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苏家变故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苏家变故


  常听人说,修炼无岁月,苏子墨踏入修行之后,才真正有这种体会。

  不觉间,苏子墨已经在修行场中渡过三个月,身体也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种变化,旁人还感受不到,只有苏子墨自己最清楚。

  这段时间,犁天步和荒牛望月两式已经修炼有成,配合上那套呼吸吐纳之法,苏子墨的皮肤变得越发坚韧,寻常刀剑根本无法刺破!

  举手投足间,也充满了刚猛强劲的力量。

  只是,让苏子墨有些苦恼的是,牛舌卷刃这一式,他却始终不得其法。

  修行场内,苏子墨深吸口气,含胸拔背,左腿向前一迈,正是犁天步的架子。

  原本,苏子墨站在原地,看上去还是个文弱书生。

  但这一步跨出去,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似乎要将整片天空都踩在脚下!

  与此同时,苏子墨腰腹发力,身体前倾,双拳朝前方一冲一挑,口鼻吐息间,竟发出一种类似于牛哞的声响,沉闷有力,震撼心神。

  犁天步、荒牛望月这两式用出来如行云流水,配合上呼吸吐纳之法,更添威力。

  坐在青石上的蝶月看到这一幕,也暗自点了点头。

  荒牛望月之后,苏子墨动作不停,化拳为掌,向前一甩。

  第三式,牛舌卷刃!

  啪!

  手掌在空气中打出一声脆响。

  苏子墨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还是不对。

  这一掌看上去唬人,但却根本没有打出牛舌卷刃的变化。

  蝶月收回目光。

  三个月的时间,苏子墨能练到这种程度,已经超出她的预计。

  牛舌卷刃,算得上荒牛三式中最难也是威力最大的一式,光靠着苦练,绝对无法领悟其中精髓。

  这里面需要一点悟性,否则别说三个月,就是三年,三十年都练不成这一式。

  屡次失败,苏子墨心中有些烦闷,于是走出修炼场,来到院子里散心,四下乱看。

  无意间,苏子墨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正嚼着嫩草的黄牛身上,突然定住。

  那黄牛是集市上最普通的牛,农家用来耕田用的,此时它嚼碎口中的草叶吞入腹中,低头伸出舌头,扫过一撮嫩草,一卷一拽,那撮嫩草便已经进入口中。

  苏子墨的眼神渐亮,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这些嫩草是最寻常的茅草,草叶细长,边缘有锯齿,苏子墨小时候不留神,还曾被这茅草叶划伤。

  牛舌这么滑嫩,却无惧这些茅草。

  掌如牛舌,刃如茅草,这就是牛舌卷刃的精髓所在!

  苏子墨大喜,脑海中不断浮现方才黄牛吃草的一幕,体会着那一瞬间的变化,反复揣摩,下意识的练了起来。

  “听说了么,苏家遭遇变故了啊。”

  “据说苏家的酒楼被砸个稀巴烂,怕是开不下去了,好像还死人了!”

  “这么严重?”

  府邸外传来的一阵议论声,让苏子墨从修炼中惊醒。

  苏子墨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心中一沉,推门而出,直奔苏府跑去。

  一路上,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苏子墨大概清楚了此次变故的来龙去脉。

  起因是有几人在苏家的酒楼寻衅滋事,一通打砸,郑伯带人赶过去,不料这几人竟是后天圆满的高手,早有准备,反将郑伯等人打伤。

  “妈的,这口恶气老子咽不下!”

  苏子墨刚刚赶到,便听到一声火气如雷的叫骂声,此人名为尉迟火,是苏府护卫之一,性烈如火。

  屋里的几人都是苏家最信任的人,苏子墨二岁的时候便没了父母,郑伯等人是苏家最早一批人,对他极为宠爱。

  最初,便是这十几个人帮助大哥在平阳镇站稳脚跟,两辈人的感情极深。

  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面,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气。

  “二公子来了。”

  苏府众人对苏子墨没有任何怠慢,哪怕他已经失去功名。

  苏子墨点了点头,看向床上斜躺着的一位老人。

  “二公子。”老人须发皆白,脸色枯黄,似乎行将就木,见到苏子墨仍露出微笑,眼底深处带着一丝宠溺。

  郑伯是苏府的大管家,虽然没有任何功夫在身,但苏家的每一个人,包括苏鸿在内,对他都是毕恭毕敬。

  郑伯身形消瘦,年事已高,如今遭此重创,能不能熬过去都是未知。

  “郑伯,对方是什么人?”苏子墨心中大怒,神色却极为平静,来到床边轻声问道。

  “还能是什么人,肯定是赵、李、杨这三家孙子干的!”尉迟火破口大骂。

  “这事没那么简单。”说话之人四十多岁,面容沉稳,是苏家护卫的头领刘瑜。

  “刘叔,什么意思?”苏子墨问道。

  刘瑜看着苏子墨欲言又止。

  尉迟火哪能忍住,大声道:“刘瑜,你婆婆妈妈的做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郑先生被他们打伤,老管惨死,若不是你手下那几个小崽子机灵,杀出重围,郑先生哪还有命在?那帮人是下死手的!”

