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做真实的自己_时笙席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81章 做真实的自己


我现在知道了城堡的存在,心底的好奇心驱使着我去一探究竟,可正要往那边走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席湛温润又不容反驳拒绝的声音,我转过身眼巴巴的望着他,“我想。”

        我想过去瞧瞧他设计的城堡。

        是的,我笃定是席湛设计的。

        因为他连自己的别墅都肯花心思设计,更别说这城堡了,他肯定花了自己的心思。

        他忽而拉着我的手腕带着我回别墅,进客厅之后牧一牧二见他在就又不敢进来了。

        “你藏的真深。”

        席湛倒不以为然,“然后呢?”

        “就不能给我看吗?”

        “晚了,明天再说。”

        男人并没有将话说的特别死。

        我开心的问:“明天就可以看吗?”

        “带你回芬兰自然没想瞒着你,只是现在晚了也瞧不见什么,况且现在整体还在装修之中,你看半成品的还不如看原设计图稿。”

        我急迫的问:“那设计稿在哪儿?”

        席湛并没有第一时间给我设计图稿,而是让我回浴室洗澡,“乖,待会我拿给你。”

        他已经给了具体时间我就没有再催他。

        我上楼回到房间,里面干干净净的,我打开衣柜看见自己去年的衣服全都在这儿。

        我拿过一件白色的睡衣去了浴室。

        身体陷入热水被包裹的那一刻我舒服的叹息,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门外有人开门的声音,随即听见席湛问:“允儿还在洗吗?”

        我回应他问:“怎么?”

        “易徵找你。”

        我穿上睡衣出去,席湛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我,我接过坐在床边问他,“找我干嘛?”

        “祖宗一直在哭怎么办?”

        易徵的语气里充满了无措。

        “润儿怎么哭了?”

        在我的印象里润儿极少的哭。

        “我怎么知道?居疏桐没在,房间里就我和他两个人,我睡的正香就被他吵醒,醒来就看见他在哭,怎么问都没有用,我又不能放任他自己一个人在这一直哭,我怎么办?”

        易徵现在的语气透着烦躁。

        “居疏桐没在家里吗?”

        我猜估计是居疏桐没在的原因,因为润儿怕生,他和易徵又不太熟,平时就和居疏桐相处的较多,他醒来瞧见居疏桐没在心里缺乏安全感所以一直在哭,易徵哄他肯定没有用,现在就是要找一个熟悉的人陪着他。

        “她莫名其妙的走了,说是有朋友约她去玩,一直没有回来,难道你儿子要找她吗?”

        “润儿并不是非要找居疏桐,而是想要找一个熟悉的人,不然他会一直缺乏安全感。”

        “也就是说他和我不熟。”

        我笑着说:“小孩子嘛,谁和他相处的多他就喜欢谁,谁让四哥你平时都不陪他的。”

        “行吧,我联系居疏桐。”

        挂断电话之后我给居疏桐消息,她回复我道:“抱歉我在外面喝酒,马上回家。”

        “你怀孕了还喝酒?”

        “难过,就想喝酒。”

        居疏桐奇迹般的给我说她在难过。

        我忽而明白她想要个人懂她。

        懂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四哥又得罪你了?”

        居疏桐回着我消息,“没有,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突然之间不想再等他了而已。”

        “四哥他最近……很在意你。”

        后面居疏桐给我了语音。

        她说:“曾经,在很多年前的时候我以为我能陪着他便心满意足,并不需要他用同样的情意回应我,可后面……我看见了你和席湛的爱情,欢欢和庭子御的爱情,看见了季暖和蓝公子的爱情,还有谭央和顾澜之……他们四个男人待你们是完全的纵容,呵护以及怜惜,是完美男人该有的模样,我承认我羡慕你们,羡慕你们有这样的对象,羡慕你们能够向自己的爱人完全的敞开心扉,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任性就任性……曾经的我能容忍易徵,也能做到见好就收,可是见过你们的爱情之后我现我再也做不到默默陪伴,也再也做不到见好就收,我开始贪心的想要更多,不仅是易徵的关心,更不是他待我的相敬如宾,我想要的是他笃定的爱。”

        我听完这条语音又看见居疏桐给我了一条语音,“我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相反的我能够完美的压抑克制自己,当然只是曾经而已……曾经的我可以做到这样,可是在认识你们之后……我这辈子都没有任性过,我想我或许可以任性一次,做真实的自己。”

        居疏桐的语音里充满了颓靡。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因为她心里有自己的考究。

        但我心里是帮易徵的。

        他毕竟是我的四哥。

        我给她着语音道:“我觉得你可以任性,当着四哥的面任性,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顾虑他也不必怕他失望而不去做,你必须做真实的自己,只有当他见到真实的你,他才会更了解你,更加的怜惜你爱你以及更想要照顾你,而且你想要什么就明确的告诉他,比如爱情,你说你想要公平相处的爱情,两方互相尊重的爱情,比相敬如宾更难更高级,倘若他不给你,你就威胁他。”

        我说的这些不一定是对的。

        但我只想鼓励居疏桐勇敢。

        想要什么就直接告诉易徵。

        我相信易徵并不是不愿意给。

        只是双方还缺少了沟通。

        “公平相处的爱情……”

        “爱情本就是公平的。”

        居疏桐没有再回我消息,我放下手机抬眼望着一直守着的男人道:“四嫂羡慕我,可她没有必要羡慕我,因为她身侧也有易徵。”

        我是居疏桐二嫂。

        但她也是我四嫂。

        辈分虽乱,可无伤大雅。

        “居疏桐是一个听话的豪门小姐,可性格骄傲又有主见,以至于易徵心底有些怕她。”

        我疑惑问:“怕她?”

        “他怕伤了她的自尊,所以这么多年易徵从未伤过她什么,除了爱情上有些亏欠她。”

        以前易徵的心底只有易冷。

        所以亏欠是正常的。

        可现在易徵的心里有居疏桐。

        他们两人需要正视自己的感情。

        “他们会好的,设计稿呢?”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