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荒牛三式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荒牛三式


  第二日,苏子墨一大早便去集市买了几头牛回来,准备作为接下来几天的口粮。

  整顿妥当,苏子墨来到蝶月的房间,叩门询问:“蝶姑娘?”

  房门在苏子墨的敲击下,竟缓缓打开。

  虽然天色早已大亮,但这房间里却仍是黑漆漆一片,透着丝丝诡异的气息。

  “进来吧。”蝶月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苏子墨深吸口气,抬脚迈了进去。

  一种奇异的感觉浮上心头,苏子墨觉得身体仿佛穿过一层柔和冰凉的水幕,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苏子墨纵目望去,不禁心神大震。

  眼前根本就不是蝶月的房间,而是一片比他的府邸更加宽敞的空间,脚下绿草如茵,一旁摆着一座半人多高的木桶。

  蝶月斜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姿态慵懒,虽披着宽大血袍,却也掩不住那窈窕玲珑的身形。

  “这是……”苏子墨微微张口。

  在这短短一天内,蝶月展现出了诸多他无法理解的手段,诡奇绝伦,令人神往。

  “这是介子纳须弥,到了一定境界你就会明白,现在不用多想。”蝶月不容置疑的说道:“这是我开辟的修行场,今后你就在这修炼。”

  蝶月从青石轻飘飘的跳下来,道:“再教三个招式,名为荒牛三式,练的时候,配合那套呼吸吐纳之法。”

  “第一式,犁天步。虽只有一式,但千变万化,是修炼腿功的不二法门。”

  一边说着,蝶月一边在草地上行走。

  苏子墨收敛心神,睁大了双眼,凝神注视蝶月每一个步伐,每一个动作,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蝶月走了几步之后,苏子墨隐约把握住了什么。

  这步伐看上去似乎没有出奇之处,但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蝶月每一步迈出去,都好像在泥水里趟过。

  含胸拔背,屈膝沉肘,重心下移,膝不过足尖,步子却迈得极大!

  每一步之间的距离,像是精准算计过一般,分毫不差!

  蝶月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苏子墨,道:“你来。”

  苏子墨并没急着练习,反而站在原地揣摩良久,才迈出第一步。

  这一步刚迈出去,苏子墨自己都能觉出不对。

  蝶月来到苏子墨身旁,面无表情,伸出足尖,朝着苏子墨迈出去的那条腿轻轻一踢。

  “嘶!”

  苏子墨倒吸一口冷气。

  蝶月这一脚下去,苏子墨感觉那条大腿上,似乎被人拿针狠狠的扎了几处,刺痛难忍。

  “保持这个姿势,继续。”蝶月冷漠的声音响起。

  苏子墨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被蝶月踢了一脚之后,方才迈出去的一步,竟有了几分犁天步的模样。

  “她在帮我纠正。”苏子墨心中一转,便明白了蝶月的用意。

  苏子墨抿着嘴,仔细回忆犁天步的姿势,左腿迈了出去。

  “不对!”

  脚掌刚刚落地,蝶月的声音便再度响起,紧接着,苏子墨的左腿传来一阵刺痛。

  在这疼痛的刺激下,苏子墨的脚步下意识的做出改变。

  稍微缓一口气,苏子墨再度迈出右腿。

  “不对!”

  又是熟悉的刺痛。

  不对!

  刺痛!

  不断的练习,不断的纠正……

  练到最后,苏子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被蝶月踢得麻木了。

  苏子墨咬紧牙关,挥汗如雨,只剩下一个意识,就是不停的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耳边不再响起‘不对’这两个如同梦魇般的字。

  苏子墨也意识到,自己初步掌控了犁天步的要领。

  “昨晚教你的东西,你都忘了么?”

  蝶月的提醒,让苏子墨眼前一亮,在练习犁天步的同时,开始配合上昨夜所学的呼吸吐纳之法。

  初时,苏子墨还不能将两者很好的衔接在一起,往往迈出一步,一口气便提不上来。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子墨渐渐找到了这呼吸之法和犁天步的契合点。

  这套呼吸之法本就是与犁天步共生共存,苏子墨越走越快,双腿的麻木感消失不见,血肉不断燃烧,双腿似有无穷力量,步子也是越迈越大。

  不见如何动作,脚下一趟,便窜出去半丈之远!

  苏子墨知道自己练对了,心中越发欣喜。

  但不知为何,隐约间,苏子墨又觉得自己的犁天步似乎少了些许味道。

  下意识的,苏子墨看向斜坐在青石上的蝶月。

  只见蝶月此时一脸不屑,眼中满是讥诮之意。

  苏子墨暗忖道:“我已经将这呼吸吐纳之法和犁天步配合的如此娴熟,她怎的还如此轻视于我?”

  苏子墨心中有气,便故意绕着青石不断的走着犁天步,在蝶月面前晃来晃去。

  半响之后,只听蝶月冷笑一声:“你是真要把自己练成耕地的牛?这步法是用来犁天的,不是耕地的!”

