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灵魂撕裂【大结局】 1/2  黑暗王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次日。

    杜迪安派人将所有知名的星象师、占卜师传唤过来,聚集在帝宫大殿中,让他们根据自己和海利莎的生辰、星座和姓名、年龄等条件进行占卜推算,选择结婚吉日。

    虽然他不信这些牛鬼蛇神,但如今心情舒畅,他希望能收到全天下的祝福,将这些事情交给其他人去办,尽管要遵守俗礼,过程繁琐讲究,但轰动喜庆,能增添他的喜悦之情。

    等这些星象师和占卜师去推算后,杜迪安又叫来自己栽培的使徒,让他们去海利莎说的地点,去找寻那治疗行尸的奇异花草。

    等事情都吩咐完,杜迪安便回到海利莎居住的宫殿,形影不离陪伴。

    婚礼的日期很快就定了。

    半个月之后。

    杜迪安算了算时间,灾雨季尚未过去,又询问了气象台那边,半月后倒是没有大雨,天气晴朗,这些多半也在星象师的调查当中。

    不过气象未必完全准确,毕竟风云莫测。

    随着王命诏告天下,整个皇城处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喜庆气氛,提前布置各处街道,普天同庆,天下大赦,其他巨壁里的罪犯也都沾光,但凡是判罚百年以下期限的,全部赦免,死刑犯也转为有期徒刑,只有一些穷凶极恶的暴徒,仍关押在大牢里,不见天日。

    但帝王圣诏传遍天下时,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神秘强大的帝王,终于找到那位他搜寻多年的爱人了。

    尽管海利莎没有现身在世人面前,但众人对海利莎的印象并不陌生,即便有些人遗忘了,但等周围人翻出曾经公告天下的通告时,很快便回想了起来。

    “终究还是要来了……”

    海凡纳巨壁中的一座古老城堡里,黑色西服的瘦长中年人眺望着远方,轻叹了口气,眼中有些哀伤。

    在帝都中。

    众多权贵世家已经秘密筹备,考虑赠送礼品的事。平时这位大帝油盐不进,无法阿谀奉承讨好,如今却是天赐良机,哪怕是大出血一次,也要拼尽全力。

    盛大的婚礼筹备下,是无数权贵、富豪的暗流涌动,藏于阴影中的争斗较量。

    “陛下,我们去到您说的那处地方,并没有找寻到什么花草,也没有什么岩石小岛……”前去找寻奇花异草的使徒回到帝宫中,向杜迪安汇报。

    杜迪安闻言顿时一怔,目光微微抽动了一下,凝视着他,道:“你确定?”

    这使徒只觉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凝固,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似乎头顶上方正有一只恶龙在虎视眈眈,他心脏怦怦狂跳,几乎要跳出喉咙,颤声道:“陛下,属下反复调查过,千真万确!”

    “难道是被海域魔物摧毁了?”杜迪安眉头皱起,喃喃自语道。

    使徒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陛下,我们也想过这一点,后来深入调查了附近的海域,以及走访了附近经常冒险的探险队,他们都说,那里以前并没有什么岛屿……”

    “闭嘴!”杜迪安低喝一声。

    噗!

    使徒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跪着向后滑出一段距离,喷出一口鲜血,匍匐在地,面色已经煞白,眼中更是有浓浓的恐惧,连嘴角的血迹都忘了抹去,慌忙磕头:“属下该死,属下该死,请陛下恕罪……”

    “滚!”杜迪安怒斥道。

    使徒不敢多待,连忙跪着倒退出了帝宫大殿。

    杜迪安面色阴沉下来,坐在王座上,眼眸闪烁不定,似乎在思考,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捏动,发出咔咔地声响,过了片刻,他似乎下定决心,猛然站起,身体一晃,消失在大殿中。

    数十分钟后,渤海上空。

    浩瀚的深蓝海域一望无际,海面上漂浮着一些巨型海兽的尸体,已经死去多时,尸体膨化腐烂,散发着沼气,吸引大量的尖爪海鸟啃噬驻足。在海面远处依稀可见一艘巨轮,驶向远处。

    在深蓝色的海域中,隐隐可见一些暗影晃动,随着海面的波浪摇晃,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波浪晃动的暗影,实则却是疾速游蹿而过的狰狞黑影。

    浓浓的腥臭气味,随着海风扑面而来。

    海域魔物对海洋环境的破坏,不亚于人类对陆地的污染,如今的大海腥臭无比,早已不知浸泡了多少鲜血在里面。

    “嗯?”

