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千二百六十八章 扳手腕 1/2  万古神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胜过大森罗皇,一箭碎星辰。

    如此战戟,让命运神山和昆仑界,甚至整个地狱界的修士,皆是为之震动。

    他们很多人对张若尘的认知,还停留在半年前,那时,张若尘只是圣王境界,即便战力强大,也只能在大圣之下搅动风云。

    半年时间,对大圣而言,不过弹指一瞬间,实力很难有太大的增长。

    可是,在亿万双眼中的注视下,张若尘却凭箭道,赢了威名赫赫的大森罗皇。

    有的修士觉得,张若尘的手段玄妙,出神入化。

    有的觉得,大森罗皇输得太冤,张若尘并不是靠箭道取胜,而是使用了空间手段取巧,赢得并不光彩。

    还有一些觉得,大森罗皇丢了死族,乃至整个地狱界的脸面。他们跃跃欲试,打算向张若尘发起挑战。

    “大森罗皇误我。”

    那两位借给大森罗皇衍道圣果的死族大圣,面如土色,如丧考妣,就算大森罗皇拿出再好的东西补偿,也不可能抵得上衍道圣果。

    若不是看到大森罗皇也很惨,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去和大森罗皇拼命。

    张若尘将大森罗皇身前桌案上的三枚衍道圣果收走,道:“做为大圣,却无法做到临危不乱,大森罗皇,你是从来没有遭遇过生死危机吧?就你这样的心性,若是能够一直无敌,一往无前的走下去,或许有成神的机会。可是,今日这一箭,必定成为你心中无法忘却的魔魇,将是你成神最大的心境破绽。”

    大森罗皇从地上爬起,脸色却难堪到了极点,被张若尘说得恼羞成怒,道:“你敢不敢再与本皇斗一次?”

    张若尘看了看身前桌案上的五枚衍道圣果,道:“你的衍道圣果已经全部输掉,拿什么与我斗?”

    “我还可以……”

    大森罗皇很想说“我还可以筹集”,可是,当他的目光,盯向在场那些死族大圣的时候,那些大圣都连忙回避。

    张若尘一看就是一个心机深沉之人,大森罗皇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大森罗皇虽然战力强大,可是今天的表现,却让他们十分失望。

    “本皇用这柄冰木神弓,与你继续斗礼。”大森罗皇咬了咬牙,如此说道。

    张若尘摇了摇手中的青天弓,道:“你那柄弓品级太低,我没兴趣。”

    张若尘并不是真的轻视大森罗皇,而是,不想继续斗礼。

    他能胜过大森罗皇,是因为早就料到,大森罗皇会与他比射艺,所以,有取胜的把握。可是,谁知道大森罗皇下一场与他比什么?

    有五枚衍道圣果,张若尘已经知足,可以增加五亿道圣道规则,一万五千年的寿元。

    不对。

    只是赢了大森罗皇三枚而已,怎么会有五枚?

    为什么会多出来一枚?

    不管了,多就多一枚吧!

    下游。

    血屠看见张若尘取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长长吐出一口气,大笑道:“我师兄盖世英才,区区大森罗皇岂是他的对手?”

    看他那模样,比张若尘还要欣喜。

    可是,当他向张若尘望去的时候,却发现张若尘似乎根本没有将衍道圣果还给他的意思,心中不禁咯噔一声,生出不好的预感。

    张若尘不会是想将衍道圣果扣下,用来抵债吧?

    想到此处,血屠再也笑不出来,立即离座,向上游快步走去。

    来到张若尘的坐席旁边,血屠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五枚衍道圣果,咽了咽喉咙,正准备开口。

    命溪的对面,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若尘大圣,不如我们也来斗礼一场,这一次赌五枚衍道圣果。”

    洫站在了大森罗皇的身旁,以黑色鬼气托举五朵圣花,圣花中,各有一枚衍道圣果。

    一共五枚。

    因为,张若尘的缘故,洫错失首席,只能去次席占据了一个位置,以他的身份,可谓是颜面尽失。

    想要挽回颜面和鬼族的士气,必须在狩天大宴上,给予张若尘以重创。

    这场斗礼,显得格外重要。

    张若尘当然明白洫的打算,摇头道:“阁下做为百枷境大圆满排名前十的强者,鬼主的第七子,却来挑战我这个初入不朽境的大圣,也不怕被人耻笑?不如这样,我来挑战你吧?”

