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九章 鬼哭狼嚎_锦衣春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四五九章 鬼哭狼嚎


        北堂庆无法配合北宫弹奏下去,那么事先所有的谋划,也就功亏一篑。

        齐宁见到北堂庆脸色惨白,神智甚至兀自有些恍惚,心知北堂庆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北堂庆是浮萍组织的策划者,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宗师互相残杀,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必然要让玄武神兽浮出海面甚至登上玄武岛,所以只要能够坚持,北堂庆绝无可能半途而废。

        毕竟玄武神兽无法引出,不但大宗师多年筹划前功尽弃,便是浮萍预谋十数年的计划也将落空。

        齐宁扫过三位大宗师,见到北宫神色倒是平静,北堂幻夜却有些黯然,而岛主也是叹了口气。

        “这并非只是内功修为深浅的问题。”岛主叹道:“北堂世侄心知坚毅,也是支撑良久,却还是欠缺最后一丝火候。”

        齐宁也是明白,地藏曲能勾引人进入幻觉之中,要想抵御这种幻觉,固然需要深厚的内功,却也需要极其强大的意志。

        自己并非意志薄弱之人,但方才却还是抵受不住,亡杀二奴更是在沙滩上手舞足蹈,北堂庆能够撑着抚琴,已经是极其了得,只是众人显然低估了地藏曲的厉害。

        “看来我们还要再等三十年。”北堂幻夜也是轻叹一声:“我们这些年都想着找寻三件东西,却忽略地藏曲并非谁都可以弹奏,三十年时间,却也不知是否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便在此时,却听到杀奴声音响起:“海上有船!”

        他声音一出,众人立时都将目光投过去,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湖南的海面上,却出现了灯火,谁都知道,除了航船,海上不可能有灯火亮起来。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这玄武岛本是隐秘之所,可是这两天却是一拨又一拨的来人。

        先前天诛客送了北堂庆前来,那是北堂幻夜早有安排,但此刻却又不知是谁往这边来。

        灯火渐近,岛上众人都没有动弹,只等到那条船靠岸,便见到船上有影子在船头放了踏板,很快就见到一人拎着灯笼走到船头,顺着那踏板走了下来,在那人身后,跟着一道身影,一起下了船来。

        夜风习习,海浪拍打着沙滩,前面那人拎着灯笼缓步走过来,却是一身苗家姑娘的装束,身形妖娆,后面那人戴着斗笠,斗笠边缘垂着黑纱,披着黑色的大氅,走动之时,腰肢款摆,只瞧那行走的姿态,分明是个女人。

        看到前面提着灯笼的那人走过来,齐宁却已经赫然变色,他一眼便即认出,这苗家装束的女人,竟赫然是地藏六使之中的宝藏天女花想容。

        再看后面那人的身型轮廓和行走的姿态,齐宁异常熟悉,瞬间就想到,那不是地藏又能是谁?

        地藏竟然来到了玄武岛!

        地藏款款而来,没有人动弹一下,目光都只是盯在地藏的身上,地藏从齐宁身边经过时,齐宁立刻便嗅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这股香味更是证明了齐宁的猜测。

        齐宁有着极强的记忆力,而且嗅觉十分灵敏。

        当初他在封剑山庄被困地下,与化成夙影夫人的地藏相处了一段时间,地藏身上有着独特的女人香味,齐宁却是记忆犹新。

        自朝雾岭冰潭边败于地藏之手后,齐宁便再也不曾见过地藏,至今他也不明白地藏为何会派出焰摩使者等人协助萧绍宗篡位,他一直想知道地藏究竟身处何方,实在料想不到在这关口她竟然会来到玄武岛。

        从齐宁身边经过之时,地藏瞥了一眼,却没有停下脚步。

        齐宁嘴唇微动,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

        地藏的武道修为,几乎已经是大宗师的境界,但是否能与在场的三位大宗师相提并论,齐宁自己也无法确定。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忽听到白云岛主笑道:“你终究还是来了。”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凛,齐宁知道地藏的身份,心下骇然,暗想原来地藏前来玄武岛,竟然是白云岛主安排,也便是说,白云岛主和地藏之间早就熟识。

        地藏却已经走上前,对着白云岛主盈盈一礼,也不说话,岛主已经道:“大巫大驾光临,一路辛苦!”

        “大巫”二字一出口,齐宁身体一震,心下错愕。

        北堂幻夜却已经问道:“岛主,这位是?”