  “管叔死了?”苏子墨心中一痛。

  小时候,苏子墨常骑在管叔的脖子上,胡乱抓着他的头发。

  但无论苏子墨怎么胡闹,管叔却从来不恼,只是笑呵呵的陪他玩。

  苏子墨咬牙道:“这种事,官府都不管?”

  “官府也就管管平民百姓的事,这几个家族的冲突,他们唯恐避之不及。更何况,江湖事,江湖了。”刘瑜摇头说道。

  苏子墨沉声道:“刘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瑜轻叹一声:“我手下的护卫跟踪那几个人,看到他们进了沈家。”

  “沈家这帮忘恩负义的杂碎!”尉迟火一拳打碎旁边的桌子,喘着粗气。

  这些年,由于苏子墨与沈梦琪的关系,苏家没少帮助沈家,而如今沈梦琪拜入仙门,一飞冲天,沈家却将矛头转向了苏家的人。

  刘瑜又道:“我调查了一番,沈家这些日子也在筹备盖一座酒楼,咱们苏家的酒楼挡路了。”

  苏子墨面无表情,静静的听着刘瑜的分析。

  “咳咳!”

  郑伯咳了几声,微微喘息道:“这件事虽然是沈家出头,但未必没有其他三家在背后推波助澜。此事到此为止,等大公子回来再说。”

  “难道咱们就这么忍了?”尉迟火咬着牙齿。

  刘瑜叹道:“先忍下来吧,沈家崛起太快,可能已有先天高手加入,若是贸然找上门,恐怕都容易折在那。”

  “大公子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估计快了。”

  苏子墨突然说道:“郑伯,你好好养伤,我出去透口气。”

  说着,苏子墨便转身离去。

  ……

  三个月前,苏子墨被废功名,沈梦琪离去,再加上追风之死,他心中实在是憋了一口恶气。

  否则,当日夜里也不会险些控制不住,差点将那泼皮一刀捅死。

  这段时间,在蝶月的指点下,苏子墨苦于修炼,但实际上,这口恶气却并未发泄出去。

  如今苏家遭此变故,郑伯重伤,管叔惨死,彻底激怒了苏子墨。

  苏子墨走出苏府,脑海中便只剩下四个字——欺人太甚!

  江湖上对于后天、先天的境界之分,苏子墨也有一些大概了解。

  后天、先天,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层面,大哥苏鸿便是先天初期的高手。

  苏子墨不清楚如今的自己,到底能与哪个层面的高手抗衡。

  在苏子墨想来,只修炼三个月,怎么都抵不过人家苦修几十年之功。

  但苏子墨依然要去沈家讨个公道,毕竟曾读过十几年书,他自认为万事大不过一个理字。

  沈家必须要给他一个交代!

  不多时,苏子墨来到沈家。

  仅仅三个月,沈家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原本一个寻常百姓家,发展成了如今的沈府,朱红色的大门两侧,立着两座威严的石狮子。

  若非苏子墨记得位置,绝难相信这就是沈梦琪的家。

  苏子墨拾阶而上,也不叩门,双臂运力,推门而入。

  此时,沈府大院中倒真有不少人聚在一起,开怀畅饮,谈笑风生,好不快活。

  苏子墨突然闯入,院子里的喧嚣渐渐散去,这些人纷纷停下动作,脸色不善的盯着苏子墨。

  这些人浑身透着一股草莽之气,面相凶恶,寒光闪烁的兵器就摆放在一旁。

  有人眼尖,认出苏子墨,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这不是咱们大齐国的举人苏二公子么,怎么有空驾临沈府啊?”

  “哈哈,兄台有所不知,苏二公子废去一身功名,如今可是个大闲人。”

  这些江湖草莽一个个面露讥讽,不怀好意的盯着苏子墨,手中的兵器还故意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发出一阵阵刺耳的金戈之声。

  若是换做普通的书生,面临这种群狼环饲的场面,恐怕早已吓得腿肚发软。

  苏子墨却神色不变,反而踱步来到院子的中间。

  当日苏子墨还没踏入修行,便敢凭着心中不平与沧浪真人对峙,眼前这些江湖草莽,比之金丹真人的气场威势可差了十万八千里,哪能镇住他。

  苏子墨面沉如水,双眸扫过院落,平静的说道:“我要见沈南。”

  沈南便是沈梦琪的哥哥。

  “呵呵,苏二公子不请自来,沈某有失远迎。”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苏子墨目光转动,在院落长廊深处,一位白袍男子正缓步走来,笑容满面,却毫不掩饰眼中的嘲弄。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