    斗礼的时候,挑战和被挑战,完全是两个概念。

    若是张若尘挑战洫,那么,比斗的方式,就得张若尘来决定。

    洫当然不会答应,轻笑一声。

    也不管大森罗皇愿不愿意,洫坐到了他的座位上,从手指上的骨戒中,取出一柄巨剑,放在了玉案上。

    张若尘的目光落到那柄巨剑上,即便再怎么镇定,眼神也发生了一丝变化。

    “这柄剑,你是从何得来?”张若尘道。

    洫端起三脚杯,悠然自得的喝下一口溪水,道:“半年前,我曾去过昆仑界域外的大圣功德战场,遇到了一位广寒界的百枷境大圣。这柄圣剑,正是他的佩剑。”

    “他在哪里?”张若尘道。

    洫的手指抚摸剑体,嘴角上翘,道:“想知道答案,除非答应与我斗礼。”

    那柄巨剑,张若尘见过。

    当初,月神山大战之时,张若尘和蛮剑大圣联手对抗黑心魔主的神念分身,蛮剑大圣使用的剑,就是这一柄。

    张若尘被逼无奈离开昆仑界,与月神去了天庭之后,便是跟随蛮剑大圣在赤龙圣域修炼。

    那时,张若尘只是圣者境界,可是蛮剑大圣对他面前却没有一丝架子,后来张若尘成为月神神使,二人更是以兄弟相称。

    张若尘被魂界修士以持魂大法刺杀的那段时期,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也是蛮剑大圣一直在保护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蛮剑大圣是月神安排给张若尘的护道者。

    如今,蛮剑大圣的佩剑,出现在洫的手中,张若尘怎能不担心?

    见张若尘沉默不语,洫又道:“一位天庭界的修士,落入我的手中,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吧?是被贱卖成奴隶,还是囚禁到鬼狱,又或者被抽离圣魂,炼成鬼帝魂体?”

    “嘭。”

    张若尘面不改色,可是,却重重一击拍在玉案上,震荡出一圈圈圣气波纹。

    洫将五枚衍道圣果逐一摆放到桌案上,笑道:“以你和蛮剑大圣的关系,应该很恨我,很愤怒,很想为他报仇,可惜在狩天大宴上你却不能出手,只能克制自己。”

    “与我斗礼吧,将我的五枚衍道圣果都赢过去,这是你唯一能够发泄怒火的方式。”

    瑜皇担心张若尘会受不了刺激答应下来,道:“张若尘,你是地狱界的修士,广寒界大圣的生死,与你何干?你一定要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

    洫道:“瑜皇,你的这句话,就不对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天庭界也好,地狱界也罢,若是张若尘连最基本的感情都没有,与一块石头有什么区别?”

    张若尘早已冷静下来,可是,为了麻痹洫,脸上却露出怒容,道:“你说得没错,你这次是真的激怒了我。”

    瑜皇露出焦急的神色,道:“张若尘,你先保持冷静……”

    “别管我的事,我很冷静。”

    张若尘冷叱一声,目光重新盯向洫,道:“这场斗礼,若是你挑战我,我必输无疑,为何要答应你?不如换一种方式,你先告诉我比斗什么,我再考虑答不答应。”

    洫看出张若尘的情绪很不对劲,心知正是最好的时机,自然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道:“我乃鬼族此次狩天大宴的第一强者,就算斗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给大家一个福利,推荐一个诚信APP有兴趣的去下载吧,注册完善资料后有110的红包赠送哦!https://m.fuyou.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