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我也很疼你_顾景霆林亦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我也很疼你


沈小诺提出的条件,简直就是厚颜无耻到极点。

        沈小诺说:“我的演艺事业已经毁了,在国内肯定是混不下去。

        我打算出国。

        不过,你别想把我随便丢在国外什么地方,我要去欧洲,至于哪个国家和城市,选好了我会告诉你。

        你先在那边给我买栋别墅,我还要五百万美元和一家中餐厅。”

        沈小诺想得还真是面面俱到,吃喝不愁的情况下,还给自己找了个营生,想要舒舒服服的当餐厅老板娘。

        “我出国之后,我父母和弟弟就无人照顾,所以,我就把他们拜托给杜公子照顾。

        我爸妈年纪大了,我希望他们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至于我弟弟,他前段时间说,对建筑感兴趣,不如杜公子帮他在公司里安排个职位,不用太高,能单独负责工程就行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他再多的钱,总有用完的时候,倒不如给他一份可以谋生的工作。”

        沈小诺说完后,看向杜云皓,只见杜云皓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沈小诺却并不在乎他高不高兴,现在,她所做的一切,只要自己高兴就好了。

        沈小诺甚至已经思想扭曲,看着他痛苦,煎熬,她反而觉得无比的痛快。

        “哦,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别想着随便敷衍我,也别想着敷衍我家人。

        我已经问过律师,故意杀人罪的追诉期是20年,如果,杜公子有任何让我不满,或者让我家人不满意的地方,我随时都能追究唐心妍的刑事责任,你的宝贝老婆,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此时此刻,沈小诺贪婪和丑陋的嘴脸,几乎展露无遗。

        她的脸,和沈母那张贪得无厌的脸,竟然慢慢的重合在一起。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杜云皓看着面前这张陌生的,狰狞的,丑陋的脸,他不知道是人变得太快,还是,他一直就没有认清过沈小诺。

        他曾经一直觉得,沈小诺是单纯的,柔弱的,可怜的。

        可撕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原来,她和她的母亲一样的贪婪。

        按照沈小诺的意识,是打算讹他一辈子了。

        沈小诺和她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人,想让他们统统满意,只怕他把杜家的公司双手奉上,都未必够。

        杜云皓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本想听听她如何的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她还真敢说。

        “你说完了么?”

        杜云皓冷声开口。

        沈小诺笑着点头,“我暂时想到这些,如果还有补充,我会另行通知你。

        当然,杜公子也可以拒绝我,那您太太可就要遭罪了,女人就这么几年青春,只怕都要浪费在监狱里。

        现在可是考验你们爱情的时候。”

        沈小诺手捂着伤口,却张狂的笑着,笑声异常的刺耳。

        “说实话,我更想看到你拒绝我,我更希望唐心妍坐牢。

        王子和公主的爱情幻灭,那该是多么让人悲伤的故事啊……啊……”沈小诺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杜云皓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杜云皓有力的手掌掐着她的咽喉,力道正在一点点的收紧。

        沈小诺纤细的脖子似乎都在肩膀上微微摇晃着,似乎随时都有被折断的危险。

        沈小诺被他勒的喘不过气,双手不停地扑腾着,抓住他手臂,想要搬开他的手。

        然而,男人和女人的力气天生悬殊,沈小诺挣扎许久,也没能挣脱杜云皓的钳制。

        由于缺氧,她的脸色发青,瞪大的眼睛,流露出几度的惶恐。

        她现在丝毫不怀疑,杜云皓会随时把她掐死。

        过度的惊恐,让她整张脸都是狰狞而扭曲的,瞪大的眼睛,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一样。

        “现在知道害怕了?

        敢拿刀捅自己,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死。”

        杜云皓冷嘲道。

        “杜,杜云皓,你想做什么,杀人是要偿命的。”

        沈小诺被掐着脖子,十分艰难的挤出一句话。

        杜云皓冷然的笑,唇角的弧度中,充满了嘲讽和不屑。

        “好啊,那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我掐死你,究竟用不用偿命。”

        杜云皓说完,手掌再次用力,沈小诺有一瞬间的窒息,险些晕厥过去。

        而有那么一瞬间,杜云皓是真的想要掐死这个女人。

        因为,沈小诺这个女人的存在,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他,他的曾经,他的初恋是多么的可笑。

        当初,他和沈小诺交往的时候,杜衡就十分的反对。

        反对的理由并不是沈小诺出身不好,而是她和杜云皓一样,同样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他们的内心都有一处阴暗的角落。

        杜云皓是幸运的,他遇见了唐心妍。

        她就像是一道温暖的阳光,照亮了他内心的每一个角落,帮他驱散了所有的阴暗。

        而沈小诺内心的阴暗,显然被彻底的激发了。

        人也越来越极端。

        “杜,杜云皓,我死了,也一定会拉着你和唐心妍下地狱。”

        沈小诺突出的眼球,死死的瞪着他。

        她还在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她自导自演的那一出大戏上。

        杜云皓冷笑,回道:“沈小诺,你还真是天真的可笑。

        你以为凭你拙劣的表演,就能撼动唐家和杜家?