    杜迪安左右望去,并没有看到什么岛屿,他沉着脸,一头撞入到海水中,顿时看见水底深处暗影游动,距离最近的百米外是一条细长如蛇,十多米左右的粗壮暗影,朝他急速游了过来。

    杜迪安连它的面貌都懒得注意,便将目光投向别处,不等那海怪靠近,便从手臂中弹射出一道细长利刃,噗地一声,将那海怪的脑袋击中,余力不减,将其身体完全划开,当场分尸。

    “没有岛基……”他皱着眉头,不停朝海底沉去。

    十多分钟后。

    一道身影从海面破水而出,掀起巨大波浪,在半空中骤然止住,随即向一颗炮弹般朝远处急速驰去。在他刚飞离这片海域时,那掀起的波浪落下,却有大量鲜血像火山岩浆般翻涌而出,紧接着是大量海怪的尸体随之浮出海面,又随着浪涛沉了下去。

    海水被染红……

    ……

    …

    距离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

    最主流的新闻频道每日直播婚礼进程,不少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权贵也都露面,也有一些人们喜爱的各界明星,也都发表了祝贺。

    许多人在为婚礼当日的入场请柬而争夺,但注定了这些请柬只会发送到一些手握实权的权贵手里,其他人只能在外场观望。

    杜迪安将事情全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了,自己则每天带着海利莎四处游玩。

    他们逛完帝都逛巨壁,逛完一些旅游名景的巨壁,就在荒野中漫步,怀念着曾经的时光。

    这一日。

    在一座专门以旅游为发展的巨壁中,一处修建极其讲究的酒楼里,杜迪安和海利莎吃着这里的本地美食,海利莎也吃得津津有味,虽然她的身体依然是行尸,但杜迪安用他的力量帮她构造了全新的人类味觉和肠胃,并且在这些组织外面加了一层保护膜,不受其他器官里面的病毒感染。

    在吃喝方面,海利莎已经能再次体会到当人类的乐趣了。

    “再过三天我们就结婚了,我们真的不用去看看流程么,万一到时什么都不懂,会不会丢人了。”海利莎用小勺吃完面前像果冻般的精致点心,脸上红扑扑的,带着喜悦,又有些担忧地向杜迪安说道,她的话里带有几分小女生的娇气,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已经卸下了曾经那位女战神的冷酷和刚直,越发柔美起来。

    杜迪安望着她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眼眸中有一丝恍惚和出神,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了笑,道:“这些流程我都知道,就算要学,最后一天去彩排走一趟就是了,没什么复杂的,我们什么困难没经历过,还怕这点小事?”

    海利莎吐了吐舌头,道:“我面对魔物都没这么紧张过。”

    “有我呢。”杜迪安笑了笑,伸手握住她的小手,似乎思考了一下,凝眸望着她道:“你的记忆恢复有些蹊跷,我想察看一下具体原因,你愿意让我翻看你的记忆么?”

    海利莎一怔,似乎没想到杜迪安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散去,微微蹙眉,直视着杜迪安的双眼,“你怀疑我?”

    面对她这双纯澈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目光,杜迪安忽然心脏抽动了一下,他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但话已经出口,他心里的忧虑不得不解决,否则始终是一个疙瘩,他深吸了口气,认真地道:“我不是怀疑你,我派人找过你说的那处奇花异草的地方,但那里并没有什么岛屿,我怀疑你的记忆出现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恢复记忆的事只怕是别有隐情。”

    海利莎凝望着他,过了片刻,才慢慢点头,道:“你考虑的也有道理,如果我的记忆出现问题,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察看吧。”

    杜迪安松了口气,心中又有几分莫名失落,见她已经做好准备,当即不再多说,伸手轻抚在她的额头上,一道尖触刺入到她的额头中,连接上记忆。

    刹那间,大量的记忆在视线中快速跳动,如浮光掠影。

    杜迪安看到了海利莎出生的时候,从出生到长大,一生忙碌,为家族拼命,肩负圣女的职责,却屡屡被妹妹陷害,他还从她的记忆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变成行尸后的记忆。

    虽然行尸没有意识,但行尸的双眼却像摄像头一样,将生活记录了下来,此刻都能翻阅得到。

    很快,杜迪安看到了海利莎记忆中的岛屿,采集奇花异草后,意识复苏,曾经变成行尸后的第二意识被复苏的记忆击溃,直至彻底被占据。

    然后便看到她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在山林荒野间穿梭,后来遇到冒险者,打听到如今人类社会的面貌,也打听到自己的存在,却因自惭形愧而不愿踏入人类城市,一直居于荒野……

    一生的记忆,一瞬间看完。

    杜迪安的手抬起,感觉恍如做梦。

    在海利莎的记忆中观看了几十年,但现实却只过了极短的时间。

    他集中心思,慢慢整理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和一些比较模糊的记忆,这些模糊记忆是受到创伤所致,已经记不清了。

    海利莎也慢慢睁开了双眼,眼中有些迷惘,表情跟杜迪安有些相似,她莫名地忽然发怔了一下,然后呆呆出神,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表情收敛。

    “怎么了?”杜迪安虽然在整理海利莎的记忆,但心思依然停留在海利莎身上,注意到她表情有异,连忙问道。

    海利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恍惚,过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摇头道:“没什么,可能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吧,你已经看完了么,有没有找到什么疑点?”

