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八章 纪元之始(终章) 1/2  机破星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遥远看去,那绵延数万公里的恒星剑影,吞噬了裂隙与修罗。

    但若站在此刻的修罗身前。

    便能看清晰看到。

    修罗单剑平压。

    一柄大央皇,悍然压住万里恒星剑影。

    而在修罗身后,红莲交错纵横,再度勾勒出那曾经乍现于星空的十九道红炎火线。

    一如当初,整整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清晰的浮现。

    红莲棋盘。

    九个漆黑如墨的星位浮现。

    在那巨大棋盘的正中央,一个明亮如朝阳的红点,犹如心脏一般,在吞吐着火焰……

    “红莲归位……”

    “吾为天元。”

    修罗浑厚的意识冲刷至沐凡的脑海,与之同来的是那海量的、澎湃的,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

    半颗心脏与半颗心脏对接。

    根本不是简单的1+1……

    而是原子与原子对撞般,霎时产生何止兆亿倍的恐怖递增!

    “原来帝王体之上,是……天元体。”

    巅峰之上又巅峰。

    【天元体】——阿迦修罗!

    沐凡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

    修罗做出同样的动作。

    在他的视线中,胸膛那朵再度盛开的红莲,分明就是一个世界!

    而那个世界,他陌生又熟悉。

    那个世界,名为……修罗域!

    名为掌控的规则浮现于己心。

    原来修罗域就是修罗之心。

    纯净的能量开始自发的从胸口扩散出,平静的将一切伤痕抹平。

    红炎中,血色的眼睛如神灵。

    威严抬起。

    ……

    凝固的时间这一刻悄然解冻。

    怨的眉头皱起。

    因为那一剑还停在原处,不曾前进半分。

    伽罗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剑柄。

    再度向上一撩!!

    然而那巨大的恒星剑影,这一刻却仿佛被某种力量禁锢住。

    不但没有随之上移,反而禁锢着魔剑屠皇,让之不能移动分毫。

    “这是……”

    怨错愕抬头。

    无声无息间,吸取了近乎四分之一恒星之力的屠皇剑影。

    以毫米为单位,霎时崩灭成绚烂的火雾。

    视线的尽头。

    一台屹立于红莲棋盘前的血色机甲,森然抬首。

    “那是自千年前半颗修罗之心失踪后……便再无踪影的……”

    “天元体!”

    怨的目光中第一次浮现惊惧。

    “这、不可能!!”

    “此战,可以落幕了。”共生状态的沐凡,体内流淌的是彻底激活血脉的滚烫之血。

    他的神态、他的思维、他的意识。

    在这一刻,无限拔高。

    阿迦修罗·启那未知迷失之地,高达两百年的剑道传承,在脑海中光速拆解、重组。

    斩灭一切之刃……【大央皇】!

    似剑非剑,是刀非刀!

    因为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能够探寻那雾影之下究竟是何物。

    阿迦修罗·佩刀三十二。

    这是启在走出界域之前的招式。

    而现在的启留给他的却是名为【彼岸】与【超脱】的剑招。

    大央皇扬起的那一刻。

    修罗身后的红莲棋盘化作修罗界域的那深邃星空。

    但是宇宙风却诡异的只吹拂到修罗一甲之身。

    单步跨前。

    脚下红炎荡起百万米。

    层层红莲爆发如崩灭的星云。

    【彼岸·皇极月斩】!

    黑色的雾刀没入虚空的一刹那。

    修罗六圣同时惊骇,因为此时的他们根本捕捉不到修罗的身影。

    “他去哪……”

    “在那里!!”

    身形浮现于伽罗身前,持刀前劈的姿态定格。

    漆黑裂隙浮现的一瞬,便暴涨亿万米。

    化作惊天的月牙黑洞,狠狠扫到伽罗身前。

    无声无息间,伽罗手中的魔剑屠皇。

    三颗地狱之眼尽碎!

    “这不……可能!”

    怒吼声中,伽罗轰然倒飞入恒星。

    然而,与恒星齐高的漆黑月刃却毫不停留继续前行。

    沐凡望着那前方那无尽高温蒸腾扭曲的恒星烈日,没有追击。

    修罗收步而立,双手合握刀柄。

    倒提大央皇——

    高高举起!

    古老的图腾虚影乍现于修罗身后。

    一道、两道……

    整整三十三道虚影凝固。

    那赫然是三十三种古老姿态的修罗!

    黑雾锋刃开始无限怒涨。

    ——【超脱·三十三地狱】!

    气势轰然间,大央皇刺入恒星。

    一秒、两秒……

    恒星表面毫无动静。

    甚至在漆黑月刃没入恒星之后,依然没有动静。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的身躯却诡异的同时一颤。

    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浮现。

    三十三柄超越星体直径的漆黑巨刃,竟生生从那炽烈恒星内刺出!

