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新婚和文人_带着仓库到大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章 新婚和文人





        一阵喇叭,一抬小轿。
        婚礼有些冷清,只有陈潇的父亲陈嘉辉一个宾客,并且还主持了方醒的婚礼。
        “夫人。”
        “相公。”
        “好嫩的肌肤啊!”
        “……”
        洞房花烛夜,当贴着大红喜字的窗户映出了第一抹白色时,红烛也熄灭了。
        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张淑慧偷偷的睁开眼睛,一股沉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慌乱。
        “殊惠。”
        那双手又紧了紧,接着灼热就贴了上来。
        “夫君。”
        床又开始摇动了,小白在外面听着声音,小脸通红,觉得浑身滚烫。
        ……
        早餐很简单,但也很不简单。
        香米桂圆莲子粥,蟹肉小笼包,红烧三文鱼……
        刚坐下,方醒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了张淑慧,“淑惠,以后我的东西都要由你来保管了。”
        张淑慧的脸很红,她低头应道:“是,夫君。”
        这个举动给了张淑慧极大的信任和安慰,这是把自己的隐私都交给她的意思,所以等方醒叫小白也坐下一起吃时,她只是笑了笑。
        小白有些幽怨的看了方醒一眼,作为陪床丫头,也是以后的姨娘,可方醒却不肯动她,说是她还小,得等长大些。
        小白昨晚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觉得已经很熟了。
        “吃饭。”
        作为一家之主的方醒第一筷夹了片三文鱼给张淑慧。
        张淑慧细细的咬了一点,然后眉间一松。
        “好吃吗?”
        这年头可没有什么海产品给内陆的人吃,所以张淑慧有些迷惑的道:“夫君,这鱼好肥啊!”
        “这是海鱼,等以后我叫人做鱼生给你们吃。”
        “海鱼?”
        张淑慧有些吃惊,她好歹出身不差,见识也不算浅薄,所以知道些东西。
        在这时的运输条件下,海产品运到了内陆,基本上就发臭了,那股子海腥味能让人作呕。
        可这个鱼肉吃起来却是甘甜肥美,入口即化。
        吃完饭,方醒用钥匙打开自己放在床头的柜子。
        “殊惠,以后这里面的钱你看着办。”
        “呃!”
        张淑慧有些懵,箱子里摆放整齐的雪花银锭,还有一张地契。
        “这是庄子的地契,以后你多管一下,也让管家歇一歇。”
        去祠堂祭拜……
        事情顺利的归拢后,方杰伦就带着一干人等来庆贺自家少爷的新婚之喜。
        方醒坐在中间,左边是张淑慧,右边是站着的小白,倒也有些气势。
        “恭贺少爷大婚之喜!”
        方醒点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大家好好的做,方家庄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作为家主,可在没有孩子的情况下,方醒还得憋屈的被人叫做少爷。
        对着张淑慧点点头,方醒就和小白离开了。
        大家看着这个画面,心中都是一凛。
        看来以后庄子上是少夫人说了算啊!
        张淑慧却没有一丝不适,她先叫一个丫鬟去扶起方杰伦,和蔼的说道:“杰伦叔德高望重,以后殊惠还要多多请益才是。”
        “老奴不敢。”
        方杰伦知道以后这位少奶奶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所以不敢怠慢。
        张淑慧笑容可掬的说道:“杰伦叔言重了,您可是方家的忠仆,夫君说过了,以后杰伦叔就是我家的定海神针,还请多多勉力。”
        安抚好方杰伦,张淑慧的脸色没变,看着下面的农户和仆役说道:“大家都辛苦了,晚点都去领米。”
        领米?大家都有些摸不清,但是听意思都知道是发东西了,一时间底下就有些嘈杂起来。
        “安静!”
        方杰伦看到第一次见少奶奶就出了纰漏,顿时就吹胡子瞪眼的喝了一声,然后又冲过去踢了一个大汉一脚。
        “辛老七,再嚷嚷就把你的米给你媳妇儿了!”
        大汉揉揉屁股,嬉笑道:“少奶奶仁慈,可给我媳妇儿也一样啊!”
        边上马上就哄笑起来,一干人等都说着辛老七被自家媳妇拎着擀面杖追着满庄子逃命的糗事。
        这时张淑慧轻咳了一声,马上丫鬟就送上了一杯菊花茶,然后大家都肃穆的站着。
        喝了一口菊花茶,张淑慧淡淡的道:“夫君既然把庄子给我管了,那么大家以前是什么样的,暂时就什么样,都去领米吧,每家按照人口来,一人五斤香米。”
        五斤米,还是香米。虽然不知道这个香米有多好,可这年头连面疙瘩都是美食的时候,大米就难能可贵了。
        这时那个辛老七嚷道:“少奶奶,连刚生下来的娃都算吗?”
        “都算。”张淑慧点头道。
        “吃不死你这个傻货!快滚回家带口袋去!”
        方杰伦飞起又是一脚,然后大家都散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方杰伦才说道:“少奶奶,这个辛老七也不是无故捣乱,他这人有些傻,家里七兄弟,他排老幺。”
        这话里的意思张淑慧马上就明白了。
        一家七兄弟,这吃食得困难到什么地步啊!
        半大小子,吃死老子。
        这老幺估计着从小就有些吃不饱吧。
        “不过呆人有呆福,他倒是机缘巧合的学了一身的武艺,可练武的人食量大,他已经被家里给分出来了,我正准备推荐给少爷,您看……”
        护院吗?张淑慧点点头,“等夫君回来我会说说。”
        方家庄的土路上,小白走在方醒的身后,一张帕子都要被她给扯坏了。
        时值炎夏,地里的春小麦已经收获了,这时只看到农户在耕田施肥,准备种植大豆。
        这是养地的办法,如果一直种植小麦的话,那么地力损耗太大。
        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田庄的边上,隔壁就是大户人家的庄子,中间用一条大路隔断。
        “少爷,他们好懒啊!都不下豆子。”
        小白看着几个穿着华丽的男子正在驱赶着懒洋洋的庄户,就有些不屑。
        “别乱说话!”
        方醒看到几个男子簇拥着一个年轻人走过来了,急忙止住了小白。
        几人穿着很简单,可气势却不凡。
        “…泰顺,子曰,君子之道,暗然而日章,小人之道……”
        “泰顺,我大明日益……”
        “泰顺,此处积肥臭不可闻,且到庄上歇息吧。”
        “嗯!真是臭死了!想我等饱学之士,却闻嗅着贱民之臭,斯文扫地啊!”
        几个男子都以袖掩鼻,看向方醒的目光中都带着鄙夷。
        小白有些惶恐,生怕惹怒了这几个看着很有气势的男子。
        方醒看看站在中间的那个年轻人,打了个哈哈,大家都以为他会说出什么高深的道理来。
        “臭你妹啊!”
        气氛一窒,接着几个中年男子就忍不住想发飙了。
        “乡野小子,可知我等的来历?”
        “捉他去见官!”
        那个年轻人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并没有制止的意思。
        方醒不慌不忙的拍着腰间的唐刀,然后懒洋洋的说道:“见你妹的官!一群不分五谷的垃圾!”
        几个男子被气得满脸通红,骂什么我等饱学之士,岂能和你这种乡村野夫一般的浑浑噩噩。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