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秘女子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神秘女子


  这次打击,完全颠覆了苏子墨对整个世界的观念,原来这世上真有仙,而且随便一个仙人的力量,便可以凌驾于大国之上,更别说其背后的碧霞宫。

  失去功名对苏子墨而言,算不得什么,但他从小与‘追风’为伴,在他眼中,‘追风’早已不是一匹马,更像是亲人。

  没过多久,苏子墨来到自己的府邸。

  这座府邸不大,很是冷清,只有寥寥几间房,是苏子墨十二岁考中秀才时,大哥苏鸿奖励给他的礼物。

  苏子墨捧着‘追风’的骨灰,来到院子中间的一株桃树旁,埋了下去。

  “追风,这株桃树是我亲手栽的,今后你们便做个伴儿。有朝一日,我会将那沧浪真人的鲜血,撒在你的骨灰上!”

  苏子墨眼中泛起些许血丝,在桃树旁静立良久,才缓缓转身。

  这一转身,苏子墨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披着血红色长袍的女子,生的极美,不娇媚,不艳丽,不施粉黛,仿若画中走出来的人。

  苏子墨曾感叹,古人之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想必就是如此了。

  清丽绝俗的容颜,却偏偏穿着赤红如血的长袍,有些不搭,但这种反差,却在她身上形成一种独特的气质。

  两年前,苏子墨外出归来,见此女在苍狼山脉附近昏迷不醒,担心她被野兽分食,便将其带回。

  抵达府邸没过多久,红袍女子便醒了过来,看上去并无大碍,只是任凭苏子墨如何询问她的姓名住处,她都不言不语。

  红袍女子在此地一住便是两年,苏子墨也从未驱赶过她。

  这府邸没有下人,苏子墨不习惯被人伺候着,一日三餐都是自己打理。

  在他看来,多一个人也没什么,不过是多份口粮。

  两年来,每次苏子墨做好吃食,便拿出一份送到红袍女子的门口,敲一敲门,便自离去。

  红袍女子很少露面,苏子墨从未见她出过府邸,两人之间的交谈甚至不超过五句。

  别说平阳镇的人,就连苏府都没人知道她的存在。

  女子叫蝶月,性情孤僻,少言寡语,苏子墨对她的了解也仅限于此。

  苏子墨不知道蝶月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只是今日,蝶月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难以言喻。

  苏子墨冲她点了点头,便走回房间。

  两年时间的接触,这种招呼方式,双方早已习以为常,而且苏子墨知道便是开口说话,蝶月也不会理会。

  苏子墨关紧房门,从角落里摸出柄约有一尺长的尖刀,上面锈迹斑斑,也不知多久没用了。

  苏子墨摸索了半天,又找出一块磨刀石,洒上点水,阴沉着脸,目光冰冷,一下一下的磨起刀来。

  没过多久,苏子墨似乎想起了什么,推门而出,看着院落中的蝶月说道:“蝶姑娘,今天你早些休息,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万万不可走出房间。”

  蝶月不置可否,神情冷漠。

  不知为何,苏子墨心中突然涌现一个怪异念头。

  若论气质和境界,眼前的蝶月倒更像是仙人,飘逸出尘,万事漠不关心,真正的仙人哪会因为一个凡人的跪与不跪便大动肝火,出手伤人?

  当然,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苏子墨也并未入心。

  苏子墨从院子里的地窖拎出一坛酒,拍开泥封,一路上有意的洒出些许烈酒,正好通向自己的房间。

  来到门口,苏子墨松开手,酒坛坠落碎裂,酒水四溅,散发出浓烈的气息。

  蝶月将整个过程都看在眼中,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苏子墨走进房间,门并未关紧,虚掩着。

  来到角落里,苏子墨继续磨刀。

  今夜,注定不安分。

  苏子墨在等。

  等一个人……

  ……

  入夜,月黑风高。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顺着高墙,溜进了苏子墨的府邸。

  落地的时候,动静稍大,黑影连忙窜到角落里,身手倒也敏捷。

  半响之后,院落里静悄悄,没有丝毫异常,黑影才站起身来,反手从腰间摸出柄寒光闪烁的匕首。

  透过匕首的寒光,可以依稀辨认出,此人正是同沈梦琪一道拜入仙门的周定云!

  周定云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原本,他还有些忌惮苏家,顾忌苏子墨的功名。

  如今苏子墨沦为贱民,而他却拜入仙门,一飞冲天,又怎会轻易饶过苏子墨?

