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席湛番外_时笙席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82章 席湛番外


下面是席湛初遇时笙的视角

        ——

        席湛在很早的时候就听说过时笙这个名字。

        他能记得住,是因为他的母亲同席诺提过这个名字。

        那时候他就在母亲的庭院门口,而母亲握着席诺的手心低低道:“时笙是我心里的刺,这根刺拔不掉毁不了!我决不能让她回到席家。”

        他想了想轻喊道:“母亲。”

        见到他突然出现,母亲的面色有一瞬间的无措!

        那时席湛便开始怀疑时笙的身份,应该和席家有某种联系。

        ……

        席湛第一次遇见时笙时并不知道她是母亲口中的那位。

        因为他问她名字时,她骗他,“时允。”

        至今回想起来,席湛真觉得这是个小骗子!

        自然席湛也万万没想过会在那种情况下遇见她。

        当时席湛正被人追杀,是席家家主派给他的任务,他完成之后一直被人搏命追击,直到逃到一处民宿门口瞧见一个孤身的女人。

        当时情况危急,席湛没想太多便绑架了她。

        她惊慌失措,一直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她怕他,可见他伤势严重她仍旧没有扔下他。

        那时席湛便觉得这是一个善良的姑娘。

        回到房间,席湛看见她脸上的疤痕拧着眉。

        不知为何,他脱口道:“你脸上的疤痕很丑。”

        她抿了抿唇,以沉默回应了他。

        模样太过无所谓。

        似乎很不在意他,太过看轻他!

        随后两人落在了江河里。

        在河里那个女孩双脚并用的缠绕着他的身体。

        并且胆大妄为的吻了他。

        虽然中间隔着冰冷的河流,但席湛深切的感觉到了这个吻。

        那种柔软的滋味让他心底猛地沉溺。

        他愤怒,想掐死怀里的这个女人!

        或者想将她丢在这儿任由她自生自灭。

        可是席湛没有,他将她带回了席家别墅。

        这儿从未踏足过其他女人。

        那一晚,席湛通宵未眠。

        他在脑海里一直都想着那个吻……

        他是一个传统守礼的男人,从没有因为自己有权有势便在尘世中沉浮,他向来洁身自好,在近二十七年的人生中从未跟任何女人有过肌肤之亲,哪怕是赫尔那丫头在很小的时候想要他抱他都从未同意过!

        并不是他无情无欲,只是觉得要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负责!

        他幻想过自己有女人的日子,但从未想过像现在这般……

        越想,席湛越想掐死那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席湛在院落里坐了一夜,直到太阳升起,直到那个女人清醒,她穿着他的白色衬衣走到阳台上,淡定的问他:“这是哪儿?”

        席湛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衬衣下的那双笔直大长腿上,直到这时席湛才现她是一个格外漂亮的女人,漂亮到令清心寡欲的他都感到惊艳。

        所有的愤怒似乎在这一瞬间得到安抚。

        席湛冷着他那张阴沉的脸,盯着她半晌道:“席家。”

        她湿漉漉的眼睛打量着他问:“桐城吗?”

        他冷淡回道:“嗯。”

        “我的衣服谁换的?”

        这姑娘真是个话痨。

        席湛有些受不了她的唠叨。

        哪怕时笙当时只问了一两句。

        但从未有人敢问席湛如此稚嫩的问题。

        “女佣。”

        随后她淡淡的说了三个字,“我走了。”

        席湛心底略有些惊讶,因为瞧她的模样像是不认识他似的。

        她应该不是桐城人,可即便不是桐城人应该也是认识他的。

        除非这个叫时允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普通人不认识权势之人理所应该。

        可瞧她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以及穿的服饰不像是普通人。

        她走了,莫名其妙的带走了席湛守了二十七年的初吻。

        席湛再次遇见她时,她正在医院门口被傅溪的前任讽刺!

        那时的她伶牙俐齿、毫不服输!

        接着晚上她被人揍成那般模样。

        明明是处在下风,可她却半点亏都不愿意吃!

        言语之间皆是挑衅!

        甚至还给了那个女人一巴掌!

        这样的性格和赫尔很像,可她的眼眸比赫尔深沉。

        时笙的眼眸里带着一抹悲伤,以及无畏生死的魄力。

        那时他不太明白一个小女孩为何会有这种眼眸。

        不过当时的席湛并不知情时笙是癌症晚期。

        那晚他破例的救了她,给她一个承诺。

        用席湛的一生护她一生的承诺。

        席湛当时是不太明白自己为何要这样做的!

