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煤球炉_钢铁皇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煤球炉





        “殿下,这不妥吧。”
        钱大富心知这四位一来萧铭肯定坐不住的,毕竟萧铭贪玩成性,以往都经不住四人的撺掇。
        “钱管家不必多心,这次我们带上不少家丁仆役,以我们对殿下的敬重,难道还会害他不成?”秦牧让钱大富吃定心丸。
        萧铭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向外走去,“走吧,我让鲁校尉跟着便是。”
        在这里他没什么朋友,也只有这几个酒肉朋友能说说话,聊聊一些趣事,不然还真的是闷死人。
        “鲁校尉跟着自然是没有问题了。”钱大富这下安心了。
        在王世杰四人的簇拥下,萧铭坐着王世杰家的马车出了城南,直奔弥河码头。
        码头上,一艘画舫停泊,碧绿的弥河水从西向东滚滚而去,有一种大江东东流的气势。
        秦乐微微吃惊,他明白古代因为自然环境没有被破坏,因此河流的水流量很大,但是这弥河足以媲美当代的京杭运河了。
        “殿下。”秦牧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青州四大豪族,王家主要经营的是煤和铁,魏家主营布匹,绸缎,孙家以陶瓷冶炼为主业,而这秦家则是掌控着漕运。
        眼前的这艘画舫算不得华丽,在萧铭看来,相对现代而言,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见到什么华丽的东西,古朴倒是随处都是。
        画舫中此时摆了一个小桌,上面摆了几碟小菜,上面还摆着一坛酒。
        桌下一个炭盆正烧着,时节马上入冬,倒也有几分薄寒之意,只是画舫中固然暖和了,却有一股淡淡的煤味。
        “殿下,为了给你压惊,这次我专门备了绿蚁酒,还有这羊肉,豆豉,茼蒿,糖醋鲫鱼……”秦牧如数家珍。
        萧铭扫了眼可谓豪华大餐的标准,心中感慨,他这个王爷实在太失败了,这秦牧的日子都比他过得舒坦。
        不过也没办法,秦家的漕运生意,来往大渝国各处,自然可以把各种青州没有东西买回来享用。
        王世杰拍手笑道:“跟着秦兄就是少不了好菜好酒,哪像我等,只能吃一些粗茶淡饭。”
        “王兄折煞我了,这糖醋鲫鱼的蔗糖还是家父让船工在长安的时候特意置办的,这菜油也是一样,花了数十辆纹银,不然今日也没有这糖醋鲫鱼。”
        孙栋一向最是馋嘴,说道“秦兄,下次可否也给我稍一些回来,这整日馒头,萝卜和韭菜太过单调,真是让人馋死了。”
        萧铭不禁口水在嘴里打转,没办法,相比现代食物的丰富,这里实在是太过惨不忍睹。
        他记忆中,土豆,玉米,西红柿,花生这些东西到现在还没有传入大渝国。
        蔬菜的品种很单调,基本上是芹菜,萝卜,韭菜,菠菜,莴苣,茄子这些这些东西。
        而这些东西种植的也很少,因为百姓饭都吃不上,谁会去种菜,这些东西也基本上是富商和权贵吃的。
        五人围着小桌坐下,船夫摇着浆,画舫慢慢向河中而去。
        不得不说这里的环境还是很美的,弥河两岸布满葱绿色耕田,一望无际,如同一幅油彩画。
        河两岸水草密集,芦苇成林,野鸭,白鹭随处可见,河中,水波激荡,时而跃出一两条鱼来。
        一边赏景,秦牧一边给萧铭倒了一杯绿蚁酒。
        顿时,一股米酒的酸味冲鼻而来,在萧铭看来这绿蚁酒真的品质低劣。
        因为这绿蚁酒就是新酿,酒渣都没滤干净的米酒,酒渣成绿色,才称绿蚁酒。
        这种味道的酒以前的萧铭尚可以喝,但是对现在的萧铭来说真是难以下咽。
        不过有总归没有强,他还是端起来喝了几口,吃上了他在这里的第一份炒菜,糖醋鲫鱼。
        画舫沿着弥河顺流而下,萧铭赏景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弥河两岸的情况。
        在大渝国,良田基本上就是河两岸的田地,因为容易灌水。
        他看了一下,弥河两侧鲜有水车这样的灌溉工具,即便有,也是大户人家的,普通百姓根本没有钱财建造。
        见萧铭不时望着弥河两岸沉思,王世杰问道:“这次出行,殿下似乎有心事,不知可否说给愚弟听听。”
        萧铭正想着如何改善封地的水力灌溉设施,这个事情他自然不乐意和王世杰说。
        这是他看见桌下燃烧的炭盆,想起一事,说道:“心事倒是没有,不过器械司的匠人正在制造一个好玩的玩意,比这炭盆强了百倍,不知道诸位是否感兴趣。”
        “哦?”王世杰露出惊讶的神色,“殿下那日在器械司忙碌,难道就是为了此物吗?”
        秦牧三人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秦牧说道,“既然如此,这弥河我们也游过了,不如去看看殿下的说的新奇玩意。”
        魏青,孙栋齐声叫好。
        昨天,秦乐给匠人们传授车床知识的时候,让工匠今日便给他制造了一种很实用的工具。
        这就是当代的煤球炉,在王府生活了几日,每日看着看着仆役们大小事都烧的木柴,他都感到别扭。
        所以别的没有制造,倒是把煤球炉给提前交代出去了。
        眼见这些个豪族子弟过得比自己这个王爷还欢脱,萧铭心中不爽,这充分说明如今青州的经济都握在他们手中。
        而对应的是,青州的税赋却一年比一年差,至于为什么,自然是他们偷税漏税。
        这秦牧轻松一句几十两纹银,他的王府都不敢说这么大的话。
        现在他既然掌握着科技库,不用一些新奇的玩意去榨干他们的钱,他怎么有钱建立自己的官营经济。
        这次弥河之行,萧铭对弥河两岸的灌溉情况基本了解,他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器械司看看。”
        秦牧立刻让画舫调转了船头,五人回到了码头。
        上了岸,秦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马上就要入冬了,天气渐渐寒冷,这煤球炉此时正可以派上用场,不怕他们不买。
        尤其是这王家,这煤饼和铁矿石卖给自己这么贵,他能绕得了他们吗?
        此时的器械司中,一个外面包着铁片的煤球炉已经生产出来。
        这是一个简易的煤球炉,铁片里面是烤制出来的泥土内圈,底盘是一个网状铁片。
        样式看起来没有现代精美,但是功能基本上齐全了。
        煤球炉的工艺很简单,这是萧铭交给匠人们的第一个练手对象。
        五人到了器械司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样一个煤球炉。
        “殿下,这是何物?”王世杰不解道。
        秦乐微微一笑,问陈文龙道:“煤球制造出来没有?”
        “回殿下,制造出来了,现在正在外面晾晒呢。”陈文龙答到。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