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风波渐起_万古神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风波渐起


        十八尊六劫鬼王抬着七星帝宫,大摇大摆走在百族王城的宏伟街道上,鬼气漫天,气势冲云霄。所过之处,无数修士围观。

        “张若尘进城了!”

        高调的进城。

        一道道传讯光符,如流星雨一般传出去。

        经历狩天之战后,张若尘已是闻名天下的人物。生在地狱界,可以不知命运神殿十二神尊是谁,但是,绝对没有一个会不知道张若尘是什么来头。

        这还真不是吹嘘!

        论名气,论在大众修士间的认知度,谁比得过在狩天战场上大杀四方的张若尘?

        去冰王星低调,是因为,张若尘知道冰王星是一处混乱之地,若是死在那里,血绝家族想要查出是谁干的,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来百族王城高调,是因为来之前他就了解清楚,城中有三尊神灵坐镇。

        三尊神灵,分别来自夜叉族、魔狼族、火鬼族。

        这三族,与十大族相比是小族,可是在组成百族王城的一百三十七个小族之中,却是势力最为庞大的三大族。

        张若尘的身份很特殊,既是血绝战神的外孙,又是罗衍大帝的女婿,背后还有福禄神尊的影子。若是有神灵在百族王城杀死了他,可想而知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

        血绝战神从玉煌界归来后,不将百族王城掀个底朝天才是怪事。

        所以,在明知修辰天神有意杀他的情况下,张若尘所幸高调的进入百族王城,让所有修士都知道他在城中。如此一来,修辰天神若是出手杀他,百族王城中的神灵肯定会全力保护他。

        反之,张若尘若是偷偷进城,就算被杀死,百族王城中的神灵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完全不知道。

        张若尘这是在借势,借三神之力保护自己。

        没办法,谁叫你们是小族,而若尘公子背景强大,还有一个蛮不讲理的外公,惹不起,只能当成太岁爷供起来。

        张若尘走到哪,乱到哪,总能引得腥风血雨,即便是地狱界边缘地带的修士,也都知晓。

        因为张若尘的到来,百族王城中的各族都头疼不已。

        实际上,在本源之光出现在百族王城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头疼。只不过,张若尘的到来,让他们更头疼了!

        一位倾城绝代的女子,身后跟着一群戴着面纱的女圣,婉约娉婷,整齐划一的来到七星帝宫前方。

        为首那女子无论容貌还是身材,堪称绝世,身上更有一股超凡脱俗的仙韵气质。

        她向七星帝宫微微行礼,声音极为动听的道:“仙源族,雪睐,奉族皇之令邀请若尘公子,做客仙源圣地。”

        七星帝宫中,没有回应。

        十八尊六劫鬼主像是看不见她们一般,径直向前走。

        逼不得已,她们连忙退到两旁。

        那些戴着面纱的女圣,眼中无不露出厌恶之色,觉得这位若尘大圣太冷傲了一些,竟然视他们仙源族于无物。而且,如此行迹,等于也是在羞辱雪睐公主。

        一位身披黑袍的英伟男子,从天而降,出现到七星帝宫前方,身上邪光一百零八道,气度不凡,扬声道:“夜叉族,玉灵神弟子,韩爱莲,奉家师之命,邀请若尘公子赴宴夜叉圣地。”

        七星帝宫依旧将其无视,继续前行。

        长街上,响起阵阵哗然之声。

        “莲君可是百族王城的风云人物,是夜叉七君之一,张若尘居然丝毫都不搭理他,竟傲到了如此程度?”

        “这位元会级天才,还真会摆谱,难道想族长或者神灵,亲自来邀请他?”

        “的确有些目中无人,他才百枷境的修为而已。”

        ……

        张若尘进城后,一连五天,各方势力的修士,都前去邀请或者是拜见,可是七星帝宫中却一声回应都没有,全部尴尬收场。

        涵养好的,只是无奈一笑。

        脾气差的,直接破口开骂,甚至有掀翻七星帝宫的冲动。

        十八尊六劫鬼王就像没有感情和思维一般,按照张若尘的指使,按部就班的向前走,没有搭理那些邀请和拜见的修士。

        主人都没说话,它们哪敢开口?

        五天,走了一千里,穿过小半个百族王城。

        狂!

        狂到没边了!

        这是百族王城中的修士,对张若尘的统一评价。

        原本寂和一群死神殿的大圣,站在一座七层高的圣阁顶部,望着大摇大摆走在街道中央的十八尊六劫鬼王,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笑容。

        “你们说,张若尘这是唱的哪一出?在百族王城中走了五天,将各大势力得罪了个遍,这作风……嘿嘿,倒是和血绝战神颇为相像。”

        原本寂是原阡陌的弟弟,就是在冰王星神女楼被小黑使用不死神火差一点烧成灰的那位万死一生境大圣。

        同样参加了这一届狩天之战,并且贵为死族第一高手的源非大圣,已破入了千问境。

        他心思颇为沉稳,道:“张若尘真的在七星帝宫中吗?会不会这是他的疑兵之计,实际上真身早就去寻找本源神殿了?”

