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出手又快又狠又准_顾景霆林亦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出手又快又狠又准


杜云皓微凝的眉宇间,带着温润的暖意,淡淡的应了声,“嗯。”

        唐心妍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唇贴在他耳畔,呼吸落在他颈间的皮肤上,有种异样的触感。

        彼此间姿态亲昵,唐心妍的唇贴着他耳畔,低声的呢喃:“杜云皓,我相信你。

        不过,你要记得,这是最后一次了。”

        杜云皓的身体微僵硬了一下,手臂紧缠住她的腰,头埋在了她的颈窝,凝重的应了一声,“嗯。”

        唐心妍的头在他胸膛里蹭了蹭,神情间已经极疲惫了,她甚至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云皓,我好困啊,我想好好的睡一觉。”

        “嗯,你好好休息,我在这儿守着呢。”

        杜云皓深凝着她,说道。

        唐心妍笑着摇头,“你不用一直看着我,我又不会丢了。”

        杜云皓紧握着她的手,一副真的怕她会丢了的样子。

        唐心妍失笑,语气温软的说:“老公,我想喝粥,城南那家常去的粥店,你打包给我,好不好?”

        “嗯。

        好。”

        杜云皓应道,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乖,好好的睡一觉。”

        唐心妍点头,翻了个身,寻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合起略沉重的眼皮,很快就睡着了。

        杜云皓等她睡着之后,才站起身,放轻脚步走出房间。

        他沿着实木楼梯下楼,一楼的客厅内,楚滨正一本正经的坐在沙发上。

        楚滨一向是懒散的性子,最近行事却越发的谨慎了,大抵也知道自己犯了错。

        杜云皓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拧眉问道:“查清楚了?”

        “嗯。”

        楚滨点头,“事发前后,都事无巨细的查过了。

        那个快递员,和沈小诺有牵扯,我仔细的查过,那个快递员是沈小诺的粉丝,他的宿舍里贴满了沈小诺的海报,两个人有通话记录。

        我还查到,事发之前的前两天,这位快递员用自己的身份证在一家便捷酒店开房,我查看过当天的监控录像,他的女伴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裹得这么严实显然是怕被人认出来。

        虽然看不到脸,但身材很像沈小诺。”

        楚滨虽然说很像,但他从不乱说话,基本就是可以确定的。

        其实,楚滨还是很替杜云皓不值的,虽然是前女友,但沈小诺已经沦落到和一个快递员开房了,楚滨想想都有点儿犯恶心。

        杜云皓依旧面无表情,他懒得管沈小诺和谁上床,但沈小诺想要影响和破坏他的家庭,他是不会再继续容忍下去了。

        唐心妍说得对,这是最后一次。

        “还有,我让人询问过那个快递员的舍友,那些人说,那个快递员开房回去之后,心情似乎很好,并且对同宿舍的人说,他马上要娶媳妇了,还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准备请大家喝喜酒。

        所以,我猜测,事情的大概应该是这样:沈小诺无意间发现这个快递员是她的粉丝,并且,太太所住的公寓就在他负责的范围内,所以,两个人达成协议,快递员为她做伪证,她应该是承诺了,事后会嫁给快递员。

        这样,就不怕快递员反悔了。

        为了安抚快递员,她自然要先给对方点儿甜头,所以才到酒店开房。

        之后,这场沈小诺自导自演的大戏,就上场了。”

        杜云皓听完,深蹙着眉宇,问了句,“人呢?

        控制住了么?”

        楚滨摇头,摸了摸鼻子,回道:“我晚了一步,人被唐家控制了。

        唐家真是名不虚传,出手又快又狠又准。”

        杜云皓没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拎起了放在一旁的西装。

        “你要出去?”

        楚滨问。

        “嗯。”

        杜云皓应了声,又吩咐:“去城南那家粥店打包一碗蔬菜粥,一笼水晶虾饺,菜看着点儿吧。”

        “你不是出门么?

        怎么不自己去买?”

        楚滨不解的问。

        “不顺路,我去医院。”

        杜云皓大步向外走,似乎想到什么,又说了句,“把沈小诺所在医院的地址发给我。”

        楚滨拿出手机,把定位发给杜云皓,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句,“你冷静点儿啊,千万别一冲动把沈小诺弄死了,那就麻烦了。”

        杜云皓没理他,直接开车出去了。

        杜云皓按照定位,开车来到了医院,在咨询台查询了沈小诺所在的病房。

        正好是查房时间,沈小诺的主治医生正在病房里。

        医生站在病床边,拿着病历填写,写完之后,叮嘱沈小诺多喝水,多休息,然后就离开了。

        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杜云皓正准备进去,两个人迎面撞见。

        沈小诺入院以后,一直没有家人陪护,也没有亲属来探视过。

        医生下意识的就以为杜云皓是家属。

        “沈小诺家属吧?

