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雪白的面粉_带着仓库到大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雪白的面粉





        北平的一个宽大府邸的书房里,白天还是神采飞扬的张泰顺对着座下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这就是那位方德华的见解,程师傅有何见教?”
        灯光照亮了程师傅那张沉思中的脸,他闻言就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个方德华能说出九边迟早要糜烂的话,还有前宋的利弊,就说明他不是那种读死书的人,是啊!我大明的九边啊……”
        低吟了几句后,程师傅抬头道:“其实陛下更担心的是……”
        张泰顺想起了今天方醒的那句话:“其实……估计是担心久在繁华之地,子孙和百官迟早会文恬武嬉。”
        “……金陵繁华,天长日久之后,我大明的中枢会变质。”
        程师傅说完后,就看到了张泰顺一脸的震撼。
        因为方醒还有一段话……
        “不过就算是搬到了北平,也不过是延缓一下时间而已,不在制度上做出调整,我大明的未来……”
        这眼光……
        ……
        酒醒的陈潇担心回家被尅,所以抱着那个还剩点的酒瓶子就跑了,临走方醒还让他带了一大包礼物,全都是些稀罕物。
        一家人吃完晚饭后,就坐在外面乘凉,小白还贴心的拿着团扇给方醒打扇子。
        张淑慧看着这悠闲的一幕,心中不禁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把一颗剥掉外皮的葡萄送到了方醒的嘴边。
        就着那纤纤玉指,方醒吃了下去,然后说道:“庄子上最近怎么样?”
        张淑慧笑道:“还行,就是有点懒散。”
        巧笑倩兮,眉眼弯弯,这个曾经心如死水的女孩终于是恢复了鲜活。
        方醒笑道:“太懒了可不行,这样吧,你组织一下,让那些农户每家都出人去整理沟渠,清扫庄子里的卫生,按照每人每日三斤面粉发放。”
        小白一听就顾不得尊卑了,抢先道:“可是少爷,咱们家虽然新收了租子,可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夏粮已经收割完毕了,该给主家的租子也交了,可那些新麦如今都在粮仓里,是要供给大院里一家人吃的啊!
        张淑慧也是赞同小白的看法,在她看来,即便是那些粮食吃不完,可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灾荒啊!
        国人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深挖洞,广积粮。
        方醒看到妻妾都一致反对自己,就笑道:“把心放回肚子里去,我说过了,就算是全天下都饿着肚子,咱们家也不会缺粮。”
        小白马上就收起了较劲的心,而张淑慧始终还是有些疑虑。
        方醒也不多言,新婚不久,晚上又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于是一夜翻滚。
        第二天早上,方醒照常在大院里锻炼身体,之后就是去洗澡。
        张淑慧以前还跟着起床,可后来被方醒强令必须要睡到天亮。等她醒来后,就听到外面的小白在惊呼道:“少爷,这里有好多袋子哦!”
        张淑慧急忙就出来,刚到门口,就看到院子里堆着老高的一层,而且借着晨光,她看到那些袋子的上面还写着写歪歪斜斜的东西。
        “这是什么?”
        张淑慧用手摸了摸袋子,觉得很柔软。
        “这是面粉。”
        方醒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说道。
        “那么多?”
        小白张开小嘴,觉得这里的面粉应该够庄子里的人吃上一个月的吧。
        张淑慧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就问道:“夫君,这些面粉是从哪来的?”
        方醒不以为然的道:“这是我那个朋友送来的,殊惠,这次庄子上出力的人,就用这个面粉发,不过记得把这些袋子留下来,我有用。”
        张淑慧压住心中的惊讶,点头道:“夫君,有了这些面粉,我今日就和管家商议。”
        而小白则是有些跳脱的剪开了一个袋子,然后掏出一把面粉,喊道:“少爷,这个面粉好白啊!”
        方醒不屑的说道:“这是把麦麸和麦芽都打掉的,外层也精加工过了,哪有我们自家的好吃。”
        这就是中筋粉,经过加工后,看着面粉雪白,而方家的面粉则是看着有些黯淡。
        张淑慧看到这么白的面粉,也是忍不住说道:“夫君,要不我们留几袋吧?”
        方醒不耐烦的说道:“我一个老爷们的哪管这种事,随你,随你!”
        看着方醒带着辛老七出去,就像是个少爷似的,张淑慧不禁抿嘴笑了。
        “小白,你去把管家请来。”
        方醒又到了庄子的左边,这边也有一家农庄,不过看着有些灰扑扑的,几个老农在地里拔草,画面有些沉闷。
        “这里不小啊!”
        方醒有些吃味了,这边的土地居然比方家庄的要大。
        辛老七凑过来,义愤填膺的说道:“少爷,这家就是顺天府知事李德政,这家伙一定是个大贪官!”
        “别胡说!”
        方醒知道‘朱剥皮’当年的威慑力还在,此时的官场还未像几十年后那么的贪腐横行。
        “不过也不是什么好鸟!”
        一个从八品的知事,居然就能搞到几百亩的土地,啧啧!
        回身,方醒用折扇指着庄子后面说道:“走,我们到河边去看看。”
        这里的庄子为何值钱,就是因为后面有一条河。这条河的存在让方家庄等庄子都不虞干旱之忧。
        这条河大约有三十米宽,河水平静,两岸杨柳依依,垂下来的柳条甚至都到了河里,引得几条小鱼在边上玩弄。
        方醒不懂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叫辛老七回去找网兜来。
        等辛老七走了之后,方醒干脆就把外衣脱掉,裤脚挽起,兴致勃勃的走到水浅处,伸手到石头底下去摸螃蟹。
        河水微凉,方醒的双手从石头底下摸了进去,感到一个东西在后退,顿时就心中一喜。
        “德华兄!”
        “哎哟!”
        方醒正抓到了那个东西,可岸上的一声喊,让他的动作缓了一下。
        “我靠!”
        方醒把手拿出来,不顾夹住自己左手食指的螃蟹,看向了岸上。
        张泰顺站在岸上,微风吹过,有些少年风流的味道。他愕然的指着方醒的左手,“德华兄,那是什么?”
        方醒硬撑这上了岸,得意的说道:“这是螃蟹,多摸几个回去,中午可以做一道菜了。”
        “做菜?”
        这位张泰顺大概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他用折扇遮住半边脸说道:“德华兄,这东西能吃吗?”
        北方人此时还不大吃蟹,所以不认识也是正常。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