        毕竟眼前的这位并不是第一个救他的女人!

        但她对他的冷漠以及眸底的悲伤让他心底微微触动。

        他忽而之间起了要守她一生的念头!

        那时的席湛对时笙无爱,但有怜悯之心。

        席湛再次见到时笙的时候是在叶家,他一向不喜欢热闹便一个人待在后花园的二楼望着远处的景色,没曾想那个女人突然出现打破了他的宁静,不过瞧她的面色似乎很是疲倦。

        没一会儿又有个女人追过来,他隐约记得她,好像是叶家的继承人叶挽,但这气急败坏的神色倒不像个继承人,太过跌叶家的脸面。

        叶挽质问她,“所有人都钟意你,凭什么呢?”

        凭什么呢?!

        席湛默默地望着那张漂亮的脸心里隐约有了答案,但没想到那个女人镇定的玩着手机,没皮没脸的回道:“或许是因为我漂亮。”

        世界上哪儿有人夸自己漂亮夸的如此理直气壮的?

        至少这是席湛见的第一位!

        三个女人一台戏,席湛原本觉得不耐烦的,但瞧着他怼那些女人的模样还挺有趣的。

        更甚至顾霆琛和楚行都来了!

        顾霆琛吻了她。

        那一瞬间席湛的心情……

        怎么说呢?!

        有点复杂。

        对,有点复杂。

        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简单!

        顾澜之、傅溪、顾霆琛、楚行都对她温柔的要命,傅溪喊她宝贝儿,顾霆琛亲吻她……

        她怎么就这么招蜂引蝶呢?

        对了,还招惹了他。

        席湛想,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女人?

        他抬手轻抚自己的唇瓣,似乎还能感觉到她的柔软,这种感觉让他陌生且有些贪恋。

        那天晚上在她的公寓里,望着她精致的面容,他鬼神使差的夸道:“你化妆很漂亮。”

        说完席湛自己倒先怔住。

        他何曾这样夸过一个女人?!

        那时的席湛以为时笙是缺钱才游走在各色男人中间的,所以那天他给她了个消息,以二哥的身份关怀她道:“缺什么告诉我。”

        她回他,“缺爱。”

        这两个字让席湛颇为头痛。

        而那天时笙还救了他。

        他叮嘱道:“你要是缺钱可以找元宥。”

        她果断的拒绝他道:“我有钱。”

        她有钱…

        后来席湛才知道她是时家总裁时笙。

        而那个小骗子居然骗他!

        时允,倒真是一个不错的名字!

        席湛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时笙的呢?

        大概是在教堂前,在雨中淋着雨祈求着顾霆琛不要离开的她,太过的脆弱令人心疼。

        他珍之重之的女孩怎么能被人这般欺负?

        珍之重之?!

        时笙何时是他珍之重之的女孩了?

        对了,他答应过守护她一生的。

        他需要守护一生的女孩竟那般柔弱…

        柔弱到所有人都欺负她…

        柔弱到那般渴望一个男人。

        在全世界都抛弃她的时候席湛觉得自己该出现拯救她,不指望做她生命中的一束光,只是希望带离她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

        至少当时的时笙是需要他的。

        他步伐坚定的走向了她。

        她悲伤的抬头望着他,伸出双手抱着撒娇的向他要着拥抱,“二哥,我好难过啊。”

        时笙啊,当时的时笙拿他当了救命稻草!

        他弯腰双臂有力的抱起了她。

        席湛将她搂在了怀里,替她挡去了外面的风风雨雨,还有那些她难以面对的难堪。

        他温柔沉稳的喊着她,“允儿。”

        这是个小骗子,既然骗了他,那他就当不知情吧,以后怀里的这个女人只是他的允儿。

        他该守护一生的允儿。

        他再也容不得任何人欺负她。

        席湛带她离开了教堂,犹如天神般的降临解救了她,还让叶家的人暂停了这场婚礼!

        这事是他霸道了!

        但他有霸道的资格。

        谁让他是席湛呢?

        席湛这个名字本就是霸道的存在!

        席湛带时笙回了桐城,直到那时他才知道时笙是癌症晚期,一个癌症晚期的姑娘……

        他原本不屑查一个女人的曾经,可那天他让尹助理去查了,他这才知晓了她的一生。

        时笙的存在就是悲伤。

        席湛想,这真的是一个委屈的姑娘。

        值得人怜惜的姑娘。

        他可得好好守护着呀。

        为了避免她醒来之后的尴尬,席湛在她醒来之后便离开了,后来他现一件有趣的事。

        时笙总是喜欢盯着他的脸失神。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英俊而被人惦记。

        究竟什么时候有进一步的进展的呢?