        “这是苗家大巫。”岛主含笑道:“大巫乃是音律宗师,琴技造诣极深,只是足不出山,我虽然下了帖子,却也不敢肯定大巫一定能够大驾光临。”

        齐宁盯住岛主,眸中划过寒光。

        岛主显然是在信口开河,欺骗众人,他自然是不想将地藏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人。

        齐宁当然知道,苗家大巫居于日月峰,绝不可能前来玄武岛。

        眼前这人明显就是地藏,岛主颠倒黑白,竟然将地藏说成是苗家大巫。

        只是苗家大巫对世人来说,神秘至极,天底下也没有几人见过苗家大巫的真面目,岛主显然是确定北堂幻夜和北宫二人定然不知苗家大巫的真容,所以才敢在此欺骗。

        齐宁后背隐隐发凉。

        岛主在这种时候让地藏来到玄武岛,而且还隐瞒地藏的真实身份,自然是心存不轨,他不知是否该揭穿岛主的谎言,但又想自己现在即使当众揭穿,却也无法证明地藏不是苗家大巫,恐怕还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他按捺不发,冷眼旁观,只想看看岛主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北堂庆却是向地藏拱手道:“原来是苗家大巫大驾光临,早闻大名,今日有幸得见。”

        地藏只是盈盈一礼,她似乎根本不担心齐宁会出面揭穿,只是轻声道:“姗姗来迟,岛主勿怪。”

        “不迟不迟,来的正是时候。”岛主含笑道:“大巫,这位是剑神北宫兄,也是音律宗师,今日大巫和剑神联手演奏,旷古绝今。”向北宫连城含笑道:“北宫兄,大巫修为极深,心静如水,必能助兄弟一臂之力。”

        北宫看着地藏,神色平静,也不多言,取了地藏曲丢给地藏,地藏探手接过,展开曲谱,花想容微抬手臂,用灯火照着曲谱。

        北堂庆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便将地藏曲牢记于心,这已经是让人大为震惊,地藏用时却更短,不过北堂庆一半的时间,便卷起地藏卷轴,丢还给了北宫,瞧见凤凰琴,径直走过去,盘膝坐下,如北堂庆先前一般,也是将那凤凰琴横放在了膝盖上。

        齐宁等人心知地藏曲厉害无比,若是继续留在此处,只怕要再次被地藏曲引入幻境之中,当下牵了赤丹媚的手,使了个眼色,赤丹媚与齐宁心意相通,知道齐宁的意思,犹豫了一下,微微颔首,两人缓步后退,亡杀二奴和那船夫也都拉开距离,各自找寻地方远离此处,都是害怕再次进入幻境。

        齐宁和赤丹媚走出很长一段路,到的一块岩石上,居高临下看着那边,两人内力都是不浅,虽然是在夜色之中,那边的影子倒依稀能够看见。

        “你是不是认识她?”赤丹媚忽然低声问道:“方才你瞧见她,脸色有些不对。”

        齐宁暗想赤丹媚果然机敏,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她不是苗家大巫!”

        “不是苗家大巫?”赤丹媚吃了一惊:“你......你见过苗家大巫?”

        齐宁点头道:“我在苗疆的时候,登上过日月峰,见到苗家大巫的真容,两人的样貌天壤之别,我自然是不会看错。”心下却是想着,对几位大宗师来说,地藏究竟是不是苗家大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琴箫能够合一,将玄武神兽引出来才是最终的目的。

        赤丹媚蹙眉道:“她不是苗家大巫,那又是谁?”

        齐宁正寻思是否要告知赤丹媚真相,便在此时,箫声已起,虽然已经拉开了很远一段距离,但距离似乎对箫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那悲凉的箫音依然是清晰无比地钻入耳中,就宛若是在身边。

        齐宁知道地藏曲的厉害,不敢怠慢,盘膝而坐,赤丹媚也盘膝坐下。

        箫声起后,琴音很快便即传来。

        比之北堂庆那诡异阴森的琴音,地藏弹奏出来的琴音更显恐怖,瞬间就让人毛骨悚然。

        齐宁抱元守一,但这一次的琴箫合奏,明显比之先前北堂庆与北宫联手更要厉害,很快,齐宁便感觉浑身冰澈透骨,就似乎是赤身在寒冬腊月之中,恍惚间瞧见四周都是扭曲不成形的鬼影,那琴箫之音,竟然已经变成了鬼哭狼嚎之声,凄厉无比。

        扭曲的鬼魅有的在地上扭动,有的则是如同柳絮般飘在空中,凄厉鬼嚎就在耳边,齐宁惊骇之下,竟是发现自己泡在水中,他低头看时,水面却是显露出无数的鬼脸,狰狞可怖,齐宁内心深处一丝清明虽然让他明白这些都只是幻觉,但一切却又那般真实,整个人就似乎真的已经进入到了九幽地狱之中。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