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 好心尽被雨打风吹去_万古神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 好心尽被雨打风吹去


        两尊名动天下的大圣交锋,虽未天塌地陷,可是,却将百族王城中一位又一位大人物惊了出来。

        各族圣地,无不震动。

        阎皇图和阎折仙,还有地魔族等人所在的这座圣楼,名叫“崐楼”,是百族王城中一处出名的古之盛景。

        传说,中古之时,地狱界向天庭宣战后,曾有神尊级的大威能者,在此楼宴请诸神。

        是以,但凡有修士来到百族王城,大多都会往崐楼一行,瞻仰名胜,追怀神尊大能。

        加上崐楼防御阵法强大,又距离张若尘和鹊神子交战之处甚近,因此,涌入进来的大圣越来越多,个个都来头巨大,一派大圣朝会的气象。

        在寻常修士眼中,大圣是圣境中的帝皇。

        可是,大圣之中,却也有高低贵贱。

        阎皇图心有所感,目光向楼道处望去。

        脚步声渐密。

        片刻后,在一群大圣的簇拥下,一男一女登上楼来。

        正是命运神殿新任神女般若,与已踏入千问境的缺。

        缺如同站在虚无之中,少有人能够看清他的容貌。

        般若如天穹明珠,艳丽无比,却又冰冷如霜,让前来拜会的各族大圣,都有种难以靠近之感。

        阎皇图目光落在缺的身上,大笑一声:“你是来得正好,我看那位鹊神子,多半不是张若尘的对手。下一场,你要不要出手?”

        缺走到窗前,身形如剑一般笔直,望向规则紊乱、气涌翻天的长街,道:“今天是死神殿的主场。”

        阎皇图道:“你就不怕张若尘闯不过难关?”

        缺一言不发,如藏鞘之剑。

        玄泽海和玄清滢,也算是地狱界边缘地带一等一的人物,自身修为更是远胜缺。可是,随着缺的到来,二人却多少显得局促,隐隐生出压力。

        般若的目光,不留痕迹的扫视了一眼阎折仙,特别是她胎腹的位置。

        楼中的众人,各有古怪,相互观察着。

        沉寂了片刻,缺道:“若是在别处,我还真有些担心他会栽在死神殿的手中。可是,在这百族王城,更应该担心他大开杀戒,将大圣当成柴木砍才对。但是……”

        “觉得古怪?”阎皇图笑道。

        “没错。”

        缺和阎皇图,都和张若尘交手过不止一次,对他可谓是极其了解,自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缺转而望向般若,道:“神女殿下怎么看?”

        “张若尘几乎已能完全调动半神肉身的力量,掌能翻天,拳能覆地,无上法体不出,近战无敌。”般若丝毫不吝啬夸张之词,评价高到极点。

        阎皇图眼睛瞪如铜铃,略含笑意:“神女殿下是没听明白我们的意思,还是故意装作没有听明白?”

        也难怪阎皇图有如此疑问,毕竟,在场的大圣,几乎都看得出,张若尘之所以能够对抗鹊神子,依仗的是半神肉身和阴阳五行圣意。

        凭借这两样,张若尘的确是近战无敌,在这百族王城中占尽了优势。

        既然是大家都看得出来的东西,还需要问你这个智慧过人的神女?

        般若走到阎折仙的身旁,也望向窗外,如壁上仙女图一般绝妙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道:“张若尘今日的作风,的确和往常不一样。”

        “是啊!这才是最让人困惑之处!”

        阎皇图继续道:“在昆仑界,张若尘大杀四方,甭管什么神子神女,来头有多大,惹到他便必杀之,杀得地狱界十族修士不无胆寒。”

        “在功德战场,亦是杀得人头滚滚。鬼主子嗣也好,曾经的兄友也罢,皆已魂飞魄散。”

        “当初,在冰王星神女楼,原本寂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如缩头乌龟一般’,便是惹怒张若尘,声称受辱,必要杀他。”

        “固然张若尘或许另存目的,可是也说明,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任何修士招惹他,都得做好承受他无边怒火的心理准备。”

        “可是现在……”

        现在,街道上虽然战得激烈,可是却时时听到张若尘劝鹊神子收手的声音。

        这还是张若尘吗?

        “以和为贵,战斗解决不了问题。”

        “神子殿下赶紧停下吧,我们没必要这么死战下去,不如进入楼中痛饮圣酒,一醉泯恩仇。”

        “真的是误会,单秋不是我杀的,将来必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

        听着张若尘碎碎念念,而鹊神子又久攻不下,顿时有些心浮气躁,恨得咬牙切齿,大吼道:“你给我闭嘴!”

