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傻呀_钢铁皇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不傻呀





        “殿下,这煤球是何物?”王世杰不解。
        萧铭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用眼神对陈文龙示意了一下。
        陈文龙会意,差匠人去外面把制造出来的煤球拿了过来。
        这煤球又叫蜂窝煤,十公分的圆柱状,上满分布贯通的圆孔,在萧铭以前生活的世界,这种煤球炉在七八十年代以前十分流行,几乎家家具备。
        烧水,做饭,取暖,可以说功能多样,非常实用,而且制造起来还相当简单。
        面对这种从未出现的东西,王世杰四人同时陷入迷惑中,只等待着秦乐下一步的解释。
        “诸位细看,这是煤球炉其实就是一个圆筒,被铁杵隔成两部分,上面是炉膛,下面是进风口,外面有个风门,调大时进的气多,火旺,调小进的气少,火小,这个煤球是煤饼研磨重铸而成,二者集合便会有神奇的功效。”
        萧铭说罢,自己亲自动手,拿了木炭麦秆引火,接着把一块煤球放在底部,又拿着一个泥塑长筒管当烟囱立在上面。
        王世杰四人站在一起窃窃私语,全神贯注看着秦乐的动作。
        不一会儿,火旺了起来,煤球被点燃,接着萧铭把第二个煤球塞进了炉子中,同时把小烟囱取了下来。
        此时炉中蓝色的火苗燃烧旺盛。
        “殿下,这和炭盆也没多大区别嘛。”孙栋在四人中一向心直口快,抢先说道。
        秦牧眼睛转了转,把扇子在手心敲了一下,对孙栋不满道:“孙兄此言差矣,既然能让殿下如此上心,必然是了不得东西。”
        “秦兄拍马屁的功夫真是日益精进,让人叹为观止,我倒是觉得孙兄的话有些道理。”魏青正色说道。
        孙栋如果是心直口快,那么魏青则是脑袋有些轴了,据萧铭所知,魏青的乡试能通过还是他父亲花了不少银子买来的。
        至于他,喜欢棍棒,多过诗书。
        王世杰沉吟一会儿,对三人露出鄙夷的神色,“若说殿下这煤球炉,你们三个拍马也比不上我了解,这种煤球炉殿下这么一说,倒是真的很实用,比炭盆可要方便的多了。”
        “还是王兄有见解,不愧是做煤铁生意的。”萧铭称赞道。
        王世杰一向是给个破筐就下蛋的人,他得意洋洋,像是一个斗胜的公鸡,“殿下,此物倒是真的不错,不知殿下从哪儿学得此物的?”
        萧铭淡淡道:“说起这个可就长了,是前些日子王府的管家从一个域外商人手里买下一本书籍,我见里面有不少新奇的什物,便仔细研究了一下。”
        此时萧铭身份是皇子的优势体现出来了,他只需要随便编个借口就可以把未来要研发的器械推脱出去。
        若是一般百姓,这些豪门大族估计杀人灭口也要搞个清楚。
        王世杰半信半疑,不过萧铭如此说,他也不敢细问,毕竟他们和萧铭相处融洽是一个回事儿,这尊卑是另一会事儿。
        “殿下真是贵人自有天助,这煤球炉的确不错,殿下能否让器械司也给我等打造一个用用?”
        王世杰和秦牧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煤球炉倒是新奇,他们很想买回去试用一下。
        萧铭等的就是鱼儿上钩,这煤球炉现在普及到百姓家是不可能的,因为一般百姓烧不起煤,只能烧些木柴之类的。
        但是大户人家就不一样了,任何豪族大户的心理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喜欢猎奇。
        “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这煤球炉耗铁,又要耗煤,我齐王府一向穷的很……”
        王世杰人精一样的人物,立刻领会,“殿下,好说,您说这煤球炉多少银两一个,我们出便是。”
        秦牧三人纷纷点头,从萧铭手里占便宜的事情,他们倒是不敢干,再怎么说萧铭也是藩王。
        “这样吧,一个煤球炉五十两纹银。”萧铭狮子大开口。
        王世杰一惊,这齐王还真的敢要。
        在他看来这煤球炉虽然比炭盆方便的多,但不是不可代替,顶多便捷了不少,值不了这么多钱,顶多也就三两纹银。
        他说道:“殿下,五十两真是多了,您想想,大户人家谁不养个家丁仆役,这烧水做饭温酒麻烦了一些,但终究不需要自己动手,五十两买这个回去,还不如买个丫鬟,您就别刁难我了。”
        秦牧三人同时点头,孙栋说道:“不过王兄倒是提醒了我,这个煤球炉倒是个生意,大可以把它卖给一些手中有些钱财,又养不起丫鬟的富户。”
        萧铭扫了眼四人,心想看来古人不傻,而且精打细算,不是随便搞个东西出来就能糊弄赚大把银子的。
        第一轮忽悠失败,萧铭叫来陈文龙问了一下煤球炉的成本。
        王世杰预估的很准,成本基本在二两纹银左右,毕竟煤和铁还是很贵的。
        冤大头是找不到了,不过孙栋的提议倒是可行,他这煤球炉制造出来就是为了赚银子。
        不然他哪来的钱把工业基础搞起来,总不能把青州的富户全部抄家吧?
        “还是孙兄高明。”萧铭夸奖道。
        这个时候秦牧灵机一动,说道:“殿下,我家做的是漕运生意,这大渝国各处都去,不如把这煤球炉的生意交给我家,让我家贩售如何?”
        “这事的确是秦兄最适合了。”魏青说道。
        “秦兄此话正合我意,诸位也明白这青州的赋税,一年比不上一年,再这样下去,齐王府马上就要吸风饮露了,虽说诸位时常接济王府,但是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萧铭长叹一声说道。
        这个时候四人俱都露出尴尬的神色,这赋税的问题,他们自然心中清楚症结在什么地方。
        只是如今大渝国的豪门大族谁又不是把银子捏在自己手中。
        如今齐王要自己做生意贴补王府,这也是无可厚非,试问诸位皇子中谁的麾下没有一群商贾。
        这些商贾每年供奉银两换来生意上的便利,一些获利颇丰的生意甚至是皇子的亲信直接经营。
        同样,他们每年也供奉齐王一些银两,只是齐王实在昏聩无能,这些银两只是拿来享乐。
        甚至其他皇子死死抓在手里的矿山,漕运都不闻不问。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