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珍妃_钢铁皇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珍妃





        “娘娘,奴婢把李三带来了。“
        碧水阁外,琉璃让李三在外候着,径自进了殿中禀报。
        寝殿中,描绘着淡墨山水画的屏风前,一位紫罗兰色华贵宫装的妇人正在半卧在榻上,正在读着一本佛经。
        闻言,她起身说道:”让他进来吧,铭儿这次在信中神神秘秘的,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他说的香水是什么?”
        说罢,珍妃起身,在两个宫女的侍候下,出了寝殿到了正殿,在一张红木椅子上坐下。
        这时,琉璃唤了李三进来。
        “齐王府小奴见过珍妃娘娘。”李三看也不敢看珍妃一眼,匆忙躬身说道。
        见李三一身粗布衣打扮,十分的褴褛,珍妃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是铭儿的人,便不必如此拘束,这次铭儿让你送什么香水过来,可有此事?“
        李三此时方敢抬头,见面前端坐着一位极为雍容的妇人,丹凤眼,柳叶眉,面若傅粉,唇如点朱,虽无倾国之色,但也有倾城之貌。
        传闻珍妃本名云馨儿,大渝国苏州人氏,其父云尚乃是苏州城太平县七品县令,二十年前当朝太后为萧文轩选妃,大渝国官员家中有女子者必须参选秀女。
        云馨儿正是那时在选秀中被萧文轩看中,获得盛宠,不出十年便拥有了珍妃的头衔,只是皇宫后院,一代新人换旧人,如今的珍妃地位随在,但也大不如从前了。
        回过神来,李三说道:“回娘娘,小奴此行,正是受殿下之拖,将香水和醉青州送到娘娘这里。”
        “东西呢?“珍妃问道。
        琉璃说道:“娘娘,这次殿下送来的东西倒是不少,我让宫中小桂子几个搬过来的,这会儿估计到了。”
        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个红色的宫装的嫔妃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宦官打扮的人,抬着的正是萧铭的香水和酒。
        “妹妹,齐王可真是孝顺,这一大早上就送这么多东西过来。”红色宫装的嫔妃一边笑着,一边径直进了正殿在一侧的椅子上坐下,倒是一点也不显得生分。
        珍妃轻笑,此人是四皇子的母妃德妃,在宫中和她走动倒是熟络,她说道:”定是小桂子多了嘴,真是记吃不记打。“
        “可不是,下次不用妹妹动手,姐姐我给先给他几个嘴巴子。“德妃笑眯眯地说道,她心知珍妃是恼她瞎打听,以她的身份,小桂子怎敢不说。
        珍妃笑道:”姐姐的心意我领了,这次姐姐也来得巧了,既然姐姐也知道这是铭儿的东西,不妨我们一起看看是什么?“
        宫中的生活清淡,德妃也是一时好奇才会打听,此时不禁来了兴趣,但她还是客气道:“妹妹,若是不方便,我回去便是。”
        这次的信中萧铭说的很清楚,就是让嫔妃们得知这种香水,因此珍妃这次并不恼德妃,相反,这个德妃在宫中是个出名碎嘴的人,让她见了倒是可以从她的口中传出去。
        “姐姐这就见外了,不妨事的,琉璃把箱子打开。”珍妃说道。
        琉璃应了声是,但不等琉璃行动,李三殷勤地上前去把木箱拆了开来,轻声对琉璃说道:“这木箱上有铁钉,还是我来吧,免得伤了姑娘。”
        琉璃面露笑容,点了点头。
        四个木箱被打开,三箱是小瓷瓶装的香水,一箱子是酒。
        这时,李三把一个小瓷瓶取出,交给了琉璃,说道:“这就是殿下亲手炼制的香水。”
        琉璃接过,上前给了珍妃。
        在信中,萧铭对香水有了基本的描述,因此珍妃也不是一无所知,拿过香水,她将瓶口的木塞拔了下来。
        接着让琉璃找了一根羽毛,从瓶中沾了沾点在身上。
        “妹妹,这是何物,为何如此沁香怡人。“德妃一直在注视着珍妃的动作,直到珍妃将香水点在身上,一股迷人的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