        大概是她偷偷的随着他到芬兰的时候吧,其实那个时候席湛就已经察觉到自己对她的心意,但因为她有心爱的男人便一直隐忍着!

        而席湛最会的便是隐忍。

        他忍着自己的情感,装作一副云淡风轻冷漠的模样出现在她的身侧,从不越距半步!

        直到那晚——

        她想亲吻他的那晚…

        他郑重的问她,“那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以后不仅仅是她的二哥。

        这意味着她容许他走进她的世界。

        这意味着他便不能再站在旁观者的位置陪伴着她、保护着她,而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

        更意味着他再也不能将她放手!

        可时笙她不懂。

        她只是单纯的想亲吻他。

        因为被他的美色所诱惑!

        他看人看事一向通透,清楚这点,可对上她湿漉漉的目光他的心底突然软成一塌糊涂。

        席湛想自己是拒绝不了她的。

        倘若能拒绝便不会将她纵容到至今!

        时笙呐,真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在席湛的心里胆大妄为!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着他的底线!

        他蜻蜓点水般的亲了她。

        实际上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更怕自己这方面的生疏惹她取笑。

        他叮嘱道:“下不为例。”

        他总是在说着下不为例的话!

        可在她这儿从没有底线!

        那晚她突然语出惊人的问了他一个问题,“元宥说你爱我,这事是不是真的?”

        自己的秘密被人这般轻描淡写的说出来,而且还是当事人本身,这一刻席湛有想打死元宥的冲动,倘若元宥在现场肯定会挨揍的!

        “允儿,未曾。”

        这是他给她的答案。

        席湛每每撒谎时都会下意识说未曾。

        可她怎么回答他的?

        “我也是,未曾爱你,可是经不住诱惑!”

        席湛是一个强大的男人、横行霸道了一生、甚至各方都要小心翼翼讨好的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他能吸引她的地方就是这张脸!

        席湛对她的价值和吸引力就这张脸?!

        这让席湛的心底很挫败!

        挫败到想掐死她!

        他自己找不痛快问:“你还惦记顾霆琛吗?”

        “惦记。”

        “爱吗?”

        她回答道:“爱。”

        “既然如此,何故吻我?”

        既然不爱,何故要撩他?

        他有时候真的很想好好教育她。

        实际上他也教育她了!

        他总是在教她如何去爱…

        他的允儿必须要学会如何去爱人…

        ……小狮子小番外……

        某天,席湛望着自己三岁大的女儿,兴趣盎然的问了她一个致命的问题,“小狮子,你是喜欢哥哥多一点还是喜欢爸爸多一点儿?”

        一侧的时笙听见,翻了个白眼抱起席允问:“二哥,你问允儿的这个问题幼不幼稚?”

        席湛浅笑,唇角带着几分轻薄,“我在问小狮子呢,又没有问你!那我问你,你是喜欢两个孩子多一点还是喜欢你家二哥多一点呢?”

        时笙:“……”

        时笙懒得搭理他,转身欲走,刚走到门口她听见席湛暗戳戳的对允儿说道:“小狮子,你记住,爸爸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不然你妈妈怎么会喜欢我?当然,我允许你喜欢爸爸,哥哥可没这个权利。”

        小狮子晃着小脑袋问:“那哥哥呢?”

        席湛耐心的问:“怎么?”

        “哥哥帅吗?”

        席湛斜眼看了眼正沉默堆着积木的席润,有些不太欢喜的自顾评价道:“哥哥哪儿有爸爸帅啊?爸爸刚刚不是说了吗?爸爸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你和妈妈都要死心塌地的喜欢着爸爸,哥哥陪不了你多久的,哥哥要出远门。”

        小狮子困惑问:“哥哥要去哪儿?”

        席湛厚颜无耻的说道:“一山不容二虎,家里有爸爸,哥哥自然要被打到另一个山头自强不息,爸爸想好了,你季阿姨还差个儿子。”

        席允听闻哥哥要被送走,当即大哭出声道:“我不要爸爸,我要哥哥,我不要哥哥离开我!我不要爸爸,我只要哥哥,不要你……”

        闻言席湛这热烈的心瞬间凉透。

        小棉袄变成了小凉被。

        门口的时笙幸灾乐祸道:“活该。”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