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杀人了!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杀人了!


  沈南穿着白色锦袍,腰间挂玉,看上去倒也像是个富家公子。

  但平阳镇人谁不知道他的底细,在这之前,沈南就是苏家酒楼的掌柜,这还是看在苏子墨的面子上。

  沈南旁边端起一杯酒,走到苏子墨面前,将酒杯递过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苏二公子大驾光临,沈某怎么都得敬上一杯酒,请。”

  “今日之事,谁的主意?”苏子墨视若不见,只是淡淡的问道。

  沈南脸上笑容不减,侧着头,故作不知的问道:“苏二公子说的什么,沈某不懂啊。”

  “沈南,我要一个交代,凶手是谁。”苏子墨盯着沈南的双眼,语气听起来依然很平静。

  沈南挑了挑眉,收起笑容,仰头饮尽杯中酒,幽幽的说道:“看来苏二公子不想吃敬酒,反倒是想吃罚酒!”

  说完,沈南将手中的酒杯扔在地上,啪的一声碎成几片。

  听到这个声音,在院落中的这些江湖草莽纷纷起身,刀剑出鞘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个变得杀气腾腾,凶相毕露。

  “妈的,早就受不了这小子了,还真当自己是公子了?就是一个下等贱民,真是给脸不要脸!”

  “今天就是我莫嵩动的手,那个姓管的,就是老子亲手宰的!”

  “还有我一个。”

  “嘿嘿,可惜,那个老头没被我一掌拍死。”

  苏子墨目光扫过说话的这几个人,点了点头,道:“很好,很好。”

  沈南冷笑一声:“苏子墨,你别自找没趣,念在我妹妹的面子上,我今日放……”

  “滚开!”

  沈南话未说完,便被苏子墨一声大喝打断。

  院子里众人的神情顿时变得极为古怪,似乎是难以置信,沈南面露狰狞,寒声道:“你敢骂我?”

  苏子墨目光一横。

  这一眼之凌厉,让沈南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到苏子墨出手了。

  没有多余的动作,苏子墨伸出手掌,直接扇在沈南的脸上。

  啪!

  在众目睽睽之下,沈南竟然被苏子墨一嘴巴扇飞,滚出几米开外!

  三个月来,沈南也开始修习武道,倒也小有成就,达到了后天初期,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被苏子墨一巴掌扇飞。

  那一掌明明看上去不快,但他却怎么都反应不过来。

  这一掌落在一众江湖草莽的眼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感觉。

  单纯凭借手掌的力量,便能将人扇出几米远,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但在场众人都是从刀光剑雨中走过来的,大多都是后天后期的高手,莫嵩几人还是后天圆满,根本就没把苏子墨放在眼里。

  “给我杀了他!”

  沈南的脸颊已经高高肿起,嘴角带血,躺在地上指着苏子墨厉声吼道。

  不等沈南下令,以莫嵩为首的几个人便已经杀到苏子墨身前,刀剑从四面八方砍来,寒气逼人!

  苏子墨虽然修行三个月,但只会三式,也未曾与人争斗搏杀过。

  面对这种局面,苏子墨心中有些慌,下意识的用出犁天步,朝正面的莫嵩冲了过去。

  唰唰!

  苏子墨这两步跨出去,便是惊人的一丈多远,速度极快,竟躲过了大部分的攻击。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影闪过,刀剑已然落空。

  “不好!”

  莫嵩眼角狂跳,骇然变色。

  旁人感受得并不真切,但处在正面的莫嵩,却在苏子墨跨出两步之后,硬生生被一股滔天大势镇压的心神颤栗!

  这一刻,苏子墨哪里是什么文弱书生,分明是一头凶悍噬人的猛兽!

  心神震动,莫嵩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一分。

  这么一耽搁,苏子墨已经来到莫嵩身前,双臂从腹下探出,双拳紧握,食指骨节凸起,向前一顶一挑!

  这套动作,苏子墨太熟悉了,哪怕闭着眼睛也能练得分毫不差。

  而且这一次,苏子墨是含愤出手,将三个月来胸中恶气尽数发泄。

  噗!

  全场静寂。

  莫嵩神情诡异,缓缓低头,只见自己的胸口处多了两个碗大的血洞,里面塞着两条精壮手臂。

  霎时间,莫嵩脸上血色尽褪,头一侧,身死当场!

  在众人的眼中,双方交手只一个回合,莫嵩的刀甚至还没落在苏子墨身上,后者的双臂便将莫嵩的胸口刺个对穿!

  血淋淋的拳头,在莫嵩的后背探出来,触目惊心。

  纵然这些江湖草莽见多识广,也难以想象这个画面,人的拳头,竟然可以将血肉之躯打穿!

  后天圆满的高手,就这么被一个文弱书生一招干掉!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

  杀人了!

  苏子墨有些发懵,脑海中回荡的尽数是蝶月云淡风轻的那句话,“大荒十二妖王秘典中的招式,大多都是杀人技……”

  杀人技,技出便要杀人!