        “真的不考虑一下?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可以用血绝战神的名义发誓,绝对没有杀单秋。”张若尘言辞凿凿,语气铿锵。

        在场修士心中一凛,意识到单秋很有可能,真的不是张若尘杀的。

        可是,死神殿真的在乎单秋是不是张若尘杀的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死神殿的目的,就是要以此为理由,羞辱张若尘,甚至杀了张若尘,夺走张若尘身上的一切。当然,寻找极品本源神晶,也是一个重要目的。

        各大势力之所以袖手旁观,其实也有让死神殿做出头鸟,查看极品本源神晶在不在张若尘身上的意思。

        般若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看不懂张若尘,秀目中,尽是疑惑。

        “唰!”

        鹊神子抽身远退,冷然瞪着张若尘。

        张若尘露出喜色,文质彬彬,温润而笑:“对嘛,都说是误会了,大家应该握手言欢。”

        随即,他望向远处圣楼上的原本寂,道:“原兄,神女楼的事,我也不和你计较了!”

        原本寂脸色铁青,很想破口大骂,心中暗恨,“在神女楼,我可是差一点被你身边那只不死鸟烧死好不好?你不和我计较,我还偏要让你不得好死。”

        原本寂沉声道:“鹊神子,张若尘不过只是凭借肉身强大,才能与你抗衡,不要与他近战,以你的修为,翻手就可以拍死他。”

        鹊神子又不是愚蠢之辈,哪里看不清张若尘的强弱虚实?

        可是,这里是百族王城啊,所有修士的修为都被严重压制,只能近战。不像是在星空中,瞬间就可以拉开数百里的距离,释放出万亿道圣道规则,便能将张若尘压死。

        张若尘道:“原兄何必如此残忍,我张若尘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赶紧细细说来,把话说清楚了,说不定大家就没有矛盾了!”

        原本寂冷笑连连,道:“若尘小儿,即便你再怎么认怂,今天也难逃一劫。”

        在众人看来,张若尘的做为,的确是迫于局势的软弱表现。

        越是如此,死神殿的一众大圣,脸上的笑容越浓,恨不得将张若尘的头,按在地上踩,才能更加痛快。

        “战吧,不要再多说什么废话,就算你今天跪地求饶,也都没用。”

        鹊神子将体内一万七千亿道圣道规则尽数释放出来,挤满方圆数十丈的空间,将这片区域的所有道锁、大圣铭纹、神纹,尽数摧毁,形成一座死气盎然的道域。

        三十六亿道神纹,宛如三十六亿条神河,在规则海洋中流淌。

        一万七千亿道圣道规则,如同一万七千亿座巨石。三十六亿道神纹,如三十六亿座山岳。两者,全部都压到张若尘身上。

        原本寂为何觉得只要拉开了距离,鹊神子翻手就能镇压张若尘?

        正是因为,圣道规则的差距。

        不少修士都觉得,张若尘败局已定,毕竟一个百枷境大圣,修炼出一百多亿道圣道规则就顶天。

        百倍的差距,根本无法弥补。

        然而,张若尘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身体周围,出现一层诡异的空间结构,一万七千亿道圣道规则无法直接压到他身上。

        与对战雲桓铁血王的时候相比,张若尘又有了更多的手段应对这种万死一生境巅峰的强者。

        张若尘神情黯然,失落的叹道:“也罢,既然无法劝你们改变心中的怨念,只能换一种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来吧,鹊兄,我陪你一战。”

        听到“鹊兄”二字,鹊神子嘴角抽动了一下。

        再也忍不了,鹊神子低喝一声:“溟绝印法。”

        他双手结成掌印,调动神力和圣道规则,顿时,身体四周出现溟绝神河的虚影,响起震耳欲聋的波涛声。

        这种圣术,为死神殿七十二种无上圣术之一。

        鹊神子已将溟绝印法修炼到了第九层,达到万死一生级高阶圣术的地步。

        掌印打出,力量排山倒海。

        三十六亿道规则神纹,化为三十六条神河,与掌印相辅相成。

        “唰!”

        空间颤动,张若尘身形消失。

        “空间挪移!怎么可能,在百族王城,在我的道域镇压之下,他还能施展空间挪移?”

        鹊神子大惊失色,哪里想到张若尘诡异到如此地步。但,这一掌有去无回,根本无法收回力量,转攻别处。

        张若尘从鹊神子身侧,重新显现出来。

        如果此时他出手,鹊神子就算能保住性命,也难逃重伤的厄运。

        但,让所有人愕然的是,张若尘没有出手。

        没错。

        就是没有出手。

        反而,张若尘还再次询问了一句:“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轰隆隆。”

        鹊神子的掌力,打在张若尘先前战力的方位,将一片受大圣铭纹和阵法保护的古建筑摧毁,化为废墟。

        “唰!”

