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终于尝到肉了_钢铁皇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终于尝到肉了





        摔倒在地的蛮族骑兵还没完全失去战斗力,弓箭不断射向盾阵,但都被严密的盾牌挡住。
        鲁达对付蛮族骑兵还是有一手的,他坏笑道:“弟兄们,别被自己的铁蒺藜扎到了,捡起来扔过去。”
        铁蒺藜阻碍了蛮族骑兵的行动,同样也阻碍了守城士兵的行动。
        鲁达这一下令,士兵捡起脚下的铁蒺藜就扔向蛮族骑兵。
        蛮族骑兵一边咒骂,一边仍旧射箭。
        盾阵渐渐完成合围,如同一个弧形把蛮族骑兵全部围了起来。
        弓箭厉害,蛮族骑兵的近战也不错,但是苦于被铁蒺藜围困,蛮族骑兵根本无法发挥出战斗力。
        偶尔一个蛮族骑兵跳出铁蒺藜的范围,就会被一顿暴打倒地。
        不出十分钟的时间,三十个蛮族骑兵全部拿下。
        “殿下,你可要为末将做主,鲁校尉欺人太甚,为了抢功劳,不顾同僚之情,您看我这脸摔的。”
        蛮族士兵被押入城内,李开元鼻青脸肿,一把鼻涕一把泪向萧铭哭诉。
        鲁飞对李开元不屑一顾,淡淡说道:“殿下明鉴,若不是末将踹了他一脚,这厮命都没了。”
        萧铭看的清楚,他可不是以前的昏庸萧铭,为了错而错,他说道:“鲁校尉说的没错,他救了你的性命,你该请他吃酒才是。”
        “哈哈哈……殿下英明。”鲁飞爽朗大笑,眼中对萧铭少了那层轻视。
        萧铭心中得意,他在封地可以说是臭名远扬了,没几个喜欢他的。
        这次他小计擒蛮族估计能为他挽回一些荣誉,只是鲁飞对他的态度就可以看见有成效了。
        “鲁校尉,这些蛮族就交给你了,务必要问出他们是从什么地方越过沧州的。”萧铭正色道。
        “是,遵命。”鲁飞朗声答道。
        接着鲁飞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为情,躬身说道:“殿下,这蛮族的马,盔甲和弓箭能否赏赐给末将。”
        萧铭扫了眼跟在身后的青州骑兵,他们身上还穿着皮甲,坐下骏马比起蛮族的马匹也显得不够健壮。
        鲁飞说话的时候,这些骑兵也是眼睛放光,等待萧铭的回答。
        “你们是青州的精锐,这些精良的马匹和盔甲不给你们给谁。”
        想要在封地安稳的活下去,萧铭就必须和手下的将领维持好关系,这不过是借花献佛。
        “多谢殿下。”鲁飞神色兴奋,这些蛮族精锐的装备可比他们身上破落的装备强多了。”
        这时主管兵备的陈兵曹说道:“殿下,这装备和马匹都清点清楚了,只是这蛮族的马匹中有两匹伤势很重,眼看活不了了,你看?”
        萧铭眼睛像狼一样亮了起来,这三天一点荤腥没沾,他都快馋的啃脚丫了。
        他说道:“大富,这两匹马让王府的庖丁杀了,炖出来,犒劳一下将士。”,他口中的庖丁也就是厨子。
        “谢殿下。”
        守城士兵齐声吼道,一个个喉结滚动,口水都快下来了,这年头吃顿肉实在太难了。
        萧铭也似乎要闻到马肉的香味了,他偷偷对钱大富说道:“马腿给我留着。”
        “老奴明白。”钱大富笑的很奸诈。
        傍晚黄昏时刻,齐王府飘散出来的肉香伴随着齐王计擒蛮族骑兵的消息在整个青州城弥漫开来。
        百姓嘴馋马肉的同时也奇怪这齐王怎么改了性子,没吓到躲在王府尿裤子,反而主动擒敌。
        尽管这个消息不可思议,但是百姓怀疑的同时也都期待齐王真的能有所改变。
        “殿下,我问出来了,这队蛮族骑兵是误打误撞从秦岭山中的一个山洞中进来的。”鲁飞说道。
        围着大锅吃着马肉,鲁飞向萧铭禀明审问的结果,鲁飞这种粗暴的将领审讯结果一向很快。
        “山洞,还有其他蛮族骑兵知道吗?”萧铭皱了皱眉头,翻起科技库中的地图。
        在当代,这秦岭指的是淮河一带,但是这个时候的秦岭显然指的不是,而是指沧州附近的一座小山。
        古代不同于现代,除了官道,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是茂密的森林,沼泽,这些地方骑兵是无法通行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蛮族骑兵要进来,必须攻城拔寨。
        “据他们说没有,殿下,如果真有这个山洞就必须堵起来,不然蛮族骑兵绕过沧州城进攻青州,我们就会十分被动。”鲁飞说道。
        萧铭点了点头,封地的稳定是必须的,不然他没办法安心发展封地,这是也是他为什么冒着生命的危险擒住这些蛮族骑兵的原因。
        他说道:“绝对不能让消息泄露出去,那个山洞你亲自去一趟沧州堵起来,隐蔽好。”
        鲁飞大口吃了一块马肉,说道:“殿下放心,这些蛮族骑兵我全部杀了,一个活口没留。”
        这话从鲁飞说出来和杀鸡杀狗一样,但是这就是现实。
        毕竟在这样一个奴隶还大肆存在的朝代是没什么人权可讲。
        这是一个野蛮的时代!
        两匹马的肉肯定不够青州兵士吃的,给参加这次战役的士兵分了一些肉以后,其他的将士只能喝点骨头汤解解馋了。
        即便如此,他们也心满意足,这年头能吃饱都是奢望,何况还有肉汤喝。
        大吃了一顿,萧铭和属下将士的关系融洽了不少。
        这马肉齐王能舍得分给他们吃,在士兵们看来可是极为难得的,毕竟这年月谁都缺吃的,齐王也一样,他们自然心里对齐王看法也有了一些改变。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钱大富偷偷藏了两只马腿。
        “可惜没有酒呀。”
        鲁飞偷偷揣了肉骨头塞在怀里,他家里还有妻儿,想着让拿回去让他们也尝尝荤腥。
        李开元看见了鲁飞的小动作,本来想打小报告,但是看见鲁飞危险的眼神还是咽了下去。
        不过他还是嘴上占了便宜,说道:“想的真美,兵士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有粮食给你酿酒喝。”
        一众将士的困窘被萧铭看在眼中,他低低叹息一声,当兵都的吃不上饭,封地百姓又当如何?
        望着一众坐在王府泥土地上,穿着打满补丁军服,一小口一小口吃着手里肉的士兵,萧铭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想喝酒就喝酒,想吃肉就吃肉。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