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余波_钢铁皇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余波





        “这也只是老奴的猜测。”
        钱大富面露迟疑,不过他对长安的消息远比萧铭灵通的多。
        鲁飞神色冷峻,“殿下,这三皇子或许是要针对你,但这次的事情未尝不是一次里应外合。”
        “此话怎将?”萧铭不解。
        “殿下,末将一向治军极严,这进出城门的百姓端是没有可能携带弓箭,刀剑入城,除非是藏匿在货物中。”
        萧铭眉头深锁,遥望一眼王家大院的方向,那里青州豪族都在饮酒作乐,大型货物都是来自他们,其中又是谁和三皇子里应外合呢?
        沉思了一会儿,萧铭说道:“刺客已死,已经死无对证,这些也都是我们的猜测,不过有人要谋害本王却是真的。”
        “殿下,这青州从未出现此种罪大恶极之事,日后殿下若是出去,务必带上侍卫随行保护才是。”钱大富对萧铭的安全一向最上心。
        萧铭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给他敲醒了警钟——这个世界还是很危险的。
        一时也讨论不出个结果,萧铭让鲁飞暗中盯着城中几个豪族的动向,同时加强王府的护卫。
        齐王遇刺的消息当夜在青州传播开来。
        这是萧铭故意让鲁飞放出的消息,目的是为了打草惊蛇,看看城中是否会有异常出现。
        “爹,齐王遇刺,你说这会是谁干的?”
        昏黄的烛光摇曳,王家府邸花园凉亭中,王世杰和父亲相对而坐,家宴散席,大院中还残留着淡淡的酒气,他有些微醺。
        王成筹捋了捋长长的胡须,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他说道:“我看着鲁校尉的动作,似乎是怀疑是城内的豪族和外人勾结谋害齐王。”
        “这如何看出?”王世杰不解道。
        王成筹冷哼一声,“平时让你多读诗书,你从来不听,现在是不学无术,齐王遇刺如此隐晦的事情,这鲁飞却在大张旗鼓的宣扬,这不是打草惊蛇是什么?”
        王世杰吓得缩了一下脑袋,“怪得不,只是是谁呢?若是齐王死了,对我们可不利。”
        “齐王昏聩,不懂得经营封地,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事,我相信其他三家和我们一样只想利用齐王,还不至于谋害齐王。”王成筹沉思道。
        齐王遇刺这件事同样让他困惑不解,消息传来,他立刻撤了家宴,派人出去打听消息。
        顿了一会儿,王成筹说道:“明儿一早,你带上礼品前去探望一下齐王,也显示一下我们王家和齐王的亲近。”
        王世杰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他说道:“对了,爹,你让我去器械司,我也去了,当时齐王似乎正在教授匠人要打造什么,这煤饼和铁都是这个用处。”
        “嗯,齐王那点本事你我都清楚,翻不起什么浪花,我派你去只是担心是不是蛮族要入侵,所以器械司要打造兵器,既然不是,你就不要再盯着了,平日里笼络好他就行。”王成筹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于此同时,青州魏家,秦家,孙家也都各自说了一回。
        第二天,四家人俱都派出各家子弟前来齐王府探望。
        “王兄,魏兄,孙兄,秦兄,你们何必如此客气?”一大早,萧铭就被钱大富吵醒。
        醒来才明白是当地的豪族前来探望他。
        这大小礼品自然不必说,号称青州四害的王世杰,魏青,孙栋,秦牧全部到位。
        这四个人全部书生打扮,分别穿着蓝,红,黑,绿颜色的长衫。
        王世杰面色苍白,病怏怏的,魏青健壮黝黑,这孙栋白胖圆滚滚的,而秦牧又高又瘦。
        四人站在一起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殿下!”相同的是,见到萧铭,四人都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在大渝国,普通百姓读不起书,但是豪族子弟必然是有功名在身的,四人俱都读过书,可以说都是读书人。
        因为青州读书人不多,四人自称青州四大才子,不过在百姓眼中,不过是四害罢了。
        “大富,赐坐。”
        喜滋滋忙着收礼的钱大富闻声,这才想起四位公子还是站着的,立刻让人搬来椅子。
        “殿下,小弟听说殿下昨日遇刺,心中担忧,一夜不曾睡,今日一早便前来探望殿下。”王世杰一副担忧之色,像是亲爹得了重病一样。
        “王兄,太假,这最担忧的是我,小弟不仅一夜不曾睡,还让下人备了木桩,把它当做刺客砍杀了千遍,以解小弟心头之恨。”
        魏青一向自称文武双全,练出一身肌肉。
        “魏兄太流于表面,殿下,这次家父让小弟专门送了一根百年山参过来,转为殿下补补身子。”孙栋脸上肥肉抖动,十分真诚。
        这个时候秦牧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他轻摇纸扇说道:“殿下,他们都太俗,我昨夜想了一宿,为了排解殿下心中的烦忧,我想到一个极佳的去处。”
        “不就是游弥河吗?”三人同时鄙视道。
        不得不说,以前的萧铭和四个人渣的关系倒是好的没胡说,因此四人在他面前也是嬉笑怒骂,全不顾忌。
        虽然现在萧铭把根除豪族之害摆在首位,但是现在也不得不装作和以前一样。
        不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利益之间的来往其实都很简单,基本就是酒桌上面是兄弟,酒桌下面动刀子。
        表面上大家还是要一团和气的。
        不过,秦牧说的弥河倒是让萧铭心中一动。
        他现在所处的青州,就是后来的青州市,位置相差不大。
        青州这个地方属于半山半平原地形,处于沂蒙山,沂山的北麓,矿产以石灰石和铁矿储量最大。
        在青州城南面,一条河流环城而过,就是秦牧口中的弥河。
        在蒸汽机没有出现之前,水力可以说是民间最重要的自然力量,而青州除了弥河,还有北面的阳河和小清河,这三条河流最终都流入了渤海湾。
        现在他传授匠人们制造车床的办法,但不是说蒸汽机就马上可以制造出来。
        这些车床只是为了方便制造各种配件,匠人们距离能够制造蒸汽机还需要一段磨砺的时间。
        毕竟蒸汽机被研制的基础也是建立有成熟工匠的基础上。
        不过在这之前,他可以给这些匠人一些实践的机会,那就是制造一些传统的工具,以这个唐末宋初的科技水平来说,相当于明代的实用器械。
        而这些器械很多都和水有关。
        萧铭一直想去这三条河流上去看看,这个时候说道:“秦兄的提议不错,就去弥河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