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夜话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夜话


  地面不规则的震动起来,蹄声如雷。

  夕阳西下,一队披着铠甲的铁骑手持长枪,气势汹汹的冲进平阳镇,为首之人正是苏府护卫刘瑜。

  “快,快点!”

  刘瑜不断的催促着,额头见汗,神色焦急。

  从苏子墨离开苏府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三个时辰,就算是沉稳冷静的郑伯,此时眼中也流露出无尽的担忧。

  “嗯?”

  刘瑜目光一凝,只见不远处有几人脸色苍白,朝着这边仓皇逃窜,似乎受到莫大的惊吓。

  “这几人是赵家的护卫!”刘瑜心中杀机顿起,便要指挥着手下,将这几人围起来。

  郑伯突然说道:“别管他们,先去赵家救人!”

  从进入平阳镇到赵家这一路上,郑伯等人见到了十几位江湖好手,每一个都神色惶恐,拼命似的向外狂奔。

  “发生了什么事?”

  郑伯和刘瑜的心中忐忑。

  没过多久,郑伯和刘瑜率领数百铁骑来到赵家门口,正要破门而入之际,赵家大门却突然打开了。

  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少女的双眼蒙着几层布条,上面溅着零星的血滴,俏脸煞白,娇躯仍在隐隐发抖,楚楚可怜。

  男子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尽数被鲜血染红,左手拎着一柄血迹斑斑的长刀,右手扶着女子,缓缓走出赵家门口。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的越过这对儿男女,落在了赵家院落里。

  那是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终生难忘的景象。

  院落里横七竖八的散落着一地死尸,猩红的血液,仍在石缝中静静流淌,有人身体被劈成两半,有的人头颅碎裂,有的人身首异处,残肢断臂仍在无意识的抽搐着。

  死气弥漫,血气冲天!

  这简直是一处惨烈阴森的无间地狱!

  男子浑身染血,手握长刀,仿佛是刚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

  只是那目光依旧清澈,夕阳的余晖洒落在男子那张略显清秀稚嫩的脸庞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辉。

  数百铁骑,鸦雀无声!

  就连众人身下的烈马,都像是被一种无形的气息震慑住,低垂着头,噤若寒蝉。

  此时的苏子墨,让众人感觉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苏小凝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把扯下眼前的布条,忍不住回头向赵家大院看去。

  苏子墨伸开手掌,挡住了她的目光,柔声道:“别看,回家歇歇,忘了今天的事。”

  “郑伯,刘叔,送小凝回府。”苏子墨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但不知为何,在场众人却觉得心里发慌。

  郑伯点头示意,刘瑜连忙上前将苏小凝扶上马,亲自护送着向苏府走去。

  目送着刘瑜等人离去,苏子墨才缓步离开,脚步有些沉重,身后留下一串血色脚印,触目惊心。

  “二公子,你……”

  苏子墨背对众人摆了摆手,说道:“别跟着我。”

  数百铁骑一动不动,没有人质疑或反对。

  直到苏子墨的身影消失在长街尽头,众人才长舒一口气。

  面对这个看似文弱的苏家二公子,这些经历过铁血杀伐的战士,竟有种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

  “郑先生,里面的人几乎都死了,其中还有十几位先天高手,包括赵、李两家家主!”尉迟火从赵家大院跑出来,低声说道。

  众人哗然。

  见到赵家大院中的恐怖场景,纵然众人心中早有准备,但谁也没想到,仅仅半天时间,便有十几位先天高手埋葬于此!

  更重要的是,赵、李两家家主死去,又折了数百位江湖好手,这两大家族等于从平阳镇除名了。

  这些人都是二公子杀的?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尉迟火皱眉道:“郑先生,之前听大公子和刘瑜的意思,二公子在三个月前,似乎也就勉强能与先天初期的高手一较高下,怎么三个月后,他竟变得如此恐怖?”

  郑先生神色复杂,叹息一声:“我们守着一些秘密绝口不提,咱们的二公子,怕也有许多秘密啊。”

  ……

  苏子墨回到自己的府邸,关上门的一刻,脸上才流露出深深的疲惫。

  身上那几道伤口纵然失血不多,也是疼痛难忍,更何况这三个时辰,苏子墨一直在拼杀,没有一刻停歇,浑身肌肉早已酸麻肿胀。

  苏子墨稍作停歇,才走进修行场。

  半年来,苏子墨发现自己对修行场有一种莫名的依赖,回到这里,才有种回家的感觉。

  蝶月依旧坐在青石上,神色冷漠,看都不看苏子墨一眼。

  但不知何时,木桶中已经装满了漆黑的药液,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苏子墨随手扔掉奔雷刀,拖着沉重的身体,爬进木桶里,感受着药液带来的寒冷,心里却暖洋洋的。

  不知不觉中,苏子墨睡了过去。

  半年来的修炼,淬体经的呼吸之法已经成为习惯,即便是在睡梦中,苏子墨依然在修炼,吸收药液中的精华,淬炼皮肉。

  这一次搏杀,让苏子墨真正触碰到血肉化石的门槛。

  如果苏子墨处在清醒之下,便会惊讶的发现,他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一方面是来自于修炼淬体经之后,血肉强大的再生之力,一方面是源于药液中的无尽精华。

  这一次吸收,比平时快了许多!

