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孤身赴宴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孤身赴宴


  苏子墨刚踏入赵家大院,身后的大门便缓缓合拢。

  院落两侧站满了人,均是后天好手,刀剑出鞘,闪烁着寒光。

  看到是苏子墨前来,这些人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讶色,随后面露讥讽,摇头冷笑。

  院落的尽头是赵府大厅,摆着一张八仙桌,坐着不少人,赵宇和李元茂都在里面。

  此时,沈南将苏子墨带到,也已经落座。

  苏子墨神色如常,缓步走进大厅,目光一扫。

  大厅里共有十七个人,除了赵宇、李元茂和沈南,剩下全部都是先天高手,其中便有在沈府曾与苏子墨交过手的‘夺魄剑’唐明俊。

  十四位先天高手中,有七个人比唐明俊的气息都要浑厚,其中三个人的气息最强!

  不出意外,这七个人有四个是先天中期,另外三个是先天后期!

  苏子墨心中一转,局势已经了然于心。

  赵家明显是要来个釜底抽薪,当场废掉他们兄弟,不巧的是,苏鸿不在。

  “想要钓个大鱼,没想到却钓来个小虾米,早知道,咱们也不必摆这么大阵仗。”赵宇嗤笑一声,不屑的看着苏子墨。

  “我妹妹人呢?”苏子墨语气平静,听不出丝毫波动。

  赵宇拍了拍手。

  在大厅后面,两个女子并肩走出,准确的说,其中一个是被挟持的。

  苏小凝穿着绿色长裙,很是灵动,年方十五,便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美艳无瑕。

  只是,此时的苏小凝眼中含泪,强忍着不落下,抿嘴望着苏子墨,不肯说一个字。

  苏子墨心中一痛。

  这么多年来,苏子墨何时见过妹妹这样?受过这等委屈?

  李元茂笑着说道:“旁边那位是我妹妹李香彤,看来她跟苏小姐很聊得来啊。”

  苏小凝旁边的女子微微一笑,拉着苏小凝坐下,指缝中晃动着一柄锋利匕首,柔声道:“妹妹别哭,我来帮你修修指甲。”

  一边说着,李香彤拉过苏小凝颤抖的手指,匕首在指尖上轻轻滑过。

  “呀!”

  李香彤轻呼一声,只见苏小凝的指尖渗出一滴血珠,红的刺眼。

  “妹妹,你手不要抖啊,刚才幸好我小心,否则你手指就被切掉啦。”李香彤依然在笑,如同蛇蝎。

  苏子墨一动不动。

  这个李香彤并非柔弱女子,也是一个后天高手。

  苏子墨与李香彤之间还隔着一张八仙桌,上面坐着四个先天中期,三个先天后期,另外还有七个先天初期就站在苏子墨两侧。

  苏子墨根本没办法救人。

  “好,好,好。”

  就在此时,八仙桌上居中一位五旬老者缓缓拍手,点头道:“胸有惊雷,面如平湖,倒也是个人才。宇儿,这可不是什么虾米,就凭这份心性,也值得咱们摆此宴席。”

  赵宇撇了撇嘴。

  “老夫赵承平,如今是赵家家主。”

  五旬老者指着左手边的人说道:“这位是李家家主李兴,至于这一位……”

  赵承平又看向右边,沉声道:“这位是苍狼城的曾耀曾大侠,人称‘奔雷刀’,三个月前,死在苏鸿枪下的便是曾大侠的师弟。”

  这三位全部都是先天后期!

  苏子墨神色依然平静,缓缓说道:“江湖恩怨,祸不及家人,几位把人放了,我苏子墨陪你们。”

  “呵呵,你算个屁江湖中人,不过是下等贱民!”李元茂笑骂一声。

  赵宇阴阳怪气的说道:“换你哥苏鸿来还行,你还不够格。”

  “哥,你快走……”

  苏小凝刚说几个字,就被李香彤捂着嘴唇,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泪珠控制不住,簌簌滚落。

  赵承平叹道:“老夫本不愿跟你们这些小辈一般见识,怕失了身份,无奈,你们苏家太嚣张。”

  苏子墨眼中闪过一抹嘲弄,“家族之争,真刀真枪的来,苏家都会接着,搞这些阴险之事,不怕人笑话?”

  “哈哈!”

  李家家主李兴大笑,摇头道:“小子,你还嫩着呢,江湖中的险恶你才见识多少,这些只是小场面。”

  “李香彤是你女儿?”

  苏子墨眉头微挑,突然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是又如何?”李兴冷哼一声。

  “那就给我纳命来!”

  一声大喝陡然响起,如平地惊雷,在整个大厅中回响不断。

  声音未落,苏子墨一个箭步来到近前,犁天之力爆发,瞬间将八仙桌掀翻,踢个粉碎。

  太快了!

  谁都没想到,在这种环境下,苏子墨自身难保,竟然还敢抢先出手。

  在场众人除了赵宇三人全都是先天高手,反应极快,纷纷抽出兵器,向苏子墨刺去,口中怒骂道:“小辈斗胆!”