    杜迪安见她问起,微微摇头,道:“看是看完了,但明显的疑点还没有找到,不过要说值得推敲和怀疑的地方,倒是有不少,只是你有不少记忆缺失了,我也不确定。”

    “哦……”海利莎情绪有些低落下来。

    杜迪安见状连忙安慰道:“别的我不确定,但有一件事我是可以确定的,你就是你,是真正的你!”

    海利莎愣了愣,“什么?”

    杜迪安笑了笑,没有详细解释,心中暗想,这世上具备造物能力的人,似乎也只有自己一个,看来是多虑了。

    这一段插曲很快过去。

    杜迪安继续带海利莎到处游玩,只是一路上海利莎的情绪明显不高了,虽然面对杜迪安的笑容,也抱以欢笑,但明显看出是附和。

    “有心事?”杜迪安向她问道,心中有一丝懊悔,冒然察看她的记忆,如果换做是属下或别的人倒还好,不用在意别人感受,但海利莎是自己的爱人,连记忆都被翻看了,也就毫无隐私可言,这是非常不尊重的一种行为。

    海利莎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杜迪安带她游玩了一会儿,见她兴致不高,便没再到处瞎转,带她回到了首都的帝宫中。

    吃晚饭时,海利莎默默不言,杜迪安找了几个笑话逗她,也只换来一个牵强的微笑,让他心中既难受又纠结,更多的是懊悔。

    “我们的婚礼,能不能让我挑选场地?”海利莎沉默良久,忽然说道。

    杜迪安一怔,见她总算愿意开口说话了,想也不想地道:“当然可以,这是为你准备的婚礼,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真的?”海利莎看了他一眼,便又避开他的目光,低头夹菜,道:“我不喜欢这么轰动的婚礼,万众瞩目,感觉像耍猴一样,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行么?”

    “呃……”杜迪安愣了愣,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想了想,忽然发现婚礼是自己一手操办吩咐的,似乎也没有征询过她的意见,没想到她原来不喜欢这样的婚礼,难怪这些天一直都很紧张。

    他心中一阵愧疚,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说道:“当然可以,只要是你喜欢就好,我是为你办的,不是为这个世界办的。”

    “可是请帖已经发出了……”

    “没事,我一句话的事就能解决,他们不敢多说废话。”杜迪安说得十分霸气,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彰显自己的强大,连他也不例外。

    海利莎凝眸看了他一眼,灯光倒映在晶莹的眼眸中轻轻晃动,十分明亮,她轻声道:“如果有一天我让你放弃你手里的权利,你愿意么?”

    杜迪安笑道:“当然愿意,我不是跟你说过么,这整个天下,也比不过你一根手指,如果能博你一笑,倾尽天下又如何?”

    海利莎凝望着他的双眼,片刻后慢慢收回,低头,将椅子挪到他身边,脑袋轻轻倚靠在他肩膀上,道:“我欠你的太多了,永远也无法偿还。”

    “那就用一辈子偿还。”杜迪安将她揽住,笑道:“我会让你也成为神,永远偿还。”

    海利莎没再说话,静静依偎。

    夜色静谧,二人身边却十分温馨。

    ……

    ……

    婚礼并没有取消,只是杜迪安和海利莎没有参与,王公贵族们依然到场喝酒庆祝,由于提前得到消息,他们也并不吃惊,反而其乐融融,一片欢庆和气,即便是曾经明争暗斗的对手,此刻也都举杯相饮。

    奢华到极致的婚礼现场直播到世界各地,无数少男少女们望着那梦幻般的画面,感觉自己似乎也坠入了爱河,对爱情更加向往。

    而这场婚礼的两位主角,却在一处荒无人烟的荒野之地。

    这里是一片火山群,不过都是死火山,这里寸草不生,荒无人烟,也没有魔物栖息,冒险者也不会来到此处探索,安静无比。

    在其中最为高耸的一座火山口处,两个蚂蚁般大小的身影手牵手,在这里漫步。

    除了地面荒凉之外,这里的风景还是十分美丽的,视野开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