  仅仅睡了三个时辰,苏子墨就醒了,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体内又充满力量。

  苏子墨心中一动,去摸今日受伤的位置,却没有摸到任何伤痕,只有光滑如玉的皮肤!

  “好强大的愈合能力!”苏子墨暗暗心惊。

  同时,苏子墨灵光一闪,暗中运转血肉化石的心法。

  苏子墨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肌肉瞬绷紧,每一寸血肉都挤在一起,毫无缝隙,如岩石般坚硬。

  “这也算因祸得福了。”

  苏子墨暗忖道:“若是没有这种外伤的刺激,在短时间内,怕是很难体会到血肉化石的奥义。”

  苏子墨起身,对蝶月说道:“我出去一趟。”

  蝶月恍若未闻,似乎在闭目养神。

  苏子墨走出修行场,回屋换了件青衫,直奔苏府行去。

  今日之事,苏子墨心中是憋了一股气的,并非针对赵、李两家的人,而是对苏家中人,对大哥苏鸿。

  此时夜色正浓,长街上空无一人,苏子墨施展犁天步,发足狂奔,片刻之后便来到了苏府。

  苏府大门没有关紧,反而敞开着。

  苏子墨沉吟少许,向郑伯的住处行去。

  小院不大,正中间摆着一个圆形石桌,郑伯就坐在那,似乎已经等了很久。

  “二公子,你还是来了。”郑伯有些感慨。

  苏子墨坐在石桌旁,看着郑伯的双眼,沉声道:“既然知晓我的来意,郑伯还要隐瞒?”

  郑伯苦笑,摇了摇头。

  “从小到大,大哥不许我们学武,将我们送到外面读书,也不许我们插手家族的生意……太多太多的事情,大哥都在有意无意的让我和小凝远离苏家,小凝心思单纯,还感受不到,但我早已察觉。”

  苏子墨轻声道:“如果小凝早就练武,今日或许就不会有事。我看得出,今天跟着郑伯身后的那些人,全部都是身经百战的后天高手,既然家族有这样一股力量,为何不早些显露出来?大哥究竟在做什么生意,仅仅是贩马么?他又为何去燕国做生意,不在大齐国?”

  郑伯神色为难,欲言又止。

  两人相对沉默,气氛变得极为压抑。

  苏子墨语出惊人,突然说道:“我的爹娘,是被人害死的吧?”

  郑伯神色一变,瞬间又恢复如常。

  “郑伯,子墨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文弱书生,相信你也看得到,苏家究竟在怕什么?苏家的敌人是谁,告诉我!”苏子墨握着郑伯的手臂,目光中散发着森冷的光芒。

  郑伯长叹一声:“二公子,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说出来,对你毫无益处。你确实跟以前不一样,变得强大了,甚至可以杀掉许多先天高手,但……”

  停顿少许,郑伯摇头道:“但那毕竟只是凡人的力量。”

  熟悉的话语,似曾相识。

  半年前,沈梦琪离开之前便对苏子墨说过,就算你今后练武能达到后天、先天之境,那也只是凡人的力量,在仙人面前不堪一击!

  郑伯的话外之意,苏子墨听懂了。

  只是他没想到,原来早在许多年前,苏家的敌人就是传说中的修真者。

  而苏子墨自己,阴差阳错也得罪了金丹真人,这一切仿佛就是宿命,兜兜转转,却走不出那个圈儿。

  “苏家的敌人是什么境界?练气士?筑基修士,还是金丹真人?”苏子墨淡淡的问道。

  早就听蝶月说过,修行之中,凝气境的凡人被称作练气士,分为十层,第十层便是大圆满,筑基境方可成为修士,金丹境才配‘真人’的称号。

  “你……”

  郑伯明显没料到,苏子墨竟然知晓这些修行术语,一脸惊讶。

  半响之后,郑伯道:“筑基修士和金丹真人离咱们太遥远了,便是练气士,也绝非普通凡人所能抵挡。”

  “你现在虽然能杀掉先天高手,但面对练气士,即便是一层练气士,也足以杀掉你了。”

  苏子墨微微皱眉。

  对于郑伯的说法,苏子墨自然是不信的。

  按照蝶月所言,修妖也是修道的一种,绝对不会弱于仙佛魔这三门。

  他如今已经练成大荒十二妖典的淬体篇,难道连个一层练气士都拿不下?

  更何况,半年来的两次厮杀,让苏子墨信心大增。

  “郑伯,你的意思是说,若是我掌握了击杀练气士的力量,你就会告诉我一切,不再隐瞒?”苏子墨又问。

  “这……”郑伯犹豫着说道:“二公子,你没有灵根,一生只能是凡人,终究无法与仙人抗衡。”

  苏子墨冷笑一声,想起蝶月说过的一句话,顺口说出来:“练气士算什么狗屁仙人,就算金丹真人也不敢妄称仙!”

  当初蝶月说出这句话时,苏子墨被那种目空一切,藐视天地的霸气震得半响无语。

  如今的郑伯,也是一样的神情,微微张口,满脸震惊。

  “这件事,还是等大公子回来再说吧。”郑伯终于松口。

  “好,等大哥回来,我去问他。”

  苏子墨不做停留,转身离开。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