色,明知故问道:“恭迎炎神界王和三位宗主。不知四位此番莅临,所为何事?”

沐涣之此言之下,四人却都没有说话。

火破云直直的看着前方,目光平淡,看不出什么神情。而炎神三宗主神色都颇为复杂。火如烈向前一步,低声道:“破云,你给我听着,我最后一次……”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火破云冷冷的将他的话打断。

“你!”火如烈险些一口将牙咬碎。

火如烈不但脾性暴烈,还极为倔强,认定之事,绝不会更改,这一点,不单炎神界,连吟雪界上下都清清楚楚。

前者,火破云并不像他,后者,却简直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沐涣之皱了皱眉,又开口道:“我这便去向宗主通报一声。”

“不必了。”火破云目光微抬,沉声道:“在这里便好。”

风雪忽止,一股无形的沉闷灵压无声罩下,让炎神三宗主在一瞬间猛然窒息,视线都为之暗下。

火破云的眼瞳之中,缓缓映出一个漆黑的身影。

他不知何时出现于上空,一双漆黑的眼瞳如暗夜,如深渊。俯视着下方的眸光没有任何久别熟悉之人的动荡,唯有冰寒与冷漠。

熟悉的面孔,但眼神、气场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

炎神三宗主的身体都在窒息中不由自主的瑟缩,即使是当年和云澈最熟络,整天大笑着高喊“云小兄弟”的火如烈,都几乎是下意识的敛下了所有的火焰气息。

投影之中的云澈,已是让人骇然胆寒。而亲身面对,才知他的黑暗气场是何其的恐怖。

那不仅是一种存在上的卑微感,更如被恶魔死死的扼住了喉咙,只需一个意念,便会将他们断命,不会管什么交情,更不会有任何的悲悯。

火破云高高昂首,很淡的一笑:“云澈,又是多年不见。看你的状况,倒是比预想的还要好得多。”

另一边,刚刚赶来的魔女蝉衣纤眉骤沉。

区区一个上位界王,竟敢直呼云澈之名,这无疑是大不敬之罪。

她刚要上前,却被池妩仸轻轻伸手阻住。随之,池妩仸微微转眸,看向了另一个方向的下方,那里,沐妃雪静静而立,遥遥而望。

沐涣之很自觉的退后。

云澈姿态未变,淡淡出声:“炎神界王,你能自行来领死,很好,也免得浪费本魔主时间。如此,本魔主自会赏你死的痛快些。”

“魔……魔主!”火如烈连忙向前,急声道:“我们此来,是为了向魔主赔罪。破云他并非有心忤逆魔主,而是这段时日他正逢突破,刚刚才出关,因而耽误了七日之限。求魔主念在昔日交情,给破云……给炎神界一个投诚效忠的机会。”

他本来还想着能像以往那样喊着“云小兄弟”来拉近距离。但真正面对云澈,那四个字却怎么都无胆喊出。

“交情?”云澈漠然道:“当年的交情,已是灭尽。如今,本魔主与炎神界王又何来的交情?”

“……”火如烈全身发紧,心中苦涩。当年火破云将云澈行踪泄露给圣宇界一事,他在之后已是知晓。他至今无法理解火破云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失智之举。

但毋庸置疑的是,他和云澈的交情,从那一刻起已是烟消云散,云澈当年没有报复,已是仁至义尽。

火破云却是微笑了起来,没有丁点的惊惧,他伸出手来,掌心金炎燃烧,周围的积雪已在炎芒之下快速消逝:“当年,你我曾经约定,宙天神境之后,再进行一次比拼。虽然之后你并未进入宙天神境,但此约到了这番,倒也并无不适。”

“约定?”云澈无比轻蔑的一笑:“不记得了。”

“没关系。”火破云丝毫不怒,手中金炎逐渐浓郁:“我记得便可。”

声音落下,他忽然飞空而起,身上火光弥天,手中金乌炎凝成耀金色的炎剑,直轰云澈。

“破云!!”