        怎么现在才过来,心也够大的。”

        “她病情严重么?”

        杜云皓问,俊脸上没什么情绪,反而略显阴沉。

        “没什么大事儿,伤口不深,没伤到主要的脏器,不过,还需要继续入院观察一段时间,毕竟年轻,千万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医生说完,又叮嘱了句,“探视完病人,别忘了去交款。”

        医生说完,急匆匆的便走了。

        毕竟,医院里那么多的病人等着,他不可能在一个病房耽搁太久。

        医生走后,杜云皓才推门走进病房。

        病房里,沈小诺正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无病呻吟呢。

        沈小诺看到他,也明显愣住了。

        随即,脸上就浮起了笑,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云皓,你终于来看我了?”

        沈小诺眨着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手慢慢的捂住伤口,做出一副疼痛状。

        或许,是真的有些痛吧,毕竟划开了皮肉。

        而刀子插进去,连脏器都没损伤,沈小诺也算十分的聪明了,竟然能把控的这么到位,既陷害了别人,又把自己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沈小诺含情脉脉的看了杜云皓许久,才发现杜云皓没有反应,目光阴深深的看着她。

        沈小诺没有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温情,立即就明白了。

        有多久了,她一直在自己骗自己,骗自己说,她是这个男人的初恋,他们有过最美好单纯的记忆,她是他最珍惜的曾经。

        他一定是爱着她的,他一定在心里留了一个角落给她。

        杜云皓和唐心妍之间,不过是门当户对而已。

        他曾经对她的不闻不问,也只是迫于唐家的压力。

        可是,当他见死不救,不肯借给她五百万,害的她身败名裂。

        他找人把她控制起来,想要把她丢到国外的时候,沈小诺才恍然大悟。

        男人的心是会变得,哪怕他曾经爱她爱的死心塌地,在他心中,爱情依旧没有权势重要。

        沈小诺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投一个好胎。

        如果,她也是豪门家的大小姐,杜云皓当初怎么敢甩了他。

        既然,杜云皓不仁,那么,也别怪他不义。

        她即便是死,也要拉着唐心妍一起下地狱。

        她就是要让杜云皓痛苦挣扎。

        沈小诺强撑着,靠坐在床头,即便她错过了要害,但肚子上毕竟开了一道口子,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疼。

        可惜,没有人心疼她,从来都没有。

        她从小父母离异,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有人关心和爱护过她,可能,她天生命贱,不配得到关爱,只能靠自己活着。

        “看来,杜公子不是来探望我的。

        也对,杜公子找了一个那么漂亮,又身份高贵的老婆,哪儿还记得我这个像抹布一样被你丢弃的初恋女友呢。”

        杜云皓站在距离床边一步之遥的距离,冷冷的看着她,目光深沉,沉默不语。

        沈小诺也看着他,彼此对视,她突然笑起来,笑声格外的尖锐讽刺。

        “杜公子既然不是关心我,那么,就是关心你老婆了。

        毕竟,只要我死咬着她不放,她就别想脱身。

        故意杀人,即便是未遂,也是要被判刑的。

        我国的法律多好,多公平啊,哪怕唐大小姐出身再尊贵,也绝对不可能逃避法律的制裁。

        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公众人物,我险些被人杀害,想要杀我的人还是初恋男友的老婆,唐家的大小姐,这可是多大的八卦热点啊,关注的人肯定会很多。

        我已经把消息卖给了几个八卦杂志社,很快就会传开,让唐大小姐也尝尝负面新闻缠身,身败名裂的感觉。”

        沈小诺说到这里,越说越得意,忍不住笑起来,最后变成狂笑不止。

        大概是她笑的幅度太大,牵扯到肚子上的伤口,疼的脸色惨白。

        她这才真真是笑到肚子疼了。

        而杜云皓仍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她的目光越来越冷,垂在身侧的手掌慢慢握紧。

        沈小诺强忍住笑,笑容终于在脸上慢慢的褪尽,变得悲哀起来。

        她现在的情绪明显有些不太正常,真像个疯子一样。

        “杜云皓,你爱唐心妍么?

        是不是像当初爱我一样爱她?”

        杜云皓冷眼看着她,唇角划过一抹冷笑。

        大抵,是觉得沈小诺十分的可笑吧。

        沈小诺大抵是从未想过一个问题,他当初如果真的爱她爱的难舍难离,他们怎么可能会分手呢。

        不愿负担她复杂的家庭,不是负担不起,只是觉得不值得罢了。

        然而,沈小诺见他一直不说话,便以为他是默认了。

        她哼笑着,继续说道:“杜云皓,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宝贝老婆坐牢,那么,只能和我和解了。

        我现在,可要提条件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