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画面太美_钢铁皇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这画面太美





        “这个可就要深入探讨一下了,来,坐这儿。”,萧铭指了指床沿,笑的跟拿着棒棒糖引诱小女孩的怪叔叔一样。
        “殿下!”绿萝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带着哭音说道:“奴婢身份卑贱,怎敢坐在殿下的玉榻上,若是让庞长史知道了,绿萝又免不了一顿责罚。”
        “庞长史。”绿萝口中的名字让萧铭皱了皱眉头。
        这个庞长史本名庞玉坤,是青州大都督府的长史,通俗点说就是他的师爷,军师兼秘书。
        在之藩封地的时候,这个庞玉坤受皇上指派一直跟着他。
        事实上,每个皇子之藩的时候,皇上都会指派一个长史给他。
        而皇帝派这个长史跟来目的也很明确,说的好听点是传道授业解惑,说难听点就是是来监视他,给皇帝打小报告的。
        在萧铭的记忆里,这个庞玉坤可是极为让他讨厌的一个人。
        萧铭的皇帝老爹萧文轩极为精明,派出的长史无一不是书呆子中的书呆子。
        一般这样的人都有一个特点,死板加上缺心眼,对皇帝还死忠死忠的。
        萧铭若是在封地有任何他看不过眼的地方,他必然立刻打小报告,接着萧文轩就会写信过来把他臭骂一顿。
        虽然这个庞长史针对的是前任萧铭,但是现在他不得不面对,而记忆中的厌恶让萧铭顿时扫兴,有些索然无味。
        斜睨了一眼绿萝,这丫头小手正死命攥着衣角,神色慌张,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萧铭顿时恍悟,这小婢女是故意搬出庞长史的。
        自我反省了一下,刚才他的确有些急色,恐怕是吓坏她了,也是,虽是他写信跟珍妃索要的婢女。
        但是珍妃字里行间的意思,绿萝和紫菀本是苦苦哀求她一番,但是珍妃心疼儿子,还是割爱把她们送来了,让他厚待她们,人家本是不情愿的。
        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再说萧铭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欺男霸女的事情,他是不屑去干的。
        既然如此只能慢慢养成了,他说道:“你退下吧,本王要出去走走。”
        绿萝轻轻吁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全部被萧铭看的一清二楚。
        其实也不怪他,萧铭以前在长安也是个声色犬马,人见人怕,狗见狗愁的混世魔王。
        到封地这五年,也没消停下来,正是如此,庞玉坤才不停地打小报告,那堆在萧文轩手边的小报告估计足够整个大渝皇宫的人擦一天屁股了。
        这些萧铭的劣迹,她侍候在珍妃身前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她从心里害怕萧铭。
        萧铭要出去,绿萝取了衣裳说道:“殿下,奴婢伺候你穿衣。”
        本想说不必了,工科狗平常都是自己洗衣做饭,动手能力很强,但是话到嘴边,萧铭又改了主意。
        既然到了这个世界,入乡随俗还是有必要的,表现太过另类,说不定那个庞玉坤就一个“殿下今日得了癔症”的小报告送上去了。
        到了那个时候,萧文轩这个老狐狸估计会马不停蹄把他的封地给收回去。
        不过对于藩王这个问题,萧铭还是很奇怪的。
        这个世界的历史虽从三国就变了,但是藩王这个问题应该还是有汉朝的前车之鉴的。
        一般来说,脑袋清醒的皇帝都不会乐意看见藩王的存在。
        可是在大渝国,分封藩王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仔细回忆了一下,他才从萧铭掌握的少量历史信息中找到其中原因。
        三国之后,士族门阀的力量空前强大起来,这些有钱有粮有人的名望大族在之后的历史上一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朝代更迭,士族门阀始终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一样推动着历史前进。
        前三个朝代周,楚,代延续千余年,每个朝代都有皇帝试图打压士族门阀,但是结果是这些皇帝很快就见了先祖,或者国家出了****。
        而代朝后期,甚至出现过二十余国的混战,这二十余国都可以看见士族门阀的身影。
        直到大渝国建立,高祖萧远之在五姓望族的帮助下打下了大渝江山。
        但是萧远之在起兵之处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承诺五姓七望同治江山。
        于是在大渝国建立之时,萧远之大笔一划,分封了崔氏燕王,李氏楚王,郑氏梁王,清河崔氏淮南王,赵氏赵王,南阳萧氏汝南王六位异姓王,其中南阳萧氏虽然和皇家一个姓氏,但是根本不是同族。
        萧远之这笔固然爽了,但是接下来的皇帝可就悲催了,这五姓七望本就是地方上的大氏族,如今更是如虎添翼。
        暮年的时候,萧远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句“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既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朕非私其亲,乃遵古先哲王之制,为久安长治之计。”由此拉开了分封的序幕。
        “饮鸩止渴。”萧铭只能这样评价萧远之,萧远之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让皇族藩王牵制异姓王,防止异姓王的叛乱。
        不过目前看来这个效果还不错,大渝国总体处于一种相互扯蛋的平衡状态。
        也正是这种士族门阀之间的扯蛋导致大渝国的科技基本上处于唐末宋初的水平。
        紫色牡丹绣花圆领长袍加身,萧铭站在铜镜前,颀长的身材,一张脸略显英俊,这就是如今的他。
        踏出寝殿,清晨柔和的阳光扑面而来,清新的空气给人一种提升醒脑的灵魂升华感。
        天是蓝宝石一样纯净的蓝,蓝的让人心醉。
        台阶下,一条卵石小道蜿蜒通往一座石桥,石桥两侧是葫芦形状的水塘,沿着水塘柳树摇曳,绿竹生辉,一副园林的精致景色。
        水塘对面,一排黑瓦红墙的建筑角梁参差,犬牙交错,廊下整齐的红色漆木支撑着整个建筑。
        记忆中的只是画面,这类似于电影,但是亲眼看见却是另一番感受。
        萧铭现在才强烈地体会到,他是真的穿越了,而这个朝代叫大渝。
        “我来了,大渝。”萧铭心中豪情顿生。
        这里以后就是他的封地,他的家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