  直到此刻,苏子墨才真正理解这三个字的意思。

  趁着苏子墨愣神之际,有人手起刀落,直接砍在苏子墨的脖颈上,另一人挺剑直刺,狠狠的刺中苏子墨后心。

  当!当!

  没有利器砍在血肉上的声响,反而响起了类似于金戈碰撞的声音。

  斩在苏子墨脖颈上的钢刀,竟然诡异的弹了起来,刺中后心的那柄长剑,也弯曲成一个巨大的弧度,根本没有刺进去!

  “嘶!”

  在场众人神色大变,倒抽一口冷气。

  如果说,那柄剑刺不进去,有可能是苏子墨穿着什么上等护甲,那钢刀明明砍在血肉之躯上,却诡异的弹起,就实在没法解释了。

  横练功夫?

  哪种横练功夫,竟有这样的威力?

  这一刀一剑虽然没有伤到苏子墨,但仍将他砍得一个踉跄。

  淬皮之术能挡住刀剑的锋芒,却挡不住刀剑上蕴藏的力道,苏子墨此时觉得后心和脖颈传来剧痛,咬牙强忍。

  “贼子找死!”

  苏子墨大喝一声,甩开犁天步,朝着左边那人冲了过去。

  轰!轰!

  无比坚硬的青石地面,竟被苏子墨的双脚犁出两道巨大的沟壑,沙石横飞,气势骇人!

  此人脸色大变,终于体会到莫嵩临死前的那种恐惧和震撼。

  苏子墨的气势太盛了!

  只是跨步而来,身上夹带的凶气竟令他有窒息之感。

  噗!

  依旧是荒牛望月,一位后天后期的高手胸口多出两个血洞,横尸当场。

  面对苏子墨这样一个刀枪不入的角色,所有人都生出无从下手之感。

  转眼间,苏子墨连杀两人,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已经沸腾起来,最初的慌乱、紧张早已消失不见。

  “还有你一个!”

  苏子墨目光如炬,转头看向最后一人。

  此人方才放言打伤郑伯,此时被苏子墨盯上,顿时觉得脊背发凉,汗毛倒竖。

  “大家一起上,再强的横练功夫也有命门,也有承受的极限!”此人大吼一声。

  院子里的其他人虽有些意动,却仍心有顾忌,被苏子墨身上的杀气震慑住,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挞!挞!挞!

  苏子墨连跨三步,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此人身前,二话不说又是一式荒牛望月。

  此人早就发现,苏子墨来来去去就这么一招。

  虽然他被犁天步卷起的大势吓得肝胆俱裂,但依仗身法灵活,先一步倒在地上,顾不上颜面,使出一招‘懒驴打滚’。

  荒牛望月这一式,攻击的是腰腹上方。

  此人以这招应对,正好避过苏子墨的双拳。

  饶是如此,此人仍嗅到一股惨烈无比的血腥气,心中最后的反击欲望顷刻烟消云散。

  “逃!此人不可敌!”

  荒牛望月落空,苏子墨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对手,一时间竟有些迷茫。

  他只会这一招。

  若是荒牛望月打不死人,苏子墨便有些没辙了。

  就在此时,苏子墨灵光一闪,长啸一声,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懒驴打滚算是奇招,偶尔用出来,确实能起到些许作用,但人在地上滚的速度,又哪比得上双腿的疾驰。

  啸声未歇,苏子墨已经追上此人。

  此人听到苏子墨的啸声,暗呼不妙,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入目之处,全部被砂石遮掩,紧接着,此人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自己胸口。

  砰!

  下一刻,此人重重的撞在墙上,停顿少许才缓缓的滑落,胸口深深的塌陷进去,早已断了呼吸。

  苏子墨临时应变,借助犁天步跨出去的力量,一脚踢在了此人身上。

  杀人技!

  犁天步也是杀人技!

  院子里原本还在叫嚣的各个高手,此时却噤若寒蝉,目露惊骇,一个个都在向后退,生怕苏子墨下一个找上他们。

  倒也不怪这些人胆寒,实在是苏子墨表现出的力量太过惊人。

  从他出手到现在,不过盏茶功夫,便已经有两个后天圆满,一个后天后期的高手横尸当场!

  苏子墨冷笑一声,转身走向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沈南。

  “你,你,你要做什么?”

  沈南声音颤抖,想要转身逃跑,却发现双腿无力,只能瘫坐在地上,一点点的向后面蹭着。

  “今日之事,是谁的主意?”苏子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沈南,一字一顿的问道。

  “不,不,不是我……”

  “是谁!”苏子墨舌绽如雷,大喝一声。

  沈南浑身一哆嗦,喘着粗气,眼中竟闪过一抹狠色,咬牙道:“你若敢伤我,苏家必定会被灭族!”

  “嗯?”

  苏子墨脸色一沉,眯眼道:“你在威胁我?”

  苏子墨刚刚压制住的杀机,再度涌上心头。

  就在此时,沈府内院传来一串阴恻恻的声音。

  “小辈找死,敢来此地放肆撒野!”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