  苏子墨心中一震,停下脚步。

  蝶月飘下青石,向外面走去,冷冷的说道:“你什么时候能领悟‘犁天’二字的奥义,才算是掌握这套步法的精髓。”

  苏子墨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犁天步缺少什么。

  脚下这一步迈出去,是要将天,都犁出一道沟壑!

  这需要多大的气魄和气势?

  自己纵然将这步法练得再娴熟,缺少了这种气魄和气势,也只能沦为凡间耕地的牛。

  “犁天,犁天……”

  苏子墨反复琢磨,心中渐渐涌起一丝明悟。

  蝶月走出房间,来到院落中,浅浅一笑,哪还有半点在苏子墨面前的冷酷严厉。

  “一天一夜便修炼到这一步,似乎比我当年还厉害一点点……”

  桃树下,女子的呢喃声若有若无,随着微风渐渐消散。

  ……

  一个月来,苏子墨大半时间都在修行场内练习犁天步,寻找把握那种‘犁天’的大势,有了不少心得。

  这期间,苏子墨偶尔外出买些牛羊,隐约听到了一些消息。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沈家在平阳镇本是普通家族,但这段时间,却有不少江湖高手纷纷投入沈家。

  在众人看来,沈家崛起已是必然,只要沈梦琪修炼有成,哪怕回家探望一次,也足以让沈家福泽数代,这些江湖高手或许也有机会加入仙门,哪怕是成为仙门中的下人仆役。

  与之相反,苏家最近却麻烦不断。

  在平阳镇,原本有三个大家族赵家、李家、杨家,苏家近年崛起,再加上苏鸿是先天高手,苏子墨有一身功名在身,四家倒也相安无事。

  而如今,苏子墨功名被废,沦为贱民,还得罪了仙人,这三家蠢蠢欲动,都想要图谋苏家在平阳镇的生意,倒也发生过几次不大不小的冲突。

  不过,苏子墨没将这些放在心上。

  苏府有大管家郑伯掌控全局,还有刘瑜等后天高手,最重要的是,大哥外出,不在平阳镇,等到大哥回来,以他的雷霆手段,必定可以镇压这些宵小之辈。

  ……

  这一日,蝶月来到苏子墨身边,道:“我传你接下来的两个招式,练习的时候,这三招连在一起。”

  顿了一下,蝶月淡淡的说道:“大荒十二妖王秘典中的招式,大多都是杀人技,接下来的两招便是如此,你记住了。”

  “第一式,荒牛望月。”

  蝶月脚步向前一趟,正是犁天步的姿势,随后身体前倾,双臂陡然从腹下探出,双拳紧握,食指微微凸起,上前一刺,微微上扬。

  在这一刻,蝶月似乎已经从苏子墨眼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扬角刺天的霸气牛妖!

  蝶月的双臂就是牛角,那双拳凸起的食指骨节,便是尖锐锋利的牛角尖儿。

  “这式荒牛望月以犁天步为根基,先踏出犁天之势,腰腹同时发力,配合双拳打出去,既要有冲顶之力,也要有上挑之力……”

  蝶月仔细讲解,苏子墨用心聆听。

  即便如此,当苏子墨真正练习的时候,依然免不了吃苦头,蝶月在一旁冷着脸,稍有不对,便踢上一脚。

  转眼间,就是一天过去。

  苏子墨饿得发慌,兴冲冲的宰掉一头牛,架起铁锅,炖上了一锅美味的牛肉。

  等待之时,蝶月捡起苏子墨扔在一旁弃之不食的牛舌,道:“你拿刀来刺我。”

  “啊?”苏子墨有些错愕,不明白蝶月此举有何用意。

  蝶月道:“顺便把第三式也传给你,这一式我没法指点你,只能靠你自己体会那一瞬间的变化。”

  苏子墨知道,以蝶月的本事,就算他全力刺去,都难伤她分毫。

  苏子墨握紧尖刀,向蝶月肩头一刺,同时凝神去看蝶月的动作。

  蝶月神色淡然,只是扬起手中滑嫩的牛舌,轻轻搭在迎面而来的尖刀上。

  “啪!”

  一声脆响,苏子墨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牛舌完好无损,而苏子墨手中的尖刀却只剩一个刀柄,刀刃尽数碎裂,散落一地!

  这头牛是苏子墨杀的,他很清楚,这块牛舌再普通不过,绝对挡不住锋利的尖刀。

  而且,苏子墨方才根本没有感觉到蝶月发力,否则刀柄就不会仍然握在他手里,早就脱手飞出了。

  最寻常的牛舌,却将锋利的刀刃卷成碎片!

  这一下若不是搭在刀刃上,而是搭在血肉之躯上,岂不是意味着,那血肉之躯都要被卷成碎末?

  “第三式名为牛舌卷刃,听着普通,但却蕴藏着这一式的精髓。”蝶月道:“你曾问我,淬皮练到什么程度才算小成,我现在告诉你,当你练到掌如牛舌,就算小成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