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沈小诺指使_顾景霆林亦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沈小诺指使


一周后,唐心妍的案子正式开庭。

        开庭的时间是上午九点钟。

        唐心妍七点钟起床,状态还算不错,并没有觉得身体不适。

        她简单的洗漱,吃过早饭,在杜云皓的陪同下去了法院。

        法庭这种地方,唐心妍不知道去过多少次,大概比她下馆子的次数还要多吧。

        但作为被告出庭,还是第一次。

        车子行驶在平坦的路面上,两侧的风景不停的后退后退着。

        唐心妍坐在车窗旁,茫然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异常的沉默。

        杜云皓伸手握住她冰凉的手,用温和的声音问道:“在想什么?”

        唐心妍迟疑的转头,看向他,回道:“以前都是出庭为别人辩护,还是第一次当被告,让别人为我辩护,感觉还挺新鲜的。”

        杜云皓却莫名的心疼,紧抓住了她的手,一脸的凝重。

        在杜云皓的心里,他一直都觉得是亏欠唐心妍的。

        如果不是他,她不会面对这样尴尬的境地。

        唐心妍却满不在乎的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干嘛啊,弄的好像我是去上刑场一样。

        只是去走个过场而已。”

        “嗯,我们就当去坐一坐,很快就结束了。”

        杜云皓说。

        唐心妍微抿着唇,笑容不变,眸中的神色却一点点变深。

        她也希望,这次是真的能够结束。

        车子抵达法院门口。

        今天的法院门口格外的热闹,豪车一辆接着一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不是法院门前,而是高档酒店门口,都是来参加晚宴的。

        唐家的人来的比较早,林亦可和楚曦,谢瑶,以及周涵若,顾铭远和姚星语等人,已经先进去了。

        杜云皓率先下车,伸手拉开车门,扶着唐心妍从车子里走出来。

        唐继扬正站在台阶上等着他们。

        “哥。”

        唐心妍走过去,笑着伸手拉住唐继扬的手。

        “都成被告了,你还笑得出来,心也够大的。

        唐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干净了。”

        唐继扬沉着脸说道。

        唐继扬怎么可能舍得训自己的妹妹呢,他的话明显是针对杜云皓,并且带着责备的意思。

        杜云皓倒是没说话,态度一直恭顺谦虚。

        唐心妍却很心疼自己老公,她仍笑嘻嘻的一张脸,拉着唐继扬的手,轻轻地晃了晃,一副撒娇的模样。

        “哥,人家是被诬告的吗,你就别骂人家了。”

        唐继扬深敛着眼眸,瞪了她一眼,真是女生向外。

        “我先进去了。”

        唐继扬说完,大步踏过台阶,走进法院内。

        唐心妍看着他哥的身影消失,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杜云皓,仍是一张笑盈盈的脸,她伸手挽住杜云皓的手臂,语气轻快的说,“我们进去吧。”

        “嗯。”

        杜云皓应道。

        只是,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身后就传来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唐心妍回头,看到一辆黑色的银白色的宝马车很是招摇的停在了法院门前,车子门打开,走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从头到脚的名牌,脖子上挂着一条大粗金项链,金子在阳光下闪闪刺眼,他就差把钞票贴在自己的脸上了。

        副驾驶的门推开,跟在他身后下车的是一个女人,穿着靓丽的红色超短裙,手上戴着超三克拉的钻戒,浓妆艳抹。

        女人下车后,伸手拉开后面的车门,车子里走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女人穿的倒是没那么招摇,但也和低调搭不上边。

        这一家三口,就是沈小诺的母亲和弟弟弟妹。

        这几年,沈小诺挣的钱,估计都贴在他们的身上了,开好车,住着大房子,穿着名牌,过着米虫一样的日子。

        不过,沈小诺如今已经声名狼藉,并且,诬告是要坐牢的。

        等沈小诺坐牢,沈家人以后的生活几乎可以预见了。

        然而,沈家人似乎完全不担心他们的未来,仍大摇大摆,招摇过市。

        沈母在儿子和儿媳的搀扶下走上台阶,径直走到杜云皓和唐心妍面前。

        杜云皓下意识的拉住唐心妍的手,微测过身体,把她护在身后。

        沈家的人在杜云皓的眼中,都是疯子,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发疯伤害到心妍。

        沈母一双三角眼,放着精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杜云皓和唐心妍。

        “杜少还真是好男人啊,这么护着媳妇。

        可惜啊,我家小诺没福气,没能嫁入杜家。”

        沈母说话间,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沈母说完,沈小诺的弟媳又插话道:“男人哪儿有好东西,还不是但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男人疼女人,还不是谁搂在被窝里就疼谁。

        出了被我的,估计早抛到脑后了。

        姐到现在还对杜公子念念不忘呢,我都替她不值。”

        “这哪儿轮得到你说话,给我闭嘴。”