        听到这话,死神殿的大圣,齐齐动容。

        原本寂五天前便是收到原阡陌的传讯,要他重点盯住张若尘,监视一举一动。

        很明显,原阡陌根本不相信张若尘,依旧觉得极品本源神晶很有可能在他身上。不止原阡陌,别的各大势力,也都派遣了人手跟着张若尘,来到百族王城。

        原阡陌为何不亲自出马?

        没办法,所有无上境大圣,都响应命运神殿的号召,集结在了奥云小行星带和冰王星,对付来自天庭的前所未有的大敌,纪梵心。

        百族王城中各族的无上境大圣,都被征调了去。

        无上境的元会级天才,必须要抹杀,否则将来,会是地狱界之大祸。

        原本寂断然否决了源非大圣的猜测,道:“不可能!从张若尘通过空间虫洞,便有不止一波修士在监视他。他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抽身而走。”

        “他可是须弥圣僧的传人,有可能掌握了空间奥义,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脱身。”源非大圣提醒了一句。

        原本寂神色微动,很快又平静下来,冷笑道:“既然如此,便派遣白衣死神直接动手,试他一试。”

        “好,我来办。”

        死神殿的一众大圣中,走出一位眉心有着一颗拇指大小红痣的男子,双瞳灰银,身上气息颇为诡异。

        命运神殿的死亡神宫,可以培养出不惧死亡的“亡灵十刹”。

        死神殿当然也专门有培养专为杀戮而生的高手,这些高手,有的是生灵培养而成,刚一出生,就被抹去了七情六欲,只知修炼和杀戮,不知情感和畏惧。

        有的是死灵培养而成,与死亡神宫一样,使用的都是顶尖强者的尸身和圣魂,甚至直接使用神灵的尸身和神魂来祭炼。

        这位眉心长有巨大红痣的男子,来头不小,即便是原本寂有原阡陌这个兄长依仗,看见此人,也都心生忌惮。

        原本寂笑道:“鹊神子出马,不仅是要试探七星帝宫虚实那么简单吧?”

        名叫鹊神子的红痣男子,沉声道:“张若尘杀了单秋,却还能逍遥于世,让死神殿丢了如此大的脸面,岂能轻易放过他?诸位放心,此次我调遣的白衣死神,会从生灵之中挑选,绝不让人怀疑到死神殿的身上。”

        “就算怀疑到死神殿身上又如何,还怕了一个血绝家族?”有死神殿的大圣,不岔的说道。

        原本寂笑道:“这话硬气!张若尘不是喜欢高调吗?我们便让他高调的进城,却死狗一般被扔出城。但是要注意,七星帝宫是血绝战神炼制的圣宫,已经接近一座神殿,等闲的无上境大圣都攻不破。一旦出手,破七星帝宫防御的手段,一定要准备充分。”

        原本寂很清楚,兄长是一个爱惜羽毛的精致人儿,因为阎折仙这件事,虽然恨张若尘入骨,却一直舍不下脸面对其出手。

        原本寂却是早就想当着所有修士的面,狠狠教训张若尘一番,怎奈一直师出无名。

        单秋被杀这件事,张若尘全部推到纪梵心的身上,可是,相信的人才会相信,不相信的人是压根不信。

        正好可以借题发挥,既可以试探张若尘是不是在七星帝宫中,又可以趁机教训张若尘一番,寻找他身上是否有极品本源神晶,最好将他的几件至尊圣器都夺走。

        只要不杀了张若尘,张若尘背后的神灵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为他出头,只会觉得他丢人。

        况且,一旦在张若尘身上找到了极品本源神晶,哏哏,张若尘就算全身都是嘴,也说不清了!命运神殿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

        阎皇图、阎折仙稀里糊涂的,回到冰王星后,便是听说百族王城出现了本源之光,于是来到了此处。

        又因为,百族王城中的其中一个小族“夜魔族”,依附于阎罗族。

        所以他们来到百族王城后,是由夜魔族族皇之下最顶尖的两位人物,玄泽海和玄清滢兄妹接待。

        玄泽海在百族王城,乃至在地狱界的边缘地带,都算是一等一的绝世强者,虽然还没有突破到无上境,可是,已经修炼出四万亿道圣道规则,一旦凝聚出无上法体,便是无上境大圣中的强者,俗世中的霸主。

        像雲桓铁血王那种修炼出一万多亿道圣道规则的万死一生境巅峰,在他面前,走不了几招,就得惨败。至于别的那些,修炼出的圣道规则还不到一万亿道的万死一生境巅峰,他抬手就能镇压。

        当然,与吾悦命皇那种修炼出十二万亿道圣道规则凝聚出无上法体的人物,还是差了一大截。

        可是吾悦命皇是谁?

        命运神殿排名前五的存在,一个时代,能有几个?