    修罗手握刀柄,半跪于恒星之上,脚下的火焰星云开始层层暗去。

    猩红的披风轻轻卷动。

    当它缓缓抽刀的一刻。

    整个恒星系以内的所有星球,同时覆上坚冰。

    一颗恒星,无声消亡,没有半点波澜。

    此域之光,黯灭。

    一刀崩碎伽罗。

    一刀湮灭恒星。

    超脱斩击。

    三十三具地狱刃,带给所有生命体的是,让灵魂都在战栗的震撼!

    ……

    抽刀,起身,漠然回首。

    视线跨越数十万公里。

    “从今之后,再无伽罗与怨。”

    “我名阿迦修罗·凡。从今之后,即为修罗界域之主。”

    “你等可服?”

    那冷漠而霸道的精神波动扫过宇宙。

    六个角度的灰色的机甲同时僵住。

    宿、休、仓、怒、乱、牙,修罗六圣,同时抚胸躬身。

    “愿为界域之主效命。”

    ……

    帝国禁军之中,所有的人群呆滞片刻后。

    下一刻拥抱狂呼!

    而后,所有人猩红嗜血的目光,便都投向了那站场边缘尚未死绝的虫群。

    一道诡异而晦涩的精神波动扫过这片宇宙。

    看不到本体,但是却清晰的接受到那道意念。

    那是带着威临诸多宇宙的女王之意。

    萎缩的虫脑之后,一道血肉漩涡悄然拉开。

    战斗途中,谁都没发现虫群环裹下的虫脑,终于接受到了那来自至高无上的……王的意志。

    那道意志传递给所有原住民的信息只有一个。

    那就是……

    此世界,注定将沦为泽格腹中之地。

    巨型的血色漩涡之中。

    一道身形万米高的恐怖虚影开始浮现。

    周围的空间开始挤压、湮灭。

    大大小小的空间裂隙开始形成。

    那道影子。

    亦或是女王,亦或某个超绝的虫族生物……

    即将出现。

    沐凡眼角轻轻扬起。

    眼神淡漠望向那个传来恐怖意志的方向。

    星辰遥远,漩涡只是一个光点。

    但这,够了。

    大央皇举起。

    ——【彼岸·两界斩】!

    一击挥砍而出。

    自上而下超过十万米长的巨型红月浮现一瞬便又消失。

    “来而不往非礼。三年之后,我将亲临彼之位面!”

    长刀挽起,负于身后。

    修罗转身。

    沐凡竟不再看那个方向一眼。

    ……

    ……

    数十万公里之外,虫群正在为它们的王而欢呼雀跃。

    虫脑正在不断传递着恭敬与臣服的信息素。

    当然也在其中夹杂了一些对此世界原住民的小小抱怨。

    女王的意志,根本不是此世界这些食粮们能够抵挡的。

    那道虚影……

    莫非是王座下最强大的战士冲荒大人?

    虫脑激动的颤抖起来。

    然而这一刻,一道斜跨超过十万米的巨型红月刀气陡然浮现于漩涡之前。

    在虫群们呆滞的目光中,那道刀气悄然没入漩涡。

    宛若星辰般的漩涡被一切为二。

    漩涡后的巨大身影一僵。

    无数血液从漩涡的裂隙中奔涌而出。

    女王那威严的意志骤然停顿。

    下一刻变为凄厉的尖叫。

    尖叫声戛然而止。

    红月刀气斩入漩涡,将虫族的至高战将冲荒直接斩成两断,并去势不减的穿入那一个未知的位面!

    沐凡不去看,是因为他知道,这一式穿过彼岸、横跨两界的斩击,将会携着他的意志,斩过一切位面,最终重创那未曾谋面的虫族女王!

    世界寂静。

    虫族呆滞。

    因为这一刻,它们突然发现……

    本源位面和此世界的一切联络,彻底斩断!!

    虚空之中,界域之门大开。

    修罗从中森然走出,俯视脚下星域战场。

    “六圣。”

    当修罗突破到天元体后,当大央皇内承载的一切传递到脑海后,沐凡突然有了某种明悟。

    所谓神,就是守护一方宇宙的灵魂。

    它可以是人,可以是生物,可以是生命体也可以是精神体。

    “界域之主,我等回归修罗界吗?”六圣的声音同时浮现耳畔。

    沐凡的目光平静扫过战场,复又眺望至更远的方向。

    “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回去。但在这之前,你等随我肃清此世界残敌。”

    沐凡的瞳孔之中,映出的是这个广袤无垠的世界,这个他成长起来并深深热爱的世界。

    他不是神,他只是愿做罗琴宇宙的——话语人!

    ……

    ……

    大雷皇vs所罗门王!

    帝王体之间的对决。

    对于那隐藏在世界阴影下的黑暗霸主,阮雄峰的攻势一如既往的狂暴。

    但……第一门柱巴尔的声音却依然是那波澜不惊的中性之声。

    两者战斗不知轰烂了多少小型星体。

    当两者分开的一瞬,巴尔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根似琴弦绷断的声音。

    那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