  霎时间,四面八方尽数是刀光剑影,寒气森森,泼水难进。

  ‘奔雷刀’曾耀反手抽刀,一抹寒光闪过,刺眼夺目,直奔苏子墨的肋下捅去。

  苏子墨对周围的刀剑视若不见,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兴,翻手一掌,轰然落下,迸发出一股凶悍无匹的气息!

  裂地掌!

  在苏子墨狂暴凌厉的气息压迫下,李兴脸色大变,第一个念头竟是转身逃走。

  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此时他若掉头,必死无疑!

  李兴双目怒睁,大吼一声,兵器都来不及抽出,架起双臂向上挡去。

  另一边,赵承平单手握剑,眼露杀机,剑尖抖动之间,朝着苏子墨的双眼笼罩过去。

  赵承平早就听说苏子墨有一身横练功夫,但无论哪种横练功夫,都练不到眼睛上。

  咔嚓!

  渗人的骨裂之声响起,李兴惨叫一声,双臂竟然被苏子墨一掌压断,断骨刺破血肉,裸露在外,触目惊心。

  先天后期高手,竟在苏子墨手下撑不过一招!

  众人骇然变色!

  裂地掌之后,苏子墨欺身而上,一把捏住李兴的喉咙,将其擒在手中。

  与此同时,苏子墨向左前方斜挎一大步,侧着脸,任凭赵承平的长剑刺中脸颊,空出的左手软绵绵的如同牛舌一般,向前一卷!

  赵承平这一剑刺在苏子墨的脸颊上,非但没有刺进去,反而遭遇巨大阻力,剑身弯曲。

  “嘶!此子的横练功夫竟如此之强?”

  赵承平心中大震,暗呼不妙,身形迅速后撤。

  就在此时,苏子墨的手掌搭在了赵承平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臂上。

  一卷,一震,一拽!

  噗噗!

  入目之处,血肉横飞,只见赵承平的手臂,竟被苏子墨一掌卷得筋骨碎裂,硬生生从肩膀上拽了下来!

  赵承平跌倒在地上,望着断臂处喷涌的鲜血,目露惊恐,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吼叫。

  砰砰砰!

  与此同时,周围的刀剑几乎全部落在苏子墨身上,如击败革,纷纷弹开。

  苏子墨身上的衣衫虽然被切成碎片,却没有血光闪现。

  刀枪不入?

  先天高手手持兵器,亦不能破开苏子墨的防御!

  噗!

  就在此时,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苏子墨的肋下,有一柄刀刺进去小半截,鲜血瞬间渗透衣衫。

  无论是苏子墨还是握刀的曾耀,都有一瞬间的错愕。

  苏子墨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破开他的防御。

  曾耀没想到,这一刀竟没有直接戳死苏子墨,反而卡在那里,难有寸进。

  曾耀之所以在江湖上博得一个‘奔雷刀’的名号,并非是他刀法多高明,而是他手中这柄刀有些名堂,极为锋利,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奔雷刀刺入苏子墨体内,反而像是刺中一块顽石,阻力越来越大,到最后竟卡在血肉之中!

  这就是淬体经的恐怖。

  曾耀抽出奔雷刀,倒退几步,没有继续进攻。

  苏子墨刚才卷碎赵承平的一手,也让曾耀心有顾忌。

  更何况,这一刀虽然没能将苏子墨重创,但也让他身上挂彩,慢慢耗,苏子墨走不出赵家的门!

  “住手!”

  “停手!”

  李香彤和苏子墨同时发声。

  从苏子墨发难到现在,不过数息时间,院子里的后天好手才刚刚赶到门口,李香彤反应过来时,父亲已经落入苏子墨的手里。

  李香彤握着匕首,横在苏小凝雪白的脖颈上,娇叱一声:“放开我爹!”

  苏子墨捏着李兴的喉咙,后者双臂骨裂,毫无反抗之力,脸色涨得紫红,口中发出‘嗬嗬’的声响。

  “你放我妹妹,我就放了他。”苏子墨淡淡的说道。

  从确定李兴的身份开始,苏子墨便已经做出决定。

  直接救下苏小凝很难实现,稍有差池,苏小凝就会香消玉殒,苏子墨不敢赌。

  但以雷霆手段第一时间拿住李兴,却相对简单。

  “苏子墨,你别逼我,我手若是抖一下,你这妹妹脸上就要添一道伤口!”李香彤的匕首就在苏小凝的眼前晃来晃去。

  苏子墨笑了,露出一排细碎洁白的牙齿。

  “你若敢动她一下,我屠你李家满门。”

  苏子墨的语气很平静,不像是威胁,反倒像是陈述一件事,透着一种不容置疑,凌厉凶残的霸气!

  李香彤心中一颤。

  苏子墨这种语气,这种眼神,反倒让她不安起来。

  她毫不怀疑苏子墨的能力。

  以刚刚的表现来看,一旦苏子墨逃出此地,赵、李两家将永无宁日!

  这是一个比苏鸿更加恐怖,更加凶狠的角色。

  “我们究竟惹上的是什么人?为何要招惹他?”李香彤后悔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