        别说心妍是无辜的,即便她真的拿到捅了你,我也有的是方法为她脱罪。

        不错,法律是公平的,但公平只是相对的。”

        杜云皓说完,措不及防的松开手。

        沈小诺整个人跌回病床上,双手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和艰难的喘息着,因为刚刚挣扎的动作太大,肚子上的伤口明显裂开了,她的衣服都染了血,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儿。

        杜云皓就站在病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然说道:“你以为色诱一个快递员,就能解决一切么。

        诬陷罪,伪证罪,都是要坐牢的。

        我劝你,适可而止。”

        “你想让我就这样撤诉?

        杜云皓,你别做梦了。”

        沈小诺手捂着伤口,狰狞的说道。

        杜云皓自然是希望沈小诺撤诉的。

        一旦开庭,事情会越闹越大,唐家和杜家的面子上不会多好看。

        而他最不希望的是唐心妍搅进一场官司里。

        她是律师,坐在被告席上,心里肯定不会好受。

        杜云皓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唐心妍陷入这样的境地。

        然而,沈小诺显然冥顽不灵。

        “一直做梦的人是你。

        沈小诺,如果你坚持起诉,那就做好准备承担后果,希望,你别后悔。”

        杜云皓丢给她一句后,直接转身离开病房。

        杜云皓开车回到山庄,楚滨的车恰好停在那里。

        楚滨站在车旁,手里拎着一只食物袋。

        “城南实在是太远了,路上又堵车,打包的粥都凉了。”

        楚滨把打包的食物袋递给杜云皓。

        杜云皓接过袋子,什么也没说,径直向山庄内走去。

        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唐心妍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坐着,低敛着眼眸,安安静静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心妍听到响动声,抬头看过来,见到杜云皓,立即伸出手,一副求抱抱的模样。

        杜云皓低笑着走过去,伸手抱住她。

        “怎么醒了?”

        “睡不踏实。”

        唐心妍回道。

        “身体还不舒服么?”

        杜云皓问道,满眼的关切,“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唐心妍听完,却摇了摇头,“睡一觉,感觉好多了。

        我现在是保释期,还是乖乖的呆在家里,到处乱走太惹眼了。”

        “珊珊……”杜云皓还想说什么,唐心妍却伸出手,掌心贴上了他的唇。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

        唐心妍又说道。

        杜云皓环抱着她,无奈的轻叹。

        他怎么能不担心呢。

        两个人静静的相拥着,气氛沉寂。

        唐心妍窝在他怀里,深呼吸,隐约能闻到一丝消毒水的味道。

        唐心妍蹙了蹙眉,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老公,我饿了。”

        唐心妍靠在他胸膛说道。

        “嗯,粥已经买回来了,正热着,我去端给你。”

        杜云皓走出卧室,去厨房端粥,回来的时候,已经换掉了外套,穿着舒适的家居服,衣服上带着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杜云皓坐在床边,亲手喂唐心妍吃粥。

        不过,唐心妍虽然口口声声说饿,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吃了小半碗粥,就觉得恶心反胃,也就没胃口了。

        沈小诺的事情,实在是挺让人觉得恶心的。

        唐心妍一直觉得,是沈小诺影响了自己的食欲。

        吃完饭,唐心妍重新躺回床上。

        杜云皓坐在床边,静静的陪着她。

        “案子有进展了么?”

        唐心妍状似随意的问道。

        她知道,无论唐家,还是杜云皓,一定会派人去查,唐杜两家的办事效率,不可能几个小时过去,还丝毫有用的信息都查不到。

        沈小诺不可能真的做到天衣无缝。

        “嗯。”

        杜云皓点头,并没有隐瞒她的打算。

        “那个快递员有问题,他和沈小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唐心妍听完,明显愣了一下。

        那个快递员的出现,的确是过于巧合了,再联系前因后果,他是够可疑的。

        只是,唐心妍没有想到,沈小诺为了对付她,还真肯牺牲啊。

        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都不珍惜和爱护自己,那真是没救了。

        “那个快递员,控制住了么?”

        唐心妍又问。

        “嗯。”

        杜云皓应道,“人应该是比你哥哥控制了。”

        唐心妍听完,弯唇一笑,说道,“还是哥最疼我。”

        杜云皓摇头失笑,拉着她的手,说:“珊珊,我也很疼你。”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