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动不了还很痛_梁以沫冷夜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4章 动不了还很痛


梁爸见状,从收营台下拿出一个小药箱递给了梁以沫,并叮嘱道:“山里蛇多,自个儿还是要多小心点儿。”

        “嗯,我知道了,那我上山去采药了!”梁以沫接过梁爸手中的药箱,放在背后的竹篓里,然后去了后门,踏上了田间小路,往对面的山头走去。

        回来的这些天,她每天都有帮梁妈上山采药,一个山头采完,就去下一个山头,而且一个山比一个山要深。

        梁妈这些天,不是拿她和苏漫雪比,就是拿她和表妹童梦萌比。

        总而言之,别人家的女儿是最好的,她梁以沫,哪里都不如别人家的女儿。

        梁妈其实是希望她哥哥梁相濡继承外婆的衣钵,但是哥哥对中医不感兴趣,不想一辈子待在这穷乡僻野的地方。

        她梁以沫从小就跟着外婆在这片大山里采药,对中医倒是很感兴趣,可惜没考上医科大学,梁妈又不肯出钱让她复读,所以,她也就只能这样将就着过日子了。

        大山里没有城市的繁华与聒噪,倒是有大自然的繁盛与灵动。

        梁以沫蹲在大树下,枯枝绿草里,一边采药,一边听着虫鸣鸟叫,却看不到虫身鸟影。

        今天她运气不错,采到了灵芝和人参,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进入了大山深处,深山里,大树参天,山间有溪水缓流,虽是炎炎夏日,但这里却温暖如春。

        梁以沫刚采到一株半夏草,抬眸的无意间,在灌木丛中发现了几朵漂亮的深紫色花。远看长得有点儿像虞美人,很漂亮。

        女孩子爱花,是本性。梁以沫也不意外,既然那花那么漂亮,她想连根一起采回去盆栽。

        当梁以沫走过去一看,看仔细了后,瞬间吓得脸色都白了。

        这不是虞美人,而是……罂粟花!

        罂粟是外来物种,他们这地方天生是没有的。

        那么,这深山里为什么会有罂粟?

        梁以沫凝眉想了想,将这几株罂粟给扯了出来,放入背后的竹篓里,用其他药草盖住。

        顺着这条蜿蜒得不成形的山路,梁以沫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了山顶,站在一块大岩石上眺望着远方。

        这里重峦叠嶂,云雾缭绕,美如世外桃源。

        梁以沫顺着远景往下看去,山脚下群山围绕之间,还有一大片的红、粉、橙、黄、紫的花田。

        很显然,那大片的花田,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

        那些花……是罂粟?!

        到底是什么人会藏匿在这深山野林里种罂粟?

        梁以沫忽然间明白了什么,转身便跑。

        下山的速度远比上山的速度要快许多,梁以沫才跑到半山腰,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了一声“啊”地惨叫。

        这声惨叫,是个男人的声音。

        梁以沫柳眉微蹙,下意识地躲到了一堆灌木丛里后。

        “啪——嚓——咔——”

        “这条蛇死了吗?”

        “不知道!你快到我背上来,我背你下山去找医生看看。”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后,梁以沫突然觉得很耳熟。

        “不……我动不了了,脚好麻……而且还很痛!”又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梁以沫眸光微沉,顺着那两个男人的声音找了过去。

        不到十米远的大树下,坐着两个穿着他们苗族服饰的男人。

        梁以沫见其中一个男人的脚腕上有两个血洞,他的脚边还趴着一条一动也不动了的黑白相间的蛇,她连忙放下背上的竹篓,查看男人的伤口情况。

        “银环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刚刚一定是你不小心踩到它了。”梁以沫从竹篓里翻出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小木盒后,里有几粒棕色的小药丸。

        她二话不说,便捏起其中一颗小药丸子,直接塞入了男人的嘴中,命令他干吞下肚。

        随即,梁以沫又拿出一只未开封的注射器和蛇毒血清,全部准备就绪后,给这男人打了一针。

        两个男人看着梁以沫面面相觑,但他们不反抗是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她这是在救人。

        紧接着,梁以沫又从竹篓里拿出水壶拧开瓶盖,一边替这男人冲洗小腿上的伤口,还一边从药箱里拿出捣药碗,然后在竹篓里翻出药草放在碗里捣碎了,敷在了这男人的小腿伤口处,并拿纱布帮他固定好。

        “下山后,要去县城里找医生再给你看看。”梁以沫接着说道,抬眸的无意间,撞上了另一个男人的目光。

        男人黑眸冷冽,脸部轮廓非常精致,他的干涸的嘴唇上和下巴处虽然长满了络腮胡须,但从他脸上的皮肤来看,这个男人大概就只是个二十出头三十岁还不到的年轻男人。

        他们化了妆伪装了原本真实的面目,虽然穿着他们这里的服饰,但是她刚听他们说话的口音,一点都不像他们这儿的本地人。

        “谢谢你,救了我兄弟。”男人替自己身边这位被蛇咬伤的男人谢道。

        梁以沫越听这声音越觉得耳熟,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伸手便往这男人脸上一挥,一把扯掉了他下巴上那撮络腮胡子。

        “果然又是你!”梁以沫手里抓着这把假胡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冷夜沉。

        这个男人,还真就阴魂不散了!

        冷夜沉抿了抿唇,腼腆地微微一笑:“嗨,宝贝,我们又见面了!”

        “你两认识啊?”被蛇咬了的韩剑锋一脸惊怔地看了看冷夜沉,又看了看梁以沫。

        冷夜沉用手肘戳了一下韩剑锋的肩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还不叫嫂子。”

        “是、是!谢谢嫂子的救命之恩!”韩剑锋连连颔首。

        梁以沫微微凝眉,懒得理会这两个臭男人,而是随手捡起一旁的树枝,拨动着那条趴在地上半天不见动静的银环蛇。

        “已经死了吗?”梁以沫自言自语着,正苦恼着要不要将这条蛇带回去做成中药的时候,这条蛇突然间又动了起来。

        韩剑锋看到那条蛇又动了,吓得直往身旁冷夜沉的怀里缩,双手还特别“伪娘”地搂着冷夜沉的脖子。

        这人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