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尽快处理完事_梁以沫冷夜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章 尽快处理完事


梁以沫拿着树枝将那条银环蛇送走后,回头看到韩剑锋那滑稽的样子,忍俊不禁起来。

        她这回眸一笑,就像百花盛开时,清丽脱俗,带着馨香的甜味,让冷夜沉看出了神。

        韩剑锋见冷夜沉发愣,连忙拍了拍冷夜沉的胸膛,咳了一声:“咳咳——那个……四少,我们还有正事要干咧!”

        提起正事,冷夜沉那温和的俊脸立马变得十分严肃了起来。

        “你们要去干什么正事?”梁以沫一时好奇,随口问了一句。

        冷夜沉和韩剑锋面面相觑后,彼此交换了一个不明意义的眼神。

        梁以沫怔怔地看着他俩,见他俩不说,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那次在临海城里,看到这男人上了一辆军车,如今,他又出现在他们这儿的深山老林里。

        由此看来……

        梁以沫心里忽然间联想到了什么,便走到自己的竹篓旁,将里面那几株紫色的罂粟花给翻了来,朝冷夜沉递了过去:“你们是不是在找这个?”

        “这……”韩剑锋看到梁以沫手里的花后,和冷夜沉面面相觑。

        冷夜沉剑眉紧锁,冷声质问:“你从哪儿摘来的?”

        “爬上这座山的山顶,山那边的梯田里,种的全是这种花。你们俩,是不是缉毒警察?”梁以沫下意识地问。

        他们这种地方,地处边境,经常会有这类似的事情发生。

        冷夜沉和韩剑锋彼此交换了眼神后,对梁以沫的问题保持沉默。

        梁以沫心里明白,只是微微一笑,将手里的罂粟花全给了冷夜沉:“这些花,你们拿回去吧!你们现在这种情况,就不用爬上山顶去探看了。山那边,群山围绕,越往那边,越是下山容易上山难。万一你们被困了,我也救不了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回去想想其他办法吧!”

        冷夜沉收好了花,递给了韩剑锋。

        韩剑锋将罂粟花塞入了背后的旅行包中,对梁以沫微笑着说道:“我们只是来旅游的。”

        “那一起下山吧!”梁以沫自然不信他这话,但也没揭穿。

        冷夜沉将韩剑锋的臂膀绕过自己的肩头,然后利索地将韩剑锋背在了背上。

        梁以沫下意识地瞥了冷夜沉一眼,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撕碎了光斑洒在了他的身上,恍若在他俊美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光。

        不修边幅却仍旧非常好看的男人,梁以沫从未见过如此。

        冷夜沉无意间偏过头来,与梁以沫的目光不期而遇。

        梁以沫猛地回过神,赧然地将目光从冷夜沉身上挪开。

        冷夜沉看着梁以沫娇羞的模样,不禁会心一笑。

        梁以沫带着他们下山后,才知道他们开了一辆本地的越野车停在了山脚下。

        她起初是一座山头连着一座山头爬过来的,都没发现这山脚下还听着这么一辆破烂的本地越野车。

        冷夜沉将韩剑锋背到车后座躺好后,关了车门,转身回到了梁以沫的面前。

        “探望完你爷爷奶奶后,就赶紧回去好吗?”冷夜沉看着梁以沫,眼神里满是宠溺。

        刘管家说,苏漫雪买了一辆上百万的宝马车回老家探望她的爷爷奶奶。

        苏漫雪的老家就是这儿的,所以,他在这儿遇上她,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冷夜沉只是觉得,他和苏漫雪之间被月老牵了一根无形的红线,正是这条红线,让他每每遇到困难时,她都能及时出现替他解围。

        也正是因为这条红线,让他的心在向她慢慢靠拢。

        哪怕面前的苏漫雪,真的犹如刘管家口中所描述的那么不堪,他冷夜沉也认了。

        她就是他心爱的女人,她花他的钱,是应该的,他也愿意给她钱花,只要她开心就好。

        梁以沫抬眸看着冷夜沉的眼睛,仍旧不知道这男人到底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她想问他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捉住了她的双肩,凑近了一步,微微俯身,偏头,猝不及防地吻住了她的唇。

        梁以沫忽然感到一丝凉意,犹如银丝般绕上了脖颈。

        男人的吻,像蜻蜓点水似的在她唇上停留了几秒钟,便离开了。

        “你说,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给你‘摘’下来了,做成了项链,送给你。”冷夜沉附在梁以沫的耳畔,呢喃细语地接着说,“宝贝,我会尽快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回来陪你的,可能没法回家去看你了,但你在家里要耐心地等着我回来。”

        他所说的“家”是他给“苏漫雪”住的那幢依山别苑,他一直以为面前的“苏漫雪”,就是住进他依山别苑里的那个苏漫雪。

        他一直没空回依山别苑去看她,却没料到,缘分可以让两人千里来相会。他不用回依山别苑,也能遇见她,真好!

        冷夜沉说完后,在梁以沫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离别吻。

        梁以沫还一脸茫然地愣在原地。

        这个吻,对于梁以沫来说,就像一把火,烧得她耳根发烫,直到这个吻了她的男人已经转身上了驾驶座,留在她唇上和额头上那属于他的唇温,还影响着她所有的思绪。

        越野车已经驶动,在风中扬长而去。

        梁以沫对这个男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明明没有脸红心跳,但是刚刚,他的那个吻,却让她有些心慌意乱,甚至不知所措。

        那晚后,这是她第二次与他见面了吧!

        第一次,是在水果超市外,他突然强吻了她,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次,他又来得如此突然,去得也如此突然。

        他总是对她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摸不着北。

        梁以沫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脖子上挂着一条精致的陨石项链。

        链子应该是铂金质地的,而这颗形状像桃心的黑色陨石,被裹在了一层透明的水晶里,分量有点儿重。

        看到这颗陨石项链,梁以沫这才猛然想起,这个男人曾给她留下的那块玉坠,好像不见了。

        她搬家收拾行李的时候,确实没再看到那块玉坠了。

        而此时此刻,她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把那玉坠放哪里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