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苏家的仇,我来报!_永恒圣王苏子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苏家的仇,我来报!


  苏子墨两人一前一后抵达平阳镇。

  怕引人注意,苏子墨让宋奇收起飞剑,跟着他走向苏府。

  苏府大门紧闭,苏子墨耳力极佳,隐约能听到府内断断续续的啜泣声,很是熟悉,正是苏小凝。

  苏子墨皱了皱眉,上前一步,双臂运力,直接推门而入。

  咔嚓一声,大门后的横梁折断。

  “什么人!”

  很快,有十几位身披玄甲的侍卫冲出来,双目赤红,杀气腾腾,这些人看到苏子墨都愣了一下。

  “二公子?”

  苏子墨点点头,带着宋奇朝传来哭声的方向走去。

  宋奇的目光在这些侍卫身上转了一圈,暗暗心惊。

  他自然能感受到,这些侍卫身上的杀气很重,都是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并非是普通的江湖好手。

  在苏鸿的房间外,苏家不少人都在,或坐或站,每个人都是神色悲戚,周围的气氛极度压抑,愁云弥漫。

  “二公子回来了。”郑伯等人起身,说了一句。

  苏子墨眯眼问道:“大哥怎么样?”

  郑伯眉宇间透着忧虑,摇了摇头,道:“先等一等吧,大公子还在昏迷。”

  苏子墨的目光在苏家众人身上掠过,沉声道:“事到如今,你们还要隐瞒?”

  苏家众人互相对望一眼,各自叹息。

  “我爹原本是燕国武定公苏牧,对吧。”苏子墨淡淡的说道。

  苏家众人神色一变,郑伯惊愕问道:“二公子,你……”

  “罗天武找过我。”

  听到这句话,郑伯眼中露出恍然之色,叹息一声:“罗天武不是善类,狼子野心,一直想要趁乱世称王,他也曾找过大公子,想要联手,却被大公子拒绝了。苏家是与燕王有仇,但大公子不想牵连燕国百姓。”

  “你父亲戎马一生,麾下玄甲铁骑名震天下,驰骋边疆,抵御外敌,不曾让燕国失去过半寸土地。将军曾立下誓言,一生都将守护燕国百姓,让百姓有安身立命之所,免受战火之苦,大公子继承父志,自然不肯与罗天武联手。”

  说到这,郑伯已经不打算隐瞒,继续说道:“这些年来,大公子时常外出,借着贩马的掩护,实际上是在外面召集玄甲旧部,一边训练,一边伺机报仇。”

  “现在有多少人?”

  “五千人!”

  “这么多人藏在哪,怎么能瞒过燕国、齐国的密探?”苏子墨皱了皱眉。

  郑伯说道:“全部藏在燕国附近的鬼村。”

  那个村子在几十年前曾遭苍狼群屠杀,鸡犬不留,周围荒无人烟,根本没人敢去那边居住逗留,倒成了最佳的掩护之所。

  苏子墨想了想,又问:“郑伯之前曾暗示过,苏家的敌人是练气士,又是何意?”

  “就在十多年前,燕国王城中多了不少练气士,守护在燕王身边,刺杀燕王的计划只能一拖再拖。大公子苦苦等待一个机会,终于在一个月前,王城内应传来消息,说燕王将要去南郊狩猎。”

  “玄甲铁骑只有在广阔地带,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若是练气士稍有不慎也会殒命。“

  苏子墨点点头。

  练气士的肉身孱弱,与普通人相差不多,一旦两军冲锋厮杀起来,乱箭如雨,单独几个练气士的力量,也很难影响结果,还有可能丧命。

  郑伯摇头长叹:“只可惜,这场刺杀还是失败了。燕王的身边,不只是有几个练气士,而是几十个!燕王的背后,有一个修真宗门作为靠山!”

  听到这里,苏子墨心中一震。

  在修真界,想要建立宗门,宗主最少也要有筑基境的修为。

  只听郑伯继续说道:“担心目标太大,大公子只带了千余名玄甲铁骑,分散入城,结果在南郊却遭遇数十位练气士的围攻,损失惨重,大公子身受重伤,千余位玄甲铁骑只剩十几人逃回来。”

  宋奇走上前来,低声道:“苏二公子,我这有一颗培元丹,在修真界很普通,有固本培元之用,大公子应该用得上。”

  “谢了。”苏子墨点了点头。

  郑伯怅然道:“身病易治,心病难医,这次失败对大公子打击太大了。”

  “嗯?”苏子墨皱了皱眉,说道:“大哥意志坚定,怎会因为一次挫折便一蹶不振。

  郑伯落寞的笑笑,叹息道:“因为大公子知道,若是燕王的背后有修真宗门支持,苏家的仇今生无望再报。哀莫大于心死,大抵……就是如此了。”

  “大公子醒了。”就在此时,刘瑜走出房间,神色沉重的说了一声。

  刚走到门口,一股浓烈刺鼻的药味扑面而来。

  苏子墨目光一转,向床头看去,只见大哥苏鸿静静的躺在床上,伤势极重,生命气息越发微弱。

  “哥!”

  守在苏鸿床边的苏小凝哭喊出声,一头扑进苏子墨的怀中,放声大哭:“大哥受了好重的伤,哥,你想想办法好不好,好不好?”

  苏子墨轻拍苏小凝的后背,轻声安慰几句,将苏小凝扶到一边,来到苏鸿身前。

  苏鸿头发花白,刚过而立之年,却已显垂老之态,脸色枯黄,嘴唇干裂,双眼无神的看着房顶,仿佛失去了魂魄。

  一夜白发,哀莫大于心死!

  看到大哥这个样子,苏子墨心中阵阵绞痛,鼻子发酸,眼中泛起一抹泪光。

  苏家背负着血海深仇,但大哥却选择一个人扛了下来!

  这十六年来,这个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弟弟妹妹,生怕他们受到一点委屈,一点伤害,守口如瓶,担心将他们卷进来。

  这十六年来,这个人独自背负着仇恨,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这十六年来,这个人可曾有一夜睡得踏实,睡得安稳?

  这十六年来,这个人无时无刻都活在仇恨之中,这对他是多大的一种痛苦和折磨?

  “大哥……”

  苏子墨嘴唇颤抖,喊了一声。

  从未有一刻,这两个字从苏子墨口中说出,像如今这般沉重。

  苏鸿缓缓转头,呆滞的目光在苏子墨脸上停留好久,才渐渐有了些许神采,僵硬的嘴角动了下,挤出一丝微笑,轻声道:“子墨……你回来啦。”

  苏子墨跪在地上,上前握住苏鸿的冰冷的手掌,紧抿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水坠落。

  “子墨,我不成了。”苏鸿轻轻一叹。

  听到这句话,苏子墨再也忍不住,热泪滚落,洒满衣襟。

  十八年来,这是苏子墨第一次哭。

  苏鸿想要抬起手臂,拭去苏子墨脸上的泪水,但手臂抬到一半,却没了力气。

  “莫哭,莫哭,苏家的男儿只流血,不流泪。”

  苏子墨扯起衣袖,胡乱的擦去泪水,点点头。

  “子墨,我死之后,你带着小凝,带着苏家离开这里吧,越远越好。”苏鸿说道。

  苏子墨垂着头,沉默不语,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深深抠进肉里,淌出一丝鲜血。

  半响之后,苏子墨抬起头,神色平静的说道:“大哥,你好好养伤,别多想。”

  还有一句话,苏子墨没说。

  苏家的仇,我来报!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