        这种香水十分舒适,全不似香饼混杂的味道。
        珍妃对萧铭送来的东西并不抱希望,以为又是萧铭胡来,只是这香水的味道入鼻,他顿时明白萧铭这次送来的东西不同凡响。
        见德妃怔怔望着自己的手里的香水,珍妃解释道:”姐姐,这个东西叫香水,是铭儿在青州学会的一种特殊香料,据说比起香饼要实用的多。“
        “香水?这倒是闻所未闻,妹妹能否让我一试。”德妃说道。
        嫔妃也是女人,而且宫中的嫔妃永远都是民间效仿的对象,换句现代化的话来说,这些嫔妃都是走在时尚前列的人。
        而且为了争宠,宫中的嫔妃是花样百出,德妃也是深谙此道的人,自然明白一样新鲜的东西足以让皇上在自己的寝殿流连几日。
        接过香水,德妃有样学样地往自己身上点了点头,顿时满身香气。
        “哟,妹妹,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味道真香,而且这用起来也简单。“德妃眼睛顿时亮了,她望了眼三箱子香水,眼睛转了转,“这次齐王送来的香水倒是不少,妹妹可真有福气。”
        珍妃何曾听不出这德妃的言外之意,她说道:“这些香水本就是铭儿送来孝敬诸位姐妹的,姐姐喜欢,拿几瓶回去用便是。”
        德妃欣喜道:“还妹妹对我好。”,话毕,她起身就要去拿香水。
        这个时候李三说道:“娘娘,殿下在小奴走的时候吩咐过,说他在信中忘记说了这三箱香水味道各自不同,分为郁金香,茉莉香和沉香,香水味道的浓淡也各自不同,各位娘娘可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
        “哦?”德妃一听更是惊喜,说道:“快,快,将另外两种拿过来。”
        李三躬身应是,又分别取出其他两种香水给了珍妃。
        珍妃和德妃分别又闻了一下,二人相视一笑,珍妃说道:“这茉莉花香,清新淡雅,倒是适合我,这郁金香热烈浓郁,倒是适合姐姐。”
        “妹妹此言极是,没想到齐王还有这般本事,这香水姐姐初用之下,便觉深得我心,真乃神物也。”德妃喜滋滋地拿着香水瓶。
        “既是如此,这瓶就送给姐姐了。“珍妃说道。
        德妃扫了眼木箱,每个木箱中少说也有三十瓶香水,她涎着脸说道:“妹妹何时变得这么仔细了,这一瓶不过手指长短,你就多给姐姐两瓶吧。”
        一边说,德妃一边拉着珍妃的衣袖央求。
        珍妃笑道:“好吧,既然姐姐这么说,那就多拿两瓶吧。”
        德妃生怕珍妃后悔一样,欢天喜地拿上香水,再三道谢方才离去。
        琉璃见德妃走远,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娘娘,何苦要给她两瓶,德妃一向多吃多占,这次又是欺负娘娘善良。”
        珍妃瞪了眼琉璃,“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千万不要在外议论,不然仔细你到皮。”
        “娘娘,琉璃姐姐也是心疼殿下的香水,这香水可是殿下用上品香料亲手熬制的呢。“李三小心翼翼地说道。
        提起萧铭,珍妃不禁有些伤感,“哎,难得他如此费心,不过这件事我自有计较,如果这么急迫送给皇后娘娘未免显得太过刻意,反倒不美,德妃一向喜欢争宠,这次拿了香水,定然回去招摇,等到那时,皇后娘娘和其他嫔妃自会找上门来,此时再提不迟。“
        “还是娘娘想的周到。“李三低头说道。
        珍妃这时又看向香水庞的酒坛,见上面贴着澄心堂纸,上面似乎还有字迹,便说道:“将那酒坛取来。”
        琉璃上前,拿起一个酒坛上前说道:“娘娘,这上面还有一首诗。”
        “青州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他乡是故乡。“珍妃轻轻念道,微微点头,”好诗,没想到那青州贫瘠之地也有文豪巨匠。
        李三强忍住笑,恭恭敬敬地说道:”娘娘,其实这首诗是殿下作的。“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