炎神三宗主大惊失色,一旦火破云对云澈出手,那便再无任何余地。

三人同时出手……但如今的他们又岂能阻的住火破云,尚未近身,便已被远远弹开,而火破云的金乌炎光已直逼云澈身前。

神主境的炎威,让习惯了冰寒的空间无比剧烈的扭曲起来。云澈一动不动,待炎光近体,他才轻描淡写的伸手,五指向着前方轻轻一拢。

霎时,本是耀眼弥空的炎光猛的一暗,随之火破云身上的炎光快速熄灭,就连他手中所凝的炎剑也层层消失。

在火破云的身形停滞在云澈前方时,他的身上,已再看不到丁点的火光。就连他瞳孔中的金乌炎,也变得格外暗淡。

随着云澈境界的提升,以及虚无法则的领悟,他对火焰的驾驭也已远远胜过当年,亦绝对远远超出火破云的预想。

看着自己所燃的金乌炎几乎是凭空而灭,他的瞳孔出现了轻微的收缩。而他的身影亦停滞在云澈身前,再无法前进半分,在云澈的黑暗魔威下,他的炎威,被噬灭的无影无踪。

尚未有力量碰撞,他已一败涂地。

视线之中,云澈的面孔近在咫尺。他的脸上没有冷笑,眼瞳中没有轻蔑,甚至没有一丝怜悯,唯有幽暗和无尽的冷漠。

仿佛,眼前的他,连让他蔑视与怜悯的资格都没有。

“那些跪下膝盖,垂下头颅向我表忠的人,”云澈淡淡开口:“他们被我踩碎了尊严,被我种下了永恒的黑暗。但同时,他们的家人、族人、宗门还有所在星界的无数生灵都得以活命。”

“他们的选择很明智,毕竟连能屈能伸都做不到,又哪来的资格成为上位界王。而那些自命清高的蠢货,本魔主自然要成全他们。”

云澈总算有了点表情,低冷一笑:“好歹相识一场,所以你比他们幸运的多,毕竟,你是本魔主亲手赐死!”

“等等!等等!”火如烈、炎绝海、焱万苍三人向前,无比慌乱的吼道:“魔主,求开恩,他绝非……”

“呵,”一声低笑,让炎神三宗主全身骤寒,再无法发出声音:“我当年曾得葬神火狱下凤凰魂灵的恩惠,所以只杀炎神界王一人,不会祸及炎神界。”

“但,你们三人若再敢有半句求情……便一起死!”

冰寒的言语,没有任何的温度和余地。

而火破云……他死死盯着云澈,没有怒骂,没有挣扎,身上的气息反而在消退,似乎从一开始,便已认命。

这时,云澈身边黑芒一闪,现出了池妩仸的身影。

“给你看个东西,”她幽幽开口:“看完之后,再决定杀不杀他。”

语落,池妩仸玉指轻轻一点,一抹魂光碰触在了云澈的眉心。

这抹魂光中包含的,是来自洛长生的记忆。记忆之中,是昏迷的云澈,和忽然出手将他震开,然后带着云澈搏命逃窜的火破云……

“……”眉头一点点沉下,云澈盯着面色刚硬的火破云,黑眸缓缓收凝:“当年将我送至琉光界的人,是你?!”

这番话让众人一愣,尤其是炎神三宗主目光剧荡,显然竟丝毫不知此事。

而反观火破云,在听到这句话后不是冷笑,不是横眉,反而露出了刹那的……慌乱?

“原来如此。”云澈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缓缓眯眸:“你想让我先杀了你,然后再知道你当年曾救过我,从而让我永远引为愧疚,是么?”

火破云猛的咬牙,先前一直无比平静的他,瞳孔和手掌同时颤抖起来。

“难道……”火如烈猛的抬头,然后拿起一枚赤色的魂晶:“破云,你让我在你死后交给……魔主的东西,就是你当年救过他的事?”

“呵……呵呵。”云澈笑了起来:“你的所谓自尊,竟可笑至此?”

“哎呀。”池妩仸一声意味复杂的轻吟。

“啊!!”

火破云忽然一声嘶叫,身上火光爆开,炎神破魔剑碎空而现,直刺云澈。

锵!

巨大的铮鸣之音中,炎神破魔箭定格于云澈的双指之间,上面的火光也迅速熄灭。

云澈冷目低眉,看着火破云有些狰狞的面孔淡淡而笑:“就这么想让我杀你?那我偏不杀你。好歹你当年救过我,我的命,可要比你的命贵重的太多了,这个‘人情’,我当然是还定了!”

砰!

手指一弹,气息混乱的火破云狠狠倒栽而下。

火破云在空中猛一折身,便要再次攻向云澈……但,他在折身的刹那,无意碰触到了池妩仸的眼睛。

轰————

他眼前猛然一黑,脑中如有万千洪钟震响,混乱的灵魂仿佛化作无数暴躁的魔鬼,在他心海中疯狂冲撞……

刚刚涌起的力量瞬间散尽,他整个人直挺挺的栽下,落入苍白的雪域之中。

炎神三宗主连忙向前将他扶起。

视线忽明忽暗,意识从未如此的沉重过,但火破云却死死的不肯昏迷过去,他一点点抬头,明明涣散的瞳孔却盯死着云澈的身影:“有种……你就……杀了我……”

“……”这惊人的意志力,倒是让池妩仸都稍稍讶然。

云澈凌空俯视,沉声道:“在这东神域之中,我想让谁死,谁就必须死。我想让谁活,谁就没资格死!”

“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他冷冷道:“带他回炎神界,让他给我好好的活着,他要是死了……我要这东神域,再无炎神界!”