        鹊神子扭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张若尘,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兔子,立即远遁,再次与他拉开距离,心中又惊又怒。

        惊的是,张若尘刚才已能对他的性命,造成巨大威胁。

        怒的是,他觉得张若尘如此作为,是在戏弄他,羞辱他。

        “金煜神焰。”

        鹊神子化为一尊金人,毛孔中,涌出一条条金色神火河流,将这片区域化为一座火域。

        又是七十二无上圣术之一。

        不同的是,鹊神子已将金煜神焰修炼到第十层,达到了无上级高阶圣术的级别。

        万死一生境大圣修炼出万死一生级高阶圣术不算本事,可是,修炼成无上级高阶圣术,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金煜神焰,进可攻,退可防。

        鹊神子顿时心绪镇定下来,惊惧尽去。

        他已经可以肯定,传说是真的,张若尘应该是掌握了空间奥义。没有空间奥义,怎么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施展出空间挪移?

        张若尘也太愚蠢,刚才居然没有出手。

        既然现在有了防备,怎么可能再给他机会?

        很好!

        只要杀了张若尘,空间奥义也好,命运奥义也罢,都属于他了!

        “张若尘,你将是第十层金煜神焰之下的第一个亡魂,让我送你上路吧。”

        鹊神子对这招圣术有极大自信,招回三十六亿道规则神纹防御自身后,立即调动金煜神焰,凝聚出一只只火焰异鸟。

        的确非常厉害,鹊神子修炼出来的金煜神焰,温度都快接近十万级,张若尘的半神肉身也扛不住。

        张若尘丝毫都不惊惧,只是连连摇头,极度失望的道:“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

        “杀!”

        鹊神子咬牙大喝一声,火焰异鸟携带焚天煮海一般的灼热气息,展翅冲向张若尘。

        “冥光咒。”

        万咒天珠飞到张若尘头顶,悬浮不动,有至尊铭纹浮现出来。

        所有火焰异鸟,都撞击在一层球形的紫色光膜上,化为一团团火苗。

        那是冥光。

        球形的冥光,将鹊神子笼罩。

        张若尘的五指一捉,念道:“收!”

        球形的冥光快速收缩,变得直径只有两米,将鹊神子彻底禁锢。

        鹊神子在冥光中长啸,爆发出惊世骇俗的神力,双臂撑展,想要将其破开。

        “再收!”张若尘道。

        冥光将鹊神子的身体,压得不断缩小。

        四周响起阵阵喧嚣,所有修士都被惊住,感到难以置信。

        张若尘怎么会这么强?

        一道冥光,就能镇压一尊万死一生境大圣中的顶尖战力。

        其中一些大圣看出了端倪,知道张若尘是使用精神力,在催动万咒天珠。正是看清了这一点,他们却更加惊骇。

        张若尘的精神力得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冥光咒最终压破鹊神子的防御,化为一道紫色的诅咒烙印,镇压到了他的体内。鹊神子犹如被成千上万道枷锁禁锢,别说继续战斗,就是想要动一下手指都极难。

        鹊神子看到张若尘一步步走过来,艰难的张嘴,道:“这……就是……至尊圣器……的威力?”

        “没错,你不知道?你难道连至尊圣器都没有?”张若尘道。

        鹊神子眼神戚戚然,心中暗骂,我若有至尊圣器,岂会被你一道冥光咒镇压?

        张若尘已走到他身前。

        鹊神子心头一紧,连忙道:“冤家……易解……不易结,不如……不如先解开诅咒……我们进入圣楼中,一笑……泯……”

        没等他说完,张若尘认真的道:“不行!你心中对我有怨气,想要杀我,不能这样放了你。除非,能够先化解你心中的怨气,从根源处解决矛盾。”

        鹊神子轻轻摇头,示意自己已经没有怨气。

        张若尘拍他肩膀,也摇头,道:“我看得出,你并不是没有怨气,只是害怕我杀你而已。放心,我张若尘岂是嗜杀之辈?以我看,你还是先留在我身边,让我教化一段时间,等你心中怨气平复,戾气消散,彻底相信我了之后,我再放了你。”

        鹊神子感觉遭受有生以来最大的羞辱,张若尘这厮分明是想将他收为奴仆,却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实在是虚伪至极。

        “其实有更快的方法,我只需斩去你的一些记忆和七情六欲,你的怨气自然也会消失。就跟他们四个一样!”

        张若尘指向四位面无表情的白衣死神。

        鹊神子脸色大变,若是七情六欲被斩,岂不是这一生都休想进入神境?

        张若尘竟然狠到如此地步,要毁他的道。

        鹊神子的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以求助的眼神,望向远处的原本寂等一众死神殿的大圣。

        张若尘话锋一转,真心实意的道:“但,那只是治标不治本的下策,我张若尘不屑为之。要改变一个的思想,让他修佛,修道,或者学儒,都是更好的办法。你是愿意为僧,做道士,还是愿意做一个读万卷书的书生?”

        鹊神子努力张口,颤声道:“张若尘恶极,救……救我!”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