        沈母瞪了她一眼。

        弟媳被训了两句,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沈弟立即把她搂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摸,大庭广众之下,丝毫不避讳。

        这画面,唐心妍只觉得辣眼睛,又有种作呕的感觉。

        杜云皓剑眉深锁,眼底浮起一丝冷意和狠绝。

        “云皓,我们先进去吧。”

        唐心妍扯了扯他衣角,说道。

        杜云皓默然的点头,刚迈上一层台阶,沈母却快步上前,拦住了他们去路。

        “杜少别急着走啊,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沈母用手挡着他们,眼角堆着皱眉笑道:“杜少娶了这么漂亮又高贵的媳妇,一定很稀罕吧,绝对不会舍得让她坐牢的。

        我劝杜少还是和我们庭外和解吧。

        一千万,对于杜少来说应该是小钱,只要杜少给我一千万,我就劝小诺撤诉,你也知道,我是小诺的亲妈,她最听我的话了。”

        “我还真没看出来,您哪里像沈小诺的亲妈。”

        唐心妍实在听不下去,冷嘲热讽的怼了一句。

        “哎,你怎么说话呢!不会说话,哥哥好好教教你。”

        沈弟直接伸手过去,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但手却径直往唐心妍身上摸,明显是想占便宜。

        沈弟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到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唐心妍这么又漂亮又高贵又有气质的女人,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然而,他的手还没碰到唐心妍一片衣角,就被杜云皓抓住手腕,杜云皓指骨用力,一拉一推,沈弟直接从台阶上滚了压下去。

        七八层的台阶不算高,沈弟还是摔得鼻青脸肿。

        狼狈极了。

        沈母两人见状,立即跑下台阶,一顿的哭天抢地,嚷嚷着杀人啦,光天化日杀人啦。

        杜云皓冷眼看着他们,只觉得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

        “我们先进去吧。”

        杜云皓对唐心妍说道,语气低沉温润。

        唐心妍点了点头,两人相携着,走进法院大门。

        而沈家人哭嚎了半响,杜云皓不仅没理会他们,反而把法院的人嚎出来了。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叫唤什么!赶紧走,再不走,是想组团进局子里么。”

        沈家人见已经被围观了,不再赖在地上,灰溜溜的站起身。

        “先去医院吧,你看看你,都摔流血了。”

        沈母一脸心疼的替儿子擦鼻血。

        “没事儿,都是皮肉伤,我以前被欠债的人追着打的时候,伤的比这儿严重多了。

        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姐的案子马上开庭了。

        等姐胜诉,我看杜云皓还狂什么。

        到时候,就等着他来求咱们吧。

        别说一千万,就是两千万,三千万,也别想轻易打发我们。”

        “你答应我的,等官司赢了,给我换一辆玛莎拉蒂,我要红色的。”

        沈弟媳撒娇的说道。

        “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什么时候不算数了。”

        沈弟嬉笑着,在她脸上捏了一下。

        “你们啊,就知道浪费钱。”

        沈母不高兴的说道。

        “妈,您不是按摩椅么,我给您买最高档的,以后,您就在家享受泰式按摩。”

        沈弟哄道。

        三个人一边畅想着美好的未来,一边向法院内走去。

        一场伤人案,法庭里竟然坐的满满当当。

        唐心妍坐在被告席上,她的旁边是杨捷。

        而她们对面,是沈小诺和她的律师。

        律师界的圈子不大,几乎都是相熟的。

        沈小诺的律师姓王,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很擅长打刑事案。

        作为原告,王律师率先进行辩诉,他直接把案子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

        并进行了精彩的阐述。

        的确,这个案子,从表面来看,对唐心妍十分的不利,王律师显然觉得自己已经十拿九稳了。

        甚至连眼神里都带着挑衅。

        “我的当事人沈小诺女士,于XXXX年XX月XX日,到被告人唐心妍女士的家中做客,两人由于发生言语冲突,唐心妍女士用家中的水果刀,刺伤了我的当事人沈小诺女士。”

        随后,王律师递交了一份送检报告。

        送检的物品就是那把刺伤沈小诺的水果刀。

        经检验,上面有沈小诺的血迹和唐心妍的指纹。

        这就是无证。

        还有人证,就是事发时出现的快递员了。

        沈小诺作为原告,可以说人证物证俱全。

        王律师做完阐述后,向法庭申请传唤证人。

        然后,那个快递员就被带上来了。

        快递员坐进了证人席的位置,耷拉着脑袋,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

        王律师走到他面前,出声询问,“丁先生,请您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我叫丁洋,是XX快递公司的快递员。”

        丁洋吞吞吐吐的说。

        “丁先生,请你把案发当天的事,重新叙述一遍。”

        王律师又说道。

        然而,丁洋突然变得激动和忐忑起来,摇着脑袋,摆着手,说道:“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是沈小诺指使我的……”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