  更何况,只要今夜神不知鬼不觉将苏子墨杀掉,明日他就与沧浪真人一道离开平阳镇。

  就算苏家反应过来,也不敢找上门去,否则沧浪真人一怒之下,便是灭族之祸。

  周定云倒没什么武艺,只是身强体壮,自认为摆平一个文弱书生绝不在话下。

  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周定云嗅到一股淡淡的酒香,目光一扫,便看到一处房间门口碎裂的酒坛。

  “嘿嘿。”周定云放下心来,狞笑道:“到底是没经历过风浪,还玩借酒浇愁这一套,现在怕是烂醉如泥了。如此正好,老子将你手筋脚筋挑断,再慢慢折磨你!”

  周定云大摇大摆的来到房间门口,见门虚掩着,透过门缝向里面一看,只见那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人,只是光线微弱,看不真切。

  周定云没有多想,面露狰狞,将门推开,便闪身窜了进去。

  屋里的酒气更重,周定云皱了皱眉,轻手轻脚的向床边摸去。

  就在周定云来到床边的一刻,门后悄无声息的走出一个影子,犹如幽冥鬼魂。

  陡然!

  黑暗中闪过一道寒光,不及反应,周定云便觉得脖颈上微凉,隐隐有些刺痛,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

  “动一动,我就宰了你!”

  霎时间,周定云的后背窜起一股寒气,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纵有千斤气力在身,周定云也使不出半分。

  他很清楚,如今悬在颈上的绝对是一柄锋利兵器,至少可以轻松刺破他的喉咙。

  “你,你,你是谁?”

  周定云慌了,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已经被刺破,温热的液体正顺着脖子滑进胸口。

  这种感觉很恐怖!

  就像是生命力一点点流逝,他却无能为力。

  猝不及防,周定云感觉自己的头发突然被人强行拉起,猛地向后面一扯!

  头皮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几乎要被拽掉!

  “啊!”

  周定云痛呼一声。

  在这剧烈疼痛的刺激和利刃死亡的威胁下,周定云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周定云从未感觉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

  “你看看我是谁。”身后的声音再度响起,冰冷阴森,好似地府中的索命厉鬼。

  周定云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后仰着头,努力睁大双眼,向上看去。

  这一看,却把周定云吓得魂飞魄散。

  在黑暗之中,苏子墨阴沉着脸,眉间带煞,哪里还有半点读书人的儒气,那双眸子亮得吓人,目光似乎比他手中的尖刀还要锐利!

  在这一瞬间,周定云真正感受到了苏子墨的杀意和决心。

  “糟了!苏子墨失去功名,沦为贱民,他这是真要杀了我。”

  “不行,我都要拜入仙门了,我不能死!”

  电光火石间,周定云的心中转过千般念头,最后全部转为强烈的求生欲望。

  周定云颤声道:“你,你不能杀我,真人知晓,你,你难逃一死……”

  “呵呵。”

  苏子墨笑道:“我如今是贱命一条,正要拉个人陪葬,真是不巧,你自己撞上来,那也别怪我。”

  苏子墨在黑暗里的笑容,落在周定云的眼中,显得格外恐怖。

  那平平淡淡的语气,更让周定云心中生惧。

  “疯了,苏子墨疯了!”

  这个念头未落,周定云感觉喉咙上的尖刀又动了动。

  阵阵刺痛传来,周定云的精神瞬间崩溃。

  “苏,苏二公子,求求你,饶我一条狗命,我今后再也不会作恶了。”

  “苏二公子,我周定云对天发誓,今后若是侥幸拜入仙门,也绝不会来报复你,否则便叫我乱箭穿心而亡。”

  苏子墨一语不发,只是眯着双眼,幽幽的盯着周定云。

  这种沉默,让周定云心中更慌。

  周定云根本摸不清苏子墨的心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在周定云近乎绝望之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头皮一松,颈上的尖刀也缓缓移开。

  “滚吧。”

  苏子墨冷冷的说道。

  这两个字宛如仙音,周定云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逃出房间。

  周定云的手掌死死捂着脖颈的伤口,跑到院子里,大口大口喘息着。

  死里逃生之后,周定云咬了咬牙,心中恶念又起。

  “苏子墨毕竟是个书生,只不过占了先机,他能有多大能耐?”

  周定云目露凶光,忍不住回头看去。

  只见苏子墨就站在门口,一袭青衫,右手拎着一柄尺长的尖刀,目光冰冷,整个人仿佛一头噬人猛虎,杀气毕露!

  那目光带着些许嘲弄,似乎已经看透周定云的心思。

  周定云刚刚升起的歹念,瞬间消失不见。

  周定云不知道自己脖颈上的伤口有多深,也不知道苏子墨是否还有后手,不论如何,他都不想再冒险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周定云如此想着,仓皇匆忙的逃离此地。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