        那种大人物,小族的祖皇见到都要低头。

        玄清滢略逊与她兄长,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数量,却也达到了三万亿道。更有一个香//艳至极的名头,是地狱界边缘地带的十美之一,号称“清美人”。

        名气较之她兄长,反而更大一下。

        玄泽海向阎折仙和阎皇图,讲述了三次本源之光的调查结果,随后,感叹一声:“三次本源之光出现的时候,我一直认为,是有不怀好意之人,想要将祸端引到百族王城。可是,你们也看见了,最近怪事频出,居然在白天出现群星闪耀、斗转星移的异象,这可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事!”

        随后,他以传音的方式,告知二阎,道:“据说,三大族的神灵,都没弄清楚这异象出现的原因。所以,才会颁布神谕,传令各族,激活城中的所有神纹和大圣铭纹。”

        “群星闪耀,斗转星移。”

        阎折仙轻声念道,那张清丽绝美的仙颜,望出窗外,看向浩瀚苍茫的天穹。

        异象依旧还没有消失。

        真的是本源神殿,要在这里出世吗?

        阎皇图道:“冰王星的大事件,加上三次本源之光出现在百族王城,天庭那边肯定有所察觉。可有《红尘绝世榜》上的天庭高手,来到百族王城?”

        玄泽海露出无奈之色,道:“百族王城连绵数千里,各族汇聚,鱼龙混杂,天庭一方的修士要混进城,实在太容易了!要查,当然是查得到,可是却查不到《红尘绝世榜》上那种级数的强者。”

        坐在一旁的玄清滢,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中,浮现出异色。

        阎皇图瞬间察觉,笑道:“清美人似乎知道些什么?”

        玄清滢连忙道:“有一个人在百族王城中,而且很早之前,就已经到来。”

        “谁?”阎皇图问道。

        “天庭那边三大杀手组织之一,天杀组织排名第一的杀手帝皇,桃花。”玄清滢道。

        玄泽海一拍桌案,眼神中,充满敬畏之色,道:“对啊,我怎么把她给忘了,这的确是进入了《红尘绝世榜》的强者,而且还是超级强者。”

        外面,传来喧哗声。

        他们的目光,纷纷望向窗外。目光所及之处,黑压压的鬼雾弥漫,鬼雾中十八尊六劫鬼王,抬着七星帝宫远远行来。

        那做派,那架势,如族皇出行一般。

        玄泽海和玄清滢早就知道张若尘来了百族王城的消息,只不过,夜叉族的爱莲君都遭了张若尘的羞辱,他们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所以,没有再去拜见和邀请。

        但是,看到七星帝宫从下面经过,二人还是忍不住看向阎折仙。

        谁不知道,狩天之战前,原阡陌和阎折仙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一个是《神储卷》甲等第一,洁身自好,俊美绝伦,将来必定成神,所有女子心目中最佳的择偶标准。

        一个是阎罗族最美丽的明珠,集才情和修炼天资于一身,深受太上的喜爱,背景大得吓人。

        可是,偏偏在狩天战场上,阎折仙怀了张若尘的孩子?

        张若尘是何人?

        出了名的风流人物,渣男中的粉尘渣,从昆仑界,到天庭,再到地狱界,不知与多少女子纠缠不清,见一个爱一个。别人潋曦仙子不爱他,他都要抓来,强迫别人爱。

        关于张若尘与《九仙美人图》上几位仙子的故事,与昆仑界某尊女性神灵的传说,鼎立支持风后登上神女之位,赠送至尊圣器给夏瑜,与罗乷公主订婚……

        这些数之不尽的风流韵事,早就因为他成为狩天之战第一人的缘故,在地狱界广为流传,传出了无数版本。

        其中,他如何成为冰清玉洁的月神的神使,更是被评为这个元会,最大的隐秘之一。天庭和地狱都有无数修士,甚至是神灵,想要解开这个疑惑。

        月神?张若尘?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个是至美至纯的女神,一个是污秽不堪的巨奸。

        天下修士想破头都想不通,那么神圣纯洁的月神,怎么能有张若尘这样一个神使?

        让玄泽海和玄清滢想不通的是,阎折仙怎么会弃原阡陌这样的如意郎君不要,选择了张若尘?

        若不是阎折仙自愿,凭阎罗族的强势,加上对阎折仙的宠爱程度,张若尘敢干出欺辱她的事,早就被打杀。

        让玄泽海和玄清滢更加不解的是,阎折仙看着窗外的七星帝宫,莹白的俏脸上,分明写满厌恶和鄙夷。

        “这个败类,竟然如此不知收敛,只是达到了百枷境大圆满而已,便是高调得连自己姓啥都不知道。等着瞧吧,肯定会有修士忍不住出手,到时候,看他怎么丢人。”阎折仙轻哼道。

        阎折仙和阎皇图都被抹去了记忆,并不记得张若尘曾救过他们。。

        玄泽海虽然心中发懵,弄不清楚阎折仙和张若尘的关系,却还是说道:“据说,张若尘不久前与婪婴战了一场,拼得不相上下。就他现在的境界而言,已是相当变态。”

        阎皇图道:“婪婴和缺,都来了百族王城,他们肯定会出手。这倒是一场,狩天战场的延续之战,我是颇为期待的。不过,我更期待的是死神殿和天庭修士的反应,张若尘真能应对吗?”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