“你……”

逆血攻心,火破云眼前再次猛的一黑,随之便化为彻底的黑暗……终于昏死了过去。

昏迷中双齿紧切,齿间血痕流溢。

云澈非但没杀火破云,反而下了不许他死的魔令。炎神三宗主不知该庆幸,还是悲伤。

他们带起火破云,简单的行礼,再不敢多说什么,很快远远而去,心中的复杂,无以言表。

看着远方,云澈目光定格,许久未动。

周围,冰凰长老、弟子都无声远离,无人敢近。

“在想什么?”池妩仸走过来,似是随意的问道。

云澈轻轻吐出一口气,道:“魔后,你识人无数,你能看清火破云这个人吗?”

“哦?”池妩仸看着他,嘴角倾起一抹浅笑。

云澈道:“炎神界为了培养他,耗费了不知多少的心血。当年的他,也一直将炎神界的未来担负在自己肩上,这为他过早的带来了重压,但亦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如今,他终为炎神界王,应该更重如今的责任和炎神界的安危,为何他却偏执失智至此?还有他对我的恨意……”云澈皱了皱眉:“沐妃雪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当真要胜过付诸一生的炎神界吗?”

池妩仸唇角微勾,轻然说道:“你来了之后,妃雪也来了,火破云不可能感知不到她的气息。而刚才,他的目光,只向沐妃雪的方向偏去了一次,之后,便始终集中于你一人的身上。”

云澈皱眉:“什么意思?”

“我在想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池妩仸微笑着道:“火破云所偏执的,究竟是‘沐妃雪’这个人,还是‘沐妃雪喜欢的人是你’这件事呢?”

云澈:“……?”

“你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对吗?”池妩仸忽然道。

“……是。”云澈点头。他曾那么认真的,将火破云视为他在神界唯一的朋友。

“你知道,两个人要成为朋友,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吗?”池妩仸又问。

云澈无法回答。

“是平等。”

池妩仸看他一眼,然后带着他,回忆到了他与火破云相识的那一天:“当年,你为吟雪界王的亲传弟子,他为金乌宗主的亲传弟子。你们年轻相近,地位相近,在所在的星界,又都是年轻一辈最耀眼之人。”

“你们当年的交手,他败了,败在元素的驾驭上,而玄道修为上,他远胜过你。在你伸手将他扶起时,你们碰撞的眼神,还有交谈的言语上,任何人都能看到、听到、感觉到你们之间的惺惺相惜。”

“天才是注定孤独的。对火破云而言,你应该是他生命中第一个真正认可的朋友,再加上他的性格。所以,对于你们之间的友情,他很认真,也很珍惜。”

“那个时候,你们之间是‘平等’的。你们会毫无间隙的相互扶持,共勉共励。”

池妩仸声音一顿,看着云澈的侧颜:“而这种‘平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破,又由谁来打破的呢?”

“……”云澈目光微凝。

池妩仸继续道:“玄神大会上,他被君惜泪一剑挫败。而你,在之后将君惜泪一击重创,你的本意是为他泄愤,但实则,却也在你们两人之间造下了无比之大的落差……何况,明明他是金乌弟子,却由你在封神台上,燃起了耀世的金乌炎。”

“你们之间的‘平等’,被彻底撕裂了。你立于高点,浑然不知。而他被远远甩落……对一个只有二十来岁,无比珍视这第一次友情的年轻人而言,的确会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打击。”

“这种打击最初带来的是失落,我想,他一定努力克服过。但之后,他又知道自己一见倾心的女子,喜欢的人却又是你。”

池妩仸轻轻一叹,摇头道:“失落、不甘、嫉妒、不忿、渴望、自怨自艾……在强烈中糅杂,最终会扭曲成什么,无法预料。”

“其实,你仔细想一想,火破云和妃雪之间,见面极少,更没有什么共患难或特殊的记忆,又怎可能生出偏执至此的感情呢?”

“另外,你在星神界‘死去’的那些年,他的确常至吟雪界看望妃雪,但也都是看望,从无任何逾越之举。以我当年对他的观察,他对于妃雪的确爱慕,但尚不至于到‘炽烈’的程度,更不要说偏执。”

“而随着你活着回来,他的‘偏执’却又忽然爆发。”

池妩仸声音变得绵长,轻轻软软的道:“看到你和妃雪卿卿我我,他恨不能借洛孤邪之手杀了你。而当真看到你要丧命洛长生之手,他却又不顾命的去救你。”

“你刚才猜的没错。火破云此次是希望你杀了他,之后再知道他当年曾救了你,从而生出强烈,甚至可能伴随一生的愧疚……如此,他便终于可以在你这里扳回一城,却又被你残忍的破灭了。”

罪魁祸首,实则是池妩仸,若非她给云澈看了洛长生的记忆,火破云已然如愿。

“他在意妃雪,而比妃雪更在意十倍的,是你哦。”

轻轻瞥了云澈一眼,池妩仸身影转过,缓步离开。

风雪拂至,云澈许久一动不动……远处,蝉衣久久保持着唇瓣微张的状态,脑中一片混乱。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